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要幸福,先“疯狂” | 泰国混林农业社区参访行记

要幸福,先“疯狂” | 泰国混林农业社区参访行记

作者:思群

在泰国,有这样一个农场(社区),它由醒悟之后的化学农夫创始,是有机农夫的联合体,成员遍及各省。他们形成自己的“网络”,一荣俱荣,经济上互相支持扶助;他们采用互相认证的方式,来确保有机产品的质量和声誉。这个农场叫做Wanakaset。

Wanakaset创始人普岩•维波(Pooyai Viboon)和农友们

Wanakaset创始人普岩•维波(Pooyai Viboon)和农友们

化学农业的尽头:自给自足的农业

Wanakaset,也就是forest agriculture,译为混林农业。它是创建于北柳府一个农场的名字,也用于指称一个由有机农夫和农场组成的网络。它的创始人普岩•维波•科查乐(Pooyai Viboon Khemchalerm)在四十岁之前,原跟普通农民并无区别:他清空了大片土地,用于大规模种植甘蔗和木薯。这事一开始搞得红红火火,他很快扩大了耕地面积,赚得不少钱,当上了村长。但是好景不长,他很快发现收成逐年下降,不得不一再增加化肥、农药的投入,渐至于不得不举债买农资。投入增加了,农产品卖出去还是那个价钱。辛辛苦苦一年年下来,新添的,无非新债和新债主。事情明摆着难以为继,不管他愿意不愿意,他不得不卖掉大多数土地还债。至此他醒了过来。

他发现早前种地,他是为了钱;但是如果想赚钱,你操的心,远超过金钱的范围。但是几十年前,事情不是这样。几十年前,泰国农民没什么钱,但一切他们生存、生活所需:食物、药草、衣服、柴火、住处,都由土地和森林提供,自此他创立Wanakaset,名为农场,其实这里是一个森林,一所学校。

w2

第三方认证的补充:PGS

认同、参与、接受过Wanakaset农场培训的农人组成了一个Wanakaset网络,其成员从25岁到6、70岁不等,他们散居于不同的村庄,但是许多成员多年来坚持每月聚会分享经验和知识。他们不光靠这些经验和知识来取得自己的生活所需,还发展出一种可行的有机产品认证体系,让自己的有机产品走向市场、获得信任。

成功的有机产品价值链中的一个关键元素就是消费者的信任与信心。如果要在市场上建立信任,尤其是存在长距离运输以及许多农户合作销售的情况下,单单声称自己的产品是有机的往往是不够的。第三方认证是现在许多国家有机行业中通用的做法,在某些地区甚至有硬性的法律规定,但这不是唯一的做法,也未必在所有情形之下都是最佳做法。

w3

Wanakaset网络的成员首先确立了基本的十条生产标准,其中包括规定接受评估的土地需要至少有15%的混农林;土地上第一年至少种50种作物、第三年100种等等。为了确保这些标准的实施,Wanakaset采用了友邻评估保障系统(Participatory Guarantee System,PGS):将同一地区的3-7名农友成员划分为一个评估小组。每一个农友要接受3个以上的其他农友(可以包括其他Wanakaset小组的成员)的来访。他们访问农场,填写评估表格,问问题,等等。这种探访不仅仅是在确保基本生活标准,来访的农友还会提供建议、分享经验、分享种子。想要加入Wanakaset的新农人、想要继续留在这个体系当中的农人,都要接受这类探访。

这里有一对“东西合璧”的夫妇,迈克尔(Michael)是美国人,娶了泰国太太优可(Yoke),两个人一起务农,定居在北柳府的萨南柴凯德区,是曼谷以西一百多公里的一处乡村。他们育有一双儿女,经营自己的家庭农场。

三四十岁的年纪,他们俩属于Wanakaset会员中较为年轻、受教育程度较高的力量。

迈克尔(Michael)有很多关于树的知识

迈克尔(Michael)有很多关于树的知识

迈克尔(Michael)在美国加里福尼亚州长大,他来自一个重视多元文化的家庭,很小就开始接触不同的文化、语言和美食,14岁随祖父母游历亚洲,15岁做为交换生来到泰国。其后他回到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完成学业,主修语言学。大学期间又分别到西班牙和清迈学习。

优可(Yoke)摘下园中的青柠,在自己厨房里面制作“青柠洗发水”,只用青柠,不加别的

优可(Yoke)摘下园中的青柠,在自己厨房里面制作“青柠洗发水”,只用青柠,不加别的

优可(Yoke)早年在先皇科技学院学习农业推广,大学毕业之后,成为“优越的少数”,但是却被一段在Wanakaset跟随创始人普岩•维波(Pooyai Viboon)实习的经历打破了步调,她放弃了城市高薪工作,转而回乡当起了农民,此举起初让她的父母家人、街坊四邻大为不解:上大学不是为了离开农村么?

优可(Yoke)在Wanakaset的实习经历,改变了她的思维方式,给了她“疯狂”的勇气,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这两个在外人看来非常疯狂的人在一起,“互相壮胆”,日子稍微好过一点儿,但一直到他们把生态事业经营得小有所成,当初的选择才被人们重新认识和评估。不过这已经是多年以后的事情了。

为什么当农夫?

w6

从经济角度来看,当农民绝非明智的选择。有农资、设备、种子、市场和营销渠道等辅设,化学农业尚且很难赚到钱,有机农耕的情况可想而知。

这些年耕耘、收获,又跟其他农民一道工作,迈克尔(Michael)清楚对许多人来说,有机农耕怎么做、产品怎么销售、哪里去卖,都是问题。所以有人敬而远之。整个社会觉得做“有机”近乎疯狂,故而它需要勇气。但如果你勇敢尝试(并且有一个网络、有一圈朋友互相学习、分享种子和幼苗、培育市场),就容易走出自己的路来,过上很好的生活。

但“生存”、甚至“过上好生活”,并不是迈克尔(Michael)和优可(Yoke)这一代新型农民最初想达到的目的。他们显然惦量过更多。

其中之一是“与自然的关系”,对于很多已然疏离了真相的人,这个理由听起来有点堂皇。自然不仅仅用来赏心悦目、滋养精神,它还能够提供一切生活所需要:食物、衣饰、医药、肥料、日用品、住所。换句话说,拥有“自然”就够了;所以当年苏格拉底逛完市场才喟叹说“原来我不需要的东西这么多!”

其次是“与自己和社会的关系”。Wanakaset的模式,有一个哲学和心理学基础,它要求你先要know yourself(了解你自己),进而Know your needs(了解你的需求),然后是know your resources(了解你的资源)。它所传授的知识,和培训的技能,恰好是管理、开发、经营自然资源,来满足你的基本需求,“自给自足”。

11

用迈克尔(Michael)的话说,我们贪婪,我们有许多欲望。我们需要从我们“是什么”、而非“有什么”当中找到快乐。如果一朵花、孩子的一个微笑、你摘下的一颗成熟的西红柿可以让你快乐,那你便不需要更多了。

编辑 | Ariel

关于中美后现代发展研究院

nstitute for Postmodern Development of China (IPDC)

于2004年在美国西海岸著名的生态城克莱蒙成立,是全球进行生态文明、后现代研究和过程思想研究的核心学术机构,汇聚了当代最卓越的过程哲学家、后现代思想大师:小约翰·柯布院士是IPDC的创始院长;菲利普·克莱顿博士、大卫·格里芬博士等是主要成员,安乐哲、白诗朗、巴坎南、盖尔等过程哲学家长期担任IPDC顾问。

据美国北德克萨斯大学哲学系主任、《环境伦理学》杂志主编哈格洛夫教授考证,“最早详细讨论哲学与环境的著作是1972 年小约翰·柯布的《是否太晚? 》”

早在法国后现代主义诞生以前,20世纪六十年代柯布与格里芬等人就已经基于怀特海哲学提出并使用“后现代”一词。法国后现代主义哲学被认为“后现代”的鼻祖之后,格里芬提出“建设性后现代主义”以区别于法国的解构性后现代主义。

世界上第一个有关生态危机的学术会议,Out of Ashes of Disaster,于1971年在克莱蒙召开。

IPDC倡导一种建立在有机整体和内在联系概念之上的过程思维和有机思维。创始院长小约翰·柯布是著名建设性后现代思想家、怀特海过程哲学的第三代思想家、西方社会绿色GDP的提出者之一、美国人文与科学院院士。

文章来源:后现代生态文明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vfYYHpjeyciftGBIV4zjJg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