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刘玉升教授:餐厨废弃物的生态化处理

刘玉升教授:餐厨废弃物的生态化处理

作者:刘玉升

刘玉升教授昆虫纽带生态农业系统分享记录(二)

餐厨废弃物的生态化处理

2018年4月4日 北京海淀区西木学堂

1

中国社会科学院食品安全课题组负责人邢东田老师开场介绍:

刘玉升老师是山东农业大学植物保护学院的教授,这些年一直在做以昆虫为纽带的生态循环农业技术体系研究。我们的农业专家,做生态技术的还比较少。他坚持二十年,很有成效。前年,我们一些生态朋友到山东考察他的生态技术体系与实践效果。令人感到震撼的是,与我之前看到的生态技术不同,这是一个全方位覆盖的生态循环技术体系。去年11月,“餐厨废弃物‘三位一体’生物转化处理体系与多元化利用的研究与示范”成果鉴定,鉴定委员会中,除我之外,都是农业昆虫微生物方面的技术专家,业内人士。他们的评价都很高。

刘老师研发的生态循环技术体系,很值得推广。在顺义农业经管站焦站长的大力支持下,初步确定美田阳光农场与分享收获农场为试点。顺义曾经是中国农业的一面旗帜,现在依然是北京重要的农业区。在首都的农业区建立示范点,然后向全国推广,对于新时代的生态农业与乡村振兴,具有重大战略意义。

本文介绍的是刘老师的研究成果——厨余垃圾生态化处理,变废为宝。现在厨余垃圾让大家都很头疼,在刘老师山东的一个示范基地里,用黄粉虫过腹转化处理,厨余垃圾和麦麸混在在一起,基本上都被黄粉虫吃完了。

厨余垃圾吃完以后就剩下塑料和啃不动的硬物,这些不可降解的东西,政府可以集中进行工业化处理。垃圾的生态化处理,不仅对改善生态环境有利,政府也不必再大量投入资金,到处建垃圾填埋场和垃圾焚烧炉,可以更好地避免二次污染三次污染。黄粉虫出口价值很高,干虫目前收购价3万元一吨。农民在家里就能做。

下文根据刘老师现场发言整理:

2

- 1 -

餐厨垃圾的问题核心

这里我们要先了解一个问题:农业的本质到底是什么?农业实际上是在开发生物质资源。

这个词在我们国内第一次提出来是中国农业大学的老校长石元春院士,他最先提出这个词的时候比较偏,他是从生物能源的角度提出来的。

生物质资源的这个概念是指来自于太阳能的原始能量经过生物光合作用所形成的所有物质。

比如说你种桃树,桃是你的产品,桃树、桃树叶子、桃园里的草等等同样都是你的产品

我们现在为什么效益低?因为我们光把眼光盯在桃子上了。你要把桃园的空间利用好。地球就这么大,给了你一个小空间,你要把这个空间利用好,空间里所有的生物质资源都应该是你的。

现在还有一个词叫全生命周期,循环经济里讲的是一种物质的全生命周期。

我们搞农业生产搞的是来自于太阳能的光合作用产物,一直到最后环节你都要跟踪。所以说餐厨废弃物也是农业生产过程中的一环

你这里丢一个馒头,相当于前边环节中的二斤粮食白生产了。你这里不解决好,不堵住最后阶段的“无底洞”,无论怎么发展,农业生产技术多么高,农业生产都是不安全的

这是数量上的不安全,这数量上的不安全就引出了我们现在要去解决的问题:利用工业上的办法去保证产量。前面在大生产,后面在大浪费,产多少才能堵得住啊?

所以我们推进生态技术要从这个方面来下手,找到最根本、最关键的问题,建立生物质资源全物质利用的概念,建立全生命周期的概念,只要是经过光合作用形成的物质,就要一直跟踪到最后。

- 2 -

处理餐厨垃圾的技术缺陷

这样一个技术过去是有缺陷的,我们现在需要弥补。

其一,餐厨垃圾的危害:又脏又臭,又占地方,又招苍蝇蚊子。

第二,技术现状。现在我们的餐厨垃圾是怎么进行处理的?

第一种处理方法是现在已经明令禁止了的,就是做猪饲料。但是不让你用,你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到现在也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作饲料就会带来同源性蛋白污染的潜在风险,这不是一下子立马就表现出来的。同源性蛋白污染就是指脊椎动物(人猪牛马羊兔鸡等等)之间的污染,英国的疯牛病就是这样形成的。

牛本来是要吃草的,人家天生是吃草的,不吃肉,人类为了增加产奶量,认为奶是蛋白质,为了给牛增加蛋白质,就把牛除了下水和皮毛放入焚烧炉高温焚烧成肉骨粉,装袋做成一种蛋白粉,加到牛饲料里去补充蛋白质。

经过这么一次又一次的循环,一直都有潜在风险,一直积累了一百多年最终导致疯牛病,又叫脑组织海绵化,脑子就变成了失水了的糠地瓜、糠萝卜一样,成了海绵状的。所以现在在欧洲是绝对禁止,特别是在反刍动物上是明令禁止把肉骨粉作为饲料使用的。

要切断这种同源性蛋白污染就必须进行转换,比如说我们可以用餐厨垃圾来喂虫子。虫子是无脊椎动物,由脊椎动物的蛋白质变成无脊椎动物,无脊椎动物的蛋白质转回来再去喂脊椎动物就没有污染了

第二种处理方式就是把生活垃圾送进填埋场。现在各地都碰到问题了,哪儿有这么多地方做填埋场?

第三种就是焚烧。焚烧就更不可能了,大家想想那些汤汤水水你用它发电那不是胡扯吗!这是我坚决反对的,我反对垃圾焚烧和反对转基因是一样的坚决。

环保产业都在推行垃圾焚烧技术,这正是上了西方人的阴谋,背后一定是有利益集团的。他是把问题卖给你了,然后再把解决问题的技术和设备卖给你。

我们大量进口洋垃圾,进来之后他们又指责说你们不行,你们到处都是污染,我们这有技术,有设备。这些设备非常非常贵,一个垃圾焚烧厂要投资三到八个亿。

国外力量在国际场合到处指责中国的环境问题,然后说他们给我们一个解决办法、一个焚烧技术,就把设备卖过来了。但是他卖给我们这个设备永远不能解决问题,因为人家本来就没打算给你解决问题。要是解决问题了他们的垃圾怎么往中国进?他就总是给你一些表面上好像有点道理,仔细琢磨还解决不了问题的办法,一直这样把我们带进一个怪圈。

- 3 -

处理餐厨垃圾的新思路

所以现在我们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呢?

现在垃圾这个词我基本上不用了,都用“废弃物”代替。因为垃圾这个词本来就不存在的。

废弃物是什么呢?既然是“物”当然是资源、是东西,废弃的意思是你只是暂时用不着这个东西或者暂时还不够你用,那就先扔在一边,废弃嘛,先扔一边以后啥时候要用啥时候再拿出来。

3

所以这个技术也是一种生物系统技术,其核心就是“微生物+环境昆虫”。微生物过去实际上就是用在厌氧/好氧的发酵。比如沼气池就是厌氧发酵,陆地上的就是好氧发酵,或者叫兼性发酵,不是那么彻底的发酵,也叫兼好氧发酵。

但是发酵之后呢,比如说沼气池发酵,它会产生三种物质:作为能源用的沼气、固态的沼渣和液态的沼液。这样的话沼气可以作为能源用上,但是沼渣沼液怎么办?必须再次进行处理。

把沼渣沼液接上环境昆虫,让它们吃掉。

虫子不排尿,其代谢系统中有一个马氏管系统,这是无脊椎动物的一个特殊性,它本身水分就是那么回收的。就像我们养的蚕宝宝一样,吃的是桑叶,它不喝水,它的水从哪里来呢?是从食物(桑叶)中来的,它就靠桑叶里的那点水分来给自己提供。到了它的体内,到了盲肠之后,马氏管系统会把水分回收回来。所以它在不喝水的情况下能够有自己体内足够的水分供应,这是对水的利用最好的一种生物。

所以它们把沼渣吃掉以后就变成了两部分:虫体虫粪。虫体就是无脊椎动物的蛋白源,拿着活虫子可以直接喂鸡;虫子粪可以直接做土壤,我管这叫人工土壤,也不叫有机肥。

为什么叫人工土壤?因为完全是人工可控的,我知道它的成分、知道它的基质、知道我要把它用于什么、要达到什么目的,我都一清二楚,这就叫人工土壤,就像我们说的人为多样性一样,是完全人为设计的。

这样就解决了餐厨垃圾的问题,这个过程最根本的一点就是实现了从脊椎动物到无脊椎动物的转换

文章来源:社会生态农业CSA联盟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WTf67F6XjT5FL9EVtHc8Hg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