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郝冠辉:如果你想照亮世界,首先要成为光

郝冠辉:如果你想照亮世界,首先要成为光

【注】本文是2018年2月3日,郝冠辉(健康农产品平台“沃土工坊”创始人)在福建乡建年会的分享,原主题是“以存在的姿态面对这个世界”。

z1

今天早上在高铁上,我才看到俊娜给我定的分享题目:生命能量来源,老实说我被这个题目吓到了,所以我给自己重新定了一个更加吓人的题目叫:以存在的姿态面对这个世界。简单来讲一句话就是:你想为世界带来什么,首先你要成为什么。如果你想要照亮世界,你首先要成为光…… 我会从我们的生命历程来讲。

反叛的历史

社会的悲剧—我们关于幸福的功课是由不幸福的人来教的

从我自己走过的历程来说,首先,我是父亲安排的人生轨迹的反叛者。我是农村的孩子,父亲是一个乡村教师,他对我最大的期望是我考上大学,去过上班、下班的城市生活,他认为这样我就幸福了。其实,我一直在怀疑这个事情。因为,我看到的是,我们的父母并不幸福。我的父亲一直在讲,我受这么多苦,是为了你好,是为了你们将来的幸福。

其实,这是这个社会最奇怪的事情。我们幸福的功课是由一群不幸福的人来教的。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我们的老师从来意识不到这个问题,他自己不幸福的时候,他是不可能教给你“幸福是什么”这门功课的。但是,又很奇怪,他又一直告诉你,你只需要考上大学,上班、下班,然后你就幸福了。我觉得这个事情一定是有问题的。

所以从高中开始,我觉得我必须自己思考:我的人生到底应该怎么走,我的人生应该怎么安排?我发现,这门功课是没有人教的。我们的学校什么都教,偏偏不教这个东西,不教什么是生活?生命的意义、幸福是什么?

没办法,只好自己去找。

思考的过程

从尼采到泰戈尔

我的高中时代是一个蛮痛苦的过程,因为找不到人去告诉你这个东西,就只好自己去读书。当时还接触不到中国传统文化的东西,包括老子、庄子…….我还没有认识到,也没有接触到佛教的东西。当时能接触到的反而是西方哲学。

在整个高中时代,把西方哲学,比较有名哲学家的著作都读了个遍。当然,对我影响最深的是尼采。尼采对我影响最大的是在《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里面讲述的,人生的三个阶段的理论:

首先,我们是一个骆驼。我们被社会的观念、整个家庭的观念压迫着,要按照整个社会给的形象、希望我们成为的样子,去忍辱负重地前行,去作为这个社会里面被异化的一员。我们说,我们现在是被工业革命所异化的一份子,其实是没有自己的主体意识的。

第二个阶段,提到我们要成为狮子,去反叛,去反叛这个社会。其实我们大部分的NGO、社会团体一直在做第二个阶段的事情。就是我们在反叛,在批判这个社会,成为那个反抗者,发出我们自己的声音。我们必须要有反思、反叛、批判,必须要有力量地站起来,对这个世界发出我们的狮子吼。我们怒吼,我们“不要”。我们不要你所既定的这个轨道,我们觉得社会走错路了,我们要去发出我们的声音。

这很重要,但尼采说,一定要走到第三个阶段,要成为一个孩子,成为一个自转的圆,成为一个“是”,去肯定这个世界。但是在尼采的书上,我没有看到那个孩子的样子。

我高中时代最喜欢的诗人,泰戈尔。后来,偶然的一个机会,读到泰戈尔的一个剧本。这个剧本的名字我已经忘记了。他描述了一个孩子。那是一个生病的孩子。因为他生病了,所以出不了门。他站在一个窗口,看着外面的世界,会和外面的很多人对话。

他看到一个卖花的人过来。卖花的人只是在想着“我怎么把花卖掉,赚到养家糊口的钱。然后赶紧完成工作,我很疲惫”。但是,孩子看到卖花的人,他会觉得“哇!你的工作好棒啊!你在为这个世界带来美好,你在把鲜花、美带到每一个家庭里面。哇!我长大了,也要做你做的事情”。然后,卖花人很高兴,“哇!原来我做的是这么伟大、这么有意义的事情。我从来没有意识到,我做的是这么美好的事情。”

然后,他看到邮差。邮差也很疲惫,想着怎么把这些信赶紧送完,怎么完成工作,然后才怎么样。小孩看到邮差想的是,“哇!你的工作好棒啊!你把信息送到每一个家庭,你把爱的消息送到每一个家庭。我长大也要做你的工作,因为这是非常美好,非常伟大的工作。”

这个孩子,他就站在窗口和每一个人对话,每一个不同工作的人,他都去对话。他做的事情就是肯定、赞美,然后表达他对这个事情的美好。所有人都从里面获得他工作的价值和意义。

我在泰戈尔的这个剧本里面,看到了那个孩子的形象。但是,整个高中阶段,我还是在这种批判的状态里面,包括对教育的批判,对整个社会的批判。那时候,我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愤青。

《瓦尔登湖》

“从今以后,别再过你应该过的人生,去过你想过的人生。”

z2

到了大学之后,对我影响最深的,或是引导我走向农业的一本书,叫《瓦尔登湖》。我特别喜欢亨利·戴维·梭罗这个作家,这本书读了不下有几十遍。

在那时候,我奠定了一个观念,“人要幸福,我们必须回归自然。”因为我们是自然之子,自然是神的创造,我们是神的孩子,我们在大自然里面,才能获得幸福。所以,带着一种回归自然的渴望,我选择了农业。

z3

对梭罗来讲,他有一句非常重要的话。他说,“从今以后,别再过你应该要过的人生,去过你想过的人生。”我们总是在应该,这个应该就是,我们承担很多社会的、家庭的、别人的期待给我们的东西。然后觉得,我们必须忍辱负重地前行。他说,去过你想过的人生,是你要成为你自己。

所以,我说,用成为的姿态去生活。

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扫厕所

行动才能带来改变

毕业之后,因为带着对回归自然的渴望,来到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从事生态农业的推动工作,其实我还是没有改变愤青的姿态,还是逢人去讲我对教育的批判,对社会的批判,我的理想是什么。

我讲了无数的人,直到有一天,有一个台湾的老师点醒我。他默默地听我讲,讲完之后,他没有说什么,只说一句话“你去打扫一下厕所吧”。然后,我很听话地去扫了一个月的厕所。

我总算扫明白一件事,就是“无论你讲多少你的理念,你的批判,你是不能改变这个世界的。每次上完厕所之后,你把厕所扫的很干净,其实你应该做出改变的。”也就是说,只有我们的行动,而且是为这个社会带来美好的行动,才能真正让这个世界变得美好。

这是我从里面一个很重要的收获。

作为一个反叛者,我们必须先疗愈自己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学会和自己的爱人相处就可以学会和一切人相处

学会爱自己的孩子,就会爱自己的员工

我们很多走到NGO,乡建这个团体里的人,基本上是这个社会的反叛者,批判者。因为只有你开始反思,你才会走到这个团体里面。但是在学院,我意识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发现,“所有的批判者走到一起的时候,大家是相互批判的。”——“所有的刺猬走到一起,大家是相互扎的”。

所以,后来我意识到,作为一个反叛者,我们首要的事情就是疗愈自己。疗愈我们在反叛过程中,身上留下的烙印。

那时候,我开始思考传统文化的东西。《大学》里提到,“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我们希望做乡建,其实是“平天下”,做“平天下”的事情。但前边的“意诚、心正、身修、家齐”,还有四个阶段我们还没经过。

所以,2008年从小毛驴离开,当时离开是因为感情的原因。因为当时我的爱人要去广州工作。我觉得,我们应该先要修身、齐家呀,所以我就去广州,经历了这过去的十年,和我太太吵了十年的架。然后练习了十年的“怎么去爱一个人,怎么和一个人相处。”

我觉得这是我十年认识最重要的功课:

第一个就是,如果你学会和自己的爱人相处,你就学会了和一切人相处;

第二句话叫做,如果你学会了爱自己的孩子,你就学会了爱自己的员工。

以存在的姿态去生活

如果你想为这个世界带来幸福,你必须自己先幸福

如果你想为这个世界带来爱,你先成为爱

从做沃土工坊开始,我们就坚持一个最重要的理念:以存在的姿势去生活。
什么意思呢?就是,如果你想为这个世界带来幸福,你必须先成为一个幸福的人。

沃土工坊是一个推广健康农产品的平台。对消费者来讲,我们推广的不只是产品,我们应该为他带来健康的生活方式。我做的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首先我们自己团队的生活方式必须是健康的。所以,我们最重要的一个工作是,如何引导我们的同事自己过上健康的生活、幸福的生活。

沃土工坊店面一角

沃土工坊店面一角

在过去十年,我还是成功地走到这一步。我每年都会和所有的同事去谈话,他们会表示在沃土的工作是非常幸福的,就是工资有点儿低。那也是两年前的事,现在我们的工资也提上去了,和社会平均水平不会差太多了。基本来讲,在这一点上,我们员工的幸福感蛮高的。

在这里面,有很多具体的细节。在外人看来可能很莫名其妙的一些东西,在我们这里是很重要的。我们是一个将近40个人的团队,所有的同事轮流做饭。每两个同事轮一天做饭或者清洁,其实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很多同事不会做饭,尤其很多大学毕业生过来,他们在这里首先学会的事情是做饭。很多人一开始觉得,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出去吃就好啦。但是我觉得我们是一个做健康食品的团队,不可能出去叫外卖,这好像不太合适。

厨房轮流做饭的名单表

厨房轮流做饭的名单表

其实,我们很多的消费者看到我们自己做饭,才更加信赖我们的。他们觉得,首先他们自己消费的是自己的食材。

那做饭这件事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台湾做社区发展的龙老师曾去过沃土工坊,看到我们一起做饭,他说了一句,“一起做饭的团队,更加长久。”

确实是这样,毫不夸张地说,最滋养我们团队的地方,就是我们的食堂,做饭是我们最重要的团队建设工作,首先,每个人都要在这里做饭,他自己有一个自我学习成长的过程,他要学会生活。做饭不是一个简单的做饭过程,是养成做事习惯的过程。做饭的顺序、次第怎么安排,怎么考虑每个人的口味,怎么安排每顿饭,包括做完饭之后的清洁卫生怎么打扫。我们是有一套的方式方法和我们的理念的。

我们的厨房很简单,没有什么装修,是一个非常小的空间。但是,无论你什么时候去看,抽油烟机上是没有油污的;灶台上是没有一滴的油污,一滴的水;锅底是干净的,翻过来锅底看,是没有污垢的;打开冰箱,所有的物品、瓶子摆放是有顺序的;看到的所有物品的挂架是有次第的;去挂一个勺子的时候,也是按照它的长短排好顺序的。

z6

厨房一角

厨房一角

这就是我们生活的细节。我们说,要把生活变成滋养我们的地方,其实在于这些细节,在于你的生活秩序感,在于美。怎么去美?不是说用多少钱去营造,而是当我们把东西摆放的非常有秩序感的时候,就营造出一个有爱的、有美的空间。

在做饭的地方,我们贴了一句话,“把爱的能量带入我们的食物里面,带着感恩和爱心去做这顿饭。”我评价我们的食堂,我觉得是附近方圆几十公里最好的餐厅。我们的饭菜很简单,但是我们每个人都觉得很好吃,包括很多消费者也经常去蹭饭。

我们每个人在这个过程中是很被滋养的。大厨做完饭,要为每一个人服务,为他们打饭。其实,每个人,我们在为别人服务,同时也在享受别人的服务。这是我们团队建设里最重要的部分。我们也在做团队建设,但其实我们的团队建设在每天的做饭里基本完成的差不多了。在做饭的过程里,大家在服务,也都在被服务,会让大家觉得更像一家人。

这是其中一个例子,就是,首先我们自己要过一个健康的生活。

第二个就是,如果你想为这个世界带来爱,你必须先成为爱。

很多时候,我们做事情的动力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匮乏,是因为我们需要被别人看见,需要让我们内在的一些东西得到满足。

但这并不是爱本身。

所以,我们首先要找到内在的圆满。当你内在的东西是自然流露出来的时候,这才是真正的“成为”。

沃土有什么不同?

把每一个员工当作生命来对待

生活教育

生命教育

别人一直问我,沃土有什么不同。沃土不同,不在于是做有机或者生态农业,其实可以做任何事情。

最大的不同是,我们把每一个员工当作生命来看待。我不是把他当员工,他不是我的工具,不是某种被贴了标签的某个职能部门,他是一个生命。

所以,在我们的工作里面,会带入生活教育、生命教育这样一个过程。

比方前面说的做饭,属于生活教育的一个过程。包括我们做了两年的匠人精神的培训,培训你怎么去工作,怎么去生活,怎么把工作做得有调理,你的工作态度应该是什么。也会把中医理论带入生活里面,让每一个员工读《儿童健康讲记》。这是一本中医写的书,讲的是一种生活方式,什么样的生活方式能够滋养你的生命,能让你保持一个好的生命状态。我觉得这是中医的核心了。

沃土员工的必读书目:《儿童健康讲记》

沃土员工的必读书目:《儿童健康讲记》

我们去谈生命教育,请泰国老师来给我们做非暴力沟通工作坊,去处理大家家庭之间的关系、夫妻之间的关系,帮助大家的家庭过一个幸福的生活。因为家庭如果是不幸福的,在沃土里面做得很多工作,回到家里面就毁掉了。也让同事读一些灵性成长的书,比如《生命喜悦的祈祷》,带大家做禅修。

《生命喜悦的祈祷》

《生命喜悦的祈祷》

沈光耀:“我们可以成为战士,但不必心怀恨意”

邱老师在之前的分享里面有提到说我们乡建团队的战斗性在下降。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z10

最近沃土工坊做了一件事,年底购物送电影票。是因为当时我看了《无问西东》这部电影。电影中有一个角色就是沈光耀,我很喜欢这个角色。他表达了一个状态:我们可以成为战士,但不必心怀恨意。

所以当他最后开着战斗机去冲向敌舰的时候,他不是因为恨,是因为爱,是对他其他战友的爱,希望他们能够回家,他可以牺牲自己的生命。而不是心怀恨意,带着恨意去战斗。

当我们真的心怀大爱的时候,才会成为真正的战士。

常规的战争是激起人心中的恨的,但是真正的勇气是来自于爱,而不是恨,不是恐惧。

Nurture—滋养,是人与人,人与万物之间最美好的关系

提到沃土工坊,沃土工坊的英文名是—Nurture Land。对这个词的理解,是在晏阳初乡村建设学院的时候,有一个南美的原住民老师,他说在安第斯山原住民山区,大家会把所有的关系,人与人,人与事物,人与万事万物之间的关系,都归为一种关系,叫做“Nurture”,就是滋养。也是就说,人与人之间,我们是滋养者,也是被滋养者。

比方说,我们和父母之间的关系。当我们是孩子的时候,父母是爱我们、滋养我们,陪伴我们,关心我们的成长;当父母老的时候,我们会由被滋养者变成滋养者,去滋养我们的父母。

也可以延伸到所有的关系,包括人和植物的关系。安第斯山区最重要的食物是土豆。他们说,土豆小的时候,就相当于我们的孩子,我们要去照顾它,滋养它,让它成长。但是,当土豆长大的时候,它会成为我们的母亲,它会贡献出他的果实给我们,我们会被它所滋养。

动物也一样,比方说,我们去养一只羊。它小的时候,我们是要去照顾它,滋养它的;当它长大了,老了,它付出他的生命,我们去吃它的肉,它是在滋养我们,我们带着感恩的心,其实并不是我们常常所说的杀戮的关系,可以用更美好的关系,看待万事万物之间的关系。

所有关系里面的最高使命是,消灭自己

有机的使命是消灭有机,乡建的使命是消灭乡建。可以说,所有关系的里面的最高使命是消灭自己。

所有关系里面,我们都期待着,对方都真正不再需要我们。如果能做到这样,人与人之间就不会有真正的束缚,不会有控制。父母想控制我们,是因为他不希望自己不被需要。人是很难接受自己不被需要这种状态的。所以,人希望控制别人。

比方说,当有一天,我们真正消灭乡建的时候,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知道我们不被需要了。当要结束我们这段关系的时候,人是觉得自己没有价值。但其实,真正你接受的时候,你发现,你可以去做更多的事情,你其实是更有价值的。在这时候,我们往往是放不下自己的恐惧。

所有的关系,事业也好,都要有一个高层的思想,我们知道自己是要被消灭的。真正的价值在于我们不被需要。我们曾经说过一句话,“只有当两个真正内在圆满的人在一起,才能真正相爱。如果还没有圆满,大家之间会有相互的索取和掠夺的。”

先学会滋养自己

在这个过程里面,我们都知道,人与人之间最好的关系是滋养、但是滋养的前提是我们要成为爱、成为圆满,成为无,成为一切。其实无就是一切。

这个过程里面最重要的是滋养我们自己。无论何时都不要忘记,就像电影《无问西东》最后一句:献给珍贵的你。其实我觉得改成献给最珍贵的你更加贴切,因为对于我们每一个人来讲,我们自己才是最珍贵的。

z11

但是我们常常在服务别人、希望改变别人的时候,往往忘记了,我们自己才是最珍贵的。

所以首先要去滋养我们自己。当我们自己有足够生命力的时候,才可以真正滋养到别人;否则我们是无力的。首先我们要让自己有力,这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这么多年,我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无论在什么时候,我都不忘记去提升自己,成长自己。在沃土工坊的过去几年里,我是从不加班的人,周末不要找我。不加班,是因为回去给孩子、家人做饭;晚上,要做自己的功课,我要打坐。周末,我要陪孩子。

首先我们自己最重要,和我们自己在一起最重要,然后是身边的人开始,我的爱人、孩子,其次才是我的同事,再次才是我要服务的对象。

我们如果没有认识到这一点,而是把所服务的对象一下就当作最重要的,我们其实是在消耗自己的生命力。会变成最后做了很多,起不到真正的作用。反倒把自己弄得很疲惫。

所以这么多年,我动不动扔下团队就跑了,动不动跑去山里面一个月,禅修去了。去年整整去了一年,我发现其实放下没有那么难。我不在的时候,沃土运营的一样很好。

这么多年走过来,这个过程对我来讲,蛮重要的。因为,确实是当我们自己提升的时候,才能帮助更多的人。十年前,我们团队只有3个人,我是搞不定的。3个人的合作,是非常难的。最初创业那个阶段,那段关系很痛苦。其实我不知道怎么和大家相处,不知道怎么去带团队,也不知道怎么去引领一个事业。所以三个人的时候我们常常吵架,当增加了第4个人的时候更惨,整晚睡不着觉。不知该怎么对待新进我团队的一个生命,不知该怎么为他负责。因为我还没有对我自己的生命负起责任,还没有找到自己的幸福,自己内在的东西,自己的价值,不知该怎么弄。

所以,走过了团队三四个人、五六个人都睡不着的阶段;现在,可以做到40个人,扔下他们就跑,不用去管,所有的事情照常运营。因为已经做好了铺垫的工作。包括现在,今年出来之后我做了一些新的项目,所以现在我要负责六个组织的运营:沃土工坊,沃土可持续农业发展中心,中山的一个200多亩的农场做儿童自然教育项目(投资在上千万),北京的农耕学校,北京的一个新公司,还有因为对中医感兴趣参与成立的一个医学研究院,研究有机农业和健康之间的关系,做一些推进的工作。

可以说现在事业的体量是十年前的上百倍,但是我觉得做起来还是很轻松的。就是当我们自己成长的时候,原来好像很困难的事情,现在就不再困难了。

所以,先学会滋养自己,这是蛮重要的。

以上是我大概梳理的我自己的生命成长的历程,希望能够对大家有所启发,感谢大家!

文章来源:沃土可持续农业发展中心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pPfDAHPQCw_I2fjt2voizw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