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友善农耕,还台湾处处“净土”

友善农耕,还台湾处处“净土”

采访整理:卜乐

今时今日谈有机农耕、有机食品,其实是相对于传统的近半个世纪的农耕方式而言的。

“农化”耕作,土地失衡

现代农业工作方式的蔓延有着不可忽视的历史背景,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无论是美国还是亚洲各主要国家、地区都出现了大幅的人口增长,也就出现了“战后婴儿潮”,台湾也在政治、社会等多种因素作用下人口激增,这给土地带来了非常巨大的压力,因为要多产才能养活更多的人口。早年,全球农业发展中并没有近二十年来的这样清晰的国际分工,大家均以增加产量作为耕作的指标,大量使用农药、化肥、各种催产剂等,当这种野蛮式的增产方式发展到一定阶段以后,民众开始发现水被污染了,土壤被污染了,整个生态链都受到破坏时,这才突然惊觉以前的耕作方式并不是可持续的正确方式,因此逐渐思考如何平衡、友善整个生态链,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催生出了“有机农业”的耕作方式以及随之而来的“有机食品”。因而有机农业与传统农作最主要的出发点与区别就在于讲究不同的耕作方式:有无采用农药、化肥等,而品质则是居于第二位的。

1

外界很多声音认为有机食品一定营养丰富过普通食品,其实在有机的耕作环境中强调土地没有农药污染、重金属污染,同时结合有机的生态耕作方法,在干净的土地上种出来的农作物不能轻易说口感和营养一定高,但是它的品质一定胜过通过农药、化肥等方式耕作出来的农产品,因为我们坚信,好好对待土地,土地自然会回馈。

二十多年来,我们从事有机农业,如果不是民众给予的大力支持,一班志同道合的农友的坚持,就很难走到最后,秉持着寻找对生态环境友善的耕作方式,让民众不会吃到不应该吃的污染物,就这样在年复一年中慢慢推广。我们期待“种一畦蔬菜,还土地一畦净土”,但有时让整体的耕作环境恢复,并非一年两年、一人两人就可以改变到的,需要更多的人参与进来,也需要越来越多的“净土”出现,毕竟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概率还是不完全具备社会普及与认知的重大意义。在从事了十年的有机农业耕作之后,那时候就开始不断有农人来参观、同行与研究学者来一起探讨问题,我们更是乐于将这个探索的过程跟大家分享,当时台中市政府开始非常重视有机农业的议题,后来在机缘成熟之下当选为台中市有机农业发展协会理事长,在之后的六年中来,协会配合台中市政府进行了大力的推广,也确实越来越多的农人加入我们推广有机农作的行列中来,这样的变化每一年都在不断进步。

2

当然,由于地狭人稠的先天环境因素的制约,台湾的农场规模都不是很大,有机农场更是如此,因此当台湾的有机耕作理念与外国差不多时,因客观条件的限制,农业相关的操作就会差很多。在欧洲,因为一年有几个月下雪的时间,所以只会耕作一次胡萝卜,在无法耕作的时期就让土地借此休养生息,然而在台湾,土地几乎是一年十二个月每一天都在耕作,在全台农业用地短缺的情况下,每个农户大约分到一公顷的土地,对于那些把从事农业当做职业的农民而言,为了自己的生计,也不可能一年只种一次的蔬菜瓜果,由于长期不间断的使用频率使得台湾的土地承受很大的压力,因此到了现阶段,就需要来“平衡”,这个“平衡”就意味着不给土地超负荷,也不应该去无限制的添加那些不应添加的化学物质等。经过一段时间的实践,我们主张采用更加积极友善的耕作方式,而不是单单防止土地被破坏的方式,应该用对土地有好处的活化方式来推动农耕。在去年台中市有机农业发展协会两届理事长卸任后,为了进一步推动土地活化,我们成立“食在安心农产运销合作社”,找到志同道合的农人来推动,如何尊重土地、活化土地,当然更会积极参考国外优秀的农耕经验,通过更多自然循环的方式尽可能地实现安全健康与自给自足。

3

现代农夫,土地活化

对于土地的活化与有机农业的推动过程而言,农人的角色最为关键,他是一个最重要的纽带决定角色,有鉴于农业发展转型与社会民众的需求,我们提出“现代农夫”的概念,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农夫不要单单把从事农业作为一种职业来看,因为职业随时可以调换、变化,所以现代农夫需要明白自己从事的农业应担负起怎样的责任。以前的耕作方式是在特定的时空背景下产生的,不能简单以“对错”来进行区分,今天在主张保护环境与生态,进行有机耕作的前提下,现代农人就要有新的使命感,对于自然、对于自己、对于下一代子孙要承担社会责任,以这样的绿色、环保、健康的社会责任为基础,进而判断哪些行为可以做,哪些事情对与不对,好与不好。在这样的原则与责任引导下的现代农夫,就不会是只看农业收益的职业农夫,而是在了解了自我角色、社会责任之下,具有充分主观积极性的新农人。其实就好像老师一般,如果老师只是领一份薪水,教条式的上完课,就完全与学生脱离,这样的教育不是我们所期待的,也无法真正达到教书育人的目的,老师的身教、言教对于学生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同样,农夫的一举一动,一个小小的决定都会对于土地、生态环境、生产出来的农作物产生重要影响,因而现代农夫是时代的需要,也是时代的必然。

单个农夫的努力远远不够,需要找到对的人一同奋斗。现在在西方,流行“CSA”、“PGS”等模式,“CSA”指的是社群(社区)支持型农业,而“PGS”指的是参与式保证系统,这几年流行的概念其实就是希望能够通过众人的努力将土地、生态环境维护好,而在这个过程中,不单单是农民的责任,消费者、政府等多方也应该参与进来,尤其是通过这样的模式让消费者清晰地知道自己所食用的食品、有机产品究竟是怎样产生的,农民也摆脱了以往只销售不知道产品到了谁手中的单向信息渠道困境,让消费者与生产者藉助这些平台模式,可以更好地互动与信息的互通,一方面提升消费者对于农产品的信心,另一方面也可以使得农民可以更好地了解消费者真实需求以及表达有机农业等推广的不易与艰辛,继而最后都会对于友善的生态链产生极大的助益。

4

我们常常说农夫很辛苦,风吹日晒,靠着气候与土地为生,着实不易,但是农夫的辛苦要用在正面的地方。事实上,喷洒农药也辛苦,用各种化肥、生长素控制植物生长与收成也辛苦,但这些于己于人都是没有真正帮助的,所以在客观的大环境下,现代农夫与现代消费者都已经能够互相体谅,支持农夫做对的事情,支持农业的正向健康发展。这几年来,台湾的食安问题层出不穷,民众心中对于食物也充满了不少疑虑,因此在这种的环境中,农夫更要坚持社会责任,将安心健康的食材送到民众的餐桌之上。不可讳言,这样的改变需要旷日持久,食材的安心才跨出了一步,未来的路还很长,需要大家继续努力,这也就是为何我从有机农业发展协会卸任后,继续召集一群农夫朋友来推动土地活化与食材安全的原因之所在。

三者平衡,众人受益

有机农业发展离不开农夫的同时,自然也离不开政府的支持与配套政策的到位。现实中,台湾的有机农业推动十分艰难,政府的法令常常不能及时到位,滞后的法律严重限制了现代健康农业的发展,自然就无法满足农民的实际需求。当然,这其中因各方利益的博弈,政府不可能全然禁止农药、化肥等的使用,担心会立即引来肥料商、农药商的强烈反弹。但政府需要明白自己对于这片土地的深远责任,究竟是否要坚持普世价值,提升国民健康素质?如果能够清晰地了解到自己的责任,自然在一些关键性的法案,包含农地法案上做出一个合理的规划。

5

推广有机,不是说有机一定胜过一切其他食物,也必然带来人长久的健康,民众在购买有机时也应该保持正确的心态。毕竟,健康的维持需与运动与否、是否均衡饮食、生活习惯、情绪管控、职业因素等综合因素息息相关,不能简单断言食用有机食物就能长期维持身体康健。在这一点上,两岸四地的民众都有类似的疑问,对于有机也是半信半疑,虽然都开始建立相对完备的机制,但是同样都有市场鱼龙混杂,民众认知不一的情况。在现实的农业耕作上,只要我们不对土地造成伤害,进行友善环保耕作,即使没有所谓的有机认证,这样的农作物对于人体而言也是好的,所以我们推广有机必须树立起一个“土地受益、食物自然受益”的可持续发展理念。市场上,尤其是政府也应当做出清晰地标示,让民众能够在科学认知有机的基础上,理性购买、安心食用。因为两岸四地,都存在市场上的失序行为,民众雾里看花,很多时候在错误资讯的指引下,往往有跟风的消费行为,甚至可能购买到适得其反的食物,反而令自己受到不当伤害,这一点更需要在这个资讯爆炸、市场混乱的时代格外小心。

如果在这个生产者、土地、消费者三者连接的生态链上,能够彼此间追求平衡的状态,自然大家能够获得共赢,农民可以安全生产,消费者可以安心食用,土地可以安然维持,在好的土地上持续出产好的农作物。这是我们小小的心愿,也是对台湾这片土地满满的承诺与爱护!

文章来源: 澳门江湖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0rmVmN6CM5Lg5ShUe5dg2Q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