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乐活 > 在时间银行,不花钱也能“买”到生活所需

在时间银行,不花钱也能“买”到生活所需

编译:Jing

当你为社区做出服务,可以用时长的形式在时间银行“存”起来。未来的某天,用这个“时币”兑换你需要的、相同时长的服务,不用花一分钱。

the-cowry-collective-timebank-10-696x497

当席妮尔·欧特2009年迎来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她忽然感觉到陷入了一种困境,而这困境跟其他很多新全职妈妈们所面临的很类似:她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但没有足够的钱,也没有足够的时间。

“我在想,我肯定不是唯一一个既要照顾家庭又缺钱的妈妈吧。”席妮尔说。这时候,她回想起了她读到过的有关时间银行的信息,这给了她新的灵感。

时间银行,是一种创新的社区互助模式。埃德加•卡恩是“时间银行”的最早提出者和倡导者,同时也是美国时间银行网络的首席执行官。“时间银行”这种互助服务方式是基于这样的理念——时间就是金钱,劳动不分贵贱,每个人的工作价值都是平等的。

当你为他人提供一定时长的服务后,你就可以获得相应的凭证。这个凭证是用来证明你付出服务的时长,这在时间银行会有相应记录,相当于把自己的时间“存”了起来。在你需要的时候,就用这个凭证来换取另一个人的相同时长的服务。这意味着,你在帮助别人的同时,也在不远的将来帮助了自己。

从1980年代开始,美国就已经出现了这样的时间银行,现在全国范围内,已有近500个时间银行了。

席妮尔2010年决定发起自己的时间银行。她首先是在圣路易斯邀请了10位好友,跟他们讨论时间银行的可能性,其中一些对此感兴趣的就继续邀请其他更多好友,这个团体很快增长到了25个人。他们用剪草坪来交换炖菜,用画壁画来交换家居清理……他们的目标是希望提升生活质量,而且证明,有时即便不花钱,人们也可以满足各自的需要。重要的是,每个人,不论贫富,都可以贡献自己的才能。

席妮尔把这个组织称作“贝壳合作社”。在非洲、亚洲和北美,贝壳都曾经被做为货币使用。而席妮尔自己就有西非和北美原住民血统,所以贝壳合作社这个名字也是对于祖先的敬意。

加入贝壳合作社后,每当你在社区中做出一个小时的服务,就能挣到一个贝壳。任何种类的服务价值都是等同的,都按时间来计算价值。未来在你有需要时,每个贝壳可换到其他人的一小时服务。

时间银行并不等于交换技能。常见的“交换技能”通常在熟人之间发生,缺乏社区范围的统计,且A帮助B后,B通常会很快回馈A。但时间银行的不同在于,能把素不相识的人连接到一起,有多种服务可供选择,而且你可以只在有需要的时候去申请获得他人的服务,不必急着立刻就“交换”。

CowryCollective_logoCOW

时间银行创办人埃德加•卡恩在著作《No More Throw-Away People》(没有无用之人)中表示,时间银行有 5 大核心要素,包括:

1. 价值:每个人都有能与他人分享的价值。

2. 尊重:尊重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尊重人们现有的价值。

3. 互助互惠:互助行为让受助者与施助者都能出一份力,并将“我如何帮助你”的思维转换成“你也会帮别人吗?”,扩大助人的影响力。

4. 社会网络:一个紧密的社群是由共同贡献、建立信任与人与人之间的连结所形成的,而时间银行透过彼此帮助,可以加强上述的行为。

5. 重新定义“工作”:认可对社会有益、但很难创造经济价值的工作,并重新赋予其价值,比如建立紧密家庭、复兴社区和促进社会正义等工作。

现在,圣路易斯的贝壳合作社有236名成员,已经有超过2000个小时的服务在社区中发生。而席妮尔估计,还有很多交易是没有被正式记录下来的。这主要是因为,某些成员们互相熟络了之后,可能自然而然就在生活中交换服务,而不再需要去时间银行正式登记。

玛丽·邓斯摩尔三年前就是贝壳合作社的成员,她获得的服务是请人帮助照看她的两片小菜地。而她为其他人修理自行车、教养蜂课程,以此来得到贝壳。但这几天,她通常直接以新鲜的食物来作为菜地照料者的酬劳。贝壳合作者帮助她认识周围的人,甚至改变了她思考的方式。

“以前我常常会想,我现在赚了多少钱呢?这是有必要考虑的,因为我要付账单。”玛丽说,“但生活不只是关于钱。能创造一些东西,来帮助我满足自己各方面的需要,这是一件很棒的事。”

贝壳合作社的成员们在参加一个时间银行市集,在市集上,贝壳不仅可以用来买服务,还可以买到物品。

贝壳合作社的成员们在参加一个时间银行市集,在市集上,贝壳不仅可以用来买服务,还可以买到物品。

高中艺术老师卡琳·福斯特想要一些木制底座来展示学生们的雕塑作品,但到市场上买的话,一个就要至少100美元,实在太贵。于是,她通过贝壳合作社请到一位木匠伊曼纽尔·塔拉努,现学现做,伊曼纽尔带领卡琳和她的学生们一起,大家制作了13个雕塑底座(原材料由卡琳出钱购买,一共只需200美元)。随后,卡琳付出2个小时的劳动,帮助伊曼纽尔在他的工作坊切割木头。

56e604e4da4f4.image

木匠伊曼纽尔在教学生们如何制作展示雕塑用的底座。

木匠伊曼纽尔在教学生们如何制作展示雕塑用的底座。

圣路易斯2016年成立了一个叫做“团结经济”的社会运动团体,他们把贝壳合作社这样的探索实践称作是“互助网络”。

茱莉娅·何正在给达里克·史密斯教钢琴课。他们两个都是贝壳合作社的成员。茱莉娅给人们教钢琴课,按小时数挣得贝壳,再用贝壳来兑换合作社里其他成员的服务。

茱莉娅·何正在给达里克·史密斯教钢琴课。他们两个都是贝壳合作社的成员。茱莉娅给人们教钢琴课,按小时数挣得贝壳,再用贝壳来兑换合作社里其他成员的服务。

“互助网络”的关键是,尽可能减少人们对于钱的需求。参与者通常都已经认同这个观念:用钱来购买一切,是造成不平等的重要因素。正因为什么都得用钱买,贫困者、以及其他弱势群体很难获得他们需要的商品和服务。

“美元并不是人们真正的需要,人们需要的是美元能买到的那些东西。”斯蒂芬妮·瑞里,麦迪逊的一个互助网络创始人说,“我们并不需要用钱来把人们连接在一起,不需要用钱才能让人们互相关心。”

市场经济是根据需求来判定劳动的价值。如果市场决定某种技能是更有“价值的”,那么拥有这种技能的人就能比其他人获得更多金钱酬劳。

但是斯蒂芬妮认为,如果说,一个人用于照料老人或农耕的时间比另一个人用于设计智能手机的时间的价值更少,前者必须比后者获得少得多的金钱收入,这就是不公平的。钱并不是仅仅给人们提供经济保障,同时也在定义着人的价值。

艺术老师卡琳提到,“人人平等,并没有谁比谁值得更多,这样的概念中,蕴含着当代经济系统中缺失的人文价值。”

尝试时间银行这种互助方式后,人们意识到,市场经济并不是适合所有人,但是大多数人却不知不觉地将市场经济看做了自己的唯一选择。

贝壳合作社的成员之一,提亚·博德说,“圣路易斯的经济状况很糟糕,所以你需要另一种可选方案。人们只有创造自己的系统,才能不被现有的系统压制住。”

有机会编译

参考信息来源:

http://www.stltoday.com/news/local/metro/time-is-money-in-a-new-program-in-st-louis/article_2e021251-f197-53e6-8950-f53a5b091502.html

http://www.yesmagazine.org/issues/solidarity/no-price-tags-these-neighbors-built-their-own-economy-without-money-20180124

有机会记者Jing
从点滴处实践有机生活,享受每一天。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