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leteddeleted
首页 > 互助农业 > 他把全家都拉下水,种出北京有机圈最出名的面粉

他把全家都拉下水,种出北京有机圈最出名的面粉

作者:依然

说起京城有机圈最出名的面粉,很多人都会脱口而出“沃翠源”。做有机生态面点的,开生态餐厅的、有机市集的常客们经常会把沃翠源的面粉作为每次必备必采的食材。

沃翠源的创始人陈立业,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是个性格平和的人,却更是一个倔强的人,也许正是这份倔强产生的坚持,让他一路坎坷走来,从未想过退缩,才成就了今天的沃翠源。而一家人为这份倔强和坚持产生过的怀疑和怨气,不仅随着时光慢慢淡去,还随着岁月转变成对这个倔老头的无条件的支持,深深地融入进了他打造的生态农业之路。

陈立业这个人

谈陈立业做的事情之前,不妨先谈谈这个人,因为对于他来说,人生其实可以有多个维度可以选择,但他最后还是选择了生态农业这条路。

恢复高考后,陈立业努力学习想成为一个大学生,1978年差两分考大学没考上,1979年要考英语,对他来说有点难度,就没接着再考。

后来去学木工、瓦工,这种活儿陈立业倒是手到擒来,做得小有名气,有了口碑后,好多人都找他。

积累了点资金后他开始承包工程,后来又开始跑运输。年龄大了,就在中学小学开了小卖部。

做生态农业这件事也许是他生命中的偶然,也许也是必然。在生活中,他发现越来越多的人健康状况每况愈下,特别得癌症的人越来越多。想来想去,他觉着根本原因就是化肥农药除草剂污染了种植环境,人工是省了,但粮食的营养降低了、农残、重金属上去了。一番深思熟虑和征求了一些专家的意见后,他决定联合村里的亲戚朋友一起来做生态农业。

2011年,他带领家族的37户农民成立了“清苑县源生态农作物专业合作社”,联合签订了不用化肥、不打农药、不使用除草剂、使用传统自留种种植的协议,采用传统原生态的方式开始种植小麦、豆类等主食杂粮。第二年注册商标“沃翠源”。

▲合作社的老人。从左至右:陈立业、陈林坡、陈连雨

▲合作社的老人。从左至右:陈立业、陈林坡、陈连雨

一直奔忙在人生路上的陈立业,生活并不枯燥,一直也很乐观。拉二胡,吹口琴,画彩绘,雕刻、雕塑样样精通,至今村小学里还树立着他做的雕塑。

▲陈立业雕刻的西瓜花

▲陈立业雕刻的西瓜花

陈立业也是个一直紧跟时代脚步的人,互联网刚出现的时候,他就开始上网,只不过他说他从来不聊qq,聊天室,更多是时候是和一些学者专家探讨问题。很多朋友就是在互联网上认识的。

陈立业种地

640_008

陈立业的地在河北省保定市清苑县李庄乡北李各庄村,方圆五十里内没有什么污染源,种植面积有200多亩,加上合作社其他农户的农田,总共有优质良田1000亩。这里土地肥沃,有红土地和沙土地两种土质,非常适合种植玉米、小麦、花生和各种杂粮。

640_011

陈立业种植的粮食基本都是农户家的自留种,很多是市面上难得一见的老品种,很多人说陈立业的东西有老味道也许是这个原因吧。但陈立业也不排除新品种,他也会和一些靠谱的科研机构和专家合作,种植一些新品种,比如和顾秀林教授合作试种的顾秀林大豆。

▲农场的自留种红豆

▲农场的自留种红豆

▲试种的顾秀林大豆

▲试种的顾秀林大豆

陈立业地里使用的肥料大多是农家肥、粪肥堆肥发酵而成。离农场5公里的地道战纪念馆有个养马场,陈立业和马场达成了一个互换协议:平时陈立业免费给养马场一些自己地里的干草秸秆喂马,养马场的马粪给陈立业拉走,这样既保证了肥料的安全性,也为沃翠源提供了肥料来源。剩余的所有秸秆全部粉碎、还田,增加土壤的有机质。

▲从马场里拉马粪

▲从马场里拉马粪

沼渣沼液也是农场的主要肥料。这里面说起来还有个小故事:陈立业找到了邻近望都县的一个占地28亩的大型沼气站,沼液过去对方都白白放掉,他通过人情关系,人家答应白给他用,因为当地的村民都不用。他买了四个大罐来回拉,等合作社浇地的时候,直接将沼液放在水垄沟里,谁家都能施上肥。

▲ 拉沼液

▲ 拉沼液

地里除草没有什么捷径,全部靠人工和自制的环保除草剂,杜绝化学除草剂的污染。

▲田里拔草

▲田里拔草

除虫这事儿最麻烦,不用农药,就得想别的办法。陈立业用烟叶水、辣椒水、大蒜汁、撒草木灰、沼液喷洒等多种生态灭虫方法来抑制害虫,看起来办法不少,但相对也很费人工,别人一遍农药,他得打3遍自制的这些“生态杀虫水”,即使这样,有些害虫也没法完全防治,实在没办法的就不管了,让虫子吃,最后丢弃或者喂牲口家禽。

▲喷洒沼液

▲喷洒沼液

因为不用化肥农药,沃翠源粮食的产量和普通种植的粮食相比还是有明显差距的。拿小麦来说,一般农田亩产千斤左右,沃翠源的小麦一般亩产500-700斤左右。不过合作社成立这五年来,生产技术的逐步成熟,总体产量也是一直有上升的趋势。原生态种植虽然产量低,但也有自己的优势,比如麦子长得比较“矮”,但却更为茁壮,因此抗倒伏能力更强。

▲ 茁壮的小麦

▲ 茁壮的小麦

前两年小麦加工成麦仁和面粉的时候,合作社会跟当地的小型加工厂合作,严格地监控整个加工过程。但让别人加工终归不是很方便,也容易出现一些问题。在面粉销路逐步打开后,2013年陈立业干脆自己投资30多万在自家后院盖了个面粉厂。

▲ 老陈的面粉厂

▲ 老陈的面粉厂

陈立业的面粉之所以好,就是坚持一直用石磨低速低温磨制,中间也不会去掉小麦胚芽能营养物质,不放任何的添加剂和防腐剂。每分钟20转的石墨低速研磨,低温加工,不会破坏小麦中的营养物质,因此石磨面粉最大程度地保留了小麦中的各种营养物质,特别是石磨面粉中的胡萝卜素和维生素E是其它面粉的18倍。低速研磨保持了面粉的分子结构,无需任何添加剂,在煮面的时候,石磨面粉的面汤颜色呈淡黄色,而其它含有添加剂的面粉面汤颜色呈白色。虽然这样会造成保质期短,给面粉销售造成一定的制约,但陈立业一直坚持这样。

▲ 磨面的石磨

▲ 磨面的石磨

陈立业的面粉出了名,其他的杂粮也连带有了销路,除了小麦、玉米、豆类这些杂粮,陈立业加工的手工挂面、机制挂面、玉米面、红薯粉条、花生油、芝麻酱、香油等产品也供不应求,后来陈立业还自己种了几亩西瓜,在有机农夫市集上很快被一抢而光。

对于未来的产品,陈立业说吃的粮食解决了,用的调料也得跟上。他又打起了加工生态酱油和醋的主意,一直在找一些有传统酿造工艺的老厂在谈,希望用自己种植的作物做原料,做出最纯正和醇味的酱油醋。

陈立业卖粮

种植对于陈立业一家子来说已经够难的了。但销售这事儿比种植似乎更是问题。因为种植成本高,销售的价格自然要比市面上高。最开始时,产品销量并不是很理想,原来指望的火爆销售的场面一直没有出现,除了北京一家公司购买了1500斤,其他十几万斤小麦都积压在陈立业和社员们手里,眼看卖不动,就要当普通小麦卖掉,而按普通的小麦卖掉明显要亏本,因为他们的产量比用化肥农药的要低一半。

但大家也没有埋怨他,因为他为大家免费拉沼液搭钱出力,开始卖的1500斤也是先卖别人的,又是自家爷们,能说什么呢?大不了就算改善生活、为子孙后代造福。

陈立业为了打开销路,到处跑市场。为了省钱,晚上就睡天桥,睡车站,在漫长黑夜中,陈立业不止一次地问自己:这样做值不值?但每次心中的信念都告诉他,他所做的选择是正确的。

皇天不负有心人,后来发生了两件事情,终于帮陈立业的合作社打开了销路。

2012年冬天,正当陈立业和社员们为销售发愁时,中央电视台有位记者听说了陈立业的事情,专程到村里采访。媒体一报道,沃翠源马上受到了社会关注。陈立业一下就火了,每天买面粉的、咨询的电话,打得陈立业手机发烫。很快,十几万斤小麦都销售出去了,价格是普通小麦的两倍。有了陈立业的示范,同村人这才发现生态农业的“好”,也都纷纷效仿。

另一件事情是陈立业找到了当时的北京有机农夫市集。市集可以让他们的产品直接面对城市里的精准消费者,并建立长期联系,也容易形成口碑,同时和其他的市集商户也可以达成合作。

现在,出了名的陈立业,经常会有各种各样的中间商和平台联系他们,想要收购他们的产品,陈立业并不排斥合作,但他会有自己的选择,把产品供给真正认可他和为消费者考虑的平台。

现在陈立业也开通了淘宝和微店,由女儿女婿打理;儿子陈子彧还是经常会跑市集,边卖东西边和熟悉的老人们聊上两句。

陈立业的有机观

陈立业曾想方设法地去申请有机认证,他当时觉着这是一个好产品的标志。可到了后来申请过程中的一些事情却让他改变了看法。

有机认证不仅每年都要交不菲的认证费用,关键是许多认证机构花了钱就给填表发证,都不到地里去实际考察。这让陈立业想不通,这怎么能区分产品的好坏和标准呢?

后来他想明白了,消费者的口碑就是最好的认证,很多认证不过只是一个符号一张纸。他更加严格地把控生产,合作社社员都是自家兄弟爷们,知根知底,谁也瞒不了谁。从播种到收获,合作社统一安排,各家除留口粮种子外,他统一收购,统一加工,统一销售,这样,自己心里就有了底。

陈立业这一家子

陈立业走在生态农业的路上,吃了太多的苦。可和传统的中国农民不一样的是,深知这一行苦的他,不仅没有千叮咛万嘱咐家里人别碰这个,还把全家拉下了水。

老伴在接受一个媒体的采访的时候说:“老陈坚持种绿色生态小麦,不但身体受累,还赔了不少钱进去。干这个太累太累了,刚开始种地就是打点药、种点麦子可省事了。一弄这个,地里的草得拔起来,不施肥、不打药。觉得这个活太多,太累。你得雇人去马厂里面找马粪,雇人拔草,还得花钱。后来借了很多账,把亲戚朋友都借光了。一开始我确实太不支持。但后来做着做着就习惯了,客户也特别热情、特别好,好像跟他们有了很深厚的感情。要让人吃上健康的东西,我们累点也高兴。”

▲ 乐观的老伴王新英在展示自己做的大馒头

▲ 乐观的老伴王新英在展示自己做的大馒头

陈立业的儿子陈子彧大学毕业后,曾经在北京的一家超市做过一段时间。后来主动要求回来帮陈立业,现在已经成了陈立业干活和销售的得力助手。慢慢地接过了陈立业手里的生态农业的“枪”。

▲ 儿子陈子彧在有机农夫市集上

▲ 儿子陈子彧在有机农夫市集上

而对于正茁壮成长的陈家第三代,陈立业说:“我希望我的孙女上农业大学,还是当农民,为城市人服务。世界上怎么也得有干这个的人吧”。陈立业的孙女也许并不知道爷爷的期望,但从小和这片充满生机的田地日日作伴的她,想必是不会忘记那些快乐的日子。

▲ 孙女对地里的红豆很感兴趣

▲ 孙女对地里的红豆很感兴趣

640_012

▲ 爷孙感情好

▲ 爷孙感情好

路漫漫其修远兮,陈立业几年求索,几经坎坷,荣辱相融,却从未忘记初心。多几个沃翠源,多几个陈立业这样的良心农人,对于我们何尝不是一件幸事。

12月16日,沃翠源创始人陈立业和你相约绿光亮点生活节“新食代:我们如何重建与食物之间的美好关联”论坛,和你分享更多关于他和沃翠源的故事。

文章来源:生态分子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Sq2wdnXpA5quWBL5NWKOSg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