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为香港农业找出路,三个全职耕田的青年

为香港农业找出路,三个全职耕田的青年

来源:立场新闻

farmer2_pAMHL_1200x0

香港农业日渐息微,现时本港务农人口只有约四千人,本地蔬菜自给率已下降至不足2%,大量农地亦已被弃耕或被地产商收购。在上一代的农夫苦苦挣扎之时,三名廿多岁的本地青年走入粉岭坪輋,向老农夫拜师学艺,成为全职农夫。他们拿起锄头,辛勤耕种,只为找寻本地农业的出路。

何敏芝(阿芝)、郑咏轩(阿轩)和叶敬驹(阿驹)现在都是粉岭坪輋水流坑村乐田园有机农场的全职农夫。他们每天都会在早上6时半起床,吃过早餐后便展开一天长达十小时的务农工作。在这九斗田上,他们撒种、犁田、灌溉、移田、收割,忙个不停。有时在晚上七时吃过晚饭后,还要拿着电筒到田巡视一圈,除除害虫。而每逢周日,他们就会带着收成到中环天星码头摆卖,这亦是他们主要的收入来源。

香港农业日渐式微,很多农地已被弃置或被地产商收购。

香港农业日渐式微,很多农地已被弃置或被地产商收购。

左起:阿轩、阿芝、阿驹

左起:阿轩、阿芝、阿驹

阿芝是三人中担任全职农夫资历最久的一个。原是社工的她,于2014年跟一班同样关心本地农业的朋友成立“耕作人”,进行义耕,帮轻老农夫的工作,也让年轻人认识本地农业。两年前,得悉粉岭坪輋水流坑村有个农场,她踩单车经过,因缘际会认识到农夫李婆婆,后更决意成为全职农夫,与李婆婆一起耕种。

阿芝渴望了解及实践新的农业生产方式。但无论在耕种技术或是销售方式上,她的新想法可能有时会与李婆婆的传统做法有冲突。“上一辈的农夫很多时较直观,有虫就要杀,尽量把作物弄大一点。而且多批发作物,一次收割一整幅田。”现在阿芝亦有尝试实践一些较环保和可持续的生产方式,如使用有机堆肥和在同一块田上种植不同种类的作物,以加强作物的抗虫能力。但同时,她亦有学习婆婆的传统耕作方式。“反正我们也未完全掌握到她的技术,也要先多学习。否则一下子把自己的想法带入农场,只会造成反效果。”

阿芝表示成为全职农夫,是因为她想把力量和时间放在自己喜欢的事上。她不喜欢外界常把他们简单定义为为了逃离资本主义和城市生活、追求另类生活方式的“农青”。“很多人都觉得我们做全职农夫,是资本主义下的另类选择,但其实不是。我们根本逃不出这个制度,我们一样要付出时间和劳力,一样要卖菜,也要做branding及marketing,这难道不是资本主义吗?说真的,如果我是追求更优质的生活方式,我不是应该去找一份更高薪的工作然后好好享受吗?”

阿芝

阿芝

阿驹是第二位加入乐田园的全职农夫。阿驹本来从事了三年的大自然活动教育工作,在接触了绿色生活和农耕后,开始对耕作产生兴趣。他亦有留意到香港的食物自给率偏低,故有志于投身农业,希望可以为本地农产带来贡献。他于本年8月加入乐田园,意识到自己在农业的生产技术和知识上仍有很多不足,有时亦会感到辛苦,“很多时要蹲着种菜,锄田和用打草机的时候手亦很容易酸,有时候都会想:这么累,值不值得?”虽然辛苦,但他亦觉得耕作一点也不无聊。

阿驹在这几个月的工作中了解到农夫与农田的紧密关系,但他亦希望可以在城市生活和农村生活中取得平衡,“我会很佩服老一辈的体力和耐力,种田种一世,没有特别要求。但我也会想做一个有一点城市生活的农夫,所以我都在摸索如何可以减少时间在处理比较琐碎或无必要的农务上。”

弃商从农 以计算机知识纪录田更

阿轩则于今年8月中左右加入乐田园,成为农场的第三位全职农夫。他在大学时修选商科,毕业后在广告业工作了三年,后来因为患上眼疾,故萌生转行的念头。他坦然自己从来对农业无大兴趣,只想找一份不用光是坐着的工作。然后在纪律部队、建筑业、农业等众多选择之中,他选择了农业,并在过往参与的耕作班中认识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再辗转来到乐田园。而他竟然也在农场里,实践到过往所学!

阿轩自豪地在计算机打开他所设计的田更记录档案,上面清晰列出了不同作物的种类、位置、数量、和生产时间的数据。“其实我现在也是一个上班族,我一样是在做digital marketing。我以前有修读过网络商业管理,所以在处理数据记录上会想做得更好。”现时,得力于阿轩设计的田更日记,每一块田的历史清晰可见,有助他们更妥善管理投入和产出。他亦觉得现时的工作较有成就感,“现在做几多、拎几多,以前就很流水式,客要咩,我俾咩。”

阿轩

阿轩

面对香港现时的农业发展困局,阿芝表示她只希望他们的农业知识可以在香港传递下去,她亦认为农夫要学会更宏观地留意时政。“一直以来农夫都被认为是社会的低层,是最忙碌和最不关心政治的人。但我们不可以被田困了自己,也要为个人成长及社区参与腾空一点时间。站远一点,看到的就会多一点,不再只是关注一块田的得与失,而是如何继续实践和传递。”

三人近期亦有开始与外间机构合作,举办一些耕作课程予有兴趣的人士参与,希望可以在本地推广农业知识,也让城市居民体验耕种的乐趣。阿芝认为这是本土农业“自救”的方式之一。“农业推广不只是为了生产食物,也可以是通向个人心灵成长和社会艺术参与的方式。我们打开这道门,不论你是卖菜或是买菜的,推广或是参与的,希望大家可以互相分享。既然香港政府没有提供有关农业的技术和知识的支援,我们就共同自救吧!”

阿驹

阿驹

李婆婆

李婆婆

田间纪录

田间纪录

文章来源:立场新闻

原文链接:https://www.thestandnews.com/society/專訪-為本地農業尋出路-三個全職耕田的青年/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