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蚓菜共生 打造零废弃物农场

蚓菜共生 打造零废弃物农场

记者:李伟皓、杨婷婷

蚓菜共生 打造零廢棄農場1

座落在台湾新北石门区老梅村的石门有机农场,是远离台北都市喧嚣的世外桃源。场主冯明芳累积三年有机种植经验,创立蚓菜共生模式,让土地回归原始无化肥状态,建立温室管控生长环境,让种菜不再靠天吃饭。

发现“祸从口入” 决心投身有机农业

冯明芳原本从事建筑工程包商工作,但是从小在农村长大的他,一直向往种菜的生活,再加上周遭许多亲戚年纪轻轻便罹患癌症去世,让他开始注意到癌细胞和吃下肚的食物息息相关。研究书籍后发现,坊间的惯行农法常使用化学除草剂,许多蔬菜农药超标,因此在三年前决定放下工作,投身有机农业。

做有机的过程并不顺遂,从购买土地、申请补助、验水、验地,一样一样从头学起,“刚种植一年多都没有收成,而且还要抓虫,常常忙到半夜一两点,点着灯也在做。”家人不理解为什么要坚持做这么辛苦又没有回报的事,但是对冯明芳而言,让自己和身边的人吃得健康是他努力的理由。

与蚯蚓同行 让种植回归天然方式

投入有机农业后,一次因缘际会下,冯明芳收到朋友送的四箱蚯蚓,养殖的过程中发现蚯蚓把动物粪便吃下肚后,可以把颗粒粗糙的马粪消化得比较细,让蔬菜容易吸收,透过蚯蚓体内的抗菌肽,更分解出对植物具有营养价值的有机物质。

冯明芳想起小时候看人种菜,土里挖出满满蚯蚓,认为在自然的环境中,不需要化学肥料,菜也可以长得很好,“蚓菜共生”的念头因此萌生。

“蚯蚓对环境要求严苛,怕干、湿、酸、硷、光、油、高温,不吃荤只吃素,且只能在十几度到二十度之间的环境生长。”冯明芳抓起一把经蚯蚓消化过的马粪,里头爬满健康的蚯蚓,全是冯明芳花了一年多不断改良种植环境的结果。

马粪在给蚯蚓分解之前,要先静置一段时间,否则发酵中的马粪会产生高温让蚯蚓死亡。冯明芳特别将蚯蚓移至阴凉通风处,盖上遮光布,“只要环境够好,蚯蚓就会一直繁殖,一年可以多五、六倍。”石门有机农场的蚯蚓从四箱总重五十公斤,到现在已有五百公斤重。

蚯蚓分解出有机物质,提供植物生长所需的养分,让蔬果生长得健康、漂亮。摄影/李伟皓

蚯蚓分解出有机物质,提供植物生长所需的养分,让蔬果生长得健康、漂亮。摄影/李伟皓

农业废弃物再利用 厨余也能变黄金

除了动物的粪便能让蚯蚓分解,废物再利用的概念也落实在冯明芳的有机农场各个角落。一桶桶用来浇果树的液肥,是冯明芳用豆渣和过期鲜奶,加上微生物菌发酵过后制作而成。他还收集家中吃剩的叶菜、厨余,加上糖蜜静放三个月后,制成环保酵素,让园区的菜和树吸收。

冯明芳也把鱼市场丢弃的鱼肚带回,加上微生物菌,分解成磷钾肥,促进果树开花结果。农场内更养殖多桶腐食性昆虫──黑水虻,能快速分解农场内因为寒流来袭冻死的鸡、鱼,成为有机肥料拿来灌溉,而黑水虻本身富含蛋白质,又可以循环当作鸡的饲料,一点都不浪费。

将厨余、过期牛奶、鱼肚这些农业废弃物,透过加工变成有机肥料,坚持无废弃精神。 摄影/李伟皓

将厨余、过期牛奶、鱼肚这些农业废弃物,透过加工变成有机肥料,坚持无废弃精神。 摄影/李伟皓

充分利用生物链 农场自成生态圈

虫害原本是冯明芳从事有机农业的一大困境,但他不想用惯行农法破坏环境,因此想出生物天敌的方法,让青蛙成为驱虫小帮手。冯明芳在有机蔬菜温室四面环放生态桶,都种有水草和鱼。自然的环境吸引青蛙产卵,蝌蚪可以吃水里的孑孓防止蚊虫孳生,青蛙则负责吃农场里的虫。

石门农场自然的生态让对环境挑剔的蜥蜴四窜在农场中,场区成为动物们的乐园。另外,还能看到用液肥灌溉的茶树,桃红色和白色茶花交织盛开的景象。农场里的动植物都各自扮演着自己的角色,维持农场生态平衡,充满生命力。

在农场里设置生态桶,肩负防治害虫及养育青蛙的使命。 摄影/李伟皓

在农场里设置生态桶,肩负防治害虫及养育青蛙的使命。 摄影/李伟皓

由于蚓菜共生模式刚起步,目前仍处于推广时期。现在一千一百坪(约5.5亩)的农场上只有冯明芳一人管理,农忙时期才会请人帮忙。

“有机农业一定要突破困境,不能再墨守成规。”为了解决传统农业费工问题,冯明芳在有机温室内设置滴灌节水设备,只要用电脑设定好时间,就可以自动浇水,省时又省力。

蚓菜共生架构建立在温室中,不怕刮风下雨,冯明芳说:“穿西装打领带,穿高跟鞋都可以进来种菜。”他希望有机农业能以蚓菜共生的方式推广出去,结合新科技和农业废弃物再利用的方式,让种菜不再只能看天吃饭,更突破传统农业费时费工的缺点。

s5

申请蚓菜专利 推广天然理念

从初期没有收成,到技术改良后,越来越多有机专卖店和餐厅指定要和石门有机农场合作,也因为亲友的推广,许多有心经营有机种植的人会到农场参观学习。

冯明芳的蚓菜共生经济模式还在寻找平衡点,虽然获利模式还不稳定,但对他而言,蚓粪卖作有机肥料、有机蔬菜可以收成、农场中可以变卖的景观树和来自农业废弃物的零成本肥料,整个系统都是值钱的宝贝。

“园区以后会完全只用自己做的肥料。”冯明芳对自制的液肥、酵素和农、渔业废弃物再利用有充足信心,要将农场打造成无化肥环境。未来准备申请蚓菜共生专利认证,把创新农业方式推广出去,从环境和种植方式改变,用天然理念种菜,让“吃健康”不再困难。

s6

采访侧记

谈到为什么愿意脱离舒适圈,花光所有积蓄来种田,冯明芳笑着说:“从事农业虽然辛苦,成本也不一定能回收,但得到却是心灵上的解放和充实。”

采访结束后,冯明芳送我们两大把有机蔬菜,他笑着说,只要有朋友来他都会送他们吃,“朋友都说再不收钱就不吃了!”对冯明芳而言,获利只是附带价值,最重要的是把健康食物和创新农业模式分享给更多人。经过这次采访,让我知道有机蔬菜之所以会比一般蔬菜贵,是因为农民们背后的辛苦付出,我们完全没办法体会、想象,农民们流过的汗水和时间,何只是那区区几百块钱可以衡量的。

文章来源:公民新闻

原文链接:https://www.peopo.org/news/365353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