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与山川草木对话,并不是什么“神秘”的事

与山川草木对话,并不是什么“神秘”的事

作者:Jing

你是否常常和家里养的小动物沟通,能深深感受到彼此的喜怒哀乐?是否有过根据感官的观察,来判断阳台上的花花草草需要你做什么?是否经历过来到一片陌生的山野中时,不知为什么,突然有一些强烈的新想法、情绪涌上心头?是否聆听过林中的鸟语,并且似乎能听得出一点——哪怕只是一点——其中的含义?在看到因为无意识的滥用而被破坏的环境时,是否会觉得胸口发沉,哪怕那个环境跟你平时生活的地方距离非常遥远?……

如果对以上的任何一个或多个问题,你的回答是肯定的,那么——对,你已经证明了自己的确拥有自然沟通的能力。

自然沟通是《自然过程》练习中的第四部分。自然沟通不是只有少数人才能做的,不是什么“特异功能”,而是每个人的本能。自然沟通也不是全新的概念,而是根植于古老的、相信万物有灵的部落文化中。虽然在世界上绝大部分地区,古老的文化早已远去,但其影响却多多少少留在人们的身体里、生活中,以及各种传说、信仰、哲学、生态智慧中。

如果看到这里,你还是觉得自然沟通是件“奇怪”的事,那么也可以换种方式,把自然沟通看做是与“自我”沟通。而至于“自我”的定义是什么,每个人的理解都可以是不同的。比如,你是愿意将“自我”看作是一个分离的、单独的人,还是常亲身体验到“生态自我”呢?(“生态自我”是与周围环境紧密联系的“自我”,人是地球生态网的一部分。)

DSC00814

注:《The Nature Process》(自然过程)是一本关于如何与自然重新连接的“练习手册”,主要包含自然临在、自然身体、自然吸引、自然沟通和自然放松五个部分。这些练习不仅能让我们学会如何在自然中放松、减压,更能让我们建立与自然的深度连接,体验与自然万物沟通,亲身体会到生命之网的智慧和力量,重新认识自我。这本书是英国生态心理学者Tabitha Jayne基于她所组织的同名的自然体验课程而写成。

续上文:

以自然为“镜”,照见真实的自己

跟身体智慧相连,就是跟内在的自然相连

用30+种感官体验自然,意想不到的减压放松

“回归自然”的路上,这些隐形的阻碍是不得不面对的

自然沟通是非语言的

相对于之前分享的关于“自然身体”的练习(强调和“内在自然”沟通),“自然沟通”这部分,主要是说人跟外在的自然如何沟通。

就像我们开头提到的例子中那样,自然沟通并不是通过语言,而是通过身体的感官发生的。自然沟通的最重要的基础,就是我们前面分享的,自然临在和自然身体的练习。

当我们能暂时放下头脑中关于日常事务的杂念,并且注意去感觉多个身体感官接受到的信息,包括那些很微弱、很容易被忽略的信息,才可能知道外在的自然要“说”些什么。

这是一种深度的聆听,意味着不仅仅用耳朵听,而是用整个身体去感受自然,并且不试图去控制、评判自己的感受。其实,这样的沟通方式,不仅仅适用于与外界的自然沟通,也完全适用于与他人的沟通,如果能常常有意识地去做,对改善人际关系也有相当大的好处呢。

DSC05731

盖娅假说与自然沟通的关系

20世纪60年代,英国科学家James Lovelock提出了盖娅假说,认为地球就像一个活的有机体,会自我调节以提供适合生命存在的环境条件。后来,在美国生物学家Lynn Margulis的共同推进下,这个理论逐渐受到西方科学界的重视。

盖娅假说认为,“地球是活着的”,为了维持有机体的健康,地球本身发展出了一种负反馈机制,假如内部出现了一些有害的因素,地球能够将那些有害的因素除掉。对于这个负反馈机制,用地球形成以来的46亿年间温度变化情况来说明是最好不过了。理论上说,太阳辐射强度增减10%就足以引起全球海洋蒸发干涸或全部冻结成冰,但现在的太阳辐射强度比35亿年前(最早的生命出现时)增加了25%,然而这期间地表的平均温度从未变化到不适合生命生存的地步,这说明地球的确存在某种内部的自我调节机制。

如果我们同意地球是一个完整的有机体,而大气层是这个有机体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那么可以说,我们不是生活在地球“上”,而是生活在地球“内”。一字之差,意义却完全不同,后者才代表着,人是地球有机体的一部分。

如果地球能让自己的各个组成部分相互沟通、以便进行自我调节、保持生态平衡;那么,人类也必然是这个巨大的沟通网络中的一部分。问题不是我们“能不能”参与这个规模巨大的沟通,而是“想不想”沟通。

(在科学界,盖娅假说仍然是存在很多争议的。不过,研究归研究,我们如果平时注意观察一些小的生态系统,至少是很容易发现,系统中的各个部分的确在发生复杂的相互影响,系统很明显是有调节自身平衡的能力的。)

09282011571

跨越阻碍,找回自然沟通的本能

自然沟通是人的本能,只是,有太多阻碍挡在面前,让我们难以充分发挥本能。其实,自然沟通的方法是不需要“教”的(的确,在《自然过程》书中也没有说到特别具体的方法)。我相信,只要勇敢地去看见阻碍并且跨越它们,接下来,我们都会自然而然知道该怎么做。以下主要分享一些我个人的感想和体验。

别把自然拟人化

一个妨碍我们进行自然沟通的因素是,我们倾向于把地球拟人化,比如把地球称作是“母亲”,或是把山川、河流也称作“母亲”。这样虽然有助于培养感情,但是会导致,我们可能不自觉地假设,人类所想象出来的道德伦理,也是适用于地球这个大的有机体的,但是事实上,可能并不是这样。天地本就是无情的。

在自然沟通中,放下只属于人类社会的道德评判,放下自己的情感投射,是必须的一个跨越。

尝试多样的沟通方式

事实上,自然万物无时无刻不在相互沟通,甚至我们平时不认为是“沟通”的现象,比如大到风雪雷电、四季更替,小到某个种群的数量增减、甚至一朵花的绽放与凋谢,也都是不同类型的沟通。在中国的传统中,对这些自然讯息的接受本是习以为常的,比如顺应节气更替来安排农事和生活方式。

沟通可以是有形或无形、有声或无声的;可以是丰富的信息或指引,也可以仅仅是种感受;可以是跟某个具体的自然物的沟通,也可以是跟范围不确定的、广泛的自然界的沟通。比如,登上高山望向远方,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流动的画面、或陌生的旋律;某个困扰许久的问题,来到某地后,突然间似乎有个声音在告诉你答案;或是,漫无目的地在一棵大树下躺了会,感到有种被支持、被关怀的温暖……这些都可以是“自然沟通”。

有一些伙伴喜欢通过在户外做冥想的方式来获得一些讯息。关于这点,我个人并不熟悉,但你如果有兴趣的话当然可以试试。我记得去年参加生态村设计EDE培训的时候,老师就说,在苏格兰的芬霍恩生态村,当他们在社区内需要做某些重大决定时,会先在自然中冥想,向自然提问,随后聆听来自自然的引导和建议。

在用心创作的过程中,人特别容易形成跟自然的沟通。创作既是人与自然沟通的管道,也承担着记录沟通过程的作用。我自己就有切身的体会,而这些沟通带来的讯息,其实有很多我都写到文章里了。如果没有常常去户外的习惯,我猜想写文章可能会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再比如,有一位年轻诗人分享说,他并不觉得他的诗完全是自己的“原创”,因为这些诗只是在与各种不同环境的互动中“冒出来”的,不知源自何处,甚至写下来就从来不必再修改。一位音乐老师告诉我,她曾经多次在自然中静心的时候,感觉到全新的歌突然连曲带词地出现,她就赶紧唱出来、记下来……这样的经历,在艺术家中并不少见。而他们中有些人常去到自然环境优美的地方寻找“灵感”,也是很容易理解的事。

“灵感”的英文词inspiration来自拉丁文的inspirare,意思是某个外在的事物将某个新的想法“呼入”、“灌输”(breathe into, instill)到人的头脑中。灵感当然要以这个人以往的知识经历作为背景,但在这个基础之上,灵感中有很多东西的确是全新的,是不知来源为何处的。

DSC00877

信任自己

如果对自己缺乏足够的信任,可能会对自然沟通的效果有很大影响。

当我们熟悉了自然临在和自然身体的练习,就会更容易地在户外的自然环境中达到一个放松的状态。而在这种放松的状态下,我们“思考”的方式是不同的,甚至对时间和空间的感受也都会和平时有所不同。回到平时的状态之后,我们的头脑很可能会对刚才身体感官感受到的信息作出评判:那有什么意义呢?是我自己胡编乱造的吧?这根本就没什么道理嘛?……

在我看来,这恐怕是自然沟通最大的阻碍了。

在《自然过程》书中,Tabitha提到,在自然沟通的过程中,我们需要通过自己的方式,就像启用一个小小的“通用翻译器”(universal translator),把自然传递到各个身体感官的讯息“翻译”成自己平时能够理解的语言。而如果我们从来没有有意识地与自然沟通过,这个“通用翻译器”并不会一开始就在很好的状态。换句话说,我们接受到的讯息,可能会被“翻译”得走了样。我们可能会觉得那个走了样的讯息没什么用,但这并不代表我们接受到的原始讯息是没用的或错误的。

对于这点,只能说,多练习就是最好的方法了。不管是“翻译”的能力还是信任的能力,其实就像肌肉一样,越锻炼,越多使用它,它就会越强壮。

我觉得,如果实在觉得必要,有的时候放弃一些讯息、不去理会,也没关系。但是别因此而误认为自己是无法跟自然沟通的,不要过早地给自己下一个结论。

另外,缺乏信任也和缺乏耐心有很大关系。如果我们没法把来自自然的讯息立刻“翻译”成自己能理解的,就很容易评判说:那个讯息是没用的。实际上,追求“立刻”的、迅速的理解,在自然沟通中不应该是一个常态。接下来就说说关于耐心的问题——

找回耐心

在现代社会中,所有事情都在加速,缺乏耐心已经成为一种人人共有的习惯。我们常常做一件事,就期待要马上看出来有什么用处,如果“没用”,那干脆就立刻放弃;用手机发出的讯息,盼望立刻就能得到回复;不管是吃饭、走路、还是谈恋爱、学习,对于“速度”的追求都在不断蔓延……

但是,自然的很多讯息是跨越时间和空间的,极有可能不会在你提问的当下就得到解答。因此,不把缺乏耐心的习惯改掉,恐怕,跟自然的沟通是很难进行的。

对于耐心的重要,我相信,生态农人们的体会是再深刻不过了。他们非常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与自然沟通,聆听自然要告诉人类的讯息,并且根据此来不断调整耕作方式。要怎样改善这里的土壤?哪种堆肥方式更好?哪种种子更适合这片土地?我的轮作方式是否合理?果园下的野草哪些需要保留哪些需要去除?……要知道某种耕作方式是否合适,少说要等上一整个生长季,多则要等几年、十几年甚至更久。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农人朋友会说,做生态农业之后,人变得安稳了、不急躁了,因为必须得学会与自然合作、学会顺从,学会让节奏慢下来。如果像化学农业中的做法那样,总是对抗、控制、想立刻得到回报,那是行不通的,土地是不会答应的。

许多农人,是一直相信人是可以跟土地、动植物对话的,并且将此作为日常的习惯。这里忍不住想要分享日本自然农人木村秋则的著作《苹果教我的事》中的一些片段:

“从开始无肥料、无农药栽培后的第四、五年,我几乎每天都和苹果树说话。……刚开始,我对苹果树说:哪怕只结出一颗苹果都好。苹果树不会说话,我也不会说苹果话,如果我听得懂苹果话,就会知道它们想要我为它们做什么。如果是动物,可能会躺在地上不动之类的,人类可以透过日常动作了解它们是否健康。面对树木,只能从树叶的颜色、绿色的程度、一年生长的树枝长度,来判断树木是否健康。……我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为什么每年都失败?为什么大自然无法接受我?我很痛苦,也很烦恼。于是,我发现了一件事。‘我是靠种苹果生活的,我之所以这么穷困,是因为我让苹果痛苦,是我在折磨这些苹果。’

“虽然我也很痛苦,但我觉得更应该向忍耐至今的苹果树道歉。傍晚,当家人回家后,我走到每一棵树前面向它们道歉,告诉它们我的想法。‘实在太了不起了,我知道你很努力。’

“我伸手摸着苹果树,借由手的温度,向它们传达我的心意。也许是我把对于持续因为我而受苦的家人的歉意,寄托在苹果树身上了。……对我来说,对四个果园内的八百多棵苹果树说话根本是小事一桩。……当时我没有对它们说话的八十二棵树,全都枯萎了。”

还有另一段他写道,

“我都是按照叶脉的形状修剪树枝。当我体会到苹果的心情,思考‘该怎么办?’时,树叶告诉了我答案。于是,苹果树开始茁壮成长。”

木村阿公经过近十年努力,才成功栽培出完全无农药肥料的自然农法苹果。假如没有前期特别耗时的那些沟通、观察、共情,他是无法研究出属于自己的方法的。因此他说,“大自然不会说话,因此,人类必须磨练感性,去感受大自然。”

对于不从事农业的人来说,有耐心,对于自然沟通依然特别重要。这也是为什么自然观察达人们都有记笔记的习惯。照片、视频等方式是无法代替笔记的。因为很多我们在自然中观察到的讯息、现象,获得的感受、想法、灵感……是无形的。可能你当下不觉得有什么“特别”,但如果在一段比较长的时间内,反复地去体验和记录,那么最后得到的启示将会非常有价值。

DSC07293

自然沟通给我的启示

在越来越了解各种生态问题、社会问题之后,相信很多人都会有这样的疑问:人为什么跟其他生物这么不一样?人的存在到底有没有什么意义?对于地球来说,人会不会是一种应该被去除的“病毒”呢?我当然也有过这样的疑问。即便是在了解“自然沟通”这个概念之前,我也经常有意无意带着问题在外面发呆……有时好像获得了一些回答,但是一直不确定回答是我自己想出来的呢,还是来自外界的自然。

比如有一次,头一回在某座山里挖到几块贝类的化石,摸着古老生物留下的粗糙遗迹,万分激动的同时,也冒出一些感受:既感到人的一生是那么短暂,另一方面觉得,人对进化还了解得太少,或许人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并不是在主动地改变命运,而只是这个物种进化过程中必须要经历的一部分,甚至,只是很小很小的一部分。毕竟,地球的寿命那么长呢,有足够长的时间让咱们慢慢进化……

接触到盖娅假说之后,开始了解到“共同进化”的概念。简单地说,进化不是只有残酷的竞争和适者生存,而是同时也有共生共存、互帮互助、共同的改善。我们最常见的,比如授粉昆虫和开花植物的关系,固氮菌和豆科植物的关系,都是如此。某次长途飞行,从“上帝的视角”俯瞰大地,这种平日没有的“自然体验”让我突然觉得,“盖娅”似乎的确存在,因为我俯瞰大地,好像就是地球在通过某种方式看着ta自己。扩展一步说,似乎地球让人进化到能飞向太空的地步,是为了看自己看得更清楚些。

假如说人像是地球的一个个小小的细胞,那么,人之于地球这个有机整体,会不会就像神经元之于人体一样?虽然这没有经过什么科学证实,但就是不知为什么,心里有个声音觉得这好像就是答案。

我个人认为,现代科技与自然沟通并不矛盾。上文说到,自然要传递给我们的讯息,很可能是跨越时间和空间的,很可能是无法在某个单独的时间点、某个单独地点获得的。那么,现代科技其实给了我们更强的跟自然沟通的能力,因为我们可以做到祖先们无法做到的事——我们可以借助科技,看到地球数十亿年的过去,看到原子内部的结构,看到我们身处的无比宽广的宇宙……有能力了解这些跨越时间和空间的自然,我们接受自然讯息的可能性也越来越多了。

当我读《Active Hope》和《宇宙的历程》时,觉得之前获得的讯息似乎有了共鸣,似乎书中的一些话正是在那等了我很久。比如《宇宙的历程》说到的:

“不要把时间视为中世纪钟表的指针运动,或由石英晶体振荡生成的数字显示。……在宇宙论意义上,时间是宇宙本身的创造性。”“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时间不是任何机械式时间,而是这样一个宇宙时间:地球本身逐渐开始有了有意识的自我觉知。”

“我们人类的命运正是成为天地之心,与整个地球共同体融为一体。尽管我们只是宇宙中的沧海一粟,但我们这种存在具有一种能力,能与天地万物相感应。这正是我们迈向完全发展的人类的未来方向。”

当然,随着更多感受和观察,我又有越来越多新的问题。比如,究竟怎么证明地球是有自我觉知的?就算的确有,ta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对这类问题,每个人可以有自己不同的看法。我个人的感受是,有的时候,如果学会去欣赏、赞美问题,就不会总是急匆匆地要去找确定的答案了,而是简简单单地学会和问题相处,和未知相处,这反而能让自己更平静一些。重要的是,我对自然沟通更有信心,也更有耐心了。

结语 | 有创造力地生活

很多人在了解到自然沟通的概念后,第一反应并不是“学会”了什么,而是仿佛得到了一种肯定和支持:哇,原来我以前从自然接受到的那些讯息是有价值的,原来和自然沟通不仅不是什么“幼稚”或“幻想”,反而是很宝贵的!你是否也这样觉得呢?

自然沟通在《自然过程》一书中所占比例不多,但我个人觉得这是五个部分中最具争议、同时最有趣的一部分,也是“坑”最深的一部分——如果深挖下去,还有太多其他资源可供我们学习。比如,前段时间了解到,动物沟通师这样的职业竟然在国内也存在,另外还有一些自然教育组织举办过大树沟通工作坊……而相关的书籍(主要是英文的)也特别丰富。

最后想分享《自然过程》作者Tabitha的一个观点。(对于初学者来说)在自然沟通中,别太强调区分你获得的讯息究竟是来自外界的自然还是来自你自己(内在自然),我们不必总是纠结于此。重要的是,这样的练习会给你的生活带来更多、更深刻的启示,你会探索更多不同的、有创造力的行动方式,并且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待自己面临的挑战。我想这也是自然沟通的重要意义之一吧。

结尾推荐两本延伸阅读书籍:

《The Earth Path》by Starhawk(其中有大量关于自然观察、自然沟通的内容。)

《Learning Their Language: Intuitive Communication with Animals and Nature》by Marta Williams (主要是关于动物沟通。)

(待续)

有机会原创文章

有机会记者Jing
从点滴处实践有机生活,享受每一天。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