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我们真的知道动物有多聪明吗?

我们真的知道动物有多聪明吗?

作者:黄贞祥

科幻电影中出现的外星人“七足类”,身为语言学家的主角正尝试理解他们的语言与智慧程度。是不是很像科学家在测试动物的智商呢?图/异星入境(Arrival)剧照,IMDb

科幻电影中出现的外星人“七足类”,身为语言学家的主角正尝试理解他们的语言与智慧程度。是不是很像科学家在测试动物的智商呢?图/异星入境(Arrival)剧照,IMDb

根据一九九八年姜峯楠(Ted Chiang)的短篇小说《你一生的故事》(Story of Your Life)改编的二○一六年科幻电影《异星入境》(Arrival,大陆片名《降临》)不仅剧情动人,也很有深度内涵和启发性,不知你看过了吗?

没有也没关系。简单来说,电影中全球各地出现了一个有如宫庙“立筊”的外星飞船,被称作七足类的高智慧异星生物,试图用很特殊的方式和地球人沟通。一位语言学家领悟到墨汁画出的圆圈圈是种语言,绞尽脑汁后终于读懂了异星语言,接下来的剧情就不爆雷了。

让我们来改编一下剧情好吗?假设有一对七足类偷偷来到地球,随机把一群地球人诱拐上了异星飞船。里头的年轻七足类其实是博士生,另一位是牠的论文指导教授,牠们拿了异星科技部的研究计划,要研究人类的语言及情感沟通能力。牠们拚命向那群地球人喷墨汁,画了一个又一个充满意义的圆圈圈,可是地球人却完全在状况外,只是用喉头里的声带发出不知所云的怪声音,要不然就比手画脚。牠们催眠了地球人忘掉“立筊”,再连哄带骗地弄另外几批人去做实验。

这对师生玩弄够了地球人,回到异星家乡后写了篇博士论文,指称地球人完全没有语言沟通的能力,也无法进行情感交流,是彻头彻尾的脑残智障。论文发表在异星最优异的科学期刊,七足博士生顺利取得顶尖大学的博士学位,教授也当上了七足科学院院士。

请问你如果得知了这消息,你甘心吗?

我想你应该马上能了解到,耍宝的是那对七足异星生物,即使牠们比我们人类智商更高,但把人类的行为和语言沟通方式搞错的是牠们呀,我们地球人可不是用喷墨汁画圆圈圈的方式沟通的。

别用人类中心说牠笨

这剧情很科幻,但是在地球上却是现实的,因为过去有很长的时间,我们就是如此恶搞许多动物。我们用以人类为中心的想当然耳去理解其他动物的智力,曾经有一度人类甚至无法接受动物也有情感能力,甚至认定非人类动物就该有野兽该有的样子才象话。过去许多错误的实验方法,导致了错误的结论,照法兰斯·德瓦尔的话说,就像把猫和鱼丢进游泳池比比看谁比较会游泳一样荒谬。

动物行为学过去三十几年来的许多研究,让我们发现原来我们低估了动物的智力。过去脑科学的研究方法突飞猛进,在技术上有许多进步,如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Positron emission tomography,PET)、功能性磁振造影(functional 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fMRI)、脑电图(electroencephalography,EEG)等等的分辨率愈来愈精良,这些突破让动物行为学家有了更多更好的工具。然而科学中许多重大的突破,其实不见得来自更犀利的高科技工具,而是来自观念认知的突破。

动物究竟聪不聪明,得看你用什么方法实验和如何解读了!图/WikimediaCommons

动物究竟聪不聪明,得看你用什么方法实验和如何解读了!图/WikimediaCommons

《你不知道我们有多聪明》书中提到的许多对动物智力的新认知,是来自实验方法的改进,那些实验方法甚至还相当低科技,有些说出来就一文不值了,能设计出更好的实验来自理论的创新。那些创新,有来自其他科系的科学家跨领域的研究,他们刚开始时,像是误入大野狼群的小绵羊,受到非常不友善的对待,直到努力了不短的时间后才受到肯定;也有一些科学家,不安于学院派的训练,怀着初心仔细观察动物的行为,而非仅仅在课堂上听教授的口沫横飞,一心仅为了应付考试或学位要求而已。

动物行为学的整个领域,过去几十年有非常大的进展,中间经历了许多主流理论的更迭,德瓦尔本人就是推动这个领域发展的大师。他科普写作经验丰富,出版过畅销书《黑猩猩政治学:如何竞逐权与色?》(Chimpanzee Politics: Power and Sex Among Apes)及《猿形毕露:从猩猩看人类的权力、暴力、爱与性》(Our Inner Ape: A Leading Primatologist Explains Why We Are Who We Are),是阐述这个领域的历史和前沿发展的不二人选。

哲学遇上动物行为学,黑猩猩也懂政治算计

一九七五年,德瓦尔开始在荷兰安亨市伯格斯动物园进行六年的研究。这项研究产生了许多科学论文,并于一九八二年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书《黑猩猩政治学》,明确提出了灵长类动物的社会策略行为。德瓦尔首先将意大利政治哲学家马基维利(Niccolò Machiavelli,一四六九-一五二七)的思想引入灵长类动物学,提出了“马基维利智商”(Machiavellian Intelligence)的概念。那是一个实体与社会群体的政治参与能力,简单说就是在正确的时机选择宽宏大量、明争暗斗、勾心斗角、合纵连横、声东击西。那些黑猩猩在《黑猩猩政治学》中,是充满情感和意图的,启发了灵长类动物认知领域的研究,让我们认识到黑猩猩也会寻求合作、利他和公平。

本书的作者动物行为学大师级的科学家德瓦尔(Frans de Waal)。图/Wikipedia

本书的作者动物行为学大师级的科学家德瓦尔(Frans de Waal)。图/Wikipedia

德瓦尔早期工作也注重欺骗和冲突解决,他指出在黑猩猩在争斗之后会“和解”,当时有很大的争议性,但现在在动物行为学里已完全能接受。最近,德瓦尔的研究工作探讨了非人类动物的同理心,甚至是道德的起源。研究灵长类动物中天生的同情能力使德瓦尔得出结论:猩猩和人类只是不同类型的大猿,同情和合作倾向,在这些物种之间的是连续的,人和其他大猿并没有本质上的差异。

德瓦尔对动物行为的研究,历经了史金纳的行为主义主导动物行为研究的时期,那是个摒弃对心智和情感讨论的学派,只关注动物的习得行为。德瓦尔的研究应用了演化认知学的方法,来研究非人类动物的行为,让人类和其他动物不再是一刀两断的关系。人类在行为上和其他动物之间并没有清楚的界限划分,也让研究的动物不限于人类的近亲,虽然他是研究黑猩猩起家的,而遍及其他社会性甚至非社会性动物。

章鱼是相当聪明的无脊椎动物,有时会将海床底部的贝壳当成工具使用。图/WikimediaCommons

章鱼是相当聪明的无脊椎动物,有时会将海床底部的贝壳当成工具使用。图/WikimediaCommons

学术界过去对动物智力的认识,因为人类中心主义等等错误而蒙上了迷雾,还好就是有不信邪的科学家,一再揭示了动物的行为能力,让我们见识到原来牠们也会使用工具,也会合作无间,还会做计划,有自我认知能力,甚至还有意识。《你不知道我们有多聪明》提出非常多元的案例来让我们认识到乌鸦、松鼠、海豚、鹦鹉、绵羊、黄蜂、蝙蝠、鲸鱼、黑猩猩和倭黑猩猩等等动物的能耐,见识到动物智力的可能范围和深度。在某些方面,我们人类事实上还不如这些动物呢!

能否聪明到能认识动物有多聪明,这确实考验着人类的认知能力。如果有一颗开放的心,动物们可能会给我们更多惊奇呢!

本文摘自《你不知道我们有多聪明:动物思考的时候,人类能学到什么?》,马可孛罗出版。

本文摘自《你不知道我们有多聪明:动物思考的时候,人类能学到什么?》,马可孛罗出版。

文章来源:泛科学

原文链接:http://pansci.asia/archives/131690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