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teddeleted
首页 > 大话养生 > 你的体内有哪些毒素?

你的体内有哪些毒素?

作者:纪思道

翻译:王相宜、晋其角

我们体内充满了每天使用的产品带来的毒素。这我知道——我已经为此做了尿检。但在说这件事之前,让我们快速检查一下可能存在于你体内的毒素。

选择过去一个月内你曾接触过的所有产品

cn00kristof-poisons-options-master1050

这些日常产品中含有以下12种化学物质

cn00kristof-poisons-chart-master1050

惊讶吗?当我在尿检中发现这些化学物质时也是如此。(需要尿检或验血以确认你是否接触了这些化学物质。)

让我强调一下,我的检测结果本该是干干净净的。

大约十年前,我报道了一种名为内分泌干扰素的有毒化学物质,感到震惊不已。它们与癌症和肥胖有关,而且似乎会使男性出现女性化特征——它们令雄性短吻鳄发育出显著的外阴,令雄性小嘴鲈产卵。

在人类中,内分泌干扰素会导致男性产生双头精子,并使精子数量下降。它们还被认为会增加隐睾和一种叫做尿道下裂的先天缺陷,后者指尿道开口出现在阴茎侧面或冠状沟位置,而不是阴茎顶端。

相信我,泌尿学期刊中可以找到最可怕的恐怖故事。如果你是一个男人,你在阅读它们的时候不会绞拧双手;而是会紧紧握住裆部。

所以多年来,我尝试减少接触干扰内分泌的化学物质。根据总统癌症小组(President’s Cancer Panel)的建议,我吃有机食品,以减少接触农药中的内分泌干扰素。我将剩余的餐食储存在玻璃容器中,而不是塑料容器。我不去碰ATM和加油站的收据。我尽量避免使用阻燃家具。

上述这些都是有毒的内分泌干扰素的常见来源,所以我认为我的尿检结果会绝对干净。纯净如山溪。

波士顿附近研究化学品安全性的寂静春天研究所(Silent Spring Institute)提供“为我排毒行动工具包”,帮助消费者确定他们体内有哪些有害物质。我按照指示,冷冻了两份尿样(当天我警告妻子和孩子们从冰箱里拿食物时要留心),然后用联邦快递把它们寄去化验。

顺便说一下,女性也可以测试。男性读到关于短吻鳄阴茎缩小的文章时,可能会皱起眉头,但内分泌干扰素也同乳腺癌和妇科癌症有关。美国妇产科医师学会(American College of Obstetricians and Gynecologists)警告女性,内分泌干扰素会导致流产和胎儿畸形等问题。

在等待实验结果时,我继续关注最新研究。一名研究员发布了一段奇怪的视频,在视频中,一只经常接触一种常见内分泌干扰素的老鼠不停地做后空翻,这是一种神经抽搐。

最后,我得到了寂静春天研究所的回音。我对自己的报告单满怀信心。我避开了所有那些有害物品。我曾在自己的专栏中建议读者如何避开它们。

毫无疑问,我体内的BPA含量很低。BPA最为公众所知,因为现在有很多塑料瓶自吹“不含BPA”。

但即使像我这样勤奋的学生也没有通过那项测试。而且还差得很远。我的BPF含量很高,它是BPA的一种替代品。寂静春天的研究主任、毒理学家露丝安妮·鲁德尔(Ruthann Rudel)表示,很多公司正在改用BPF,尽管它实际上可能更有害(身体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将它分解)。BPF与那些导致老鼠做后空翻的物质类似。

“这些令人遗憾的替代品太常见了。很多公司在移除一种恶名远播的化学物质时,往往会用另一种鲜为人知的有害物质来取代它,”鲁德尔对我说。“有时,我们这些环境科学家觉得自己在与化学公司玩一场大型打地鼠游戏。”

哎呀……我自以为是地觉得自己避开了含有BPA的塑料制品,但我可能给自己的身体造成了更大的伤害。

我的尿液中还含有一种名为三氯生的内分泌干扰素,它的含量属于平均水平,有可能来自肥皂或牙膏。和大多数人一样,我的尿液中也含有含氯苯酚(可能来自我壁橱里的樟脑球)。

我的尿液中还有一种名为三苯基磷酸盐的阻燃剂,其含量属于高水平,它可能来自地板的末道漆,它可能“毒害神经”。嗯。每当你看到我的专栏里有错误,那就是我身体里的神经毒素在起作用。

这些内分泌干扰素会导致我患上癌症吗?会让我超重吗?会导致我的生殖器脱落吗?没有人确切知道。至少我还没有开始不由自主地做后空翻。

我采取的那些措施确实有帮助,我建议其他人在ewg.org网站上查阅消费者指南,减少接触有毒化学物品的风险。同样地,如果我早些下载Detox Me智能手机应用程序的话,我就会丢掉那些樟脑球,以及空气清新剂和香氛蜡烛(科学经验:不那么香的房子能让你尿出更干净的尿)。

不过,我的结论是,化学工业的说客们操纵了这个体系,让我们消费者无法充分保护自己。

“就算是毒理学博士也无法保证彻底安全,因为我们使用的化学物品太多了,”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的理查德·杰克逊博士(Richard Jackson)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接触的很多产品都没有经过严格测验,更别提严格监管。”

特朗普政府放松了对陶氏化学(Dow Chemical)的神经毒气杀虫剂“毒死蜱”(chlorpyrifos)等物质的管制,更令这个问题雪上加霜。华盛顿的沼泽获胜了。

因此,最悲哀的教训是,即使你了解这种危险,试图保护自己和家人——正如我强烈建议的那样——但你的身体依然可能受到污染。化学公司花费数千万美元进行游说,获得金钱可以买到的最松懈的监管。

它们在主导这个游戏,我们消费者是它们的实验室小白鼠。

文章来源:纽约时报

原文链接: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180312/poisons-in-our-bodies/?umt_source=RSS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