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会动态 > 在生活转型的旅途中,请善待自己内心的痛苦

在生活转型的旅途中,请善待自己内心的痛苦

作者:Jing

我们为生态的破坏感到痛苦,这是“万物一体”的最好证明之一。我们的身体是地球这个巨大生命体的一部分。我们的感受,也是地球的感受的一部分。

2017年的最后一天晚上,我坐在楼下小花园里的长凳上发呆、赏月。那轮明月很难得,因为华北地区刚刚经历了连续数日的大范围雾霾。陆续有路人交谈着经过,但只有一小段对话不知怎么的钻进了我的耳朵里。

一位年轻母亲领着七八岁的儿子,边走边抱怨,“……这儿雾霾太严重了!寒假妈妈一定要带你出去,不在这个破城市待着了。”顿了一秒,她赶忙低下头来看着孩子、提高声调加快说,“但是这一个月你一定要好好学习啊,不能请假的,门门都要考A+才可以!”小男孩带着央求的口气问:“啊?考A行不行啊?”“不行!要A+……”

远去的对话渐渐模糊了,我没有听清。泪水也渐渐模糊了双眼,不只是为刚巧遇的这名小男孩,而是为了许许多多的、像他一样承受着巨大身心危害的孩子们。

读到这里请别误解。为一对陌生母子的对话而流泪,这给我的感受并不是负面的。我在2017年最后的那个晚上不仅没有对自己失望,反而感受到坦然和感恩。我不再像以前一样排斥痛苦,而是尊重和感激它,因为它对每个生命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呢?这里我想分享关于转变的一点点心得。

从压制痛苦到尊重痛苦

我很小的时候就从各种渠道有意无意地得知生态危机的存在,到大学时,进入环境科学专业学了越来越多的知识,有时确实会被吓得不轻、甚至偶尔偷偷流泪。那时的泪水并不能帮我解决任何问题,只会让恐惧更深。只学知识而忽略情感的成长,显然不是好事。

而且,我那时还不能跟别人谈起对于生态问题的恐惧——原因很简单,没有人会愿意谈论这样悲观的话题,即便是同专业的老师同学。就像开头那个小男孩的妈妈一样,我们更在乎的似乎就是考试分数。我们不知何时开始相信并多次复述一种说法:“管好自己就够了”。

于是我慢慢接受了常态,没有人愿意谈,那就不谈吧。反正我该做的事情还是得做…… 我的想法一直很简单,如果生态危机愈演愈烈,没有了生存的根本,请问,“管好自己”从何谈起?(这里说的“生态”一词并不是将人排除在外的。人是地球生态系统的一部分,个人问题以及社会问题都包含在生态问题之内。)

这样持续了很长时间,我用自以为的、态度“积极”的方式去做生态方面的工作。即便在持续多年的推广有机生活的路上,不得不在写作中多少触及“悲观”的话题,但我很谨慎,会不自觉地想,这些是人们不想面对的话题,负面消息已经够多了,我不应该给读者太多负担。其实,我的潜意识知道,这只是因为自己一直在压制着什么。

直到2017年,我的生活中发生了一件很幸运的事。

年初时,因为在Gaia Education(盖娅教育)的网站学习生态村构建课程,巧遇了深层生态学家、环境运动家乔安娜·梅西(Joanna Macy)的作品。其中《Active Hope》(积极的希望)是关于如何面对我们身处的生态危机,并且以自然的力量给自己赋能,以充满创造力的方式去行动。虽然从未谋面,仅仅是读过她的书,但是她帮我卸下了多年来积压的负担。

我所学到的重要讯息:从感恩开始,尊重痛苦,展开新视角,向前行动。(图来自SpiralEcology)

我所学到的重要讯息:从感恩开始,尊重痛苦,展开新视角,向前行动。(图来自SpiralEcology)

乔安娜·梅西,是我遇到的第一个允许我为生态危机而感到痛苦的人。以前从来没有人像她一样告诉我,这样的痛苦并不是懦弱、胆小或多管闲事的表现。这痛苦不仅应该得到接纳、而且应该被尊重、被感恩。这痛苦绝不是什么心理问题,不应该急着去除它、治疗它。

更重要的是,这痛苦是“万物一体”的最好证明之一。人是地球这个巨大生命体的一小部分。我们心中的感受,也是地球的感受的小小的一部分。

作为一个从小喜欢自然体验的人,我一直能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是自然的一部分,原因很简单,没有万物的滋养,我的身体根本不可能存在。但直到这一年,当遇见了乔安娜·梅西,也巧遇了其他几位可爱的老师、并尝试了很多跟身体有关的练习之后,我才亲自体会到,身体和心灵本来是一体的。我的身体是地球的一部分,我的感受也是地球的一部分。

一行禅师告诫我们,想要让世界变得更美好,“我们最需要做的是,在我们的内心倾听自然的呼喊。”其实,倾听内心和倾听自然本来就是同一件事。

主流社会教我们“管好自己就够了”,可这是我们真正想要的吗?被强迫制造的分离,是一种假象和囚笼。而为生态危机感到痛苦,是在提醒我们重新看见真相,看见我们究竟是谁——我们不是一个个分离的、只想要保全自己的个人,而是无时无刻不彼此相连,相互影响的有机整体。

人类的生命和其他生命同样也无时无刻不彼此相连,是一个不可分割的共同体。这个共同体内的每一个成员,都分享着彼此的感受、也分享着彼此的命运。

感受流动

我们不敢允许自己表达对生态问题的痛苦,原因之一是,我们以为,假如这样做,痛苦就会把我们牢牢困住,这样我们就再也无法感受到幸福了。

可事实是,当我们在潜意识中为痛苦制造一个囚笼,紧紧地压抑它、不让它被表达,这样的做法才会让痛苦一直驻留。压抑内心的人怎么可能幸福?

相反的,在培养对生命的感恩的基础之上,当我们愿意把那层囚笼打开,允许痛苦在身体中自由流动,痛苦却不会永远停留,不会像我们以为的那样占据我们的全部生活。

就像风穿过树丛、鸟鸣回响在山谷,却都不停留一样,整个地球生命体的感受就在每个当下源源不断地流经我们。

如果你也能感受到这巨大的、不停歇的流动,不仅会更尊重自己的所有真实感受,孤独和分离之感也会从生活中彻底消失。

生命体都有生老病死,而生病时也都有一定程度的自我修复能力。如果说,地球这个生命体也时不时的会生病,而工业革命以来的生态破坏就是这次疾病的明显症状——那么,我们心中的痛苦,以及尊重痛苦后所带来的创造性的行动,或许就是地球拥有自我修复能力的最好证明吧!

图来自The Work that Reconnects

图来自The Work that Reconnects

有机,有的是什么?

“有机”之“机”,强调的是关系,这不仅指的是自然万物之间通过物质循环、能量循环等形成的比较“实在”的关系,也同时是“万物之间流动的灵”所形成的“无形”的关系。

这一年来,我不仅像往常一样,在自然体验时,从愉快和美中感受连接,也从痛苦、愤怒、丑陋中去感受连接。我从未像现在这样尊敬痛苦、感恩痛苦。而神奇的是,我在自然中进行深度体验的机会越多,就越能感觉到痛苦的意义(谈到深度自然体验的方式,建议大家回顾“自然过程”专题)。

痛苦的存在是生命力蓬勃的展现,是人和其他生命沟通、共情的能力,是一种非常珍贵的品质。

在内心中倾听自然的声音,也让我对未来的方向越来越明晰。推广有机生活的这份工作,以前对于我来说更像是一个学习和成长的过程,但现在我却听到,这是我的内在需求,换句话说,我相信这是地球的内在需求的小小一部分。

我需要继续这样的分享,而且是以更丰富的形式去分享。分享本身即是目的。我曾不那么重视分享的意义,因为我发现在分享后,即便很多人接触到,能真正行动的总是极少数。但现在,那股呼喊声却一再提醒我,如果没有分享,不可能有更多的行动。

分享怎么可能不重要呢?我自己的生活转型不也是从巧遇别人的分享而开始的吗?

有机生活的6个阶段

在整个生活转型过程中,重要的不只是学了什么知识、增加了什么经历,更是关于我们如何对待自己的感受。是一味崇尚“好”的感受、压制“不好”的感受,还是将所有真实的感受一视同仁,同样的尊重和感恩它们?

我没有做过广泛的调查,但根据自己的以及朋友们的经历,我觉得转型到有机生活可能要经历以下这些阶段。

1. 惯行

这时的我们处在一个无形的囚笼之中。这并非因为自己想要这样做,而是因为,似乎只有这样才是“正常”的、才能被别人认可。这时的我们可能承受着非常大的压力,却以为自己别无选择。

2. 巧遇

我们可能通过各种机缘巧合,或许是读一篇短短的记录,或许是几句偶然的交谈…… 才发现,世上还有那么多种生活方式的存在,发现真的有很多人敢于重新做自己。这才知道,那条最习惯的路并不是唯一的路。

这个阶段中,我们的感受会有好奇、向往(那些人的生活看上去多么自在、自然啊),也会有恐惧、担心(这样真的可以吗?这样的生活会不会太古怪/贫穷/困难/被人说三道四……?)。

3. 体验

巧遇的经历越来越多时,我们可能会鼓起勇气,给自己体验的机会,试试看,那些不一样的生活真的适合自己吗?比如,可能是参加一些课程,可能是去一些生态社区旅行,或做农场义工,或去公益组织、自然学校、民宿、传统的古村落等等地方体验,或者仅仅是去荒野中进行漫长的静心……我们愿意放下自己以往所有的身份、观念,尽量让自己融入到周围的环境中去。

体验的阶段,既是兴奋、新鲜、愉快的,又会伴随着反思,伴随着震惊、困惑、怀疑等等感受。因为这是实实在在的,对我们以往所有习惯的冲击。

4. 选择

有机生活不是一套规则,而是一个多样化的世界。在这个阶段,我们可能会有意识地去掂量一些选项。是否要回归家乡?要住到乡村还是城市?要选择何种新的职业?在我体验过的那么多种生活中,哪个才真正适合我?……

在这个阶段,还有一些更重大的问题是必须要面对的。比如:我怎么对待外界的各种否认和怀疑?怎么面对以前传输给我主流价值观的那些人,包括家人和多年的老朋友?怎么去面对整个世界的剧烈变化,特别是怎么面对生态危机?……

选择的阶段,我们既会感受到期待、激动,也可能感受到孤独、迷茫、痛苦等等。

5. 沉淀

在反复体验、选择,重新认识自己、认识自然后,我们才能慢慢平静下来、获得归属感。

至于沉淀阶段要做什么、怎么找到未来的路,这里想借用来自全球生态村联盟执行主席科莎·朱贝尔(Kosha Joubert)在生态村构建工作坊(2016年10月在杭州)讲的一番话:

我们需要给自己时间,去体验大自然,去看看云朵的变幻,停歇下来,倾听内心的声音,把自己敞开,从周围一切事物中获取灵感。

我们走到这一步,下面该何去何从?问题的答案,不是来自忙忙碌碌的头脑的思考,而是来自天与地,来自内心的最深处。

(注:当时的课程上老师讲到,生态村构建者的个人成长大致会经历9个不同阶段,其具体内容跟我这里讲的有机生活6个阶段很不相同,但第9阶段是“回归家园、倾听未来”,跟我这里说的有机生活的“沉淀”阶段很类似。所以借用课上的这一番话。)

6. 实践

前面的体验、选择阶段都是不稳定的,假如无法恰当地对待自己的感受,或是选择了很不适合自己的行动,我们随时有放弃、回到主流的可能。

只有真正沉淀后,找到自己的路,才能开始方向明确的实践,开始更多地获得平静、自信、愉悦的感受。

这并不是说其后的生活就一成不变了,改变当然会存在,但我们会有意识地去做,会知道如何倾听自然、倾听内心,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样的成长,而不是像以前那样觉得无所适从。

如果你也是个有机生活的爱好者或关注者,那么不妨回头看看,自己是处在哪个阶段呢?对于不同人来说,可能不同的阶段之间会有反复、重叠,也有可能会跳过其中某个阶段。每个阶段要花多久,也是因人而异,对我来说,从巧遇到初级的实践,花了超过7年。但是,如果你从一开始就学习如何善待自己的感受(特别是善待痛苦),却很可能会很快地跨越其中的一些阶段。

重要的是,我们得知道,走得更远的人,也是从零起点开始的。所以并没有哪个阶段比其他的阶段更“高级”,我们不必去羡慕别人、贬低自己。

那么,如果一路走到了实践的阶段,是不是意味着我们就能找到想要的幸福了呢?这取决于我们对“幸福”如何理解。

图来自Pixabay

图来自Pixabay

对幸福的重新定义

有机生活跟“自保”是完全不同的。只有真正与他人连接、与自然连接,才有可能感受到“有机”的含义。有机生活实践者们有个共同的特点是,感同身受——生态问题的存在,就仿佛是我们自己身心的病痛,不可能坐视不管。

如果允许自己感受对于生态问题的痛苦,甚至要为这么严重的问题而做出行动,还有可能拥有幸福吗?这取决于我们对于“幸福”的理解。

“幸福”可能被很多人理解成了没有忧愁和烦恼,顺顺利利、轻轻松松地享受生活;但是,也可以有完全不同的另外一种理解。

积极心理学家米哈伊在他的代表作《心流》(Flow)中这样说,

“幸福的极致体验是这样的:在身体和心理上,人们自愿地尽最大的努力,去做有挑战性的、有意义的事。”

这就是“心流”。你是否也体验过这样的感受?

“自愿”,意味是在做自己真心喜爱的事。需要“尽最大的努力”意味着,做这件事并不是轻轻松松的,而是有一定的难度和挑战,需要我们的专注、不断的学习和成长。在这种情况下,不知不觉地,我们会忘了自己,对时间和空间的感受都在变化,我们可能感到世界既很小也很大,而自己和环境之间的界限越来越模糊。

也许这些行动的过程中并没有什么欣喜若狂的情绪体验,但是当与周遭融为一体、知行合一、沉入其中,这样的幸福是不能被其他感受所代替的。

仅仅是“知道”生态问题本身,跟幸福感没有什么直接关系。但是,为了更美好的世界而做出创造性的行动,却会让我们更多地体验幸福。为什么这么说呢?

亲近自然是人的天性,爱德华·威尔逊早在1984年就提出,人类天生就有与自然中其他生命建立连接的本能愿望,即“亲生命性”。当我们的日常生活、工作和本能相统一,我们才是在做“自愿”的事。

改善生态,就是一份很有挑战性、有意义的工作,但还不至于难到让我们无从下手。不论是支持生态农业、减少垃圾的产生、保护传统,还是用自然的方式教育孩子、做自然艺术创作、重建友好社群……很多类似的行动是大多数人都可以学习、尝试的。

“我没有足够的能力”是很多人的担心之处,但是,当真正去倾听地球的呼喊声,去体验整个生命系统之中的连接,我们会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一旦遵从真实的兴趣,我们需要的能力、资源也自然就会到来。

当我们为了改善生态而做自愿的、又有挑战性、有意义的事,就会更经常地经历“心流”——也就是上文说的,幸福的极致体验。如果常有这样的体验,消费主义社会中常见的无聊、空虚、分离等感受就会自然消失。我们也会看到自己的行动带来的积极影响,这些都进一步增加了幸福感,是个正向的循环。

反之,如果我们拼命想要把所有关于生态问题的“坏消息”都屏蔽掉,只想着要“管好自己”,也许生活表面看上去还不错,但是我们内心知道自己在逃避一些事,我们也知道,逃避问题只会让问题更糟。这种潜意识中的强烈矛盾感反而会伤害自己。

我相信,幸福不是没有悲伤、没有痛苦和挫折——那是不可能实现的,越寻找就越失望。生活必然会有酸甜苦辣,但我们可以选择面对的方式。这选择,决定着我们是否幸福。

幸福不是只关乎个人。个人的福祉跟社群的福祉、生态系统的福祉紧紧连在一起。善待他人和善待自然,就等于同时在善待自己。

结语

写完此文的2018年1月2日,雾霾又如约而至,或许你也和我一样,又把空气净化器打开了。但是写此文,是想提醒自己,也提醒大家,最有害的不是遮住天空的外在的雾霾,而是遮住我们内心真实感受的那片内在的“雾霾”,所以,请别忘了打开内在的“净化器”。如果我们允许自己去感受对于生态危机的痛苦,尊重和感恩这种痛苦,并随之从大自然中获取创造性行动的灵感和力量,那么或许,雾霾的价值还是相当可贵的!

不论对我自己还是对“有机会”来说,2018注定会是充满成长和收获的一年,当我专注当下,似乎能感受到未来的画面隐约地展现。重要的不是顺不顺利,而是真不真实。我也将祝福送给每个读到这里的人:祝愿你在生活的旅途上,以真实的心拥抱自然、以真实的脚步走向未来。

有机会原创文章

有机会记者Jing
从点滴处实践有机生活,享受每一天。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