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话养生 > 均衡|静心冥想让你不受困于压力之中

均衡|静心冥想让你不受困于压力之中

作者:莎朗·莎兹伯格

均 衡 Balance

把你从你是谁以及你的工作中区分出来的能力

我们生长在一个复杂多变的世界里,在这个过渡扩张的年代,我们忙于应付越来越多的要求。每天大量涌入的内容(数字时代的人称之为“信息”),让维持正念成为越来越大的挑战,尤其是在忙乱、闹哄哄的工作环境里。当我们像一颗乒乓球一般前后奔波跑跳,往来于电话和计算机、合约责任和截止期限之间的时候,我们也许会想要有些许的均衡,以帮助我们在不断分心的状况下,寻得心中的平静。

“均衡”是职场上快乐的第一根支柱,因为如果没有均衡,就很难把工作做好或是享受生活。在面临持续要求的状况之下,如果没有一点喘息的空间,我们就不会有创造性,无法称职地做好工作,也无法保持心情愉悦。如果我们在听到批评时大发雷霆,或是没能好好控制住日常生活的压力,我们就无法与人和睦相处。就像一栋坚固的大楼需要既平稳又牢靠的基础,如果我们想承受得起工作上的压力,并且想让工作发展得欣欣向荣,用心地保持均衡,可以提供给我们所需要的最重要基础。

640

根据若干的研究和调查显示,大部分的美国人认为工作是生活中重大压力的来源,过半数被询问的人指出,他们被主管或是同事看扁了,无法发挥自己的潜能,并且计划在来年找新的工作。根据一项2013年由约翰·邓普顿基金会(John Templeton Foundation)所发表的调查指出,职场是美国人最不愿意当成感恩对象的场所。

长时间工作,对责任缺乏控制,组织的约束和限制,人与人之间、人与工作之间的冲突,角色的暧昧不明,以及担心被资遣,再加上不断地担心找不到其他工作,全都是让人不快乐的常见压力因素。

《你的脑部运作》(Your Brain at Work)作者大卫·罗克(David Rock),曾经详细描述脑部对创造和压力之间错综复杂的机械学原理。我们知道,譬如说,自认为快乐的人会有更多的新点子。我们知道压力会减损我们的认知资源,正念则会引发脑部所谓的“进入状态”(toward state),这是一种对各种可能性都采取开放态度的状态,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会感到好奇、开放,并且对所做的每件事情都感到兴致勃勃——所有优异的特质都对工作的蓬勃发展有着莫大的好处。

神经科学告诉我们,创造力和承诺能让人变得更快乐。但是当今科技挂帅,无孔不入的科技生活让世界上的压力出奇的大。工作时间长以及高度的压力,让我们无时无刻不处于插电状态。尽管笔记本电脑、高速网络、行动科技和社群媒体都对我们与外界的联结有美好的贡献,但是它们也加强了我们的一种行为,那就是关掉进入状态,让我们进入自动导航模式。

我的一位学生索尼亚,最近舍弃了她喜欢的自由撰稿人生涯,转而进入繁忙的办公室工作。由于经济不景气,杂志社和报社都没有什么工作机会,她被迫从安静、自给自足的生活方式,转换到每日对同事展开强烈需索和她所谓的焦躁震动(氛围)模式。“有时候,当我在开会或是面临截止日期的时候,往往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索尼亚承认,“我被几十个讲话快、行动快、令人窒息的人所包围,生活里排满了会议、脑力激荡集会以及电话会议。这景象感觉有点像一个人老是气喘吁吁,呼吸不到新鲜氧气。”

business-3271744_960_720

这是很常见的景象。对许多人来说,职场生活是一种惩罚,而非让他们觉得快乐和有价值的场所。跨进职业门槛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进入办公室、教室、教堂、餐厅、医院、购物中心、工厂或是任何开始工作的地方,就等于进入一个充满沮丧和不确定的环境。索尼亚很怕失去工作,虽然她觉得自己已经在赚钱谋生的过程中迷失了自己,但她别无他法,只能继续忍受有害的环境造成的后果。

所幸,静心冥想有办法反转压力对身体和情绪所造成的负面效应。训练自己的注意力,让自己更能觉察内在的想法,以及周遭当下所发生的事情,可以发动我们的脑细胞集成一种能够强化主神经系统结构的模式,这样的模式是诸如做决定、记忆、情绪的柔软度和培养获得快乐的要素(弹性、平静、沉着、对他人的慈悲心)等日常工作的关键。

“情绪,特别是快乐,应该跟动作技能等量齐观。”神经科学家、也是研究冥想与快乐关联性的先驱理查德·戴维森博士如是指出,“我们的情绪是可以训练的。不幸的是,我们并没有正视这个革命性观念的重要性。”

戴维森解释说,当压力压垮我们的时候,我们会变得心烦意乱,或者做出让我们后悔的事情,这是因为我们的杏仁核(amygdala)——脑部引发“打或逃”反应的扳机——已经绑架了前额叶脑皮层的执行中枢。杏仁核的作用就像是一个执行助理或是一个快速拨键的回路,它会记录下最新似乎会对我们造成威胁的事情。每当同样的状况发生时,脑部最原始的机制会让我们以同样的方式对此做出反应,这就意味着我们偶尔会有低于水平的表现。这就是为什么“神经中枢通往柔软而有弹性的关键,在于我们能多快从那种状态下复原”,戴维森指出。

这也是为什么商学院会为了激励 MBA而开始教导正念技巧,以及正念训练何以会被越来越多的主流公司视为不可或缺的管理技巧的原因。

正念可以提升我们的注意力,或者让我们的注意力更为清明,让我们可以更全面和更直接地跟发生的事情产生联结。很多时候,我们对正在发生之事的觉察,受到偏见、积习、恐惧和自以为是的想象所扭曲。正念则会帮助我们戳破这一层,即使它们真的出现了,我们也可以更清楚地觉知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常常运用下面这个例子:想象你正要去一个派对的路上,碰见了一位友人,他对你说他稍早遇到了你的新同事。他说,“那个家伙好无趣!”当你抵达那个派对,发现自己被那位新同事缠住聊天。由于你听了朋友之前对他的评论,而你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受到了影响,以致你并没有仔细听新同事讲话,或是认真地看着他。你大部分时间在想着你还有50封email要发,或者焦躁地看着室内那些你更想跟他们聊天的人。

但是如果你撇开朋友的评论所撒下的迷障,也许你会从自己的直接经验中,发现你对这位新同事的看法。你可以倾听、观察,并且保持开放的心灵和兴趣。到了晚上结束之前,你可以自行决定你是不是同意他真的很无趣。而或许你并不这样认为。当我们专心一意的时候,生活会带给我们许多惊喜。更重要的是,我们并不仅仅受到我们所听到的事情、别人的想法、教条、偏见或臆测所左右,我们靠着最清明和开放的觉察塑造我们的印象。

正念有一种互为关系的特性,它所仰赖的并不是所发生的事情,而在于我们与正在发生的事情所对应的关系。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任何地方都用得上正念。我们可以在欢乐和悲伤、愉悦和痛苦、听到美妙的音乐和尖锐的声音时,保持正念。

正念并不表示要把所有的东西都扯平,然后把它们变成一大坨,不去分辨其中的差别、强度、滋味或质地。相反地,它意味着老旧的、习惯性的自我毁灭、自我设限的反应与正在进行之事的关联方式,并不能主宰我们——也许是强烈地想要抓住欢愉,很讽刺地,这样反而削减了享受欢愉的程度;或者是怨恨痛苦而想把痛苦赶跑,很悲哀地,这样反倒让痛苦更为加剧;或是因为我们容易忽视平凡的日子或是对之习以为常,而没能充分体验好像不够刺激的时光。

我们很容易误解正念,以为它是被动的、自满的,甚至有点无聊。我最近在一个地方教课,就像往常一样,在正式展开静心冥想教学之前,我建议大家轻松地坐下,聆听室内的声音。有位仁兄立刻举手发问:“如果我听到火灾警报器响起,我是不是该抱持正念坐着,明了自己正在听着火灾警报器消失,或是我该起身走掉?”我回答:“如果有火灾发生,我会抱持’正念’起身并离开!”

不过,我知道他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当我听到一些时常用来形容正念的句子,诸如:“与如实同在”、“接受当下的片刻”、“不要迷失在评断当中”等等,这些句子听起来都很不切实际。但是真正的正念经验却会带来生气勃勃的、有活力的和开放的空间,如此才可以容纳得下创造性的反应,这正是因为我们没有被困在习以为常、狭隘无比的习惯性反应里。

在正念之中,我们不会失去洞察力和智慧。这些特质实际上会变得更敏锐,而陈腐的先入为主偏见,以及自动而僵化的反应,就不会再继续支配我们的生活了。

书 名:一平方米的静心 作 者:[美] 莎朗·莎兹伯格 译 者:李芸玫 出 版:北京时代华文书局

书 名:一平方米的静心
作 者:[美] 莎朗·莎兹伯格
译 者:李芸玫
出 版:北京时代华文书局

文章来源:一平方米的静心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tp9YtfKG1z4Swds6LIw3bQ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