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澳洲活力农耕,面向未来的农业(一)

澳洲活力农耕,面向未来的农业(一)

作者:袁培丽

2015,我们和老师们共同探访一处黄龙病柑桔树,刚喷过除草剂不久的园地,一片枯败死寂的气氛令人压抑。台湾的水云老师说:除草剂给生态制造的是一种趋向死亡的力量,并不是只有草会受影响,只是草比较小,死亡比较快,树只是会死得比较慢。之后分析常规的桔树种植、施肥管理方式,听起来桔树之癌更接近于一场“人祸”。在另一处彻底荒弃的桔园,Darren老师仔细地检查树根、树皮,观察树冠、树叶,他说“这棵树,她一直还在努力。”正因为数年的“无人”,这片地的生机在慢慢回来。可惜园子的主人对于树还有希望的说法已不感兴趣,因为他们再做什么都已经不划算了。我们无权苛求需要生存的农人的选择,然而常规化学农业的模式与自然的矛盾显然不可持续,不是在趋向生机,而是指向衰亡。

应运而生的农法

活力农耕:应对化学农业的挑战

当化学农业还并非“常规”,人们对化学品的质疑就早已存在。

活力农耕农法诞生于科学与哲学家鲁道夫·史坦纳先生1924年的《农业课程》系列讲座。当时化学农业兴起不久,已有一批农夫开始觉察到化学品导致的土壤与作物病虫害增多和食物品质下降问题,开始寻找解决之道。这一系列演讲,即为史坦纳针对化学农业风潮带来的土壤-作物生命力流失问题的直接回应。

“历史上,全新的推动力曾一次又一次地涌起。我们从不能‘退回’过去。当植物的自然生长条件正被强硬性的(常规化学)农法瓦解,环境条件退化,一股新的农业推动力成为必需。”——澳洲活力农耕研究院官网

从理论到落地

几位史坦纳先生的同事为其理论的科学验证和实际落地贡献重大,其中莉丽·科里斯克女士在1925——约1930年间成功科学证实了物质在极为精微的状态下(稀释到1000亿倍)仍对动植物具有积极或消极的影响,那时微量元素或维生素的价值尚未为人所知;作为史坦纳指定的配方研制者,恩福雷特·菲佛先生通过大量实验研究,将活力农耕配方进一步精纯化,确定了各个配方的用量、比例和品质标准,菲佛后来成为美国知名微生物学家和当时新兴的营养科学的前沿先锋。

1. 从500到复合500

活力农耕配方的理解、制作和使用的准确与否对农法有关键影响。

菲佛先生发现活力农耕基础配方每一克中含有超过5亿活性微生物(英文为“500个百万”,经激活过程后,这一原始值将继续呈几何级数增长),故将其命名为配方“500”。

深受人智学熏习的阿历克斯·珀多林斯基在远赴“太阳之地”澳洲大陆后,与一批真正工作在自然与大地的农夫们一起,通过近70年的踏实努力,将活力农耕农法从理论发展为一整套完善的农法系统,并在各个气候带和土壤条件中以事实证明了农法之于土地的强大力量。与菲佛先生曾密切交流的阿历克斯严格贯彻菲佛所确立的配方制作原则,甚至在个别配方的品质上被菲佛先生认为已超过其本人的制作。在实际运用中,为了进一步提高配方的运用效率,阿历克斯创造出基于单一配方500和6种堆肥配方的“复合500”,其应用效果更胜于单一500,如今广泛应用于澳洲、欧洲、亚洲等众多国家和地区。

2. 保护性耕作系列农机

为进一步适应澳洲地广人稀的农作现实,一系列关键性农机在集体智慧中逐一诞生,其中配方搅拌机成功令活力农耕从手工搅拌中解放,从而可以高效运用在极大规模的农场形态中;而基于对土壤结构的深刻理解而研发演化而生的“复兴者号”特型深松犁,更在土壤保护和生产效率中成功探寻出一条中庸之道,使严重板结的土壤得以迅速转化,而各类土壤得以在持续生产中土壤结构和自然肥力持续发展。这在全球土壤全面退化,而作为土壤板结主要原因之一的农机普遍重型化和粉碎化问题尚未引起广泛重视的今天,具有特殊意义。

3. 从农夫到农夫,从土壤到人类

区别于活力农耕早期局限于人智学圈子的状态,澳洲活力农耕秉承史坦纳先生最初“期望活力农耕农法广泛运用于地球”的愿望,强调“农夫传递农夫”的实践至上之道路,逐渐发展出农夫之间的互助网络,以及“农夫协会-研究院-销售公司/农夫基金”的三元支持结构,以及基于并高于国家有机标准的农场-产品标准认证体系。在甚至连有机都缺乏市场的年代,完全凭借食物品质逐渐开辟出活力农耕的食品市场。在一次对11项“常规化学种植-有机种植-澳洲德米特活力农耕种植”的食品消费者对比盲测中,澳洲德米特认证食品在8项盲测中胜出。

4. 整体疗愈的真实启动

好的农法带来的不仅仅是农业的收获,真实落地的活力农耕农法创造的是一个连锁反应链条:健康的土壤-阳光的植物-优质的食品-活力的人类-复苏的地球。

“在澳大利亚,有一个1000公顷的活力农耕农场,地势平坦就像桌面,农场一侧奔流着一条差不多6米深的山谷小河,另一侧则是公路。在公路上方的山坡上是一个常规农场,农场主已有84岁。去年秋天,经历了与往年一样6到8个月的干旱期后,这位老农夫对我们说,“约翰John,我不知道你们在下面在做什么,但这是80年来,我第一次看见那条小河——经过夏天和秋天——一直还在流。”我们的农场已经培养出充足的腐殖质,从而能够在土壤中存储水分,一个地下水脉系统从而开始发展,而整个区域得以进入一个疗愈的进程中。“——1999意大利德米特国际大会演讲《面向未来的农业》

澳洲活力农耕之关键区别

1. 认识的分水岭——植物汲养,自然还是强制

化学农业始于化学家尤斯图斯·冯·李比希对“植物只能吸收水溶性矿物质”的发现,然而,这并非植物汲养机制的完整图景。澳洲活力农耕通过长期观察确认:在自然状态下,植物根系呈现汲水根和汲养根两套体系,正如史坦纳所提示:

“植物通过腐殖质,而非土壤水汲取养分。”

在自然中,植物“想喝水时喝水,要吃饭时吃饭”,汲养节律完全受太阳的温热调节。矿物质经过腐殖质的中和净化作用,呈水溶状包含于腐殖质中,由伸入腐殖质的绒毛汲养根进入植物。在太阳调节的情况下,植物不会出现过分汲养的失衡状态,而土壤水保持纯净。由于植物细胞水盐平衡,光合作用正常进行,植物呈现其本来具有的形态和风味。

而在通过水溶性肥料输送养分的农业模式中,植物的水分和养分吸收混合(大多数绒毛根往往被烧死),当植物由于蒸腾作用而无时无刻地汲取水分时,也被迫吸收过量的土壤水盐分,而为了平衡体内过量的盐分,植物同时也被迫吸收过量的水分。水分蒸腾,盐分累积,则需要更多水分。这样的恶性循环导致植物细胞水肿,体内含有过量而无法完全中和转化的盐分(如硝酸盐)。这导致了植物光合作用受阻,免疫力下降,病虫害增加,食物体积变大营养价值和风味品质却大大降低等系列问题。而浑浊的土壤水,既污染着土壤,破坏着土壤生态环境,加速着土壤板结退化,也由于大多数肥料随水流失下沉,而继续污染着地下水的广大系统。

2. 管理的核心点——土壤生命结构的建立

“土壤结构的重要性——腐殖质是植物的自然食物。土壤结构的损失将导致腐殖质的流失。

现代科学没有对于腐殖质的检测手段——它是一种活着的物质。对于有机质或碳元素的检测与腐殖质是不同的。

当今地球上大部分农用土壤已经因其所采用的管理方法而损失掉了土壤结构。这带来的后果之一,就是这些土壤无法再含藏一株植物所需的自然食物。这样的植物的养料需求依赖肥料施用而满足。”

“腐殖质和土壤结构是在自然的组织中进行有机施肥的基础。它们是澳洲德米特活力农耕农法的根本原则。”——澳洲活力农耕研究院官网

3. 全新的创造力—未见的微生物,新生的腐殖质

“据估算,全球土壤的形成速度是每厘米178年。”——《土壤观察——陈能场“人类再牛,靠的还是六吋表土”》

而在澳洲活力农耕不同气候和土壤条件的广泛实践中,退化土壤的转化修复往往在较短时间就将看到真实的成果。对此的更多实证研究和行业对话尚待发生。

火狐截图_2017-12-01T11-36-58.654Z

浙江台州中德农场-澳洲活力农耕起步期实践农场,1年转化对比情况(注:不同气候、土壤条件和操作掌握度将导致转化速度不同)

浙江台州中德农场-澳洲活力农耕起步期实践农场,1年转化对比情况(注:不同气候、土壤条件和操作掌握度将导致转化速度不同)

菲佛在当年的配方500研究中,发现其中包含一些在自然界中尚从未被发现的微生物种类。

“有机农业承受着一种潜在的不安,它依靠过去而活——就像《旧约》——依靠山上流失下来的土壤。活力农耕就像《新约》,推动着新的土壤产生。

农业和人类在未来不可能永远利用来自山脉流失下来所沉积的资源,这是不可持续的。活力农耕是可持续的,因为新的土壤被创造出来——只需有时尽可能少量地用一点的旧物质。进一步看,老的大地正在死去,所以能得到的旧的“腐殖质”最终将会越来越少。”——详见《活力农耕——面向未来的农业》

(待续)

文章来源:沃土可持续农业发展中心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DAZlFpuGUcOwI81Yq9WDrw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