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自栽可食用花卉,美丽与美味更难忘

自栽可食用花卉,美丽与美味更难忘

作者:陈映蓁 摄影:龙国雄, 蔡慧莹

(新加坡联合早报)

蔡慧莹为顾客采摘的可食花(左起):英国桃玫瑰;白色和粉红野牡丹,以及佛罗里达圆三色槿。

蔡慧莹为顾客采摘的可食花(左起):英国桃玫瑰;白色和粉红野牡丹,以及佛罗里达圆三色槿。

兰有秀兮菊有芳,千百种花卉特色各异,美丽不在话下,其中不少还可食用,而且吃了对健康有益。本周《城市农夫》请可食花卉达人蔡慧莹介绍适宜本地栽种的可食花,并分享栽种心得,期待百花争妍,开花结果。

花卉太美,我们习惯双眼欣赏,有时难免忘了:许多花卉可赏也可食。

除了常用的菊花、金银花、桂花和蝶豆花等花卉,玫瑰、紫罗兰(violet)、野牡丹等也可用于料理,例如加入沙拉、鱼生或甜点,让餐桌更绚烂。

花卉的可食部分不限于花瓣。例如西餐常见的菜薊(artichoke)其实是花蕾;世上最昂贵的香料番红花(saffron)则是取自花的雌蕊柱头。

可食花卉之中,不少品种适宜在本地栽种。试试看:亲手栽种、采摘再送到餐桌上的可食花,美丽和美味更难忘。

蔡慧莹五问五答可食花卉

1)种植可食花卉需要多少空间?哪些品种适宜在组屋走廊栽种?

蓝蝶猿尾木(Brazilian tea flower),咀嚼后有蘑菇香甜味,蔡慧莹建议加入沙拉或鱼生,也能用于制作果冻或蛋糕。

答:很多可食花都能种在花盆里,有些甚至不需要太大的花盆,所以其实不用太多空间。相对容易种植的包括野牡丹(Malabar gooseberry)、蓝蝶猿尾木(Brazilian tea flower)和甘榜玫瑰(kampung rose)。

以野牡丹为例,其实它被视为“杂草”,在本地丛林就找得到,粉红花较普遍,白色较少见。野牡丹非常适合种在盆内,土壤不太肥沃也没问题。野牡丹的花果都可食用,根部可用作粉红染料,叶子也可捣碎并敷在割伤的伤口。

ZB_0408_CJ_doc6zdlquwq8md1b62ctcsb_03142726_limsp

2)多久施肥一次?用什么肥料?

答:我平均两周施肥一次,采摘花卉之后也会施肥。每次施肥会用上约10粒鸡粪粒状肥料,洗净并晒干的碎蛋壳一汤匙,以及一汤匙咖啡渣。此外,我会收集雨水,因为自来水经过加工处理,比较不适合浇花。

3)出现昆虫怎么办?

答:出现粉虫(mealy bugs)、粉虱(white flies)或叶螨等害虫,我会使用稀释过的印度苦楝油(neem oil)除虫。

其他昆虫只要对植物无害,我都不会杀害。例如可食花卉常见蚂蚁,用除蚁药就能赶尽杀绝,但蚂蚁其实可帮忙传粉,所以我都让他们“自由活动”。

此外,毛虫虽会吃掉叶子,但其实就是大自然的“修剪达人”;只要剪掉受影响的枝节,就会长出新分枝。

蜈蚣对人体有害,对植物却是益虫,因为它会吃掉其他可能损害植物的昆虫。千足虫对幼苗有害,但对成熟植物有益。

植物其实习惯被昆虫“袭击”和“吃掉”,如果环境太“纯净”,植物反而无法培养韧性,因为大自然原本就不是那样。我认为应该创造一个包容植物、昆虫和小动物的健康生态系统,这样最自然,也对植物和昆虫有益。

4)开花了!采摘时要注意什么?

答:花朵一般开在枝节末端,开花了把枝节剪掉,能促使植物“向横发展”,植物就会长得更茂盛。

开花会耗损植物的“精力”,所以采摘后要施肥,并修剪其他枝叶,让植物“专心”长出新芽。

若不想马上采花,记得把花盆移到室内,花朵在烈日下更快枯萎。

5)怎么保存采摘下来的花朵?

涂了面糊的花瓣(左),颜色更鲜艳,也更耐保存。

涂了面糊的花瓣(左),颜色更鲜艳,也更耐保存。

答:把沾湿的厨房纸巾放入塑料盒,再把花朵放在厨房纸巾上,盒子盖好收进冰箱,可收4至5天。

保存花瓣的方法:一、粟粉加入热水拌匀。二、小火煮至透明。 三、把透明面糊涂抹在花瓣上。

保存花瓣的方法:一、粟粉加入热水拌匀。二、小火煮至透明。 三、把透明面糊涂抹在花瓣上。

想让花朵颜色更鲜艳,可在花瓣上涂抹粟粉(corn starch)面糊。粟粉和热水用2:3的比例调配拌匀,小火煮至透明,迅速用手指涂抹在花瓣上即可。

想看蔡慧莹更多花卉照片,请上Instagram或Facebook搜索w.w.edibles。

食花,自古有之

除了熟悉的薰衣草和菊花等本地常见的可食花卉,其实还有许多花卉有待发掘。全球各地不同文化社群都有食用花卉的习惯,花卉料理又因历史、文化和自然气候而异,花卉食用法千变万化。

从古文明谈起。中国从战国时代就栽培玫瑰并用来酿酒,中医常用的药材也包括不少花卉。古希腊人栽种了多种可食花如番红花、菜薊、罌粟花 (poppy)、康乃馨和莲花。古罗马人则广泛食用金盏花;花瓣加醋并用于沙拉或用于调味肉品,晒干的花可煮汤,也是芝士和牛油的自然染料。

在印度和东南亚,香蕉花是最常见的食用花之一,可油炸成为街头零食,也能剁碎拌入多种碎肉沙拉,调味料包括薄荷、鱼露、酸柑汁和辣椒等。印度人也把 黄油树(Madhuca longifolia)的花晒干生吃,或拌入粥饭;花朵能制成糖浆,发酵后就是庆典常用的酒品。日本人赏樱也把樱花花瓣腌渍泡茶;越南有人发明了花卉三文 鱼火锅,把新鲜栉瓜花、金针花、兰花木花和苘麻花蕾加入黄梨汤底煮开。

无论哪种食用花,哪种食用方法,各有各的创新和精彩。我们身边的食用花,你最想用什么方式享用?

要深入了解可食花卉的历史文化,可到国家图书馆借阅:“Edible Flowers-A Global History”(作者:Constance L.Kirker & Mary Newman)。

*注:供食用的花卉应为有机耕种,花店观赏花一般喷了农药,即便是可食用品种,也不宜贸然食用。

农夫介绍

蔡慧莹的阳台花园种有数十种植物,包括十多种可食花。

20180411_fk_flowers_Medium

蔡慧莹(Joanna),22岁,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学生,同时经营网店“Weird and Wonderful Edibles”(奇异和美好的可食植物),售卖自己在住家阳台栽种的可食植物和本地原生花卉。

蔡慧莹常给餐馆、糕饼店和私房菜馆供应至少10种可食花卉,包括:玫瑰、茉莉花、金盏花、朱槿(hibiscus)、夏堇(torenia)和佛罗里达圆三色槿(Florida pansy)等。

她说:“我喜欢下厨,但从外国进口的药草和可食花非常昂贵,所以一年多前开始栽种本地品种可食花。选择能在本地气候茁壮生长的植物,不但更环保,也可确保食材更新鲜美味。何况自己的植物都是无毒栽种,可放心食用。”

蔡慧莹从小跟着喜欢园艺的祖母一起栽种花草果菜,热爱大自然的她也在有机农场Green Circle Eco-farm打过工,园艺知识和经验丰富。她的园艺哲学是“顺其自然”,一定要与大自然和谐共存,所以偏好有机耕种,并坚持不用化学肥料或除虫剂。

文章来源:联合早报

原文链接:http://www.zaobao.com/zlifestyle/food/story20180408-849070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