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teddeleted
首页 > 环保大家 > 小小自然图书馆,传播无限的生态梦想

小小自然图书馆,传播无限的生态梦想

作者:王桢

一间约60㎡的老旧居民屋内,到处都是顶天立地的货架,货架上摆满了各色各样的化石、木偶、以及毛绒玩具。这里是自然商店的仓库,也是自然图书馆创始人大虎曾经的家。大虎曾经是一名狂热的环保公益参与者,建筑学专业出身的他曾经去可可西里督建保护站,去天津守卫白鹳,九十年代的环保大事件,他几乎都有参与。

非常不幸的是,还不到四十岁的大虎,去年去世了。此后他的好朋友武其接手了自然图书馆,一年半以后,王爽也辞职加入了自然图书馆。采访就约在大虎曾经的家里进行,在狭小的空间里,到处都是各类植物动物的玩具模型,“总要有人去做这件事情”是他们说的最多的话。

640

“绿色战士”守卫一方生态净土

2012年,天津北大港湿地保护区发现若干只中毒的东方白鹳,东方白鹳是全球濒危物种,最新的数据显示,全世界仅有3000多只。当时的大虎在北京一边经营自然商店一边做公益活动,听说了天津白鹳中毒事件后,他立马关了商店,只给朋友们在网上留言,说要去救白鹳,便只身前往天津了。

“那时候是11月,天气已经很冷了,大虎穿着皮裤去水里捞白鹳、救白鹳。为了防止有不法分子偷走白鹳赚黑心钱,还要日夜在那里守着他们,最终这些白鹳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才成功的活了下来。”武其告诉记者,学生时代他曾经是北京林业大学山诺会的成员,而大虎是自然之友的助教,曾经带领他们的社团一起观鸟,就此结下了不解之缘。“淘宝店是大虎唯一的经济来源,除此之外他所有的时间都在全国各地的跑,去参加各种公益环保活动,我们一直很佩服他。”武其说。

所以今年2月份,在元大都城垣遗址公园发现一只迷路的丑鸭时,武其和他的朋友们第一时间就跑去为丑鸭守夜。“丑鸭本身就是一种很少见的鸟类,应该是第一次在北京出现。除了很多去拍摄的人,还有很多不文明喂食的,甚至有人企图把他们抓走。当时我们就想,如果大虎在,肯定二话不说就带着帐篷去守夜去保护丑鸭了。”

幸运的是,市野生动物救护中心和志愿者组织共同发起了保护丑鸭行动。志愿者每天到公园巡护,制止投喂等不文明观鸟行为,直到丑鸭安全离开北京。“很多当地的居民也加入了宣传和保护的行列,所以那次活动其实不仅仅是保护了丑鸭,更起到了很好的宣传作用。”武其说。

这些年,除了日常的科普教育活动,他们的大部分时间都用在的这样的环保公益活动中,他们爱这些动物,爱到痴迷。武其曾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中讲过自己年轻时候的观鸟经历。他说:“想想自己那时候太勤奋了,因为那段时间家住通州物资学院,没事就去温榆河观鸟,甚至下了夜班都要骑车十几公里去转一圈,每天回来坚持发表观鸟记录,丢过自行车,还在温榆河坎坷不平的大堤上颠坏了从老刘那买的珍贵的80ED观鸟镜。

时过境迁,温榆河两岸也在飞速“发展”,现在这些记录都成了珍贵的数据,当时很常见的一些鸟种现在变成了稀客,还有一次几百只的规模可能再也见不到了。”这些观鸟数据都被Steve先生引用,写在了《温榆河的鸟》一书中。

微信图片_20171223154005

20年不离不弃,终使荒山变绿衣

大虎去世后,他的墓被安葬在了张家口宣化青边口林子中间的一座山头上。这里原本是这片林子的主人李荣留给自己的墓地。李荣在九十年代承包了4600亩荒山,开始封山育林,几十年过去了,李荣所建的林场,现在是青边口的又一道景观。但见油松、落叶松、山杨、山桃盖满山坡,绿意浓浓。五颜六色的小鸟,在林中飞来飞去,歌喉宛转。密林深处,还会发现野兔、狐狸、狍子的踪影。在2000年12月,李荣荣获”福特汽车环保黄河奖”,他是获此殊荣的我国第一位农民。

而这一切,都离不开大虎的帮助。据武其讲述,在九十年代李荣承包荒山种树的时候,大虎就一直在帮忙,在交通还并不发达的年代,大虎坐着火车去帮李荣种树,他们亲如兄弟。所以大虎去世后,李荣主动提出让大虎安葬在这里。

“李荣大哥很要强,你帮他卖东西可以,但是捐款他是不要的。”王爽说,由于这次情况特殊,李荣急需一根300米的水管把水引到山上,而这根水管需要一千元,他拿不出来。“当时我就在群里和朋友们念叨这个事情,朋友都说那我们给李荣众筹吧,有人直接就捐了一千元,短短几个小时,我们筹集到了六千块钱。”王爽说,每每这时候大家的理解和慷慨,都让她很动容。他们给李荣买了水管,还买了一个冰柜,方便他的农产品储存。

王爽曾经是房地产行业的项目经理,过着忙碌而高薪的生活,如今她已经辞职,全身心的投入到自然图书馆的建设中来。当记者问到哪一个时刻促使她下了辞职的决心,她说“就像大家给李荣捐钱一样,这个圈子一直都是温暖有爱的,这很打动我。既然这件事情存在,那么就总要有人去做。” 王老师从小看着中央七套的农业与科技频道长大,小学的时候每天中午回家端着饭蹲在电视前,“当时我妈一直说我,你长大了要做个种地的嘛。”王爽后来再也没从事过相关的行业,然而兜兜转转,三十多岁的时候,她竟然又下定决心,回到了最开始的地方。

他们也会有生活压力很大的时候,但是父母家人和朋友的支持给了他们莫大的鼓励。“现在做事是一种情怀,但我相信这件事情会越来越良性发展的。”

6402

科普是一件传播梦想的事情

“大虎是一个传播梦想的人!”井伯阳这样评价大虎,井伯阳原本在地质博物馆里有这一份稳定的工作,自从他认识了常去博物馆的大虎后,她的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大虎的想法很多,他想做自然教育,他讲起故事来眉飞色舞的,很容易就被他带入了。当我看到自然图书馆的时候,就觉得非常有意思,大虎说要不要一起干件事情,我说好。”井伯阳从小就对各种石头充满兴趣,小时候出去玩,别人的东西都是越玩越少,她的东西却是越来越多,每次出门都装一兜石头回来。“石头是好玩的事情,但是博物馆不是。”最终井伯阳也离开了安逸的环境,一边兼职,一边为自然博物馆做志愿者。

每个周三,井伯阳和其他的小伙伴们都要到大虎原来的家里“卖货”,大虎去世后,自然商店里还剩余了大量的货物。他们有一个微信群,里面是来自五湖四海的喜欢生态喜欢科普的朋友们。每个周三,井伯阳和小伙伴们在这里清点货物,拍照,发快递,卖货所得钱都直接转发大虎爸爸的账户上。儿子走了,这些朋友希望帮他把货卖出去,留点积蓄给老人养老。“大虎去世之后,老人家也都还非常支持这份事业,我们卖这些货款都是全额打到大虎爸爸的账户上,希望老人家能安度晚年。”

“你看这个是陆龟,它真的是立起来的。海龟是趴着的,而陆龟走路的时候壳是立着的,所以这些毛绒玩具都是非常逼真的,是可以当教具的。”在大虎的自然商店里,所有的东西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逼真。这是大虎生前的理念,他希望用这些小朋友更容易接受的玩具做教育,代替标本和模型,从而增强孩子们的兴趣。

在商品货架上,记者还看到了以鲎为原型的毛绒玩具,鲎是一种活化石,在地球上已经生活了四亿多年,目前在广西有分布。鲎的寿命长,也因此性成熟的年龄很晚,所以繁殖很困难。很多机构都在保护鲎,然而还有人在捕杀鲎食用。“其实鲎是有微毒的,但是很多人错误的观点以为吃了这个就可以长命百岁了。”景老师告诉记者。

“你猜鲎有几条腿?有十条,这点和大多数的昆虫都不同。”井伯阳一边比划一边告诉记者,这些市面上不常见的毛绒玩具,都是大虎专门定制的,参与了整个的设计过程。在货架上,记者还看到了大虎定制的三叶虫冰箱贴,这种冰箱贴和真的化石是一样的,有正负膜。大虎给它命名为中国物种系列01,02系列已经设计好了,可惜还没来得及生产大虎就去世了。

“虽然我们可能没有大虎那样的精力和热情,但我们也希望让普通的孩子不用花费昂贵的费用,接受高质量的科普教育。”武其告诉记者,他们的科普课程,比一般的科普课程更侧重知识性。比如在最近一次的科普活动中,武其带领小朋友们观察科学家是如何研究鸟类繁殖。小朋友们可以亲眼见到科学家如何为鸟类量体重、量身长、做环志等全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孩子们看到的都是科学的研究方法,传递给他们正确的保护态度。“希望在这个过程中孩子们真的能有所收益,而不是走马观花的科普。”

“我们去过赤峰,由当地的专家带领小朋友从山脚到山顶认识不同的植被类型,体会当地的生态系统。”在武其老师看来,这些活动是没有可复制性的,他们必须不断的创新。

随着近些年生态文明教育的宣传力度不断加大,人们对于科普教育的认识和理解都在不断加深,相信未来像自然图书馆这样的民间科普力量,一定可以实现他们所描述的,让普通的孩子花不过分昂贵的钱,受到最好的科普教育。

你很难想象,

这一群70后80后,

正处在“上有老下有小”的中年危机时候,

却毅然决定放弃高薪的职业,

转身投入进了一个

叫“自然图书馆”的公益科普组织。

从小看着中央七套农业科学技术栏目

长大的他们,

兜兜转转最终又做回了自己最喜欢的事情。

文章来源:首都生态文明宣传教育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30j-sJHHOJOOlMh7Pq9ISA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