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话养生 > “环境荷尔蒙”就在你身边?

“环境荷尔蒙”就在你身边?

作者:陈亭玮

大地陷入奇怪的寂静。比如鸟儿,哪里去了?许多人谈到鸟,一脸困惑和不安。后院的喂鸟架没有鸟光临。少数还能看到的鸟儿奄奄一息,抖得很厉害,飞不起来。那是个没有声音的春天。以前,旅鸫、北美猫鸟、野鸽、松鸦、鹪鹩和其他数十种鸟,天一亮就此起彼落的鸣叫,把早晨弄得好不热闹,如今早上却寂然无声;田野、树林、沼泽到处了无声息。──瑞秋‧卡森《寂静的春天》,1962

成大研究团队日前就发现,有位女童几乎天天接触塑胶制品,没想到,两岁就来初经,因此提醒家长,一定要让孩子勤洗手,而且尽量以不锈钢或陶瓷、取代塑胶容器,才能减少塑化剂对健康的威胁。──2017/11/18 公视新闻

乱发军令的路人甲

1962 年的《寂静的春天》和 2017 年小女孩的性早熟,其实都是源自于同一类化学物质 ── 环境荷尔蒙(environmental hormone),也被称为“内分泌干扰物”(endocrine disrupting chemicals)。环境荷尔蒙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对大自然与人们造成这么大的影响呢?

如果我们将动物的身体系统视为有分部门、各司其职的军队,那负责“传递讯息”的两大部门就非神经系统与内分泌系统莫属了。大家应该知道,内分泌系统会分泌激素,也就是荷尔蒙,以调控身体的活动。若将荷尔蒙想象成身体的传令兵,那“环境荷尔蒙”就可以视为会绑架传令兵,或者穿得很像传令兵的路人甲 ── 它影响了身体传令(调节)功能,因而牵一发动全身地造成相当严重的错误反应。

由于内分泌系统调控的机制相当繁琐而复杂,因此,能够影响内分泌系统的“环境荷尔蒙”可能造成的效应也难以预测,影响的对象不只包括人类,还涉及了几乎所有层面的野生动物。目前已知较为显著的例子包括会影响鸟类和鱼类的甲状腺功能与发育、降低生殖力或孵化率;造成鱼、鸟、爬虫类的性别发育不正常(去雌性化、雄性化、去雄性化、雌性化)。

而环境荷尔蒙对于人类的影响包括可能会造成乳癌、子宫内膜异常增生、前列腺癌、睪丸癌、不正常性发育、降低生殖力、脑下垂体及甲状腺功能异常等。更值得注意的是,某些荷尔蒙仅需极少量就可以对生物体有影响,尤其胎儿与婴幼儿的发育成长皆倚赖荷尔蒙调控,因此使环境荷尔蒙显得更加危险、须被众人了解与注意

除了人类,环境荷尔蒙可能影响的范围还包含鱼、鸟与爬虫类。图/daniyal ghanavati@Pexel, CC0 License

除了人类,环境荷尔蒙可能影响的范围还包含鱼、鸟与爬虫类。图/daniyal ghanavati@Pexel, CC0 License

追求便利生活的副作用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蓬勃发展的化学工业,为人类带来更舒适与有效的便利生活,但这些生活种的几样特点:包括帮助蔬果免于遭受虫害的农药、各式轻巧便宜的塑胶材料、以及难以控制的环境污染都是日常生活中,容易接触到环境荷尔蒙的来源。

首先要解释的是,环境荷尔蒙并非特定种类的化学物质,只要可能影响内分泌系统作用的化学物质皆包含在内,又被称为“内分泌干扰物质”。目前已知有多达 70 种化学物质被列为环境荷尔蒙,主要包括农药杀虫剂(如 DTT)、工业产品(如多氯联苯 PCB)、塑化剂(如邻二甲苯类)、金属污染物(如甲基汞、铅)、其他化学副产物(如戴奥辛)等。随着人们越来越了解化学合成物,确认是环境荷尔蒙的化学物质种类数预计也将继续增加;如近期美国环境保护署开始采用新的算法(Patience Browne et al., 2015)来评估化学物质“对于特定内分泌物的活性(Endocrine Bioactivity)”,就有助于确认可能的环境贺尔蒙及其影响。

好消息是,虽然环境荷尔蒙的名单看上去洋洋洒洒,实际上有许多种类的化学物质,尤其是农药、杀虫剂已被禁用多年。然而坏消息是,部分具有持久性的化学物质早已进入环境中,是我们生活中难以全面避免的污染物。

2001 年签订、2004 年生效的“斯德哥尔摩公约”便着重于处理环境荷尔蒙中最棘手的一群化学物质 ── 持久性有机污染物,截至 2017 年列管了 28 种化学物质。这些化学物质除了具备环境荷尔蒙的毒性,还由于在环境中的持久性与半挥发性,成为一项需要全球共同面对的污染课题。

环境荷尔蒙泛指各式可能影响内分泌系统作用的化学物质,而其中某些具有持久性早已进入环境,我们难以完全避免接触。图/Otis Historical Archives National Museum@flickr, CC BY 2.0

环境荷尔蒙泛指各式可能影响内分泌系统作用的化学物质,而其中某些具有持久性早已进入环境,我们难以完全避免接触。图/Otis Historical Archives National Museum@flickr, CC BY 2.0

环境荷尔蒙就在你身边?

若进一步研究,我们可以发现“斯德哥尔摩公约”列管的许多化学物质,在台湾已禁用许多年(喜悦的掌声下!)。那么,目前生活中最可能接触到哪些环境贺尔蒙?又应该如何避开呢?

事实上,环境荷尔蒙可能出现的范围涵盖了食、衣、住、行会接触到的各种材料与化学物质,常见者包括重金属镉、汞、铅;塑胶制品中的双酚 A、邻苯二甲酸酯类(塑化剂);属于工业特殊添加材料的壬基苯酚、有机锡化合物、全氟烷化合物、多溴二苯醚、多氯联苯、六溴环十二烷等,以及因难以分解而得到“世纪之毒”别称的戴奥辛。

但是,大家先别被这么落落长的名单吓到了!

基本上,这些环境荷尔蒙主要经由两种途径进入人体:食物途径与容器途径 [1]。“食物途径”是含有该化学物质的产品在完成任务后,没有被妥善回收,成为污染物而进入环境,经由农业或渔业中的生物吸收,最后进入食物中。举例来说,“汞”最常见的接触来源就是由大型鱼类生物累积而来,而戴奥辛容易累积在脂肪、乳制品中。另外,“容器途径”通常源于错误使用食物容器,以塑胶材质的餐具为例,若温度太高或是磨损后持续使用,就极易吸收到双酚 A 或是塑化剂 [2]。换句话说,若没有刻意去挑战盛装容器的“极限”,挑选符合标准、经认证的产品,并遵守使用规范,因为此途径而接触到环境荷尔蒙的风险便很低。

不让污染物流入环境、谨慎选择食物与餐具

虽然目前仍没有一种方式能完美保证“绝对不会接触到”环境荷尔蒙,但只需要采取简单的老梗策略,就可以降低自身受到危害的机率囉!且听我们娓娓道来。

如前述,绝大多数日常生活中的环境荷尔蒙来自于“食物途径”,要避开这个途径,就需要做好资源回收,让废弃物中的化学物质不至于流入环境造成污染;饮食多样化,选择不同来源的食物,避免化学物质在体内持续累积。针对“容器途径”,应选择可靠的食物容器,最好来自信誉可靠、附有检验信息的厂商,不要贪小便宜;并且遵照使用注意事项,如原始设计单次使用的塑胶餐具绝不可重复使用,食物容器须注意其适用温度,避免过热、错误使用。这些健康生活的老招数,就可以尽可能降低摄入的环境荷尔蒙剂量。

在《寂静的春天》出版后的几十年间,人类禁用了许多化学物质(包含很多种杀虫剂)、对新化学物质的使用也更加谨慎;而希望有一天,环境贺尔蒙能够不再是我们对于环境的污染与自身健康的威胁。

注解:

各化学物质各有其接触途径,这边只是做一个概略的统整,详见:食药署网站 – 常见的内分泌干扰物质

同场加映一下大家都很担心的双酚 A 和塑化剂。由于塑胶材质的广泛使用,这两类化学物质很难全数避免,但这两类物质在人体的代谢速度都相当快,大部份的 DEHP 塑化剂会于 24 到 48 内小时排出体外,双酚 A 在人体的半衰期只有 6 个小时;因此避免长时间且大量的摄入,人体是可以有效代谢这类化学物质而不会有累积的情况。但目前这类物质对人体的影响仍不明确,建议怀孕妇女与婴幼儿仍应尽可能避免接触。

参考文献请见原文链接

文章来源:泛科学

原文链接:http://pansci.asia/archives/130387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