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日本自然农法和有机农业的流派与发展

日本自然农法和有机农业的流派与发展

作者:简嘉颖

- 食通社说 -

从福冈正信到木村秋则,从自然农法到秀明农法,再加上几位活跃在国内有机界的日本老师,邻国有机农业思潮和流派对大陆同行的影响甚大。但是,日本不同的农法流派到底有何异同?日本有机农业的发展脉络是怎么样的?

台湾姑娘简嘉颖在日本研习、实践有机农业多年,还在MOA自然农法大本营大仁农场系统学习了两年。我们请她为食通社的读者写了这篇科普文,帮助各位一线农夫更好地理解和应用这些农法。

1 化学农业取代有机农业不过数十年

一般公认人类农业文明诞生于一万年前。当时世界上各大文明不约而同出现了农耕及畜牧活动。在漫长的农业历史中,绝大部份都是所谓的“有机栽培”(因为没有化肥农药可使用啊!),我们习以为常的使用化学肥料与农药的化学农业相当晚期才出现:1840年。被后世誉为“肥料工业之父”的德国化学家尤斯图斯˙冯˙李比希(Justus Freiherr von Liebig)发表了《有机化学在农业和生理学中的应用》,证明了作物可透过无机营养生长,建立了化学肥料的使用基础。(本文意不在讨论化学农业的功与过,李比希的发现的确改善了世界人口的饥馑状况,功劳很大。)

至于日本的化学农业何时开始的呢?120多年前的明治时代,化学肥料传入日本;明治、大正时期在政府有计划的推动下,日本进口了不少西方制造的农药,如硫酸尼古丁、氰化氢、坤酸盐杀虫剂、波尔多液等,都是第一批被洒在日本土地上的化学农药。但农药真正使用于农村,要到昭和初期(1930年代)左右。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由于粮食短缺,农药化肥成了提高农田生产力的救世主。由于日本为火山灰土,不仅偏酸性且保肥力不佳,政府投入大量磷肥与石灰改善土壤、鼓励农家使用化肥农药;加上日本农协成立,交通系统及批发市场逐渐完备,打造出我们所熟知的大量生产、大量流通的近代农业模式。

2 “自然农法”先驱:冈田茂吉与福冈正信

在当时追求产量、视化学农业为正道的时代浪潮中,有两个人很早就提出异议,他们分别是秀明自然农法、MOA自然农法的始祖冈田茂吉,以及因《一根稻草的革命》而被许多自然农法实践者奉为精神导师的福冈正信。

左:冈田茂吉;右:福冈正信

左:冈田茂吉;右:福冈正信

1882年,冈田茂吉出生于东京浅草。他少时体弱多病,深受药害所苦,成年后渐渐察觉到滥用农药化肥仅能保证一时的生产,长久下来恐怕会污染、弱化土壤,影响人体健康,便潜心研究无农药、无肥料的栽培方式。1948年冈田茂吉发表《无肥料栽培》论文,1950年将之统称为“自然农法”,并以箱根、伊豆为据点,逐渐扩展到全国。

1913年福冈正信出生于爱媛县伊于市。与冈田经历相仿,福冈年轻时因为急性肺炎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从而领悟到 “万物皆无”的道理,决心回乡从农。他以老子的无为思想、东洋的“混沌哲学”为基础,发展出“无为农业”,也就是我们熟悉的“不耕耘、无肥料、无农药、不除草”的自然农法。1958年,福冈自费出版了《百姓夜话》,被视为福冈“无的哲学”的原点。20年后出版的《一根稻草的革命》,则是福冈哲学的集大成之作。

22

冈田茂吉和福冈正信这两个人与其说是农家,不如说是思想家、哲学家、宗教家。后来日本的自然农法实践者,大抵上都是承袭自两人。

3 有机农业:起源于60年代反抗环境公害运动

如果说自然农法起源于哲学与信仰,偏重出世悟道,那有机农业就是针对环境公害问题的入世反抗。1960年代,日本食品中的农药残留问题、农药中毒问题、病虫害过剩、硝酸盐残留、环境污染等问题层出不穷;加上1970年代亚伯特˙霍华德(Sir Albert Howard)的《农业圣典》(An Agricultural Testament)、杰洛米˙罗代尔(Jerome Irving Rodale)的《有机农业》(Pay Dirt: Farming And Gardening With Composts)、蕾切尔˙卡森(Rachel Carson)的《寂静的春天》(Silent Spring)等书相继在日本出版,敲响了警钟。1979年,日本社会派小说家兼剧作家有吉佐和子的《复合污染》出版,书中指出滥用合成清洁剂、化肥除草剂、食品添加物的现代社会无疑是个大型人体实验室,对后世的影响恐怕难以估计。这本书影响许多人投入自然/有机农业,至今仍是备受日本人推崇的经典著作。

《农业圣典》和《寂静的春天》也已经在国内出版。

《农业圣典》和《寂静的春天》也已经在国内出版。

推动日本有机农业的中心人物为元农林中金常务理事一乐照雄。受到福冈正信、提倡无农药栽培的梁濑义亮医师、确立农村医学的若月俊一医师等人的启发,一乐照雄1971年和其他有志者一同成立了“日本有机农业研究会“,其主要理念如下:

“现在的农法,让农业从事者伤病不断,令消费者身受毒害。滥用农药化肥与投入家畜排泄物,不仅造成各种生物死亡,也污染了河川与海洋,破坏了环境。农地也因为缺乏腐殖质而地力急速衰退,这不仅仅是公害问题,更关系到人类的存亡危机……(中略)……农业从事者应抱着健全国民饮食生活、保护环境的使命感,回归农业应有的样貌。对农业者和一般国民来说,农业绝不仅是一种产业,而是超越经济层次、更贵重的存在。”

由此可知,“有机”不仅是一种栽培方式,更重要的是建立人类社会和自然环境之间的连结。

4 自然农法的流变与流派简介

作为有机农业的一个独特分支,日本的自然农法有许多不同的派系,要讲清楚,必须从冈田茂吉的“世界救世教”开始说起。

冈田茂吉除了“自然农法”,还推动“净化疗法”、“美术文化活动”,合称“三大事业”,希望建立“无贫无病无争的地上天国”,在1935年创立了“世界救世教”(当时称为“大日本观音会“),信徒目前约有60万人左右。

冈田死后,在关西布教的小山美秀子创立“神慈秀明会”,脱离了“世界救世教”。而原本的“世界救世教”则分成三大教团:“东方之光”、“伊豆之眼”、“主之光”。这三大教团同样奉冈田为教祖,推动三大事业,但其中自然农法因为后继者路线不同而产生了差异。

基本上,无论哪个教团,大体上都继承了冈田茂吉最初的思想:即主张发挥土壤本来的力量,顺应自然,遵从自然,使用由落叶枯草制成的草质堆肥,推崇自家采种、连作(即连续两次栽种同一种作物)等栽培方式。

其中,秀明自然农法算是恪守原始作法的基本教义派,要求尽可能不投入外部资材,不使用塑胶覆盖物,坚持自家采种,其做法应该比较近似我们目前认知上的自然农法。

秀明自然农法介绍。图片来源/秀明网站

秀明自然农法介绍。图片来源/秀明网站

“东方之光”的“MOA自然农法”、以及“伊豆之眼”的自然农法,则主张要适时变通。MOA原则上不使用家畜粪肥,但考量社会情势、土壤状态、作物种类,可适当使用完全发酵的家畜粪肥;同时他们也不排斥使用黑色地膜、塑胶布等资材。“伊豆之眼”的自然农法,则推广使用EM菌 (编者注:effective microorganism的缩写,即一种有益微生物的混合菌群)。同时,这两派皆致力于自然农法的科学实证研究。MOA在静冈县伊豆之国市开辟“大仁农场”;伊豆之眼则在长野县松本市建了“自然农法国际研究开发中心”——后者每年定期颁布自家育成的自然农法种子,是全国自然农法和有机农业实践者重要的种子来源。

位于伊豆大仁的MOA农场每年都会招募学员,系统学习MOA自然农法体系。图片来源/网络

位于伊豆大仁的MOA农场每年都会招募学员,系统学习MOA自然农法体系。图片来源/网络

本文作者简嘉颖(图左)曾经在MOA大仁农场研修,今年夏天,她陪食通社和北京农友王鑫(图右)重返故地。(王鑫的故事我们下周放送,敬请期待。)摄影/食通君

本文作者简嘉颖(图左)曾经在MOA大仁农场研修,今年夏天,她陪食通社和北京农友王鑫(图右)重返故地。(王鑫的故事我们下周放送,敬请期待。)摄影/食通君

尽管并未强迫入教,研修生和职员中也有许多非信徒,但冈田式的自然农法总体上仍以信徒为中心。由于主张不同,各流派的交流并不频繁,十多年前“东方之光”、“伊豆之眼”两派曾有透过农业进行组织整合的想法,后来也不了了之。

福冈正信虽然没有像冈田茂吉一样成立宗教。但他花费40年确立的自然农法四大原则“不耕耘、无农药、无肥料、不除草”、最低限度给水、米麦连续不耕耘直播栽培(不经过育苗插秧等手续的栽培方式)、混合多种种子的黏土团子等作法,已经成了许多人的信仰,被誉为“神的农法”。(编者注:黏土团子是福冈正信发明的独特播种法,在泥土里混入植物种子,混成一个泥球后丢在田里,可以避免直播的种子被鸟啄食)

福冈正信的“伊甸花园”项目。图片来源/网络

福冈正信的“伊甸花园”项目。图片来源/网络

虽然崇拜福冈正信的人很多,但或许是他的境界已经超越凡人,他的栽培方式难以复制,在日本很少看到成功使用福冈式自然农法的案例。真正的正统后继者或许要算是福冈正信的孙子福冈大树,他继承了祖父开垦的柑橘果树园,在爱媛县伊予市持续实行自然农法。去年伊予市还开设了福冈正信纪念馆,展出福冈正信的手稿和遗物。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自然农”川口由一和“自然栽培”木村秋则。后者因《这一生,至少要当一次傻瓜》的“奇迹的苹果”的故事,而成为国内很多有机农民的偶像。

川口由一实行化学农业20多年,被农药和除草剂搞坏了身体。他偶然接触到《一根稻草的革命》,决心挑战“无为农法”。初期他尝试仿效福冈的做法,却发现直播方式令稻米几乎没有收成,便转换为育苗。在数年的试行错误之下,他逐步确立了“不耕耘、不用农药肥料、不把草和昆虫当成敌人”三大原则,主张自然农并非“放任”,而是”栽培”,需要适度的人为干预。川口由一不仅出版多本自然农著作,每年还吸引400多人前往位于奈良、三重县界的“赤目自然农垫”研修,各地也有学习川口式自然农的“自然农学堂”。

川口由一在农场。图片来源/网络

川口由一在农场。图片来源/网络

木村秋则因为《这一生,至少当一次傻瓜》而爆红——花了十一年的时间终于等到苹果树开花结果的故事感动了千万人。让木村秋则转换栽培方式的契机也是因为读了《一根稻草的革命》。木村式自然栽培同样注重土壤的培育与生态系的调和,不用农药肥料,但仍会进行栽培管理,比方搭配豆类、麦类等绿肥种植,以确保商业生产的可能。目前北海道、冈山、石川等都有学习木村式自然栽培的组织,其中石川县羽咋市农林水产课在2015年成立“自然栽培推进系”,和羽咋农协携手推广木村式自然栽培。这在以化学栽培为主流的官方和农协系统中,是非常罕见的例子。去年,东京杉并区还设立了“羽咋放送局”,贩卖羽咋产的自然栽培农产品。

木村秋则 《这一生,至少当一次傻瓜》图片来源/网络

木村秋则 《这一生,至少当一次傻瓜》图片来源/网络

有别于冈田和福冈两派,近年来默默蔚为风潮的,还有巴西日侨林幸美创立的“炭素循环农法”,简称炭循农法。有机、自然农法之争常常聚焦于肥料的使用上,但是只要留意一下,就会发现整个大自然不用肥料也能生生不息。因此林幸美主张要在田里重现森林生态系,投入过多氮素只会招致土壤腐败,应要适当投入炭素资材,增加微生物,转换为发酵型土壤。目前推广炭循农法的有住在静冈县的前广岛大学理学教授城雄二、还有以东京、神奈川为据点,开设炭循农法餐厅、提供蔬菜宅配的宜客思公司。

5 “有机”与“自然”:名称不同,本质相通

2001年《有机JAS法》(农林物资标准化的相关法律)成立以后,“有机农业”似乎就成了遵循官方有机规格的栽培方式;而“自然农法”流派众多,各自为政,并没有统一的正式定义。但不管是哪种农法,真正成功的农家都有惊人的共通之处:他们一定十分了解周遭生态系和土壤,善于观察作物和自然环境,维持丰富的生物多样性,令作物和自然和谐相处,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农法的名称和概念,是由人类所决定的;但对大自然来说,不管你用什么方法都是一样的,只要是合于自然之道,假以时日,大自然一定会给予善意回应。

文中提及组织/店家资讯

  • 一般社团法人MOA自然农法文化事业团(大仁农场)http://www.moaagri.or.jp/index.html
  • 公益财团法人自然农法国际研究开发中心 http://www.infrc.or.jp
  • 特定非营利法人秀明自然农法网络 http://www.snn.or.jp
  • 赤目自然农垫 http://iwazumi.sakura.ne.jp
  • 羽咋放送局 https://www.hakuihoso.com
  • 福冈自然农园 http://i-yo.jp (网页已暂停更新)
  • 福冈自然农园脸书(目前更新以脸书为主)https://www.facebook.com/福冈自然农园-1845878729017039/
  • 炭循农法的共乐广场 http://tanjun0.net
  • 宜客思公司 https://www.icas.jp.net
  • 炭素循环农法的简介影片(中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_sUIxu3yNc
  • 慈光会(梁赖义亮)http://www.jiko-kai.org
  • 长野佐久总合病源(农村医学之父若月俊一)http://www.sakuhp.or.jp/ja/honin/2864/43/000624.html

关于作者

简嘉颖,日本食通信联盟华语区协调人。1984年生于台湾。2011起在日本学习、实践自然农法之余,撰文介绍日本农业、饮食、环境、地方活化等议题。译有《食鲜限时批–日本食通信挑战全纪录》等书。

文章来源:食通社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HL1humVfPwsaZPcQ8__iKA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