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弃高薪金融工作 荷起锄头当农夫

弃高薪金融工作 荷起锄头当农夫

作者:朱孝贞台北报导

台湾农业不只是最近北农事件,还存在一些问题。根据2016年农委会统计,台湾农民人口平均年龄高达62岁。如果没有年轻人继续投入农业,世界闻名的台湾农业可能走入历史。还好,有人愿意一马当先放下金融工作投入农业,承先启后为台湾农业开创新纪元。

往北宜公路前进当转入双峰路后,空气越来越清新,同行的六个人不约而同摇下车窗,扬起鼻子吸著奢侈的好空气。两旁树木葱翠山路很小,只容下一台车行走,隐约可见路边的溪谷,清澈溪水潺潺流过。缓缓抵达山顶,视野一下开展,顿时感觉远离红尘走入世外桃源,一只黑狗迎来吠几声示意勿进入,当我们善意与它打招呼,它也回应善意,不只不吠还为我们带路,走几步就回头看我们。

刘翼铨(左1)走在最前面,带着喜好生机蔬果来宾参观农场。(朱孝贞)

刘翼铨(左1)走在最前面,带着喜好生机蔬果来宾参观农场。(朱孝贞)

虽然已过了山上樱花盛开的季节,但是仍有零星樱花为山中景色增添不少粉彩。在此时此地最近闹得喧哗的北农事件似乎都与此地农民无关,一群农民正低头在锄地。其中一位农夫刘翼铨放弃金融业高薪,他离开办工桌卷起衣袖拿起锄头种菜,心愿是想提供好的食物给更多的人,与大家分享他的耕种经验。他觉得农夫做人很重要,他与天地人互动协调,似乎消费者也接受到他的善念,愿意支持他。

放下笔 拿起锄头种菜

会做农夫的起源是,父母在一场车祸中同时离开人世, 身为家中长子的他顿时觉得生命有了大改变,应该担起家中责任。于是辞去大陆金融工作回台湾。把父母后事办完,开始思考接下来要做什么?刘翼铨看到父亲从事牙医40几年,刚离世后一段时间,还常常有病患来电询问,“刘医师还有在看牙吗?好可惜不再看了!”这让他去思考到,父亲的牙医诊所摆设简约设备也不是最先进的,但患者都始终如一跟随。想到父亲是位很实在的人,才会受到患者喜爱。又想到仍执业中的父亲突然撒手人间,让他觉得“人生短暂无常,自己虽才四十出头也不知何时会走,应该把握时间做有意义的事。”

刘太太想到这棚架搭建种苦瓜,但收成时因为太高根本摘不到。大家听了笑成一团。(朱孝贞)

刘太太想到这棚架搭建种苦瓜,但收成时因为太高根本摘不到。大家听了笑成一团。(朱孝贞)

以前为了纾解压力,只做假日农夫参与内心有机农场当令农耕活动。现在父亲留下一笔退休金,正在思考接下来要做什么时,刚好在因缘际会下买了现在这块土地。刘翼铨夫妇觉得能走进有机农业世界, 他们很感谢黄庭书院的张庆祥讲师给予多方面的协助。有很多有机的观念与做法是来自张老师的教导。

生机农业没喷洒农药会有杂草生长。(朱孝贞)

生机农业没喷洒农药会有杂草生长。(朱孝贞)

全职农夫 身劳累心却轻松

他自己都没想到会当了全职农夫,他说,“小时候原本体力不好,学校运动会的大队接力都没他的份。只能在旁边做啦啦队。妈妈也对他说,长大后不要从事需劳力的工作。”当了农夫后现在发现自己是可以做超出能力的事。当然正式投入耕作,刚开始也会很痛苦的,常觉得很累甚至想偷懒,想今天休息一下别做吧。

还有其他让他不适应的地方,没做过粗活的手也变粗了,还长茧、长水泡,甚至破皮很痛,还必须继续做田里的粗活。蚊子似乎也不欢迎这位新加入的农夫,特别喜欢找他麻烦,常常把他咬到奇痒难受。经过一段时间考验后,现在已免疫了,蚊子也接受他。他说,“一开始蚊子考考你,是否真的想当农夫。”身体与心情经过了两个月时间才慢慢适应。

有机农业实行多样栽种可以减少病虫害。(苏昭蓉)

有机农业实行多样栽种可以减少病虫害。(苏昭蓉)

一年后,现在爬山健步如飞,抬头一看别人已气喘吁吁,才惊然发现自己是可以像正常人做需体力的工作。刘翼铨笑说,“在山中岁月身体虽劳累,心情是轻松,人很开朗,体力也与日俱增。”

全职农夫应是有理念的创业家

刘翼铨现在是全职农夫,心情与以前只是假日农夫完全不一样。刘翼铨说,“农夫是个创业家要面对生产、销售、人事等等事项跟经营一个公司没两样。”其中耕作对农人来说是最单纯的,其他两项却是很复杂。

刘翼铨的太太说,也曾经上网做宅配,但是发现蔬菜经过长途运送容易被毁损而停止。讲到销售就要面对价位的敏感问题,看到别的农友一斤竹笋卖六百元,自己到底要不要也去卖六百元的笋?

刘翼铨与太太携手走进生机农业。(朱孝贞)

刘翼铨与太太携手走进生机农业。(朱孝贞)

刘翼铨回答这个问题说,开始时内心也是很挣扎,到底是要赚很多钱还是为理想“开始两种声音也是在打架,还考虑到农产品是否没特色就生存不下去,后来想通,只要你的产品健康就能找到理念相同的人来买。”

另外,刘翼铨觉得最重要的事是,以合理价格“可以照顾更多人的健康”不是所有人都有条件做精品农产,如果大家都去走精致农业,那普罗大众吃什么呢?“能照顾100个人就不要把资源浪费掉,只照顾一个人。”把资源分配给更多人更好。

经过一番挣扎后决定不走包装精致化商业路线,坚持经营在地化销售通路,提供邻近餐厅、市民有机蔬菜。既可节碳又降低售价让更多人吃得起有机蔬菜,才是农业本质。他体悟到,虽然自己是地主,但也只是过客,老天爷现在借他耕作。那他就把握机会认真做本分的事。

所以他并没特意去推销,刘太太笑着回忆说,有一次刚好去一家素食餐厅原粹蔬食作吃饭,跟老板聊天聊到自己种菜,结果老板夫妇都很支持有机农业,还固定跟他买菜。

他看到有很多农夫身体有很多病痛,有的还累到爆肝。除了可能使力不当造成,也可能是处理事情的情绪造成。刘翼铨的太太说,“看到很多农夫都憨憨的闷,面对 天灾、菜价、政策的问题无法处理。”

接着刘翼铨说,外面大环境对农业不友善,农民自己要注意处理这些事的情绪管理,还要懂得照顾自己的身体,多劳动要多休息。很多农夫很会观察植物与农作物,但却忘记观察自己,不知身体累了要去休息。有很多农夫也抽烟、喝酒、应酬,还常常熬夜滑手机,午夜一点多还发讯息。似乎忘了走入农业初衷。

 刘翼铨(左)与刘太太合影。他笑说,“在山中岁月身体虽劳累,心情是轻松,人很开朗,体力也与日俱增。”(苏昭蓉)


刘翼铨(左)与刘太太合影。他笑说,“在山中岁月身体虽劳累,心情是轻松,人很开朗,体力也与日俱增。”(苏昭蓉)

转入农业的心愿

刘翼铨有两个心愿,第一心愿:让更多人认识并参与农业。第二心愿:分享好的体验,自己在耕作过程调整身心并找到生命价值,而不再是只上下班,心灵空虚。 《礼记·大学》八目──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刘翼铨对《礼记·大学》八目有所体悟:在耕作、销售、做人的过程就是修心的过程,也是在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把农场管理好已上升到齐家、治国、平天下。

刘翼铨给想投入有机农业的年轻人建议,先做假日农夫体验农耕生活,一段时间后觉得自己的确喜欢耕作,再去买地。

他非常欢迎年轻人投入农业的大家庭。因为现在农业存在一些问题,根据2016年农委会统计,台湾农民人口平均年龄高达62岁,表示10年后这些农民都70岁,很快的台湾的农业会产生严重的缺工问题。

现在很重要的议题是要辅导更多年轻人投入耕作行列。否则台湾以后都仰赖进口,要吃到本土的蔬菜就很难。

文章来源:Epoch Times

原文链接:http://www.epochtimes.com/gb/18/3/30/n10262972.htm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