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张美阿妈村长的有机之路(上)

张美阿妈村长的有机之路(上)

作者:宜兰新闻网记者 曾琼仪
专访 张美阿妈

我是张美,今年70岁,大家都叫我张美阿妈,我出生在(台湾)丰原的一个农村,我的阿妈让我读书,我是我们小学里唯一一个考上台中女中的学生。

S__1490953-620x420

嫁来宜兰当上行健村第一个女村长

阿妈跟我说,如果你能读,阿妈会给你读,但你只能考花莲的师范学校,结果我没有考上,姑姑因此介绍我去隔壁的诊所当助理护士。

三、四年学习下来,就算是“打血管针”我都能得心应手,后来到桃园又当了两年助理护士,因此和我先生结识,嫁到宜兰来。

本来婆家在三星乡义德村,十九结行健村则是婆婆的娘家,婆婆的父亲在这里开了一家杂货店却无力经营,因为我是大媳妇,所以婆婆指定我来这里负责顾店。

在当时民国六十年代,我是这里唯一有读过书的女人,也因为交通不方便又没电话,村里妇女只要儿子去当兵写信回来,都会来找我帮她们读信回信。

以前没健保,阿公阿妈凡是有慢性疾病的,大多需要天天去打针,后来他们知道我有护士的工作经验,都会来拜托我帮他们服务。

就因为经常服务村民做一些小事,在民国七十年的时候要选村长,村里就鼓励我出来选,在那个年代宜兰还没有女人出来选村长,因此我考虑了很久。

后来先生一直鼓励我才让我决定参选,最后虽然顺利当选了,但其实过程中,还是有很多老阿公看不惯我一个女人家出来跟人家选村长。

“农地重划”将灌溉排水分离成了日后走有机的契机

选上村长那年,正好碰到宜兰的农地重划,不仅道路要重划,灌溉和排水沟渠也要分开,这点很重要,因为这是日后我们可以进行有机农作的基础工程,灌溉和排水有分开,才能避免排水污染农田。

早期我们村里都还在喝沟仔水,后来透过议员才得以接地下水来喝,就在我们村里都还没有铺柏油路的时候,我就想到先“接自来水”的重要性,于是我跑去找议员争取经费,因为如果没有补助的话,当时一般人都舍不得花这个钱。

后来议员帮我们争取到5百万的经费,我们行健村因此有了自来水,回想当时有几户不肯跟大家一起接自来水,过一阵子才终于想通自己去申请,结果多花了很多钱,所以我才常说人要有远见,不能只看眼前。

虽然我是女人,但我读过书会写字,所以当了村长之后,顺理成章的社区总干事、十九结泰安宫的总干事都找我去做,还当了家政班的班长,后来乡公所有成立一个环保义工中队,我还兼他们的中队长。

重划土地期间,村民都有感受到我的用心和认真,最主要是因为工程进行当中有些沟渠做得不够完善,我都会力求改善,我们村民有的在别村也有土地的,比较之后就跟大家说一样在土地重划,我们村的村长做得比别村好。

行健村植树、环保样样不落人后

民国80年左右,游锡堃县长在推全县道路“种植行道树”,鼓励所有社区来种树,我自己也是很喜欢美化环境的人,认为居住的环境弄漂亮一点,心情才会好,于是就响应县政府全面在我们村里种植行道树。

植树不是一个人的事,村里的人都配合才能达成目标,每年我们都响应植树节的活动,也就是每户出一个人工来植树,接下来县政府又在“推动环保”,例如垃圾分类、资源回收、厨余制作堆肥等等,我们都有照做。

村里的人有时也会有微词,因为村长经常发动义工来打扫环境,村民会抱怨这也是正常的。我只能不断鼓励村民,说我们植树美化,环境清洁配合度又高,所以比赛才能经常获得优胜。

关于这点要想长远一点,其实我们不是为了政府做,是为自己的享受,这样我们的生活质量才会高。

后来我们得了几次“十大环保社区奖”,更获得了宜兰县政府的植树奖励金二十万!于是我就办了三天两夜的县外观摩,只要村民都可以免费出游,大家都很欢喜,就这样我连续当选了五届村长。

想要改善农村生活质量而迈向有机之路

95年,有个农民在种有机,我去买来吃,一边吃一边想说:那个有机米一斤84块(台币),一般的米才23块,能卖这么高的价钱是怎么办到的呢?

其实我向来不喜欢农药的味道,平时骑摩托车四处去田里拜访农民时,就常感慨农民喷农药对他们的健康危害实在很大。不过喷了几十年的农药习惯要改也没那么简单,而且农民也是为了收成才使用农药,大家都背负着养家活口的重担。

吃过有机米的我,觉得这实在好吃价钱又好,就想要走有机农业来改善村里农民的生活。刚开始农民对于我的梦想都说不可能。98年,我去找乡长,说我想推广有机农业,希望能请讲师来授课,乡长一口答应说经费他可以补助。

我跟乡长说要人家来上课,可能需要送点小礼物,人家才愿意踏出门。乡长说那就送雨伞吧,我则建议送有机肥,有机肥当时一包大约240块,果然这有机肥吸引了五、六十人来听,有的一户还来两个领了两包,我们也照给,就这样连续办了四场。

然后,我就开始一户一户去游说,第一户是阿土伯,阿土伯的儿子其实早就有劝过老人家改做有机,趁这机会就鼓励老人家加入。第二户说他们本来就没在喷药,不需要加入团体,我跟他说有经过认证才能取得消费者的信任。第三户说他们在种葱,不喷药不行,口气很不好,但我也不勉强。

我们行健村做有机这八年来,一路走来的确很辛苦,所以我们也不能怪人家不做,要做得自己欢喜甘愿,遇到困难的时候比较不会产生抱怨。

第一年招了村里11户相当于三分之一总共九公顷,这样我就很满意了,于是99年开始做有机,成立了“宜兰县行健有机农场生产合作社”。

不久花莲改良场的大义分场来找我们,教我们相关课程,象是如何选品种,我们选了比较好吃的高雄145。在技术方面,他们教我们一次种少一点,间距要大一点,比较通风就比较不会有病虫害。

还有肥料里要降低“氮”的比例维持在5趴就好,氮肥越高稻子越漂亮,但是病虫害也会相对越严重。他们有介绍替代农药的“苏利菌”,不过很贵,一小包就要四百块。

由于我常去听研习会,比较有在吸收新知, 就跟农民说,我们喷农药其实很辛苦,又要泡药又要拉管子,还要拿着杆子在大热天下田去喷,也危害自己的身体。喷农药的辛苦让人看了很不舍,也不时有农民使用农药中毒,赶快跑来找我叫救护车,送他到医院去解毒。

后来有个集会,我就语重心长的跟他们说,喷农药实在太辛苦了,不如我们下定决心都暂时不要再喷农药,先确定有机到底能不能做,如果有机做不起来,我们再继续喷农药也不迟。好在大家都有信任我这个村长,真的都不喷农药,大家决心一起来做看看。

八年不喷农药的结果 农民赢得健康和自信

八年了,我们不喷农药已经八年!就这样少了许多农药的成本和人工。在收成方面,惯行农法如果收成一万二千斤,我们有机大约收成七、八千斤,这样我们就满意了,用高价值来平衡收益,再说不喷农药已经赚到身体健康。

现在我们每年都有请验证公司,早期没有验证公司,大家都自称有机,现在政府规定有机必须有第三方验证公司认定,通过认证才能贴小标章。

我们自己找了一家比较严格的验证公司,而且我们采个别验证,不做团体验证。个别的好处是比较不会互受牵连,因为有的难免被旁边有撒农药的葱田喷到验不过。前年和去年我们都有个别的被验到农药残留,这样他就拿不到证书和标章贴纸,也不能在我们合作社卖,他只能拿去农会或一般市面卖。

加入我们合作社,合作社会“共同采购”正确的有机资材,也会“共同销售”保证用比较好的价钱收购一半。我有问过惯行农法的一甲一年大约赚四五万块,如果是有机农业,收大约是十几万,大约是多两倍。当然有机农业的成本也比较高,验证就要好几万,有机肥也比化肥贵,好在现在政府有补助六七成。

虽然做有机省了喷农药的工,但手工除草其实也很辛苦,所以精算过之后,我们可以说,有机最大好处应该是:赚到自己身体健康,也让家人吃到安全的农作物,还能让消费者大家一起吃有机当做是做功德。

以前的年代普遍都认为做农的没前途没地位,大家都想把女儿嫁给做公务人员或是做老师的,这几年因为有机农业盛行,渐渐起了变化。

我们合作社第一批都是老农,这几年许多年轻人投入我们有机的行列,渐渐从11个老农做9公顷,增为现在的28个做45公顷。加入的小农可以在合作社共享机器,机器都放在合作社的仓库里,不但减轻个人的财力负担,共同销售又可以享受降低成本。

现在愿意把女儿嫁给有机小农的应该会越来越多,有机农业很正面也是值得开发的事业。

(未完。待续)

 

文章来源:宜兰新闻网

原文链接:https://www.travelnews.tw/news/張美阿媽村長的有機之路(上)/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