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用鸟类天敌取代农药:跨越中东边境的自然保护

用鸟类天敌取代农药:跨越中东边境的自然保护

作者:晋楠

在以色列Sde Eliyahu集体农场,一名约旦农民正手持一只仓鸮。图片来源:Hagai Aharon

在以色列Sde Eliyahu集体农场,一名约旦农民正手持一只仓鸮。图片来源:Hagai Aharon

1982年,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动物园给鸟类学者Yossi Leshem送了一份不寻常的礼物:15只仓鸮。该动物园仓鸮数量过多,Leshem说他有地方要用它们。他把这些鸟装进了一辆卡车,然后一路向北将其载到胡拉山谷的集体农场。那里的农民饱受鼠灾烦恼,在一些年份,整个田间都回响着田鼠尖锐的吱吱声。

当时,在以色列自然保护协会工作的Leshem担心,为了控制这些鼠害,农民会过度使用灭鼠药氟醋酸钠(或复合1080)。由于其对灰熊、苍鹰和秃头鹰具有毒性,美国在10年前就已经禁止使用该药物;而在以色列,这种药物会让迁徙鸟类和本地白鹭致命。Leshem想,仓鸮喜欢捕食农田里的啮齿类动物,而且它们能够与人类近距离相处,因此这可能是一个解决办法:它们可以天然地控制田鼠。

然而,那一年,Leshem计划与之合作的那个农民却被征募参加黎巴嫩的一场战役,他在那里被杀害了。Leshem当时也参加了那场战争,但他并未受到阻吓。次年,他在另一个农民的帮助下重新启动该实验,他们在以色列南部贝特谢安山谷的Sde Eliyahu集体农场安装了箱子给猫头鹰做巢。在阿拉伯和以色列政治关系日益紧张的时期,这项研究把双方的科学家聚到了一起。

“鸟类具有把人汇聚在一起的力量,因为它们没有国界。”现在仍在特拉维夫大学工作的Leshem说。

今年1月,来自中东、地中海和北非的研究人员汇集在约旦死海度假村,考察当地农场的仓鸮箱巢,讨论其成果,并计划在埃及、塞浦路斯、希腊、突尼斯和摩洛哥“孵化”类似的项目。美国萨克拉门托加州州立大学Sara Kross保护生物学家说,该项目让农民、生物多样性和社会政治网络等均受到了裨益。

刚捕猎成功的仓鸮,图来自Amir Ezer

刚捕猎成功的仓鸮,图来自Amir Ezer

自然控制

仓鸮项目的启动并非一帆风顺。第一批仓鸮是从欧洲进口的,它们不适应以色列的炎热气候,结果导致一些雏鸟被闷死。但在约15个月后,该项目却扩展到整个贝特谢安山谷,覆盖了1.6万公顷的农田,Sde Eliyahu集体农场与Leshem一同启动该项目的的农民Shaul Aviel说。

Aviel说,第一个成功的迹象是在枣园里。田鼠会爬上枣树并在那里筑巢,被鼠咬过的枣因被其唾液污染便不能再销售。但在仓鸮项目启动后,枣园的损失不见了。Aviel说,该项目在小麦、枣、橄榄和石榴田里“100%发挥了作用”。但这些猫头鹰并不能保护所有的庄稼,例如,啮齿类动物又发现了难以抗拒的苜蓿嫩芽。

以色列农民开始普遍使用这种仓鸮,但Leshem意识到该项目仍然存在一个问题。仓鸮幼鸟在贝特谢安山谷的巢箱中被养大后,它们会飞到约旦山谷中,该山谷由有巴勒斯坦领地和约旦共同拥有。当仓鸮飞过国界后,它们有时会被灭鼠药毒死。

2002年,Leshem开始与约旦退役将军、1994年以色列—约旦和平条约的关键设计师Abu Rashid会面、合作。到2008年,在该地区更多的政治冲突导致一些挫折之后,Leshem、Abu Rashid和巴勒斯坦野生动物学会主任Imad Atrash从欧盟和美国国际发展中心获得了资金,启动了这项跨国界研究项目。

研究人员在约旦山谷的3个区域布置了仓鸮巢箱,然后就该项目给当地农民和社区作了培训和教育。现在,以色列已经有数千个仓鸮巢箱,该区域其他地方还有数百个箱巢。Atrash说,尽管一些淘气的孩子破坏了巴勒斯坦领地上的一些巢箱。

Abu Rashid说,尽管人们心中一开始对这种鸟存在疑虑,因为这种幽灵般的白色猫头鹰被中东很多地方被认为是不祥的象征;但现在看到该项目的成果后,大多数农民已经改变了看法。在中东,一对仓鸮每年捕猎的小型哺乳动物在2000~6000只之间。“农民在每年的收成中可以感觉到它们的益处。”他说。

上图中黑点都是仓鸮的巢箱所在处,图来自Ori Peleg/Alexandre Roulin

上图中黑点都是仓鸮的巢箱所在处,图来自Ori Peleg/Alexandre Roulin

更少农药

仓鸮项目倡议者称,整体来看,其结果给人的影响非常深刻。于贝达冈以色列农业部生态学家Yoav Motro说,以前灭鼠药的使用会随着自然界田鼠的猖獗和萧条周期而增加或减少,但自从该项目开始之后,以色列田间复合1080的使用量平均减少了40%到60%。

他说,在不使用灭鼠药之后,田间的其他自然界啮齿类动物捕食者,如茶隼、狐狸、豺和獾等也都逐渐回来了。特拉维夫大学动物学家Yoram Yom-Tov说,仓鸮有效性的最好例证是,关心每公顷收益的农民选择使用它们而非化学喷雾剂。

研究人员还通过该项目了解了鸮类的捕猎习惯。海法大学沙米尔研究所野生动物生态学家Motti Charter曾把无线电发射机放在仓鸮身上,结果发现它们每晚会飞到距离巢箱4~7公里外的地方搜寻猎物,这远远超过了以色列科学家一开始认为的500米。其他国家的相关实验也产生了类似的结果。

在今年1月的死海会议上,瑞士洛桑大学鸟类学者Alexandre Roulin报告了一项尚未发表的成果,研究表明白色可能提高了仓鸮捕猎的成功率。老鼠具有怕光的天性,所以当它们看到仓鸮幽灵般的白光时容易“呆若木鸡”。Roulin在8年前的一个会议上认识Leshem后就开始合作该项目,他发现在有月光的晚上,这种效应还会增强。因为月光会让仓鸮的羽毛变得更亮,从而让田鼠身体僵硬的时间更长。

一只在以色列长大的仓鸮(左)和一只在约旦长大的仓鸮(右)成为配偶,图来自Motti Charter

一只在以色列长大的仓鸮(左)和一只在约旦长大的仓鸮(右)成为配偶,图来自Motti Charter

经验传播

以色列、约旦和巴勒斯坦并非仅有的用仓鸮控制鼠害的国家,尽管它是跨越以上三国的唯一一个国际合作项目的起源地。Charter说,马来西亚农民从1988年就开始在油棕榈种植园里用仓鸮控制啮齿类动物,不过该国政府同时鼓励使用灭鼠药。

Kross说,在加州,一些农民已经开始用仓鸮和茶隼保护果园、胡桃树、葡萄园和其他农作物。她说,用鸟类作为生物控制方法可以追溯到19世纪时的美国,根据1899年的一篇评论,当时这种方法作为鸟类经济学的一部分,被定义为“从美元和美分角度看待鸟类研究”。但在农药传播开后,这个想法破灭了。现在,相关操作正在通过口耳相传的方式逐渐回归。

Kross和其他科学家正在饶有兴趣地观察着约旦山谷的实验结果。“这是个非常棒的项目。”西班牙狩猎资源研究所生态学家Javier Vinuela说。在西班牙,Vinuela正在与非政府组织GREFA合作,他们已经设置了约2000个仓鸮和茶隼巢箱来控制啮齿类动物的数量。

Charter说,受以色列经验的启发,阿根廷和乌拉圭也启动了小规模实验。塞浦路斯非政府组织鸟类生命的发展官员Elena Markitani说,2015年他们在塞浦路斯与以色列合作的一个实验田中放置了27个仓鸮巢箱,今年的目标是安装60个左右。

Roulin说,总体来看,参与约旦山谷项目的科学家避免谈论政治。但他们对自己工作的政治共鸣非常警惕。去年,Roulin、、Charter、Abu Rashid、Leshem等发表了一篇题为《“自然界知道没有边界”:自然保护在和平建设中的作用》的论文,他们在文中主张,类似猫头鹰项目这样的措施有助于协调存在冲突的社区,建立互信,而不会在冲突的根源上增加敏感问题。“在一个存在冲突的区域,类似这个或其他的常规项目会有帮助,因为其底线是政治家失败了。”Leshem说,“我明白自己不可能解决中东问题,但我可以发挥自己的一臂之力。”

英文原文链接: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8-01388-5

文章来源:科学网

原文链接: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8/2/402110.shtm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