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地球守护者:我们要创造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改变

地球守护者:我们要创造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改变

作者:修特卡·马丁那

编译:Jing

【导读】以下这篇文章中的话,都来自一名18岁青年——修特卡·马丁那(Xiuhtezcatl Martinez)。他是环境运动家、说唱音乐人,以及《We Rise》(我们站起来)一书的作者。自从他2000年出生起,阿兹特克族原住民父亲一直以传统方式和信仰来养育他。他6岁起就参与环境运动,在世界各地、包括在联合国里约+20峰会做关于环境政策的演讲。2015年,修特卡创作的歌曲《Speak for the Trees》(为树木发声)被选为第21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主题曲。他是民间环保组织“地球守护者”的青年领袖,这个组织连接了全世界30多个国家关注环境议题的年轻运动家、音乐人、艺术家,支持他们在本地社区创造积极改变。

关于修特卡的短片《Kid Warrior》

我们面对的问题很庞大,但我们是共同在面对它。运动的起点,可能仅仅是一个点子,一个灵感,一个行动。但当我们围绕着小小的起点而团结在一起,它就能变成燎原之火。不论起点多小,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以社区行动为基础,我们能创造影响力巨大的改变。

修特卡·马丁那

修特卡·马丁那

我一直为自己、为我的根而感到骄傲。还是一个小孩子的时候,我父亲就告诉我,我值得为拥有古老的文化传统而感恩,因为大多数人是没有这样的体验的。从留长发到我的名字,跟祖先的连接是我生命中重要的一部分。我在各种仪式中成长起来,我为我的人民的故事而感到着迷,为他们的历史和哲学而惊奇。

我是Mexica人。我们通常被称作“阿兹特克人”(Aztec,墨西哥地区的一支原住民)。在家乡成为西班牙殖民地后,我的祖先们开始为文化和灵性的存续而挣扎。我们过着隐蔽的生活,不被允许公开自己的身份或举行传统的仪式、典礼,不再能公开说自己的语言。几百年来,我的祖先都秘密地将古老的文化和故事一代代传下去。在20世纪初,墨西哥全国对于原住民的歧视和压迫、怨恨都在加剧,于是,很多人决定不再像祖先那样教导下一代,只是因为不想孩子受苦。在我的家族,当我的曾祖母决定不再教孩子说母语,传统的延续便断裂了。

直到1950年代,传统仪式才再次在公众视野中出现。在现代的墨西哥城,也就是曾经的特诺兹提朗,原住民团体开始慢慢复苏,并公开举行仪式。我的家庭和其他很多人一样,也是在这时重新找回自己的根。我的祖父,Xolotl,在墨西哥各地组建传统舞蹈团体。我们能够再次为自己的传统而骄傲,向地球表达敬意,为神灵舞蹈,重新演奏一度被藏起来的神圣乐器,穿起传统的服装……祖先的祈祷终于成真,我们能够从忍受了数个世纪的痛苦和残酷中重新复苏文化。对于墨西哥,这是一个蕴含着伟大希望的新时代。

从出生开始,我的父母就以Mexica人的传统方式和信仰来养育我。我学到,我们身边的万事万物都受到我们生活方式的影响。每个行动会产生涟漪效应,就像石子被扔到池塘中一样。从很小的时候起,我就懂得自己承担着守护大地的责任。

参与传统夏至庆典

参与传统夏至庆典

在Arise音乐节(左边击鼓者是修特卡)

在Arise音乐节(左边击鼓者是修特卡)

我在墨西哥成长的经历告诉我,原住民生活的重要一部分,就是理解我们与水、与空气、与土地的连接。虽然我们可能来自不同地方,有不同的信仰,但我们的天性中都保留着要为地球的健康而战的愿望。这一世的生命是个礼物,我们有责任尊重和保护生命之源。

我父亲教导我,每次我们去到户外的大自然中,不论是去森林还是河流,海边还是山中,我们都应该留下一点供物,以向那片土地表达敬意。供物可以是一首歌、一点烟草,或一绺头发等等。

拉科塔的“太阳舞”仪式,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在我5岁的时候,我和家人在美国科罗拉多参加了一个太阳舞仪式。舞者们用整整4天时间跳舞和祈祷,而同时我和父亲、以及其他鼓手们一起击鼓唱歌。仪式结束时,酋长让大家挑选支持者们带来的礼物(这是献礼仪式)。当时30多个小孩子中,其他所有人都选了颜色亮丽的玩具,但是我直接走到酋长和舞者面前,捧起放在地上的一大块鹿皮,扛到肩膀上,走回到父亲身边。那块鹿皮至少有我身体的三倍大。酋长和舞者笑了,开玩笑说是我父亲叫我这么选的。但我真心觉得鹿皮比水枪要酷太多了。后来酋长说,鹿皮曾经是他用过的,叫我好好保护它。酋长妻子告诉我母亲:“修特卡的生命之路将很有能量。”……这样的经历都塑造着我。我和祖先、和自然的连接,都帮助我定义自己,定义我的世界观。

13620221_1138575612850212_5499141303524915635_n

我深深相信,我们的存在都是有缘由的。每个人都是一个巨大拼图的很小一部分。即便在生命最初的几年,我都知道,这个世界出了问题。就算没有来自科学家的信息,我也知道工业化社会的生活方式是不可持续的。对我来说,这问题太明显了,不论我走到哪里都能感受到,因为我们做的所有事都在加剧着问题。我从父母那学到,万事万物相互连接,我们对地球做什么,就是在对自己做。

尽管年纪小,但我希望整个世界听到我的声音。我不是想要做什么“运动家”,我只是希望人们理解我的感受,希望成年人能为他们的行为负起责任。

演讲并不能改变世界,但运动可以。而演讲中传达的词语和信息,能够擦亮火花、点燃新的运动。

我第一次上台演讲,是6岁时,在科罗拉多州波尔多的一个气候变化集会。我手里抓着叠好的纸,上面写着我已经努力背下了的演讲词。我仰视着麦克风,等待别人帮我调整它的高度。我开始演讲的方式就跟我10年后在联合国开始演讲的方式一样。我用自己的母语祈祷,随后向听众解释,这个祈祷是在向自然元素——水、火、土、气——表达感恩。“我感恩自然给我们生命、能量和勇气。”我告诉听众,当我5岁时,我曾经想跟弟弟一起去关闭所有的工厂。但到了6岁,我意识到,正是我们自己购买了这些工厂生产的东西。所以,我鼓励听众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消费时要有更多的选择意识,并且要把这样的信息传递给他们的孩子。

自从那次演讲后,我渐渐更多地参与到环境运动中。我和家人一起学习本土和全球的议题,学习我们的决定如何影响环境,学习政治领袖在气候变化问题中的影响力。

在波尔多的生活中(以及多次演讲中),我发现了作为一个人能拥有的最珍贵的宝藏之一:我的声音。演讲让我想要学习更多,因为我发现人们会倾听,会感到受启发。学习的愿望让我在7岁时观看了莱奥纳多·迪卡普里奥的纪录片《第11个小时》。看到纪录片中有关环境崩溃、海平面上升、物种灭绝、席卷城市的剧烈风暴的画面,我忍不住问父母:“我们怎么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我实在不明白,我们怎么能像以前一样继续每天的生活而不去理会这一切。纪录片结束时,我和父亲相拥而泣。这经历让我改变了很多,我意识到,不管我的年纪有多小,我必须要告诉人们这个星球上究竟在发生什么。

当我陷入危机,我也感受到一种真正的使命感。

如果没有父母和社区的支持,我不会是今天的我。在我出生之前,他们就已经创造了一个完美的平台。我妈妈1992年就在夏威夷创办了“地球守护者”(Earth Guardians),希望解决当地的环境问题,比如珊瑚礁退化、保护海洋生物等。哥哥姐姐以及很多亲人当时都加入到了这个组织中。

我记得有一次,我们做关于海洋塑料污染的宣传教育活动,希望告诉人们自己带布袋子去购物,而不是用一次性塑料袋。我们在超市门口摆了个小桌子,放上些教育资料。因为我当时是个“可爱的小孩”,就被选做主讲者,在每个人走进超市前跟他们对话,问他们是否带了自己的袋子。

尽管没有意识到,但小时候周围发生的一切都在影响着我。父亲参加游行时会带上我,让我骑在他肩膀上。他在活动前,总会以祈祷和传统舞蹈作为开始。同时,我们的住处周围环绕着自然美景,这一直提醒我,我是在为何而战。

我9岁时,姐姐把地球守护者的领导责任教给了我。

17342766_1444269235614180_6414725506112155312_n

当时,正值波尔多政府想要新增两种喷洒草坪的杀虫剂(当地公园已经饱受很多种杀虫剂的摧残了)。这相对于全球气候变化而言,是个小事情,但我知道我必须做些什么。我告诉朋友们,我想鼓励年轻人们站起来,面对这个挑战。我们组织了青少年论坛,面向公众发出自己的声音。论坛有15位讲者,全都不到13岁。

我非常振奋,因为自从我成为地球守护者的领导者以来,第一次发现,我并不是唯一一个站起来的孩子。在论坛后,我们参与了市议会关于这个议题的听证。也是第一次,我的弟弟决定他要上台演讲。因为够不到麦克风,他得站在一个大盒子上。他说,“我本不该在这里跟你们说话。我本该到公园里玩的。但是,因为你们没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我得到这来告诉你们该怎么做。”所有人都被惊到了。

因为感受到来自社区的压力,市议会决定,不再新增任何喷洒草坪的杀虫剂。后来,他们终于重新制定了综合管理计划,用无毒的方式来管理杂草和虫害。

作为小孩子,我们的情感和热忱对于促成行动是很有作用的。我意识到,我们的年龄,跟我们创造改变的能力一点关系也没有。

地球守护者的势头日益增长。一群孩子每周都固定聚在一起,计划新的行动。每个人都有自己特别关心的议题,包括海洋保护、农药使用、或气候变化问题等等。这让我激动不已,因为我感到本地社区的改变给了我更多的力量,让我面对全球问题时不再感到那么多的压力。例子之一,是我们促进能源转型的行动。

我11岁时,地球守护者决定要促成当地一家火电厂的关闭。我们决定参与气候行动国际日,当时有4500多个活动将在全球各地举行。我们和350(国际环保组织)的本土领袖以及其他组织一起,合作来推动这个行动。那天,很多地球守护者的伙伴们都来了。我们和其他数百人一起,浩浩荡荡骑自行车去火电厂。我们在火电厂的围墙外种上了向日葵,这象征未来的清洁能源是来自太阳。第二天,就有好多媒体报道了我们的活动。

几周之后,火电厂的员工把向日葵拔掉了。我们很难过,但是经过讨论,决定要给向日葵举办葬礼,吸引人们的关注。我们用大纸盒子做成“棺材”,把盒子都刷成黑色。几天后,我们都穿上黑衣服,回到火电厂,把死掉的向日葵装进棺材,放到围墙边。我们在棺材边围成圈,祈祷,唱歌。这次行动再次促进了当地媒体和公众的关注。我们用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收集公众支持关闭火电厂的签名。终于,过了7年后,波尔多政府总算决定,不再以煤为发电燃料。

10363361_10156366296615015_7074078279931354839_n

我学到的重要讯息之一是,全球的改变能够从本地社区改变开始。我和我的朋友们一直享受这个过程。我们并不知道有关气候变化的所有数据,不知道石化能源设施的所有政治和经济影响,但我们知道的是,我们的未来受到领导者们的影响,受到威胁社区生存的工业的影响。我们感到有责任去做些什么,所以就做了。

对于任何刚刚起步的人,我鼓励你们勇敢地迈出去,发出自己的声音。我常常看到,当我们突破自己的舒适区,就能连接到整个世界。面对当今的挑战,年轻人的声音非常关键。不管你是开朗还是内向,你都能在这个运动中承担起角色。我们不能坐等这些问题把我们吞没。最伟大的运动也得从小开始。找到你热爱的事情,并且一直去做吧。

以热忱为向导来找到行动的路径,能给你的工作带来愉悦和使命感。从传统的社会运动方式中跳出来吧,去发现你擅长的技能以及你的独特视角。问问自己,“做什么事能让我感到充满生命力?”把你的热忱投入到自己关心的事中,用富有创造力的方式去开展聚会和活动吧。

不论年龄多大,你都应该要享受自己的工作并从中获得灵感。把你的热情转化成行动,是避免无力感、疲惫感的最好方式之一。

所以,你可以写歌、设计app、做社交媒体平台、种植蔬菜、照料花园、画画,创造这个世界需要的疗愈方式……我们需要每个人加入,而你的独特天赋也是很有价值的。

给父母的建议:帮助你的孩子重新与自然连接吧。我们需要一个变革,不仅仅是在街道上,也是在家庭中。现在孩子们的成长过程中,与自然的距离太远。正因为此,一整代人对于世界现状是麻木的,是和美丽的生命之网失联的。而只有当我们热爱某种事物,才能想要去保护它。

26804416_351677481974079_8774013791492369400_n

正在发生的事情太多,常会让人觉得时间不够用,觉得无所适从。在这种时候,我的音乐就是我的指南针。这是将我对这个疯狂世界的恐惧或悲伤转化成灵感的完美方式。

音乐和舞蹈的某些力量,是无法确切用语言形容的。当我写出一些很棒的歌,就仿佛感到肩上的担子轻了一些。当我在台上和伙伴们一起歌唱,带着观众一起摇摆,我不可能再感到孤独。

22050382_308942976247530_5236158634654012287_n

难怪,在历史上,音乐一直不只是用来表达情感,更能让人们为了同一个目标而聚集起来。事实和数字能传递的东西是很有限的。音乐和艺术的力量是,有时候,你能穿过一层厚厚的观念之墙,而连接到这背后的情感。当受到触动,人们就能够重新评估自己的观念,并且发展出新的视角。这就是为什么我用音乐作为自己传递信息的媒介。

《成为改变》

《原住民之根》

我的音乐在持续改变,不再只是教育工具,也成为我表达我与世界关系的一种方式。我想要听众理解,一个十几岁的青少年对于石化能源产业和系统性压迫的理解。我想要他们从我的眼睛里看到这一切,但我更想让他们亲身体会到。

我的新专辑《挣脱》(Break Free)的主打歌有一段这样的歌词:

挣脱,是我们唯一的选择
我们游行过街道
沉默压倒了噪声
别让你的美好悄然而逝
把我跟石油管道拴在一起
跟黑人、原住民、相互连接的生命线拴在一起
从痛苦中挣脱
别让它改变你
把它留在过去
这只会让你越发有力量

音乐,是让地球守护者扩展到全世界的重要工具之一。当我们到各地旅行,用音乐讲述我们的故事,很多人会主动注册、要在当地召集地球守护者的新伙伴,就像是组建地球守护者的当地小组。在新西兰、多哥共和国、不丹等等地方,这样的小组都在形成。当我听到其他地方年轻人在做的事,我真是感到肩上的重量减轻了许多。我意识到,全世界都有像我一样的人,在他们的社区做着很棒的事。

14502845_1237328682974904_107010346517833394_n

在多哥和加纳,地球守护者的小组在2016年种了一万多棵树。在挪威,当地小组正在对抗一个杀灭野生狼群的计划。在波多黎各的小组致力于保护他们深爱的海洋,倡导减少一次性塑料制品的使用……在全世界30多个国家,都有这样的小组。我们在学校里做演讲,告诉学生们我们有能力做什么,而不只是告诉他们气候变化的事实。1992年我的亲人们播下的种子已经被传播到远方、落地生根。年轻人正在向世界展示新的可能性。能量和意愿早就在那了,需要的仅仅是引导。

我们面对的问题显然非常庞大,但我从过去的运动中能获得灵感。历史中,我们总能看到人们克服困难,完成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改变。我们看到帝国的灭亡和民族的独立,我们看到奴役压迫系统被废除,人们重获自由。倒退到100年前,如果你说美国会让同性婚姻合法、会选举出一名非洲裔总统,那所有人都会嘲笑你,说你是疯子……我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看到信念:我们的动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进步比以往任何一代人都要快。要创造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改变,现在难道不正是时候吗?

we-rise-cover-715x1024

注:本文参考了修特卡·马丁那的《We Rise》一书,主要摘选自本书1-3章内容。图片来自地球守护者。

地球守护者
https://www.earthguardians.org/

修特卡·马丁那个人网站
https://www.xiuhtezcatl.com/

有机会编译

有机会记者Jing
从点滴处实践有机生活,享受每一天。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