首页 > 互助农业 > 意大利特色小镇是这么建设的:一场禁用杀虫剂、保护食物传统的运动

意大利特色小镇是这么建设的:一场禁用杀虫剂、保护食物传统的运动

作者:花果山

1

导语:意大利马尔斯小镇特色产业的打造为中国特色小镇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思路。特色小镇建设不能等于跑马圈地、高额投资,更不是大兴土木,而在于宜居环境的营造、民俗风情的保留、传统产业的承前启后、绿色农业的发展。马尔斯小镇居民通过一场民众运动,破除艰难险阻,拒绝了资本下乡,禁用杀虫剂,保护了自己的家园,这才使特色小镇建设健康有序、名副其实。

2

本书作者|菲利普•埃克尔曼-列斯特(Philip Ackerman-Leist), 绿山学院教授,著有《重建粮仓》(Rebuilding the Foodshed and Up Tunket Road)一书。他在绿山学院创建了农场与农业可持续性发展(farm and sustainable agriculture)课程,指导了农村与食品项目并开设了国家第一个食物体系领域在线研究生授课项目——可持续性食物体系理学硕士。这一授课项目主要是针对学生的家乡生物圈进行应用比较研究。他和他的妻子艾琳(Erin)在四个不同的地区进行了长达二十年的农场经营,分别是阿尔卑斯山脉的南蒂罗尔地区(South Tirol)、北卡罗来纳州(North Carolina)的波利特市(Pawlet)以及佛蒙特州(Vermont)。菲利普多年的农场工作经验,连同他的教学经验、与各区域食物系统成员的合作经验,使他重视从源头上探究并重塑本地及区域性的食物系统。

作者照片来源:chelseagreen.com

书评作者|人民食物主权网络志愿者:Molubie、渠之、水滴

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科学技术飞速发展,化学农业覆盖下的粮食产量急速增长,普通人和环境却在这种进步中成为牺牲品。化学农业,意味着生产者在生产过程中习惯性滥用杀虫剂、除草剂、抗霉剂等化学药物,它们损害了人类健康,也破坏了农业乃至更大的生态系统。所幸,越来越多国家的农民在更大的灾难到来之前已经大力刹车,为拯救越来越脆弱的环境,为拯救人类自己的未来,开始尝试走出一条不同于化学农业的道路。

菲利普•埃克尔曼-列斯特(Philip Ackerman-Leist)在他的著作《故事:一座小镇如何禁用杀虫剂、保护其食物遗产,并激发了一场运动》(A precautionary tale : the story of how one small town banned pesticides, preserved its food heritage, and inspired a movement)[1]中,向读者精心地描绘了在意大利北部南蒂罗尔省(South Tyrol)内的小镇马尔斯(Mals)发生的一场群众抵抗杀虫剂运动。在这部作品中,作者显然没有局限于对运动的描述,而是完整地向读者展现了马尔斯小镇独特的生态农业链。菲尔普的笔调朴实无华却引人入胜,让与此事无关的我们,得以串联运动前后发生的诸多事件,让我们了解奶农、医师、旅店老板、学者等不同背景、不同职业的人们是如何汇聚在一起,如何为着同一个目标而努力,如何取得最终胜利。看完这本书,我们会发现,这实在是一种令人鼓舞的精神。

本书封面图片来源:Chelsea Green Publishing

本书封面  图片来源:Chelsea Green Publishing

一、哪里来的杀虫剂?

马尔斯是一座位于阿尔卑斯山脚的小镇,历史悠久,有5300位居民生活在这里。这个小镇因地处各国交界,历史纷争不断,也因此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建筑风格。中世纪的瞭望塔伫立在海边,古老的城堡依山谷而建,崎岖的街道和建筑是用于防卫的,不能通过大型车辆。至今,小镇中现代交通工具应用并不广泛,农民及商人多数使用马车,并且仍保持着传统农耕状态。考古学家甚至在这里了发掘出了石器时代的种子化石,有些种子人们现在依然在种植。为了保护牲畜和干草,这里的人们习惯把庭院和谷仓建在教堂周围,外围的土地用来种植庄稼、蔬菜,山地则用作牧场,因为耕地面积小而分散,并不利于现代化机械种植。

冈瑟是马尔斯小镇的居民,木讷而勤恳的他,幸运地拥有着相对广袤的土地。冈瑟将土地按照功能分割为草料种植、牧场(奶牛饲养)、谷物种植几部分,并一直遵循着小镇传统的有机农业生产方式,于2012年取得了有机食品认证。其中,畜牧业是冈瑟的主要经营产业。当地的半干旱气候,适宜多类型牧草的生长,而草料正是畜牧业发展的关键。

故事一开始,我们就看到了冈瑟经历了糟糕的一天。最近,不知从何而来的杀虫剂摧毁了一切,它们落在草料上、土地上,仿佛轻易便能夺走冈瑟坚守多年的事业。虽然他为自己的农场设置了隔离带,甚至自掏腰包不断地对草料进行检测,结果却令人绝望。冈瑟不得不在其所属的有机合作社的建议下割掉了被污染的草料,转而向其他牧民购买有机牧草。情势愈演愈烈,他不知该怎样解释杀虫剂的来源,不知该怎样处理被污染的土地,也不知这些杀虫剂会对他的动物和土地造成什么影响。不知所措的冈瑟只好向市长乌里奇(Ulrich)寻求帮助。

意大利北部南蒂罗尔省(South Tyrol)内的小镇马尔斯(Mals)图片来源:suedtirolerland.it

意大利北部南蒂罗尔省(South Tyrol)内的小镇马尔斯(Mals)图片来源:suedtirolerland.it

冈瑟的境遇,与小镇耕作传统的变化有关——山脚下的苹果园正不遗余力地向上发展。小镇所处的地区气候特殊,适合种植苹果,不过因为没有相应传统,即便苹果卖出更高的价格,过去的很多年大部分村民还是坚持种植传统作物、发展畜牧业和奶业。不过,近年来,由于投入成本的增加、市场的波动、收益的微薄,当地部分农民只能逐渐放弃了传统的生态农耕,涌入生长周期短、节省劳动力、利润丰厚的苹果种植业。他们或受雇于大苹果园,或直接参与经营。在利益驱使下,苹果生产商们早已不再满足于狭窄的山谷种植地带,而是通过买卖、侵占土地等手段向山坡上、甚至小镇所在的山顶大肆扩张。当然,人们竞相争夺肥沃土壤,也使小镇的地价飙升。

冈瑟的牧场很快被苹果园包围了,在他为漂浮在农场各处的杀虫剂粉末愁眉不展时,苹果生产商们却正为丰厚利润的获取欢欣雀跃。那么,杀虫剂的祸首是谁呢?没错,正是急速向山顶进发的苹果园!杀虫剂喷洒在苹果园的每个角落,也随风飘散至马尔斯,笼罩在河流上、田野里、院落中,将居民的健康置于危险境地,也将这个以发展绿色产业为主的小镇推向灰暗地带。与冈瑟面临相同境况的牧民们开始寻找出路。他们尝试用灌木或者喷水措施做隔离带,效果并不好,也尝试过用塑料大棚盖住他们的牧草。即使耗费巨大,却依然无效。

二、“共存”还是抗争?

牧民格鲁德(Gluderer)在田地被苹果园包围的情况下依然坚持种植加工生态草料,使用了多种保护措施却难逃被污染的命运,他最终起诉了他的“邻居们”。这是世界上第一例起诉农药的案例,可惜的是,法院虽然判决赔偿,但是没有责令制止农药的喷洒。小镇居民在多方邀请专家进行测评后发现,不仅土地、田野覆盖在杀虫剂之下,连孩子们的校园也受到影响。针对这一测评结果,苹果园负责人声称他们的苹果是安全且合法的,真正的问题在于少数种植苹果的农民滥用了农药。事实真的如此吗?

另一方面,小镇环保组织USGV开始行动起来,其成员既包括冈瑟、乌里奇等中年人,也包括选择传统畜牧方式的年轻农民们。他们首先选取一块土地以检测杀虫剂的来源及方向。与此同时,同为USGV成员的奶酪制造商亚历山大(Alexander)与宾馆老板、教育学家联手发起了名为Adam & epfll – epfl(方言:苹果,同时德语谐音夏娃,以借指充满诱惑的撒旦的苹果)的倡议,并于2011年3月召开会议以讨论小镇的发展方向。

小镇环保组织USGV  图片来源:thelexicon.org/mals6/

小镇环保组织USGV 图片来源:thelexicon.org/mals6/

会议上,亚历山大呼吁大家不要为眼前利益而放弃小镇旅游业、赖以生存的美好环境和有机农耕。会议虽未达成广泛共识,但将健康、多样性、地区经济发展和安全可靠的未来等议题引入大众视野。同时,他们还在小镇的大街上设立多个谈话站以阐释不同问题。

转变开始了,越来越多的居民开始参与到讨论中,这使大家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之后,USGV将草料样本送至实验室检测,并将结果公之于众——被抽取的10个样本均含有农药残留,大多数含有5种以上包括氯吡唑、二硫代氨基甲酸酯等物质在内的混合残留,其含量通常超出法律允许范围的数倍。

苹果中含有农药残留  图片来源:Rob MacEwen

苹果中含有农药残留 图片来源:Rob MacEwen

随着公众不满情绪的高涨,冈瑟作为农民代表被邀请与州长进行了会面,期待挽救困境中的有机农业。然而,州长提议建立一个“实验苹果园”,通过控制农药漂移的方向以实现苹果园与有机农业的“共存”。可以说,“优秀的政治家”总是能抓到解决问题的“关键”——妥协与“研究 ”,所谓“共存”的实质仍是在极力拖延时间以确保苹果园的利益,即使苹果园已对小镇居民的正常生活产生威胁。

有远见的居民们很快意识到这是一个“政治陷阱”,忍无可忍之下,终于不再寄希望于政客,而是依靠自身力量吹响了反抗的号角。居民及环保人士开始广泛组织针对杀虫剂使用问题的讨论,并邀请毒理专家、医生、生物学家、药剂师等详细阐述农药滥用的危害,特别是合成农药残留对人类、动物、蜂群自身免疫系统的潜在威胁。

基于对家庭及子女成长的担忧,女性在反抗农药污染的道路上发挥了重要作用。玛蒂娜(Martina)与她的姐妹们率先发起声明,并通过电子邮件、传单等形式将她们的声音传递到小镇的各个角落。以小镇妇女为主要力量的名为Hollawint的组织诞生了。她们建立网站,并将“禁止农药”“保护生态”等字样制成横幅与旗帜在小镇悬挂以唤醒人们。

同时,居民们签署了联合声明,并充分论述了无处不在的农药造成的危害。联合声明获得了市长乌里奇的支持,尽管有来自于政客与财团的压力,他仍积极促成公民开展了是否禁用杀虫剂的投票。在投票开始之前,各界有机农业的支持者仍在努力宣传绿色、生态等主张。

另外,为解决小镇经济发展问题,自2009年当选市长以来,乌里奇便致力于将小镇打造成可持续发展的生态旅游社区:通过河流水力发电,在满足自身需求的基础上向外出售电力以获取利润;通过铁路的重新运转吸引游客、学生的到来,同时设计拥有巨大车窗的多彩火车以方便景观游览;城镇的自行车道、徒步路线都得到升级,主干道被改造成步行区,营造轻松氛围以方便人们交谈,增加了公共汽车,同时计划引入共享汽车以减少污染及浪费;山谷中的蜿蜒小路旁设置了自行车存放处、垃圾箱等;堆肥容器被有效改造以便用来发电等。通过上述途径,生态旅游社区得以建立起来。

三、争取新的未来

2014年9月5日是个振奋人心的日子,投票结果显示,多数居民希望建立一个禁止使用杀虫剂的社区。根据当地规定,公投通过的任何倡议都应在6年内实施。然而,以大苹果公司负责人及部分政客为代表的反对派们开始了疯狂反击,由于部分市议员们拒绝参加理事会会议,致使会议未达到法定人数,倡议被搁置。幸运的是,次年,在农民协会等组织的倡导下,无杀虫剂倡议的支持者们积极参与到选举中并获得多数席位,乌里奇连任市长,倡议终被提上日程。

然而,倡议是否能够顺利转化为法令,还需要获得法庭的认可,需要经过层层辩论以确定其合法性,在审理期间,倡议将不被生效。可是,杀虫剂问题却是迫在眉睫的,经过思考,深谙对手狡猾程度的乌里奇认为一定的妥协是必要的,在2016年3月召开的市政厅会议中,他决定抛开公投倡议并制定了新的条例:

1. 两类合成农药被禁止使用(T和T+, T指有毒农药,T+指剧毒农药);

2. 喷洒农药的果园要在喷雾器的外缘设立最少50米(164英尺)的隔离带,以避免合成农药的产生;

3. 有机农业将获得财政支持,学校、餐饮业首选有机产品。

事实证明,乌里奇的顾虑是正确的。同年5月,省级法院作出裁决,由于杀虫剂使用权限应由省级、国家级或欧盟相关部门决定,且公投不应由公民直接提出,流程不合法,因此,围绕其提出的任何倡议都是无效的。然而,由于上述条例是在市政厅会议中单独设立的,因此被认定为有效。自此,杀虫剂使用问题尘埃落定。

杀虫剂正被喷洒到开花的苹果树上  图片来源:videoblocks.com

杀虫剂正被喷洒到开花的苹果树上 图片来源:videoblocks.com

虽然公投被判无效,但其仍能反映大多数居民的意愿,通过此次运动,居民积极性被调动起来,对社区建设及自身命运的发展从被动防御转变为主动参与,同时也为其他地区、国家树立了榜样。小镇居民在经过漫长而艰难的等待后又一次回归了传统的生产方式,守护了赖以生存的家园。

近期,小镇居民们已开始思考新型合作社的建立,即如何合作经营有机蔬菜及其他相关产品,并开展分销业务,减少中间环节,为本地餐馆、商店直接提供有机产品。在此基础上为农民赢得市场,以便扩大有机农业规模,最终向小镇以外地区提供大量产品,从而建立起自给自足的可持续发展经济结构。

四、承前启后

除了描述这场成功的运动,作者还在书中谈到了生态健康与身体健康存在内在联系。有人说,农药于植物相当于药物于人类,这种说法固然有一定道理,但农药的使用及其用量的控制并不是靠简单的类比就可以阐释清楚的。

对人类来说,药物的本质是在人类自身抵抗力低下的前提下,通过外在手段帮助人类战胜病魔,然而,抗击疾病的根本在于如何迅速高效地调动人类自身抵抗力,一味地服用药物只会令身体产生抗药性及严重药物反应。农药之于土壤、植物更甚,安全范围内的用药在理论上固然可以减少病虫害提高产量,然而大面积的喷洒、农药的漂移、不同农药的层层叠加必然会导致农药滥用问题,如此恶性循环只会加重植物对农药的依赖以及病虫的抗药性。此时,重构健康土壤的生态系统健康(ecosystem health)研究变得尤为重要。

对于马尔斯小镇而言,生物的多样性、耕作时间及空间的合理利用,产供销结合的经营方式为生态系统健康研究提供了丰富案例。

就经营方式而言,马尔斯镇通过梳理传统产业与新兴产业的关系,采用互助合作及集中管理的方式,建立了小而精的拥有有机食物、生态商品及相关服务的“家庭”经营集群,以此构建多样化的产销一体网络。比如,旅馆虽只提供少量床位,但公共空间很大,且食材采购于当地有机农场,旅馆或商铺通过与农民及屠夫的直接合作以保证食材的适量、新鲜、有机。

而生物多样性的利用在“种子”一章得以展现。古老的种子生出嫩芽,结出果实,年复一年,周而复始,正是有了伯恩哈德(Bernhard)夫妇对于传统种子的守护,食物遗产才得以传承。在翻新旧房屋时,夫妇俩欣喜地发现了包在旧报纸里的古老小麦品种,其对当地水土有较强适应性,粗糙的茎干能够抵御猛烈的山风,通过精心培育,他们收获了更多种子,并将它卖给感兴趣的农民,也由此渐渐复兴了当地的古老品种和种植方式。

夫妇俩建立专门的实验室保存和培育了包括番茄、胡萝卜、豆类等植物在内的几百个新旧品种,并通过建立“植物多样性花园”以期找到针对植物病虫害的“植物性解药”。伯恩哈德认为,当土壤足够健康时,就不再需要杀虫剂,而植物的多样性以及堆肥的运用是保证土壤健康的关键。另外,他们还通过合作经营农场、与各地留种人进行交流互换等方式拓宽了常规种子留存的通道。

五、对中国特色小镇的启示

值得注意的是,马尔斯小镇特色产业的打造也为中国特色小镇发展提供了思路,特色小镇建设不等于跑马圈地、高额投资,更不是大兴土木,而在于宜居环境的营造,其着力点主要在于人文精神的提升。民俗风情的保留、传统产业的承前启后、绿色农业的发展才能使特色小镇建设健康有序、名副其实。

而书中对于内置金融、税收政策的探讨也可以给予我们启发,如化学农业产业下生产的水果到底是食物还是工业品?当农业为获取高额经济回报而生产,那么它还应该获得政府的经济扶持或税收减免吗?

另外,书中对土地投机者的描述也揭示了资本作用于耕地的后果。人均耕地的萎缩必然会导致政府不遗余力地通过农药、化肥、地膜覆盖等手段提高单位土地面积的生产力。遗憾的是,本书对人口压力与耕地面积的关系只一带而过,对人们普遍关心的有机农业产量问题也未作深刻探讨。

在今后经济与科技的发展过程中,民众是否有权选择自己的耕作方式,是否有权了解我们的食物,是否有权决定自己的未来,这些争论必然会相伴左右,而在这些争论中,马尔斯小镇的故事就像一颗悬于天际的明星给予我们教育与启迪。

文章来源: 人民食物主权论坛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3M_xytCzZFYr0hYCDvGlpQ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