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teddeleted
首页 > 活动报道 > 艺术乡建:桃花源的理想一定要实现

艺术乡建:桃花源的理想一定要实现

“原乡—乡村振兴的艺术杠杆和返璞支点”论坛暨旗山计划发布仪式在刚刚结束的2018艺术北京博览会中举办。“桃花源的理想一定要实现。”——这是2018艺术北京ART PARK公共艺术论坛上几位嘉宾许下的美好理想。会上,围绕城市、乡村、自然与公共艺术的关系以及未来艺术实践的可能性,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建筑学院景观学系主任丁圆,香港资深跨媒体创作人、饮食文化策展人、慢食传播大使欧阳应霁,国际慢食协会大中华区分会秘书长孙群,美籍华裔建筑师柯卫,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深圳研究生院人文学院执行院长于长江, 艺术家、桌面研究艺术小组成员宋建树,深圳乐领生活发展有限公司创始人兼董事长罗雷等人展开讨论,并一同揭幕和正式启动了乐领的艺术乡建“旗山计划”,首个项目展出作品是著名艺术家徐冰的代表作《桃花源的理想一定要实现》。

图片来自艺术介入

图片来自艺术介入

本场论坛由2018艺术北京ART PARK“行走在自然中的艺术”策展人、艺术介入策划总监段少锋主持,论坛开始段少锋简要介绍了本次论坛的缘起以及构成,他介绍本次论坛由三个部分组成,首先是本次论坛的主讲嘉宾的发言,第二部分的对谈环节,最后是乐领旗山计划的发布环节。

主持人段少锋

主持人段少锋

在现代城市化浪潮的冲击下,乡村衰落不可避免地成为时代课题,桃花源的理想也渐行渐远。但是大会上,为了“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为了振兴乡村,实现城乡发展的可持续平衡,也为了人类生活的终极方式——桃花源的理想,几位嘉宾用精彩的言论展开了用艺术撬动乡村振兴的畅想,也让我们看到桃花源的理想实现的可能。下面,跟着嘉宾一起畅想一下。

香港资深跨媒体创作人、饮食文化策展人、慢食传播大使欧阳应霁先生作为第一位主讲嘉宾以《如何用味道重建古村》为题展开自己的主题分享,欧阳先生以自己的实践和经历出发,讲述了自己在浙江遂昌县茶园村的考察过程。欧阳先生从食物的角度切入乡村文化讲述了自己在茶园村的所见所闻所思。

香港资深跨媒体创作人、饮食文化策展人、慢食传播大使欧阳应霁

香港资深跨媒体创作人、饮食文化策展人、慢食传播大使欧阳应霁

他提到:

“我们在寻找味道和食物的过程,其实不是孤立的事情,而是跟整个生活有关的。我们要为食物找什么关键词呢,其实说起来也很简单,就是怎么把饮食放回生活本身,这是我们做所有东西的重点。”

也希望在未来所有朋友到村里的时候,到那边旅居,去生活一段日子,哪怕三天、五天甚至更长的日子,餐饮的体验不能独立出来,是跟你整天的生活,跟你人的状态,你的健康情况,你呼吸了那边的空气,喝了那边的水,吃了那边的食物,看到的、听到的声音有关的。所以基本上是一个整体的感官系统关系。

a4

接下来国际慢食协会大中华区分会秘书长孙群的主讲围绕着《从慢村发现乡愁的力量》展开,孙群秘书长从慢食的角度进入话题,同时分享了1987年卡洛·佩特里尼的故事引出关于“慢食”的历史渊源,进而讲述到国际慢食协会的发展,并提到了“慢村共建计划”的缘起:

“2017年9月在成都,我们举办了国际慢食全球大会,提出了一个想法,要建慢村。因为从现在开始一直到2020年预计每年都有50万新增人口的速度发展,城市发展非常迅猛,如何让慢食在活动结束之后能成为一个点保留下来,这是我们希望做的工作。”

a5

也是在这样的机缘下,孙群秘书长考察了茶园村,并与今年威尼斯建筑双年展平行展慢村板块策展人柯卫,一起探讨如何把全国各地慢村集合的经验能够汇聚起来:“我想我们今天讨论艺术介入到乡村振兴的问题,我们每一个人都在为国家可持续的城乡融合发展的模式在贡献我们自己的智慧。”

国际慢食协会大中华区分会秘书长孙群

国际慢食协会大中华区分会秘书长孙群

第三位分享嘉宾中央美术学院丁圆教授以《艺术介入城乡复兴》为题展开讲述,丁圆先生从千篇一律的城市建筑讲起,从城市和乡村两个角度提出自己的问题:这种千篇一律的结果是促进了发展呢?还是产生了更大的、更严重的一次最彻底的破坏?接着丁圆教授从自己研究角度以北京和威尼斯为例讲述了城市与建筑的关系,然后引申到浙江以及安徽的江南水乡,以乌镇为例讲述了乌镇艺术节的案例对于乌镇的影响:“因为有了这些艺术的介入,艺术品的出现,使得城市的氛围发生了一些变化,这个变化有的时候是革命性的。”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丁圆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丁圆

对谈中,深圳乐领生活董事长罗雷先生从自己对于城市化进程中工业文明与乡村文明的关系谈起,他认为,建一些物理化的空间是比较简单的,可能比城市的那个东西更简单,不复杂,成本也不高。但是最困难的是我们到底还能不能在乡村里边重新建立起一种跟他们原来的历史有深刻联系的一种生活方式,并且这种生活方式不会让当地的人觉得是一个很羞于启齿的生活方式,他对他自己的生活方式是热爱的、是自豪的,这是我们今天要去做乡村建设或者乡村振兴的一个真正最重要的事情。

深圳乐领生活董事长罗雷

深圳乐领生活董事长罗雷

那么怎么样的内容才可以令今天还在乡村的人,甚至城市里面向往乡村生活的人,会以这样的生活方式感到骄傲和自豪呢?其实我们是在想这个点。这个点应该说今天的论坛主题也回应了我的这个思考。我想也可能是说,艺术和文化是其中的一个杠杆和支点,就是通过这种内容的介入、艺术的介入,真正使得一个乡村的生活变成是有血有肉的,是能够产生强大的情感联系,并且在这种关系中会令每一个人因为拥有这样的生活方式,感到自己来到北京的时候,他可以很骄傲的说,我是茶园村的人,他不会回避这件事情。

美籍华裔建筑师柯卫先生结合自己在乐领·旗山侠隐项目中的建筑设计讲述了自己的设计主张,以及对于茶园村实际考察的所思所想。“我记得最好的一句话,讲餐饮的就是说,对于一个厨师来说,最高的赞赏是两个客人之间愉快的对谈。其实美食最高的境界是大家已经把美食忘了,而是因为美食给大家带来的愉悦的心情,两个吃饭的客人之间突然有非常好的交谈。其实建筑在这个村里面,所带来的角色也是类似的,它既应该是一个很漂亮的作品,同时不该忘了,它是提供一个生活框架的东西。所以在我们这边大部分建筑可以看到,基本上都是用的当地的材料和当地的一些工艺来做的。”把自己的姿态要放低,把房子做好的同时,要记得这是美丽生活的框架。

美籍华裔建筑师柯卫

美籍华裔建筑师柯卫

北大深圳研究生院人文学院执行院长于长江先生从文化学者的角度结合自己的研究对乡村建设中文化艺术的介入给予了建议,于长江先生认为原来的乡建其实一直有主体性问题,总是建设者作为主体,而乡村似乎变成了一个客体,变成了对象。

a10

艺术家宋建树先生对乡建提出了一些自己的反思,他以石节子美术馆为例讲述了一种乡村建设的可能,以及艺术介入农村的可能:“我觉得艺术有可能最能够慢慢的改变农村振兴的是,它改变人的状态。就是它能够用艺术家这些古怪的行为、思考的方式,去告诉别人,我们不要真的被贫困限制了想象力,总是还有另外的可能性。所以既不能期望艺术成为乡村振兴的核心,但是也不能忽视它作为一支介入的力量,它的发展和壮大能够改变很多很多我们还意识不到或者还看不见的那些东西。”

11

对谈结束之后进行了乐领“旗山计划”的发布,乐领携手艺术家和建筑师、策展人和建设者,还有知识分子一起发起“旗山计划”这个乡村文化共同体,要将东方的桃花源理想带给世界。

“旗山计划”作为国内首个由企业发起的艺术乡建行动计划,包括旗山艺术计划、艺术家驻留计划、旗山展览计划、旗山写作计划、旗山出版计划等,将用艺术和文化激活乡村传统,带动乡村发展。与一般性艺术乡建不同的是,“旗山计划”将尽可能拉动社会多层面的文化和艺术力量介入到乡村建设,同时结合在地文化以及所在村庄的村民情况进行实施。从方案初期到实施,将始终贯彻在地性特点来展开,力图让艺术和旗山自然人文背景相映成辉,并且让村民真正参与到艺术行动中。

 徐冰作品《桃花源的理想一定要实现》

徐冰作品《桃花源的理想一定要实现》

文章来源:慢食slowfood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ohlekvRV2d1Zg38aUZt2KA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