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在钢筋水泥里修复自然生态,他们是现代版的“植物猎人”

在钢筋水泥里修复自然生态,他们是现代版的“植物猎人”

作者:郭陶然

在寸土寸金的一线城市修复自然生态,有人说这纯粹是幻想。其实城市在成为城市之前,原本就是生态功能完善的荒野,人类驱逐了这里的野生物种,在这里进行城市建设和“人造自然”的绿化种植。我们是否有权力驱逐这些生物?

我们是城市荒野工作室,致力于城市生态修复和自然教育。我们从收集上海的本地物种开始,花了三年时间制作了一本《上海夜间生物观察手册》。

《上海夜间生物观察手册》

《上海夜间生物观察手册》

通过研究这些物种的生存需求和生态关系,并运用生态修复的技术手段重新在城市中营造一个能够容纳更多本地物种共同生存的生态保育区。目前,我们在上海浦东有一片 3000 平米的生态保育区,这里容纳了 260 种本土植物和 180 种本土动物,斐豹蛱蝶、黑脉蛱蝶、扁锹甲和金线蛙出没其间。

保育区的金线蛙

保育区的金线蛙

城市开发与自然生态之间能否找到一个平衡点?

如何在城市里寻找有趣的动植物?

在城市修复生态,就是简单的种树吗?

13756857887 请问,生态修复主要在哪些方面修复?不会简单的种树吧?

郭陶然:不会,事实上现在许多所谓的生态工程主要就是在种树,但绿化和生态修复是完全不同的。生态修复是基于本土物种的生物多样性修复,也就是说要模拟自然界的群落结构,让植物、昆虫、鸟类等生物都有各自的生存空间。在项目中要考虑这些生物各自的取食、繁殖需求,并且适当地引入相应的物种。

修复自然生态,一般居民可以做点什么?

郭陶然:经常有人问到这个问题,说实话,能做的不多。技术上的工作不适合参与,我们也会组织市民志愿者做本土物种收集和种植的活动,但效率自然是比不过农民和绿化工人的。不过有一点很重要,就是大家要尽可能从理念上理解、认识生态修复的价值。不然有时候很大的阻力来自于项目周边的居民,如果大家认为绿化只要好看就行,认为自然界本该存在的昆虫、青蛙、鸟类都干扰的人的生活,那即使政府有意愿做这件事,也很难真正落实下去。只有一个城市的大部分市民都认为人与其他生物应该共享这座城市,那生态修复才能在大范围内开展,而这也反映了这个城市的文明程度和精神风貌。

Wgang 请问在寸土寸金的上海,需要多少土地来营造动植物生境才能达到较满意的生态恢复效果?要多少成本?

郭陶然:生态恢复使用的土地主要是城市绿地,不会也不可能占用建筑空间,因此并不意味着进行生态恢复需要这个城市做出很大的经济牺牲。事实上,所有绿地都有生态修复的可能性,只是根据区域和功能的不同,可以有不同的措施。如郊野公园就应该尽量保持野趣,城市中的小型公园更多的是给周边居民提供休闲场所,还是应该以常规绿化为主。如果追求速效,因为苗木采购的关系,比一般的绿化前期投入要略高,但未来的养护成本很低。如果不追求速效,更多的用种子和幼苗种植,则从一开始就比普通绿化成本低。

Chang Young两个问题,你说的平衡是什么状态?你所恢复的自然状态叫自然状态吗?

郭陶然:1.目前这个项目的平衡是指在低人为养护的情况下,通过食物链的制约,不会出现病虫害爆发情况,不会出现某些物种大量死亡的情况。举个例子,有天牛蛀食树木导致树木死亡,我们要做的就是投放寄生蜂控制天牛的数量,既不彻底杀灭天牛,也不放任不管,而是让每个物种都在其合理的生存范围内存在。未来这里始终会有天牛,始终会有树木因为天牛而死亡,但死亡的速度和新生植物的生长是均衡的,这就是一种平衡。

2.不可能完全重现原始的自然环境,但可以构建符合生态学原理的群落结构,尽量恢复其生物多样性。事实上,我们的目的也不是重现原始自然,毕竟城市的主体是人,我们在探索一种城市居民和城市中的其他生物能够融洽共处的绿化改造模式。

初心start 请问这个生态保育区能否保证动植物的生长环境需求,是否有一套完善的措施来管理此园的正常运行?

郭陶然:首先在引入物种前就会考虑是否适合其生存,根据不同植物的习性种植在不同的区域,当然也会有一定比例的死亡,最后剩下的就是真正能够适应的物种。也会有管理规范,如我们开玩笑说的“貔貅原则”,即保育区所有物种只进不出,即使树木死亡,枯枝也要接种真菌在园区内腐烂分解,不许运走,可以为土壤提供有机物,也为一些昆虫提供栖息环境。

“虫哥”郭陶然在大棚内种植麝凤蝶的寄主植物马兜铃,用以繁殖麝凤蝶

“虫哥”郭陶然在大棚内种植麝凤蝶的寄主植物马兜铃,用以繁殖麝凤蝶

越是微小常见的生物,越是生态系统的基础

南极夸克 我在北京,对保护城市生态多样性很悲观。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本来很有野趣,前两年我在散步时拍到了很多不知名的小野花,还有更多的小野草,他们虽然渺小,却也各自呈现出盎然的生命形态,让人感动。开始现在他们都被无情地铲除了,因为要植草坪。草坪需要洒药,浇水,上化肥。而野草不需要,野草丛还会带来昆虫,引来小鸟,这不就是一个生态系统吗?那么多环保专家和官员都不重视看起来的小问题,其实就是建立城市生态系统的大问题。谁来管呢?我很困惑。

郭陶然:您说的很对,在上海的情况也是一样的。很多人会觉得野草野花多得是,要保护也应该保护濒危物种,怎么也轮不到这些杂草。但事实上,越是微小、常见的生物,越是生态系统的基础,更何况城市居民很难直接参与到大型野生动物保护的项目中来,与大家日常生活相关的,能够随时互动的,就是这些原本生活在城市里的乡土物种。有时候一片人工草坪缺乏养护,时间长了自然长满野花,并不会妨碍人们的休憩,反而让我们有更多观察和发现的乐趣。这样的理念并不是传统园林绿化的理念,也不符合现有的绿化养护标准,因此很难执行。但我相信未来一定会被重视。

4

香草香香 有哪些小动物因为城市环境的改变逐渐失去了他们的家园呢?我们该怎么保护他们?

郭陶然:很多,就以上海来说,小灵猫、豹猫等动物都消失了,狗獾、貉这些动物的生存现状也不容乐观。这些动物的消失主要是由于栖息地的丧失。它们需要一定面积的自然环境,才能够满足捕食和繁殖的需求,但城市的发展很难留出这么大的面积给野生动物。因此在现有绿地进行生态修复,在不压缩人类活动空间的前提下,尽可能创造人与动物的共享空间,才有可能让这些动物继续留下。

崔牛请问城市河流岸堤是浆砌好还是保持原貌好?

郭陶然:从生态角度讲,当然是自然驳岸好,河流与陆地的交界处是许多湿生植物生存的地方。硬质化驳岸有很多问题,比如蛙类无法从水渠中跳出慢慢淹死在水里,萤火虫的幼虫无法上岸化蛹等等。但是城市河流堤岸不能只考虑生态因素,防洪等问题关系到城市安全,因此只能在适合的地方维持自然驳岸,不能一概而论。

omygod哈哈哈现在城市里很少见到萤火虫了,萤火虫一般生活在什么环境里呢?可以在城市哪些地方找到他们?

郭陶然:大多数萤火虫取食软体动物、蜗牛、水生螺类等。因此会生活在螺类比较多的地方,如阴暗、潮湿、落叶较多的林下。城市绿化因为光污染和园林养护清理落叶、喷洒农药的问题,许多区域的萤火虫都消失了。一般在郊区缺乏养护的林地和水域有可能见到。

Goal 您好,郭先生。我家小区西边是贺兰山余脉,20多年前建了个森林公园,这几年生态恢复的很好。以前很少见的野兔、岩羊,现在成群。石头山上种了很多侧柏、油松,上的是滴灌。其实很多原生的野生植物要比侧柏油松好生存许多……都是些小灌木如酸枣、山榆等,好多我也不认识,感觉比侧柏、油松生命力强多了,维护成本也低。山榆啊,能从石头里长出来……

郭陶然:您说的没错,乡土物种和一些人为引种的园林植物相比,更能适应当地环境,未来的养护成本也低很多。但从景观设计、施工的角度出发,他们更了解园林植物,也更容易采购到园林植物,因此如果甲方没有这方面的意识,没有提出明确的要求的话,大多数园林景观公司都不会使用这些乡土植物的。

5

我们为什么要修复城市自然生态?

奋斗者飞飞 能否具体说明城市中的自然生态系统生物多样性的修复对于整个城市生态系统或者城市的整体面貌的作用是什么?

郭陶然:从实际功能来说,生物多样性提高会使得生态系统结构更加稳定,而且生态修复必须大量使用本地植物,这些植物和外来的绿化苗木相比,更能够适应当地环境,有助于降低绿化养护成本。更为重要的是,城市在成为城市之前,原本就是生态功能完善的荒野,人类驱逐了这里的野生物种,在这里进行城市建设和“人造自然”的绿化种植。但我们是否有权力驱逐这些生物?是否有必要过度侵占它们的生存空间?我们相信,只要有包容的心态和合适的技术,人与城市中的其他物种是可以和谐共存的。这样的城市才是生态文明真正的体现。

活着呗 人工生态毕竟没办法和自然生态相比吧,国外也做过人造地球实验,可是最后还是失败了。

郭陶然:不一样,生态修复是在人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恢复自然存在的物种和群落结构,而人造地球是实验独立于地球生态系统之外的一个小系统是否稳定。目的和方法都不同。

老人 城市生物多样性在中国多数一线城市纯粹是幻想吧,只有在一些二、三线城市能够涉及,对吗?

郭陶然:这未必,我个人认为恰恰在一线城市,生物多样性恢复才有更重要的价值。一方面,一线城市往往对自然环境的破坏更大,因此更有修复的必要;另一方面,城市生物多样性提升还是一个较新的理念,在一线城市更容易被接受。

 Porcia 我们都知道生态保护(环境污染治理)刻不容缓,但实施仍有很大阻力。请问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如何解决和城市发展,经济利益相矛盾的地方?

郭陶然:污染治理不在我们工作范围之内,不专业所以不作答。就城市生物多样性保护来说,我们认为并不会和城市发展相矛盾,恰恰相反,这样一个人和其他生物和谐共处的城市,才是城市未来发展的方向之一。首先,这样的城市自然环境必然良好,是宜居的;其次,人和自然是一个生命共同体,城市生态修复反映了人类对待自然、对待其他生命的态度和观念的转变,是人类社会达到更高文明程度的体现;再次,城市生态修复涉及到园林、市政、建筑等方方面面的技术革新,会因此带动许多产业的发展,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

LaLaLa 请问这个项目是只限制于生态保育区进行吗?如果不是的话,将以怎样的形式在何时和城区进行真正的融化呢?是会一直做这种隔离开恢复原始生态系统还是会慢慢用原有的系统的物种改变现在城区的生态呢?如果尝试改变城区生态的话,会有足够的空间吗?除此地之外,请问各位还会联络发展别的地方进行类似的活动吗?或者会到其他地方进行讲座宣讲吗?

郭陶然:作为一个研究项目,为了避免人为干扰,目前只限于封闭的保育区。但它最终的呈现方式应当是与人们的日常生活融合的,每一个人,在身边的小区、公园,都能够体验到生物多样性的提升。城市生态修复的主要方法是在现有绿化的基础上进行改造,因此不会额外占据更多的空间。会有相关的讲座宣传。

城市荒野工作室 观察萤火虫活动

城市荒野工作室 观察萤火虫活动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