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使用石油也会成瘾? | 探索成瘾行为与环境运动的关系

使用石油也会成瘾? | 探索成瘾行为与环境运动的关系

摘译自《转型手册》

作者:Rob Hopkins

编译:Jing

【导语】促成社会转变,是环保行动者们梦寐以求的目标,但是让人困惑的是,这个目标是如此难以实现。尽管成功范例的确存在,但是过去几十年的环境运动确实还未促成广泛的转变。也许,我们还未真正理解“转变”,不明白它是如何发生、需要在何种条件下才能发生。而关于成瘾行为的研究,或许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些新启发。在阅读本文前,译者邀请大家暂时放下已有的对于“成瘾”的看法,尝试把它看作每个人(在特定条件下)都可能会形成的,一种自然的、不涉及道德“好坏”的现象。

本文摘自《The Transition Handbook》(转型手册)免费版第六章,全书请至文末下载。

611LpjBSNrL

关于转型手册

我们生活在一个严重依赖石油的世界,而这种依赖是在很短的时期内发展起来的。大多数人不愿意去想,当石油用完了(或价格奇高时)该怎么办,但是《转型手册》告诉我们,转向本地化的、自给自足的、基于可再生能源的社区,对我们将有很积极的影响。这不只是关于能源的可持续,更能使得每个人对自己的生活拥有更多掌控权。

1578975532

本书作者罗布·霍普金斯(Rob Hopkins,上图),是转型网络(The Transition Network)的发起人。“转型城镇”是全球性的草根社区转型行动,目标是增加本地社区自给自足的能力和复原力,减少石油峰值、气候变化、经济动荡等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目前转型网络已经连接了全世界40多个国家的千余个转型城镇项目。

书摘 | 专访克里斯·约翰斯顿

被访者简介:克里斯·约翰斯顿(Chris Johnston)是一位成瘾行为专家、积极心理学家,拥有医学、心理学、团队协作等多领域背景。他对于转变阶段有大量研究,并且将其运用到了社会和环境工作当中。克里斯的著作有《Find Your Power》(找寻你的力量),并和乔安娜·梅西合著有《Active Hope》(积极的希望),他也在英国组织“重新联结的工作”系列活动。

问:“转变”需要经过哪些阶段?

克里斯:“转变阶段”的模式,是在1980年代早期,由心理学家Carlo Diclemente和James Proschaska创立的。他们希望建立一个理解转变的框架,使其能够被应用于多种不同行为。

在这个模式的核心,是一个非常简单且明显的理念:转变不是瞬间发生,而是循序渐进的。对于几乎任何转变,这个理念都适用。

比如,如果你要搬家,那么实际的搬家过程是“行动阶段”。在这个阶段之前,有很多计划是要做的——这就是“准备阶段”。而在准备之前,你还要在一段时间的考虑之后做出决定——这是“思考阶段”。甚至早在这之前,还有一个阶段,当时你还完全没考虑要搬家——这是“前思考阶段”。还有其他两个重要的阶段,我后面会讲到。

这个模式被成瘾治疗界广泛地接受,因为它提供了一个关于人们行为转变的实用的“地图”。对于因酒瘾、烟瘾等而求助的人来说,有些人正处在行动阶段,但也有很多人还没有决定要改变。在准备阶段的人可能想要改变,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做。而在思考阶段的人可能陷于两难之中,既想要改变,但是同时又觉得不太确定。理解这些阶段的存在,让我们更能看清行为转变路程中的阻碍。

我们对于气候变化和石油峰值的思考和行动,也可以应用这个模式。10年前(译者注:本书发表于2008年,这里说的“十年前”是指1990年代末),大多数人根本没有关注气候变化。但是现在已经有很大的转变了,大多数人至少处在了思考阶段,而也有很多进入到了行动阶段。但对于石油峰值来说,大多数公众仍处在前思考阶段。但情况正在迅速地发生进展。

转变的另两个阶段是“复发阶段”和“维持阶段”。对于任何转变来说,行动可能不是一直向前,而是进进退退。一开始获得了一些成功,但人们可能会失去信心或骄傲自满,接着就会导致故态复萌(复发阶段)。这就是为什么维持阶段是很重要的——我们必须要学会如何巩固成果并且在未来坚持不懈。

问:在成瘾行为领域的成果,如何能帮助到环境运动领域理解转变的发生机制呢?

克里斯:在环境运动中,一个普遍的想法是,如果人们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他们就会改变。所以,很多环境运动将注意力集中在传递信息,还常常伴随有让人感到不适的图像、可怕的新闻。提高环境意识的确重要,但是,烟盒上写着“吸烟有害健康”,也并不足以让吸烟者退却啊。

成瘾行为领域比较在行的是,理解和应对人们对于转变的阻抗。

比如,如果某人对于转变怀有矛盾心理,“动机访谈”(motivational interview)就是一种有效的应对方法。当涉及环境问题,社会上的阻抗力量是非常强大的,我们必须要更具有创造力才能去应对阻抗问题。从成瘾行为的研究中,环境运动者能学到很多东西。

ocean-plastic-garbage-patch.jpg.653x0_q80_crop-smart

问:从何种程度上可以说,我们“对石油上瘾”?

克里斯:作为成瘾行为专家,我可以说,工业化社会对于石油的依赖,已经明显表现出了成瘾的特质。“成瘾”这个术语并没有广泛通用的定义。而我依然觉得这是一个有用的术语。成瘾就是说,即便我们知道某事有危害,但是仍然很难改变已有的行为模式。这正好能描述我们对待石油的态度。

我的很多有酒精成瘾问题的来访者都觉得,“成瘾”这个词是很有用的,因为它能解释为什么他们这么难以停止酗酒。转变需要的,远远不只是一个有意识的、理性的决定。就算做了决定,深入身心的习惯仍然很难改变,暂时的进步也会很快又丧失。但是一旦他们接受,自己是受到了“成瘾”的阻碍,他们就会学习对待成瘾的策略。

问:为什么“对石油成瘾”这个说法会是有帮助的呢?

克里斯:在工业化国家,重度依赖石油的生活方式被看做是常态。而解决问题的第一个阶段是认识问题。当我们使用“对石油成瘾”这样的词,就让我们能重新看待自己使用石油的方式。

当面对“有害的物质使用”,我们需要认识到三种问题:有潜在危害的使用、有实际损害的使用、依赖性使用。这也可以应用到石油依赖的问题中来。

有潜在危害的使用:是指某人对某种物质的使用可能对未来造成风险。比如很多酗酒者不认为自己目前的健康有问题,但是如果继续下去,会增加未来的健康风险。相似的,如果我们继续过度使用石油等化石能源,我们未来很可能会遭遇两个主要的潜在危害:危险的气候变化以及能源枯竭。

有实际损害的使用:这就是说对某种物质的使用在当下已经造成了损害。比如世界上的很多地区,人们已经遭遇了不寻常的气候灾害。尽管未来的风险是更大的,但是当下的损害已经在发生了。

如果人们意识到,他们对某种物质的使用已经威胁到生命,在通常情况下,这足够促成改变了。但是假如已经形成“依赖”,那么要提到停止使用甚至减少使用,对他们来说都是不可想象的。

在依赖性使用中,对于那些指出他们现在行为的害处的信息,人们会刻意地回避;或者,即便知道害处,还是会继续做。依赖性使用就是说这样一种被“套住”的状态。

认识到依赖现象的存在,价值在于,让人们认识到并且面对依赖所带来的额外的阻碍。

认识到石油的依赖性使用,我们就更能理解为什么自己这么难以改变使用石油的习惯,并且可能去学习成瘾行为领域的一些已经被证明有效的策略。

问:成瘾治疗会怎样对我们产生帮助呢?

克里斯:转变的第一个阶段是要认识到问题的存在。这让我们考虑现有的问题,并且帮助我们进展到思考阶段。但是,如果我们既看到改变的需要,又觉得自己太过习惯于石油,没了它不行,那我们就很容易被“卡住”。想想看如果没了石油的话,你生活中有多少习以为常的东西会消失啊!实在太多了。

动机访谈的方法,可以帮我们面对这样矛盾的心理。动机访谈会提供一个倾听的空间,让人们自由表达自己的担忧和抗拒,这样我们才能真正看清矛盾心理的存在。这让人们意识到自己究竟需要什么,如果他们确实想要解决问题,才会进展到接下来的阶段。

我总结了三个原则,这些已经被使用到转型运动中来了。

1. 关注人们内在转变的各个阶段。

成瘾康复的教训之一是,只给信息是不够的。意识到一个问题的存在,仅仅是第一步。这让人们从前思考阶段进展到思考阶段。但“思考”时,人们很容易遭遇阻碍。而这时成瘾治疗就能帮上忙。转型运动中,我们组织“心灵小组”,关注人们内在的、面对转变的阻碍,这使得人们能够表达自己内在的动机、困难和矛盾。

2. 创造一个空间,让人们表达自己对于转变的看法。

动机访谈的一个核心理念是,当人们表达自己对于转变的看法时,也是一个处理问题的过程。动机访谈并不是要“说服”人们,而是创造空间,支持人们来表达自己内心的希望和担忧。这是一种培养动机的方式,而“动机”对于处理矛盾心理、跨越阻碍都是很必要的。

比如,在转型运动的一些启动活动中,就使用过小组讨论的练习。在突特尼斯、路易斯和布里斯托三个城镇的转型启动活动中,参与者们分为两两一组,互相表达关于以下问题的看法:

“当我想到石油峰值和气候变化,我的担忧是……”

“我希望在这个城镇看到的积极转变是……”

“为了帮助这个积极转变发生,我能做的是……”

小组内,当一个人讲述的时候,另一个人的角色是专注地倾听。接着转换角色,这样每个人都有表达自己的机会。这个练习大约只花费20分钟,但是明显地提升了活动现场的能量水平和热情。在布里斯托的活动中,一个参与者说:“当我们分组对话时,有些变化在这个空间里发生了——我们变成了一个社区。”

当我们表达自己的担忧,我们就是在帮助自己面对担忧。当我们清晰描绘自己的愿景,我们才能认识到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而分享自己可以做的事,就是在帮自己准备做出行动。这个简单的方式是动机访谈的例子之一。

3. 如果转变看上去太困难,给自己留出准备阶段,进行学习和训练。

改变成瘾行为是很难的,人们有时认为自己不可能做到,于是就选择放弃。在我的临床工作中,一个有帮助的做法是,将康复看做是一个旅程,而旅程中可能要渡过一些“怀疑期”。

我从很多冒险小说中获得灵感——当故事开始时,主角常常是面临一个比较严峻的问题。而当故事主角选择面对挑战并且寻找方向时,也意味着找到答案的可能性增加了。寻找方向的旅途中,通常主角需要获得导师、指路人的帮助,后者会分享技能和启示,帮助主角把“不可能”变为可能。

看到准备阶段的存在,面对石油危机和气候变化这样的问题时,我们才能意识到,在“放弃”之外还有另外的选择。准备阶段让我们允许自己接受训练,以增强自己的应对能力。

转型运动不只是告诉人们问题的存在,也包括实用的培训,以传授“后石油社会”的必须技能。在技能培训之外,心理学方面的学习也是必要的,这样才能帮助人们培育积极的愿景,学会对待内心的阻碍,包括恐惧、愤怒和怀疑等。

一些鼓舞人心的故事,可以帮我们应对怀疑心理:比如有关成瘾康复的案例,冒险小说,以及古巴在能源枯竭后的转变等等。在我的书《Find Your Power》(找寻你的力量)中,我提供了策略工具包,能帮我们转变“不可能做到”的想法,并且跨越内在的阻碍。内在的成长,是创造性转变、摆脱石油依赖所必须的准备。

环境运动大多关注提高环境意识和做出行动。但是在这两者之间,还有很多内在的阶段要进行,而在任何一个阶段,转变都可能被阻挡住。如果我们更深入地考虑转变的内在维度和外在维度,转型运动才会有更多力量。否则,当我们遇到困难,常常就会陷入相互抱怨和责备之中。

成瘾行为领域对于转变的阶段模式已经有了几十年的研究,发展了有效的工具。现在我们面临的挑战是,如何跨越领域,把关于成瘾的工具和启示应用到环境运动领域中来。

突特尼斯的社区市集

突特尼斯的社区市集

附 | 应对成瘾行为的工具之一:FRAMES

FRAMES这六个字母分别代表:

Feedback 反馈
Responsibility 责任
Advice 建议
Menu of options 选项清单
Empathy 同理心
Self-efficacy 自我效能
(并非按照先后顺序排列)

反馈

在应对酒精成瘾时,这意味着对来访者诚实地反馈他们的成瘾问题以及可能导致的后果,以提高人们对问题的认识。在应对石油依赖问题时,很多行动小组开始时会观看一部纪录片《The End of Suburbia》(郊区扩张的终结),这是对于石油危机的坦诚的估量。我们需要让问题凸显,但是也要把握好平衡,不让参与者感到太多恐惧和无力感。

责任

对于酒精成瘾者,需要让他们意识到,打破成瘾需要个人责任感(个人需要负起责任,而不是指望别人代替解决)。对于石油依赖问题,我们需要强调,问题是由许多个人的习惯汇集而成的,要想解决问题,也需要每个人对这些行为负起责任。这里是说,帮助人们意识到个人责任和选择的重要性,而不是告诉人们该怎么做。

建议

建议(比如如何改变生活方式、提高能源使用效率)对于转变可能会有效,但是,建议必须只是以推荐的形式给出,而不是带有强制性的命令。

选项清单

转型的发生不是只有一条路,而是有多种可能的选项。人们可以根据现有的行动,设想未来可能发生的不同情境。或者用分享愿景的方式,比如在突特尼斯的“转型故事”项目中,人们通过各种媒体来分享自己对未来的设想,使得“后石油时代”感觉上离人们的生活更贴近一些。

同理心

在成瘾行为领域,那种权威、强制型的方法已经越来越显得过时了。现在更加被接收的,是更有支持力、友好的、鼓舞人心的、有同理心的咨询者。相似的,应对能源问题,行动者需要学习如何让更多人参与进来,帮助人们对转变增加信心,而不是责备人们现有的行为。

关于转变的对话需要是双向的,提供信息的人也需要乐于接受信息。不是告诉人们“应该”怎么想或怎么做,有同理心的行动方式是既需要教育,也要鼓励互动和参与。

自我效能

自我效能(self-efficacy)指人对自己是否能够成功地进行某一行为的自我判断。要促成广泛的社会改变,建立“我能行”的信念是关键之一。在《转型手册》的第三部分,就分享了转型运动是如何帮助人们建立信心的,其中用到了多种方法,这和常见的环境运动的传播信息的方法是有很大差异的。

Postcard-WEB-RGB-148-x-105-012

注:下载《The Transition Handbook》免费版,请点击这里。购买完整版,请至亚马逊搜索书名。

有机会编译

有机会记者Jing
从点滴处实践有机生活,享受每一天。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