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简单 深活 | 生态人系列之:走进PUN PUN

简单 深活 | 生态人系列之:走进PUN PUN

作者:思群

1

引言

在清迈往北一小时,丘陵地带,许多村落背后的一个小山坡,有一个小农场—Pun Pun,这个小农场散漫地隐居在那里。

没有围墙,没有大门,只路边一块旧木板上画了个指示标,进去以后,没有前台、没有接待处、没有办公室,只有开放的厨房、大餐厅、咖啡店。几处简单的泥房子,到处拙朴简陋,树木花朵长得野,器物粗笨古旧,东西堆得随便,画风较乱,但它是混乱的乱,不是脏乱的乱。

这里没有电视或是wifi,所以就有很多时间睡觉、聊天、读书、写诗、写情书、弹吉它或是谈爱情,正是福冈正信在《一根稻草的革命》所说的“生命是关于歌和诗”。

为什么全世界志愿者排半年队要来Pun Pun?

为什么要提前三个月报名才能参加一堂自给自足课?

为什么全世界媒体要追逐Pun Pun创始者,一个农民,一个木讷、内向、老实巴交、看起来跟别的农民一样一样的农民?

2

3

基于现代科技的人类生活进阶到此刻,公众视野中,充斥着 VR、人工智能、电竟或是自主驾驶汽车,而在这处偏僻乡村,人们居然慢里斯条实现了一种反方向的文明:人们的物质需求,在经过仔细考量之后,变得比较基础,基础到他们认为生活只需要四个“必须”:食物、住所、医药及衣物等生活用品。所有因经济优裕而习得的惯性、态度、生活方式,慢慢脱落成“非我”,而属于人本有的富足发芽抽穗、枝肥叶茂,生长成另外一种繁荣。所以在最初的生活条件的落差被接受之后,继之而来的很可能是一种让人不知所措的、玄幻的胜利感:难道真的可以这样生活?!

4

Pun Pun有机态度:简单深活

全名为Pun Pun自给自足(培训)中心,这个小小的农场最初以种植有机、盖泥房子著称,后来提供各类培训班,跟新农人分享自给自足的哲学和技能,这些技能从垃圾分类、处置厨余、自制有机肥、自制木炭、收集雨水、净化饮用水、盖泥房子、养鱼、养奶牛、养鸡,到育苗、选种、到如何用五分钟的煤气煮一锅美味米饭,到为全世界保存并免费分享种子。所有这些任务,完成起来都很容易,合起来做也不难。Pun Pun的官网上说:“我们想要告诉大家,生活其实可以非常简单;我们做简单的事,教授简单的技能,凡是我们可以做到的,人人可以做到”。

5

关于安全感的启示

没有安全感,通俗地说,就是“害怕”,有点儿害怕,很害怕,或是一直害怕。一个害怕的人,最标准的动作大概就是抱粗腿了,抱名牌、名校、财富、声望,甚至爱情;好车子,大房子,许多票子。“粗腿”在哪里,人就追到哪里,它是一场无尽的奔波,以参与者“深信自己缺点儿什么”为前提。

从这个角度来说,“自给自足”差不多是一个隐喻。Pun Pun的创始人Jon Jandai曾经有过一个很害怕的时代,所以他少年离家,闯荡曼谷,拼命读书,读完书又拼命工作赚钱,积极谋划买房买车,努力争取升职加薪。直到七年之后,他发现事情不对劲。

谁夺走了人的安全感,谁把人变成“害怕”的人?

他发现两个东西要不得:一是人接受太多信息,头脑当中充斥了信息,就很容易变得有知识、没智慧;有知识、没智慧的人,“跟从”就是仅有的选择:自己是可以不思考、不创造、不探索的。二是人生而为人,有头脑、躯干、四肢,这原本是人跟造物者之间隐秘的合约:他给你,因为你要用。结果人上完学、办公室里那么一坐,喝咖啡、吹空调,头脑在工作,四肢在萎缩,久而久之,未免深信自己什么都不能做了:东西坏了要找人修,吃饭去餐馆,买菜去市场,病了找医生,而医生总是很忙。

7

尽管是多年以后的TED演讲让他和他的小农场声名远播,但却是从曼谷白领变成返乡青年的那一刻,他全面“回归自己”。

他发展出未来Pun Pun的社区生活中当中两条基本的主线:一,教育应该事关爱、自由和生活,而非哺喂一辈子用不到的信息:“谁后来在生活里面天天用到平方根吗?”;二,动手即解放自我:“不动手,只动脑,人肯定是unbalanced、肯定是被困住的,肯定就离健康问题、心理问题、各种问题不远了。不动手,你不知道自己什么都能做,你完全可以做饭、种菜、盖房子,获得所有你生活所需要的一切。也只有动手,你才能更好地理解世界。”

8

无组织无纪律

Pun Pun农场常住的成员大约20人,同一个时期,原计划只招收10名志愿者,近几年报名的志愿者太多,常常不得不多收几个,就成了一个30多人的社区。成员以自愿报名的方式参与各种劳动,通常头一晚大家在分工表上填写自己的名字,第二天分头实施。遇有大事小情,大家吃饭的时候商议。

早饭之前,晚饭之后的凉快时间,田间地头会有人。到处是树,人影未必那么容易找到,但有路边的拖鞋、树上的书包、或是草里的水杯、隐隐的歌声。在稻田里拔草的时候,天地空阔,他们听摇滚。太阳大的时候,大家各自娱乐,每个人都有足够的时间读书、写作、作曲、弹吉它或是思考人生,诗意或艺术都从地里冐出来。Jon当初回来的时候,发现每天只需要工作两个小时,就足够养活六口人:地里有菜、田里有米、塘里有鱼。所以他们爱用因为、所以造句,前半句不定,后半句不变:因为你……所以你每天要工作八小时;因为你不够快乐,因为你压抑了自己的创造力,因为你还不够了解世界,因为你想的太多。

9

没有组织、没有纪律、没有奖惩、没有评比、没有管理者、没有老板,一切自有秩序。尽情懒散、尽情简单。

来自老挝的志愿者Becky去给牛挤奶,很轻易就看得出奶牛今天高兴不高兴。“高兴不高兴,舒服不舒服”,才是他们关注的指标。

Waytt九个月前来自美国,原本标准的城里人,他是农场时间较长的志愿者,“在这里我才学会了享受生活。”

按农场老成员的说法,农场的运作机制、生活风格不是有意设计出来的, “它就是自己长出来的”。

它确实是要自己长的,但是让这种精神、而不是别的精神生长,可能是一种选择;或者说成员们共同选择了顺随天性。Jon相信 “人的自由越多,人就发展得越多。如果有一个中心人物,那么所有的问题都会压在一个人的肩上,他自己压力山大,别人还没办法成长。规矩越少,人们的常识感生长的空间就越多。常识感越多,问题就会越少。”

10

生活原本简单,为什么要搞得那么复杂?

Jon Jandai当初在曼谷,工作一年省吃俭用,也顶多买三、两平米,比半个洗手间还小的面积。要一套房子,就要把未来三、五十年交付出去。而这三五十年,在城市吃垃圾食品、呼吸污染空气,到六十岁,房贷还完了,癌症一来,根本不可能享受人生。

他承认自己是个奇葩,“我总是跟别人不一样”,这件事一开始曾经让他非常自卑。他回乡以后做有机农耕,以前没有人这么干过,村里人纷纷出于好意来劝他:“我们用那么多化肥农药,减产还是常事,你不用化肥怎么能行?”。结果一年下来,村里有30个人决定加入他。

后来他又要用泥盖房子,这件事以前也没人干过,自然收到数不尽的嘲讽和哄笑。现在泥房子在泰国已经成了特色,光清迈附近,就有成百上千所,有人盖了自己住,有人用来开民宿。Pun Pun最老的一幢泥房子初建于14年前,圆圆的,不大,材料全是就地取的,只花了三两个人不到一月的时间;当时成本不到一千块人民币,十多年风雨烈日,它还结实漂亮;只需要每两三年换一次屋顶的草皮,它接待一波又一波志愿者。

现在Pun Pun的泥房子太多,多到让人烦恼:今晚我该去睡哪一所?Jon解释自己当初的想法说,“我能不能至少跟动物看齐呢?一只鸟只要花两三天时间来筑巢,一只老鼠一晚上就能打一个洞来住, 为什么聪明的人类反倒在花几十年来置办一套房子?”为了跟动物看齐,他们实现了人的基本权利。这种思维方式有点奇葩,用他本人的话说:“我总是跟正常人想得不一样,但那并不说明我不正常。”

11

在家上学:教育应该关乎爱和自由

现在“Pun Pun二代”人数已经达到了五个。他们是早期成员的子女,在Pun Pun建成以后出生,年龄从10个月到十几岁不等,其中四人正当学龄,他们全部“在家上学”。

他们的父母清一色受过高等教育,有的来自美国、英国,绝大多数出生于城市,或至少有多年城市生活、工作的经历,他们却最终来到了这里。这些孩子在家上学,就有了一种底气:他们的家是一个农场;这个农场有一种看似简单、实则全面的生活;这个农场现在教全世界的人如何经营类似的生活;他们的父母认为出去上学大没必要,因为体验过各种各样的人生之后,他们普遍不太确定目前这种生活以外的生活,究竟算不算好生活。

12

体制教育两宗罪,全世界都在受,这些自动选择成为农民的人,颇觉得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是,学校看起来教一切,物理、化学、历史、地理,花岗岩分布的规律,氢原子的构成,遥远到一个国家的总统选举制,唯独关于我们自己的生活,什么都不学:不学怎么生火,不学怎么做饭,不知道哪种菜可食,哪棵草能够疗治;不知道怎么保持健康,等一生病,立即不知所措;不学怎么沟通、怎么爱,只学怎么赚钱,“当全世界的自然资源全都消失殆尽的时候,我们靠吃钞票活着吗?”

二是它对独特性的无视,以及对创造力的毁伤:人人穿一样的衣服,剪一样的发型,学着给一个问题一模一样的答案。孩子们简直要相信人生只有四个选项:A、B、C、D,而正确答案只有一个。

农场的孩子游戏、玩耍,自在、过瘾,又在游玩当中早早学会了生活。Jon的儿子九岁时就已经盖了自己的房子,那甚至是一个二层的小塔楼。他们赚钱的能力同样不容小视。孩子们很早就知道跟父母借钱买原料,自己做饼干在农场商店里出售;只做饼干一件事,他们学会了科学、数学、商业、借贷、成本和利润核算,当然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去买乐高积木。去年有两个孩子结伴去美国,一个11岁、一个13岁,靠用旧手机电池制作手电筒、靠养鸭卖蛋,他们自己承担了从去到回、机票餐饮全部的费用,没跟大人要过一分钱。

13

Jon Jandai一共做过三个TED演讲,现在全世界都邀请他去做演讲。他的老朋友Sheena回加拿大去探亲刚刚回到农场,笑着说现在Jon出去演讲的时间,已经跟他在农场刷厕所的时间一样多了。

这世间所有的一切,有的,是你需要的;有的,是你想要的。后者有可能来自于资本主义套路、消费主义花招、教育后遗症,然后是你太喜欢“害怕”;而看清楚前者,无疑有可能替上述困局解套,并在它们让出来的广阔空间里,用源于你自己的力量、以生命最初的动机,找到你自己的方式,创造自由的生活,尽情爱,尽情分享。爱才是我们全都需要的,所以Pun Pun仍相信简单,简单才能深入体验,有深入体验之后,才明白生命的本意,才能捡拾造物者预存给每个人的喜乐。

14

备注

本文所有图片均由PUN PUN有机农场提供

文章来源:后现代生态文明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170rRTkefGl0CNcaKnUXMw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