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品尝野菜“一生的味道”,日本千叶Kiredo之旅

品尝野菜“一生的味道”,日本千叶Kiredo之旅

作者:蔡奕屏

原本是被那里的陶艺展览吸引,后来上网一查展览地点“kiredo(キレド)”,才发现这个像是艺廊的地方,原来是间餐厅,更酷的是餐厅供应的野菜,都来自自家耕种的一片农园,而这片农园,甚至还提供每周蔬菜箱宅配服务。像是一开始只被一朵花吸引,而走近才发现有一整片花坡一般惊喜。

不知道kiredo的故事是从农园开始,还是因为餐厅而开启了农田之路,就这样带着许许多多的好奇,在初春的午后,踏上了拜访kiredo的旅途。

kiredo农园

kiredo农园

品尝野菜“一生的味道”

首先,第一站,kiredo培育野菜的农园。从日本千叶市坐电车大约半小时的车程,到达名为“南酒酒井(南酒々井駅)”的无人车站。这里的地景已经脱离都市的风貌,迎面而来的是春天但毫不保留的阳光和绿意、阵阵的微风、以及一路上跟随的鸟语。

这里,是kiredo第二片农园。还来不及翻开采访笔记,就被栗田先生拉着走进年间产出百多种野菜的园区。“这是豌豆,但你知道豌豆的叶是什么味道吗?”“这是香菜,我们通常吃香菜的叶子,但你知道香菜的茎是什么味道吗?”

理所当然都只吃豌豆的果、香菜的叶,从来没想过、也从来没机会品尝这些蔬菜的其他部位是什么滋味。在栗田先生的农园里,这才发现,原来豌豆的叶子吃起来有芝麻叶的味道,而香菜的茎吃起来是和香菜本身全然不同的辛香之味。

栗田先生说,这是他和超市、和其他农友最大的不同,他称作“看见野菜的一生(一生みる)”。野菜生长的目的不是只是为了香菜的叶、豌豆的果、萝卜的果吧,但我们太习以为常以为野菜只能食用既有印象里的部分,而忽略了其他部分。栗田先生则是因为对于“野菜一生”所有味道的好奇,而在餐厅、在农园每周送出的蔬菜箱里,用料理、用食谱的方式,把这些特别的味道和更多人分享着。

正在讲解香菜之叶与茎差异的栗田先生

正在讲解香菜之叶与茎差异的栗田先生

栗田先生说,很多不敢吃萝卜的小朋友都变得敢吃萝卜了

栗田先生说,很多不敢吃萝卜的小朋友都变得敢吃萝卜了

一个工程师的追寻天职之旅

带着草帽、穿着带着一点嬉皮味道的洋服和宽裤,栗田先生的打扮和一般的农人很不一样。“栗田先生的背景是农业相关吗?”栗田先生说,其实他以前是个进行电视机开发的软件工程师。生于千叶、大学到了福冈、毕业后在石川县的金泽当了几年的工程师。

“因为喜欢吃好吃的东西,假日都去吃很多异国餐厅、蔬食料理,后来还和主厨很熟、变成朋友。”有一天,因为被主厨邀请去野菜供应商的农田参观,而被那里太好吃的野菜、太有趣的蔬菜奶奶给吸引。最后,也和种蔬菜的奶奶变成朋友,甚至在金泽也申请了市民农园,就顺势拜了奶奶为野菜种植老师。

“每天五点起来去菜园、七点去上班,这样的生活过了整整两年”。听起来不可思议,但栗田先生说,虽然很辛苦,但那段时间却非常充实而开心,他说就像是找到自己的“天职”一般而忘我的投入。2012年,结了婚的栗田先生带着妻子,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千叶县四街道,开始了全职投入农耕的生活。

于kiredo餐厅的栗田夫妇合影

于kiredo餐厅的栗田夫妇合影

有个性的料理和有个性的器皿

农园之后,第二站来到了kiredo的餐厅。原本,只是在农闲时候开着一台餐车,在市集贩售简单的野菜轻食,后来想做的计划越来越多,像是野菜的加工食品、野菜料理的分享等等,2015年,kiredo的餐厅就这么开幕了。

聊着聊着,聊到了最初是因为kiredo举办的陶瓷展而认识kiredo的这个契机。问起栗田先生怎么会举办陶瓷展,他说不只是陶瓷展,kiredo餐厅里的餐点、饮品,也全都使用陶瓷作家的器皿。而餐厅里,不仅有定期的陶瓷展,也长期和许多工艺作家合作,展售各种手作器物、饰品。

“跟我种的作物一样,这些器物都是‘有个性’的,有个性的器物让人使用起来非常愉快开心。”栗田先生说,喜欢这些手作品的理由,和他对于农业的态度是不谋而合的:他深深相信,不同农人种的野菜会有着截然不同的味道,而器皿也是,有别于无印或宜家生产的规格化、一致的商品,这些作家的手让每一件器物都有了不同的表情、迥然的个性,生活也因而丰富而更有滋味。

kiredo餐厅的餐点以自家农园的野菜为主(摄影提供:Coca Chiang)

kiredo餐厅的餐点以自家农园的野菜为主(摄影提供:Coca Chiang)

kiredo餐厅常态举行陶瓷作家之器皿展览

kiredo餐厅常态举行陶瓷作家之器皿展览

生产好吃野菜的农园就在附近,是件很幸福的事

问起栗田先生接下来的目标是什么,是扩大农园面积吗、还是开第二家餐厅的分店,他反而跟我分享起他目前遇到的课题:定期订购蔬菜箱的客人多是东京都内的消费者,千叶当地的客人反而非常少。

他说,对于首都东京来说,千叶就像是个卧房城市,许多在东京上下班的会社员们搬来千叶居住,然后每天通勤到东京都内工作,因此千叶原有的景色一直在改变,既有的农田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多的房子。栗田先生说,他投入农业之后的期盼之一,就是希望能够保留这些自然的景色,守护千叶原有的地景。他更说,其实千叶是一个值得更被珍视、爱护的地方,想想看,当家里附近就有生产出好多好多美味食材的农园,这不是一件非常值得自豪、很幸福的事吗?

栗田先生说,目前他正策划着要在南酒酒井车站附近的这片农园旁建造一个可以住宿的空间。“你看,离车站这么近、旁边还有美酒的工厂、而且一早起来就有好吃的蔬菜,是不是很棒!”“还能举办田园音乐会呢!”我说。kiredo的店里不时也举办小型的音乐活动,而如果能带着大家走出户外到农田里听音乐,一定也很棒!

不管是接下来即将推出的农园住宿体验、或是随性提议的田园音乐会,都让人期待着,在千叶这里,这些半农半餐厅、半艺廊、半airbnb、半音乐会的各种可能。

位于南酒酒井站附近的kiredo农园,左为栗田先生、右为此农园之工作伙伴

位于南酒酒井站附近的kiredo农园,左为栗田先生、右为此农园之工作伙伴

Kiredo

官方网站:http://www.kiredo.com/

关于作者

蔡奕屏

关心土地、农业、工艺、设计,念过城乡所,曾从事饮食教育工作,后来跳槽台艺大念工艺设计,致力于陶瓷器皿的创作,希望藉由器皿连结人和人、和食物、和产地、和自然的关系。目前短暂居于日本千叶。

文章来源:上下游

原文链接:https://www.newsmarket.com.tw/blog/108433/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