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云南生态农业考察纪实:关于生态的信仰,在这片土地上从未断绝

云南生态农业考察纪实:关于生态的信仰,在这片土地上从未断绝

作者:都市农夫

整理:付永军

此次考察之行的成员:

【重庆哥哥农场·戴江 | 成都忆时光·贾焱 | 南充乡村印象·赵天勇 | 原乡味觉·付永军】

我们四人,各代表这一个方向和领域,组成玖农临时调研小组,深入食材产地,充分调研和考察每一位新农人和他们的产品。当然,这也是一次非常珍惜的学习和交流的机会,要不是亲临现场,我们至今都无法感受那种简朴本真食材背后带给我们的震撼!他们都是大山的子民,如今依然深情地守护和依偎着大山,这是云南生态农友们身上最特别的气质。

…… ……

全文4770字,大约需要9分钟

 行到此生仍为农

1

中国人自古相信,农业是我们的根本。作为农业大国的我们,在传统几千年的农耕文明中,土地的情节从未断绝,早已深入到了每一个中国人的骨子里。

关于土地,中国人有着一种先天的信仰。

我们对这片土地索取得太多,拥有土地情怀的人又太少。而如今真正从事生态农业的新农人,可能算是“倒行逆施”中的一股清泉了。很多时候,我们也都在问自己,这一群人至今还在坚持什么呢,但是如果不坚持,难道要放弃吗?在道德与现实之间,我们只能先自己安慰自己。

森林覆盖之下的云贵高原,崇山峻岭之间,少数民族众多,这里有着充沛的阳光,温暖的气候,纯净的水土,厚朴的人民……于是,这里也就成了许多生态农业从业者的理想国。

这次云南之行,其实是很久之前的任务清单了。

原计划2017年底的这次云南生态农业考察之行,由于年前的种种事务,以及生活馆开业,直到今年的3月下旬,才得以成行。

聚沙成山,滴水成河,当我们汇集一起的时候,我们总希望更多善行之人走得更远。于是,我们成立了玖农生活,致力于生态小农相互协作,致力于良心农人彼此温暖,致力于更多土壤得到保护。

修行路上皆为景

2

3月17日下午,玖农生活云南考察团正式从成都出发,前往云南。当我们开着车行驶在成泸高速的时候,看着窗外的山峰起伏地朝后方飞去,我竟然有一种朝圣般的神圣感。

关于云南在生态农业圈中的传说,早已有所耳闻。

然而,摆在我们面前的是将近10个小时的路程,如何打发这漫长而又枯燥的乘车时间,才是最为紧迫的。

所幸,此行的成员,几乎全部都是长年奔波在路上的行者,早已做好了准备。从重庆过来的哥哥农场的戴江,邀请了武隆电商的陈蜜蜂与我们一起,踏上了这次的云南之旅。要不是他,这一路上不知道又要少多少的欢乐。

3

他将自己改装过后的大型面包车中,放上两张藤椅和一张桌子,瞬间让一辆普通的面包车,变成了一个异动的茶楼会所了。就算在车厢内行走,都不用低头弯腰。一路零食小吃、啤酒卤菜、扑克喝茶,让时间变得很快。

晚上12点左右,我们终于到达贵州六盘水了。这是一个有着“中国凉都”之称的小城,虽然深夜造访,依然忘不了来一碗当地特色的酸菜饭配上贵州著名的二荆条。我们都是第一次吃这样的组合,虽然新奇,但是却给了我们这些火锅之乡的来客,一个十足的下马威。

桃花山上白首翁

4

第二天一早,天才亮,我们又起床,开始赶路。

我们第一站的目的地是云南富源县,这里是臻和农业的深山养殖基地。臻和农场算是云南规模较大的生态种植基地了,目前拥有三个生态食材的基地,而这个富源基地虽说是最大的,却也是最不赚钱的一个,总计投入五千万的农场,目前已经投入了三千多万,却依然只有出口新加坡的幺山鸡稍有回现,其余均还处在不计回报地投入阶段。在云南普洱的野生茶山、生态红糖厂的许多收入,都投入到了这个基地。

为了更大的活动空间,圈下一片又一片的山满山养鸡;为了让鸡食得安全,又遍山种下生态的玉米黄豆中药材;为了找到中国有机种植桃树的方法,与云南大学老教授联合引种全国晚桃新品种;为了解决桃树旱季缺少问题,在山顶开挖几十个蓄水池,给每一棵树埋下一条灌溉管,与农学专业大学生联合做平行试验,自己基地编撰的种植手册已经多达600多页……而这一切都还在继续的农场主张雄,自己也不知道未来是一个什么样子的。反正该来的都会来,而自己该做的还是应该去做!

5

一心一意做农业的张雄,是云南生态圈内出了名的“大爷”。80年出生的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80后,如今却满头白发,眼角皱纹。让我们现在的每一个人既吃惊又心疼,不知道要吃多少苦,操多少心,才能这般苍老……

而做农业之前,张雄是昆药集团OTC项目的全国销售负责人!

辞职做农业,许多人想不明白,而同为农友的我们,也自然不必去问,问了就显得太外行了,这有答案吗?要是有的话,我们自己也早就可以给自己一个交代了。

为了这个交代,有些人走上了更为久远的传承之路。

 漫天星辰非你我

6

小农,其实并不是外人,而是玖农的成员之一,也是目前身在云南的唯一一个玖农成员。见到小农,犹如见到家人般温暖。

这个昆明市寻甸县的手艺人,如名字一般,坚守着最古朴的传统食材之路。小农的豆腐皮和九蒸九晒黑芝麻丸,是整个生态圈有目共睹的良心食材。精选每一颗有机标准种植的黄豆,制作的豆腐皮豆香浓郁,完全无添加,这是一种接近古人的传统做法,也是小农和师傅们,学习几百年传统的石屏豆腐皮的做法,只是把石屏豆腐皮的原料全部换成生态小黄豆了。

而最让小农追随古人之路的,还是她的九蒸九晒黑芝麻丸。这是中医养生中非常推崇的一种药食同源的零食,而长期坚持服用的人,也效果显著。

7

九蒸九晒,一次都不能少,每一粒芝麻,都是生态黑芝麻,选择的蜂蜜也不惜成本。有一次,为了用西双版纳的野生蜂蜜制作芝麻丸,小农不惜以150元一斤的野生蜂蜜添加做丸。也许是小农的固执,让得她的芝麻丸和豆腐皮,受到越来越多的人喜爱。然而,此行的目的却是重新改良芝麻丸的包装。

一席夜话之后,我踏出房间,院子里的星星落满了天空。好多年没有见过这么耀眼而密集的星空了,纯洁、明净,有一种深邃和久远。小农的产品,一直走的是沿袭古法之路,再现那些传承路上即将失落的味觉体验。也可能,许多人一生都在坚持,也许最终也无力回天,但是这可能本身就是生活的意义。我们要相信,那些夜空中最亮的星,并非都是世俗的辉煌,有些意义,要比现世重要得多。

无情之人最长情

8

而同样位于昆明的帮帮和梓盟,也算是昆明最为长情的坚守者了。作为联合友善小农,为土地发声的帮帮,是云南生态食材的终端解决者。在昆明拥有两个门店,所售食材都来自那些主动帮扶改良的生态小农。帮帮的创始人小徐,是一个典型的90后。而另一个的梓盟做生态农业,也算是大家闺秀出生,在多次修正之后,现在作为集生产、科教、亲子、娱乐为一体的农业庄园了。

无论是帮帮的小徐,还是梓盟的王总,都是那种看上去十分冷静之人,理智,沉默,甚至腼腆。看似无情,却最为长情。

若非有情之人,想必也不会涉入生态农业;若非长情之人,也不会坚持这么多年。

在帮帮平台的众多合作小农之中,我们最为留意的,是一位叫做熊猫的返乡青年。

吾心安处是故乡

9

熊猫,是大家对他憨态可掬的形象称呼。

本名叫做熊杰峰,壮族人,80后的他是村上第一个走出去打工的年轻人;而现在也成了村上唯一一个不再出去的返乡青年。虽然只有初中文凭的熊猫,对所有大山以外的一切新鲜的事情都感觉到好奇。打工回乡之后,熊猫先后在绿耕、闰土以及香港理工大学、中山大学等社会公益性组织做社工志愿者,这一作就是超过了10年,没有一分工资,用熊猫的话说“连电话费都是我自己掏的”。

也正是对生态农业的吸引,熊猫开始尝试自己种植。曾经几十年的老品种红米,如今村上也不再种植,熊猫便去讨来自己种。每次去昆明送米,来回都会开车两天,在山路上盘旋,颠簸在绿树丛中。

10

熊猫相信,你对庄稼的所有感情,他们都看得见。每一天,熊猫都会去田间地头转转;用各种生态的办法来给本来贫瘠的土地培肥;当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去地里干干活,心情也会舒畅很多。现在熊猫一家人都生活在农村,生活虽不富足,却也算安详宁静。这一切都让熊猫很满足。

“那些在外打工的人,挣了钱又回来治病,有什么意思呢?”熊猫用很不标准的普通话,跟我们缓慢的沟通着。

晚上,我们在熊猫家的二楼阁楼上,听着溪水潺潺、鸟叫虫鸣,似乎也体会到了熊猫所说的那种踏实感。这是来自云南·曲靖·师宗这个小山村里面的声音,也是来自土地和大山的声音。

唯有门前镜湖水

11

从熊猫家出发时,是早上。中午的目的地是弥勒市的。

弥勒是红河州下的一个县级市,正如名字一样,给人温暖。在红河,最不缺的应该就是水了。而这次,我们即将达到的,正是弥勒深山里的雨补水库。下了高速后,蜿蜒山路近两个小时,我们才抵达雨补水库的入口。

早在前一天,我们已经到达过位于昆明市嵩明县老坝农场,这是水正农业的第一个基地,这是一个紧邻国家一级水源保护地(饮用级别)的生态农场,所养家鱼全部用的会员配送后的农场蔬菜。在第一天品尝了老坝基地的半野生状态的草鱼后,完全没有腥味的新鲜,让我们立即惊艳了。于是决定一定要去雨补水库,这个更为原生态的基地。

12

这是一个有着最深70米,最大5000亩水域的巨型水库,是弥勒市第二大水库,也是弥勒二级水域保护点。水库中投放的鱼虾均为自然生长,无论是水库管理方,还是环保部门,都严禁投放饲料的,保护水质。这一点上,与水正农业不谋而合。

当然,如此巨大的水域,饲料也无处可投。

中午品尝了中华虾的纯净和美味之后,我们也决定开着快艇,一探究竟。在水面上驾驶了快30分钟,还没有开到水库尽头。在这样浩大的水面捕鱼,自然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水正农业自己组建了几十人的捕捞队,也并不能捕捞多少。当然,既然是野生状态下的放养,对于放入水库的鱼,能捕捞多少,也都完全是个未知数。市场负责人张姝娴对此一清二楚,当然也做好了长线的准备。

只是当时已惘然

13

长线几乎是所有决定做生态农业的人考虑得最远的一步棋。而有的人甚至背负了远走他乡、背水一战的决心。

柠檬君张扬便是这样的人,有一股侠客列传般的壮烈气息。

在成都的生态农业圈,许多人都知道这个抱着吉他参加生态农夫市集的大男孩,本为内江人,从一颗柠檬开始,远赴他乡。

张扬是在元江县接待的我们,犹如见到娘家人一样亲切,特别是小赵,这两个有着共同命运和标签的人,更是惺惺相惜的难兄难弟。后来当问及为什么跑到玉溪市元江县这样一个毫不相干的地方来做生态种植果树时,张扬反而有些云淡风轻了。

他说:当时看这边气候挺好的,想到种柠檬应该很不错,于是就来了。

14

人们总是习惯把最重要的决定在回首时看得轻描淡写,但是当初下这个决心的时候,应该也是多么的煎熬啊。如今内蒙的妻子也来到元江,并为张扬在这里生下了两个娃,这算不算是对理想主义者张扬最大的支持?

跟着张扬上山查看芒果等果树时,下起了雨,这是元江几个月来的第一次春雨,他们很是高兴,赶快回到山上的办公室。办公室实在太简陋,只能容下一个人依靠手机网络办公,而这个公司唯一的驻场文员,还是从东北过来的志愿者。

我们就这样,在雨中的老乡家里,磕着生态的瓜子,泡上一壶野茶,听着滴滴答答的雨声,听张扬讲诉那些农场开心的事儿。

对于所有做生态农业的人来说,不开心的事总是相似的,而开心的事却各有各的开心。

山月何年初照人

15

无论是淡水野生,还是深山野生,所有野生的食材,决定稀缺价值的是生长方式,但更多成本价格的却是人工。

当我们继续前往臻和农业的普洱野生茶园的时候,这一点感受非常强烈。

这是一个热带雨林地区,距普洱市区还有近三个小时的车程。这是一条随时会有亚洲象出没的山路,虽然最终我们并没有看到野象,但是依然被沿途的风光迷住了。

当我们以为到达茶山以后,开始了第二趟中转。我们不得不换乘更高底盘的皮卡车,在丛林土路上奔跑,我站在车顶,几乎不敢抬头,头上常有树梢划过。只有死死地抓住车上栏杆,以免被摇晃下去。

16

大概几公里之后,我们还是不得不把车停在丛林中,下车步行到茶园。树林遮天蔽日,鸟叫虫鸣,一条茶农走出来的小路,显得异常崎岖危险。我们就这样,在这个云南的热带雨林中,徒步行走了近一个小时,才到达茶园。

我们印象中的采茶应该是非常优雅而轻松的,而我们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采茶场景时,内心也是波折的——两个六旬老人,爬到几米高的树上,全部用纱巾捂住眼睛和面部,身边到处是飞舞着的虫蚊,老人因长期爬树鞋子早已开裂,露出了脚跟……

与我们合影的老太太,今年69岁,一直在这个茶园采茶,看似单独行动的他们,却一直不见人影地相互大声聊着天。在这里,许多古茶树分布在山坡上,并没有路,这个老太却健步如飞,如一片飘落的枯叶,在林间自由穿梭,一会儿就又消失在了树林间。

17

这些几米高的茶树,都是上百年的古树茶,现场的茶农也说不清楚究竟有几百年了。在这一万多亩的原始森林中,臻和的古树茶园有六百多亩,呈组团式分布在这片深林中。每一颗茶树,都布满了青苔和树挂,阳光斑斑点点,穿过茶叶,显得凄清迷人。

这些野生状态下的古树茶,年复一年地生长发芽,不知道有多少带人受荫于它,又有多少人痴迷于它。

欲辨已忘言

18

自然是博爱的,也是神奇的,我们永远都在寻找解开他的密码,也永远受惠于大自然给我们的恩赐。无论是生产还是养殖,我们只有顺应天地法则,只有沿袭古老的自然农耕,才能找到与大自然和谐相处的方式。这一切都显得那么漫长,也似乎显得很渺茫,但是,难道我们还有别的选择吗?顺应自然,本身就是生态农业应该做的是,土生万物,一餐一饭皆为来之不易。

这一程,为时九天,有奔波的艰辛,也有收获的惊喜,关于云南的生态农业之行,我们并未走完,也还有更多的农友远未到达,我们相信,那些看见的和没有出现的,真正坚持的和默默耕耘的,都是这片土地上最温暖的人。我们只需找到你,与你一起,温暖这世界。

——完,2018.04

文章来源: 玖农生活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2IJGtN77qVywmQyEEdpYmw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