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都市新风潮 原民老智慧:新竹市食物森林

都市新风潮 原民老智慧:新竹市食物森林

作者:联合报记者 董俞佳

新竹市有台湾第一座食物森林,200多坪的绿地上,种植超过50种、4500棵可食蔬果,激起各个城市欲效法;不过,食物森f林除了要有地、有人通力合作之外,还要有资源进驻。

1

11月起 台北也有食物森林了

到底食物森林是什么?跟一般的森林有什么不同?11月起进到台北植物园,跟着解说员的步伐,看看你的城市家园,是否也有可能打造出一座完美的食物森林吧!

植物园导览课程让民众认识食物森林的不同层次。 图/林试所提供

植物园导览课程让民众认识食物森林的不同层次。 图/林试所提供

半世纪之前的绿色革命,给人类带来大量、便利且便宜的农产,不过,也因单一栽培的工业化模式,我们不只付出了巨额的环境成本,迎来的是土壤退化、水资源污染、蜜蜂消失,生物多样性也丧失,甚至单一大规模的农产更易受到极端天气的威胁,也使粮食危机直接袭来。

近年来,美国西雅图必垦食物森林(Beacon Food Forest)大为成功,成为食物森林的国际典范,国内外吹起一片食物森林的饮食革命新风潮,不仅成为新生活的一种可能,也成为都市人的一亩桃花源。然而,我们该知道的是食物森林不只是种菜而已,而是有系统,且有生态知识地进行完整体系建构。

新竹市食物森林食材,能制作有机香草蔬果饮和植物色拉。 图/本报资料照片

新竹市食物森林食材,能制作有机香草蔬果饮和植物色拉。 图/本报资料照片

从真菌层到树冠层 株株植物都是宝

到底什么是食物森林?根据台北植物园课程资料,食物森林是一种混林农业系统,早在史前时代,这种耕作方式便广为热带区域的原住民所使用,山村居民施做小面积的烧垦轮耕,在森林里保留部分有用的果树或遮荫木,并在清理后的土地上种植如树薯、小米等作物,也会种植酪梨、木瓜、腰果、面包树等果树来提供食物来源;此外也采集森林里原有的藤本植物、真菌、昆虫、药用草本植物等,作为日常生活使用。

台北植物园园长范素玮表示,食物森林的生态样貌具备生物多样性的层次感,从微生物真菌层、水生溼地层、垂直攀爬层,再到草本层、灌木层、大型灌木、树冠层等都要具备,从土地利用、堆肥、人力交流合作、物种保存交换等,都具备永续、多样性的概念。

兰屿原住民的传统食物森林概念,来自从住屋周遭的水芋田取得日常所需的各种植物。 图/林试所提供

兰屿原住民的传统食物森林概念,来自从住屋周遭的水芋田取得日常所需的各种植物。 图/林试所提供

不是新概念 原住民早融入生活中

值得一提的是,食物森林虽然是一个新风潮,但却是老智慧。范素伟表示,食物森林的概念除了是生态永续之外,其实也是拾回过去的传统,如今人类面临气候异常造成的粮食危机,这个概念也再度被推广到现代都市里,像很多原住民族的生活习惯中,都采用这种免于过度开垦的农耕方式,即是一个例子。

兰屿原民住屋旁边森林里的面包树、台东龙眼,既可以当住屋与拼板舟材料,也是部落的水果。 图/林试所提供

兰屿原民住屋旁边森林里的面包树、台东龙眼,既可以当住屋与拼板舟材料,也是部落的水果。 图/林试所提供

林业试验所助理研究员伍淑惠举例,食物森林的精神广泛存在于国内外少数民族的生活中,台湾兰屿雅美族的森林经营方式就相当具备这种食物森林的永续精神,比如雅美族会有效地管理、经营森林,他们种植食用、生活用具等的特定植物。举例来说,雅美族的拼板舟制造过程,就至少需要14种不同的树种来制作,雅美族的父执辈因此有为子孙种树的习惯,还会在树上刻上名字。

台北植物园11月起每周日上午10点、下午2点,分别举办解说教育课程,主题就是食物森林,民众只要直接到台北植物园就可参加,跟着解说员的导览步伐,走进食物森林的生态、饮食、共享等全新概念,导览课程包括从小游戏认识植物森林、生物生态多样性等等,活动诸如以抽签迷宫游戏让民众知道粮食的生产不易,随时可能欠收或一无所得,因此希望大家珍惜食物。

范素玮表示,食物森林透过更有效率的空间,以较少的资源来获得食物,对于都会绿化、市民休闲、减少食物里程、热岛效应等问题的解决都有助益。

解说员以宾果游戏方式,让民众了解建构可食园圃的概念。 图/林试所提供

解说员以宾果游戏方式,让民众了解建构可食园圃的概念。 图/林试所提供

文章来源:联合报

原文链接:https://udn.com/news/story/7266/2813126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