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俗传统 > 建共享社区 让爷爷的老宅“活”起来

建共享社区 让爷爷的老宅“活”起来

作者:中山日报记者 陈慧、冷启迪、唐益

开篇语

20年前,中山获颁“联合国人居奖”,“人居”一词也如一颗种子,埋在了中山人的心中。

虽然当时大部分人难以解释说明何为“人居”,但在工业化快速发展的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中山人心中开始萌生一个朦胧的人居梦。

在水泥包围城市、机器追求效率的大潮中,我们仍默默地对城市注入温情。1987年兴建的柏苑新村内,建有沿街的长廊、公园和工人雕塑;1990年,松苑新村增加了居民活动中心、游泳池、绿地小公园等;1992年的竹苑新村,儿童游乐小公园、小学、幼儿园、市场一应俱全;到了东明花园、东盛花园时代,则有底层架空活动区、小区会所等。

每一个小变化,都是这座城市“人居梦”的尝试。在这个梦里,有阳光、有花草,也有融洽的邻里空间。直到2001年岐江公园建成,这个朦胧的梦有了清晰的样板。将一个废弃的船厂建成公园,让轨道、铁塔、船坞与野草、树木一起围合成开放的空间。这是一座城市的工业历史与自然、文化达成的“和解”;这是对工业粗暴推倒一切重新搭建的反省;这是人类对步入后工业时代文明的期待。

想制止、冻结城市的发展是不现实的,只是在改变之前,我们应尊重它的过去,并在进程中延续历史文化的时空脉搏,让“人居”不再等同于工业产品般冰冷、孤单的水泥房子。“人居”是与历史时空、与自然环境的融合,有着人与人之间交流空间的一个“大环境”。

20年前,中山获得联合国人居奖的时候,众多小区、公园的建筑和规划都是政府牵头规划、推进。20年后,许多中山人也开始践行他们的人居梦。复制一个公园容易,将人居理念印入人心却难。因为再漂亮的房子、再优美的环境,都不会自己呼吸。只有人居住其中,经营其中,才能将历史、建筑和环境融合起来,才可称之为“人居”。

曾经,我们骄傲地看着保存完好的孙文西路骑楼街,从一条气质非凡的文化“步行街”化身成风光无限的购物街,再沦落至如今让人心痛的“不行街”。为何这条百年老街没有被机器铲平,也没有被岁月蚀毁,却无法再受宠爱?这时我们才发现,老房子需要的不仅是保养,还需要有人用心经营保育,让历史的文化脉搏重新跳动。

曾经,我们以为荒山野岭的郊区,地广人稀,并不会是城市居民喜爱的游玩点;自行车这种刚过气的交通工具可能最终归处会是博物馆。何曾想到,金钟水库开设骑行绿道后,这荒山野岭的郊区成为自行车重展笑颜的赛道?这时我们才发现,人类对于回归大自然的渴望一直存在,只是常不知如何表达。

曾经,我们搬进封闭小区、高楼建筑后紧闭大门,与邻居鸡犬相闻而老死不相往来。可在微信圈里,我们却好友几千遍天下、群聊组织一呼万应好热闹,这时候,我们才发现,人类群居的血液基因不会改变,工业进程让村头的榕树头消失后,我们需要在微社区、微公园里找回人与人之间的沟通纽带。

只有当许多普普通通的市民,都有了自己的“人居梦”,在追求摸索中发出如同萤火虫般的光和热,这一份微弱的光亮才是将来再生成无数个“岐江公园”的根基。本专题,我们将带着大家一起去寻找这些微弱的光和热,看平凡的中山人如何延续历史文脉、融合自然环境、创造社区微空间,让人情注入城市,追求心中的“人居梦想”。

老宅内的天井。

老宅内的天井。

粮仓建筑样式不变,内容更新为"精神粮食"。

粮仓建筑样式不变,内容更新为”精神粮食”。

由旧锅炉改造而成的塔式餐房。

由旧锅炉改造而成的塔式餐房。

新旧建筑风格在此完美融合。

新旧建筑风格在此完美融合。

南区上塘村。

南区上塘村。

岐江公园的野草之美与工业遗产文化。

岐江公园的野草之美与工业遗产文化。

中山作为著名的侨乡,在石岐区、南区、沙溪、大涌、南朗镇以及火炬开发区等地集中分布了众多具有显著特色的侨房。随着岁月流逝和城市化建设的推进,这些特色侨房逐渐衰老破败甚至消失。如何保护和利用”特色侨房”成为近两年的热门话题。

在南区上塘村,一栋精心修复的侨房跳脱于众,屋内放置着花草盆罐,配以书画文章,侨房古雅气韵重生。三年前,从海外返回家乡的良哥,回望故乡的云,立于日益凋敝的侨房前,近乡情更怯的愁绪,只有在抚摸着相伴成长的一砖一瓦时才得到释放。这是爷爷留下的旧屋,也是阿良自小玩耍的地方。然而彼时,家乡无人打理的空置境况深深触动了他。为此,他花了两年时间在美洲、澳洲等地寻找家乡华侨后裔,从他们手中陆续租下30余栋侨房,希望用十年时间,把那些空置许久的侨房打造成充满人情味的共享社区,因为,他”不愿让独一无二的侨房淹没在时间的洪流里”。

■30余栋侨房凝聚百年华侨奋斗史

良哥的爷爷1927 年从秘鲁回到家乡,并在当地置地定居,“对于这些在外打拼数十年后归国的华工来说,房子不仅是置地财产,更浓缩了自己在外游历的所见所闻 。”阿良几乎每天都会在上塘村的侨房中游走,村中侨房的新奇之处他都如数家珍:仅一人可站的欧式小阳台、二楼也配有卫生间的侨房、使用罗马柱的拱门、独立于整栋楼的佣人房、大门处开四个窗户的中式民居……在他的带领下,穿梭于上塘村的街巷,也如同游走于百年侨房历史长河。良哥说,这些侨房在建设时,房主试图将他在海外见到的所有风格全部融汇于房屋当中,而周围的同乡更是会以此为参照,把自己的房子建得更好看、更漂亮,并在不经意间显现出房主自己的个性。所以,从这些侨房里我们看到的不仅是华侨的奋斗史,还有不同屋主的审美诉求。

一个人欣赏不够,良哥带了一波又一波专家学者、热心人士来到上塘村,感受中西结合的建筑细节之美。“前不久我带一个普林斯顿大学的建筑学教授前来参观,他看到侨房后激动地说道,‘怎么会有把教堂壁画、欧式与中式风格完美融合在一起的建筑!”良哥带着这个教授拍了三天图都觉得不够尽兴。

去年6月起,他用了8个月的时间把爷爷留下的侨房彻底修缮,并以此成立了一间艺术中心。本着修旧如旧的原则,房屋结构他基本没有改动,只是修补残损,力图呈现老宅本有的韵味。而修复后的房子也吸引了众多好友前来参观逗留,在这里,既可以观赏他悉心照料的绿植,也可以把玩他从各地收藏而来的字画文玩,朋友们也热爱这里的清净。

然而良哥并不满足于自家房屋的安好,“我生长于此,它们陪伴着我长大,然而这些侨房再不保护以后就看不到了。所以通过海内外的同乡会寻找到这些华侨后裔,他们了解到我的想法后,都很愿意把房子交给我管理。”良哥说,他坚持要跟这些华侨后裔签订租约,并非为了避免产权纠纷,“我希望修缮好这些侨房,让这些生在海外的侨胞在祖国仍然留下自己的根,让他们能时常回来看看。”

■建共享社区让侨房“活”起来

然而仅仅通过外观的修复,只是治了标,没有人气的房子始终是“死”的,就算修复好也会很快荒芜。良哥说,他的理想模式是把租下的侨房妥善修复,然后打造一个共享社区。“首先吸引一批有共同价值观的人,简而言之就是追求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精神和谐共处价值观的一群人,他们在这个建筑空间中,可以共用一些配套设施,以最少的物品消费,获取相对满足的生活。比如给一些热爱手作的人在这里制作特色文创产品,画家或艺术家可以在此开工作室,再引进两三间餐饮店、咖啡馆、小酒吧、民宿,同时包装好村子里的特色手工品加以售卖。我主要负责营造一种良好的环境和气氛。”在良哥的构想中,他希望用十年把这30余栋侨房打造成一个充满人情味的共享社区,让老房子生动起来。他说,日本已有这样成功的经验,在众多乡村丢空的房子里,一些匠人重新入驻,以民宿或者工作室的业态让凋敝的村落恢复了生机。“在国内,莫干山也差不多用了十年的时间,才营造出现在名满大江南北的人居自然环境,这一切都需要时间,更需要支持。”

目前他正在修复村中十字路口一座带欧式阳台的侨房,完工后,他会把自己的工作室也搬过去。

修复一栋是一栋,本着这样的心态,良哥并不着急,而他的行为也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他的朋友圈里已经有数十人想要进驻这个共享社区,而许多本地居民也找到他,希望把房子交给他重寻新生。

现在又有新的问题摆在面前:30余栋老房子散落在村中,修复后的电网、水网都需要重新布局,否则蜘蛛网般的明线依然会让建筑之美大打折扣,然而村里并没有统一的规划,让这些网络全部“入地”,良哥只能一户户自求生路。每当遇到这些具体的问题,他就特别希望通过地方立法,将上塘村纳入华侨小镇的体系进行统一的规划布局,从整体上解决问题,而非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高校教师将侨房改成艺术工作室
“修旧如旧”混搭时尚气质

去年12月12日,在电子科技大学中山学院任教的黄丽雯租下曹边村新建街12号的侨房作为自己的工作室,并取名为”壹拾贰”。不到一年时间,一座民国时期的侨房,在自称”热爱一切旧东西”的黄丽雯的改造下,成为阳光充足、带有历史韵味又充满生命力的房子。

■改造中的“修旧如旧”

黄丽雯和壹拾贰工作的故事,要从两年前说起。

黄丽雯在之前的教课中发现,课本中枯燥的文字和图片并不能引起同学们对民间文化的兴趣:“中山是有名的侨乡,各乡镇目前仍保留着一批近代侨房和人文景观等,这是历史上中西方文化碰撞产生出的一批宝贵的文化遗产,为何不走出课堂,带他们到艺术面前亲自看一看?”于是,从2014年9月起,黄丽雯带领近百名学生走进各个乡镇的古村落,绘下古建筑上的门楣、窗花、雕刻等,学生们的作品大多反映建筑上的灯影画、壁画等,也有将立体式的砖雕、灰雕等平面化。

在带领学生走访古村落的过程中,黄丽雯走进了南区曹边村。从105国道转进南区曹边村,不过两三分钟时间。村口成片的稻田,古朴的碉楼老屋,残缺的稻田炮楼,沧桑的古庙牌匾,整洁的麻石街巷,近百年的老学堂,以及青翠的幽静山林……这一切,都是黄丽雯喜欢的模样。

2016年12月12日,黄丽雯租下曹边村新建街12号作为自己的工作室,不久后又租下了村里三间兄弟屋作为学生工作坊,并开启了两间房子的改造工程。

走进已经改造完成的壹拾贰工作室,大厅里,摆放着黄丽雯自己搬来的木质家具,墙面上挂着自己画的水彩画、学生画的古建筑构建平面图。二楼是黄丽雯的画室和休息室。画室内有一张榻榻米式的木质大床,黄丽雯将其改造成了可以喝茶、小憩的榻榻米。

位于曹边村内的学生工作坊,正在施工中。工作坊大门的雕花破损,黄丽雯找到懂手艺的工匠,重新雕刻、做旧、上漆,尽量让门保持原有的模样。

■改造中的“时代潮流”

但“修旧如旧”并不是黄丽雯在侨房改造中的唯一标准。

“我觉得老旧东西要合理存在,就要和现代人扯上关系。比如符合当代人的审美,符合时代潮流才能保有生命力。”黄丽雯举例说,侨房作为岭南特色建筑,本身就是有包容性的建筑。在改造过程中,黄丽雯加入一些符合现代人审美、方便现代人生活的元素。

在黄丽雯租住前,新建街12号曾是一间被隔成了八间房的出租屋。院子里没有任何装饰物,房间内除了一把椅子、一张床,再也没有其他家具。

租下房子后,黄丽雯在院子里修建了一个小型花园。以前卸下来的旧门板,被改造成长条椅摆放在院子内。房子后院原本只有一个围蔽起来的厕所,现在改建成了有现代气息的卫生间、淋浴房。

正在改建中的学生工作坊,二楼规划做体验式的民宿。“但是以前的老房子都只有户外一个洗手间,你要让现代人有好的体验,肯定就要增加一些生活空间。”黄丽雯说,按照规划,二楼将加建卫生间、淋浴房等设施。

废弃船厂化身“艺造社”
立足工业遗址之上的赏味餐桌

巨大的船坞骨架,裸露的水泥梁柱,还有斑驳的水塔雕塑,流淌着岁月的痕迹。色彩鲜丽的红砖外墙,棱角分明的钢结构建筑,点缀着趣味盎然的涂鸦,又显示出后现代的艺术风格。在岐江河边,狮滘口中山一路6号,名为“WEO ”艺造社就安然在此。

艺造社的主人陈瑞文介绍说,这里为旧船厂改造,他试图打造一个集餐饮娱乐、亲子教育、生活服务、创意文艺为一体的小社区。“我们在做改造时就希望新旧建筑风格完美融合,艺术气息如空气般无处不在。不同的商户在这儿迸发出思维碰撞的火花。”

走进艺造社,首先夺人眼球的是旧时船厂用于冶炼的旧锅炉改造而成的塔式餐房。三层楼高的建筑在宽阔的空间上拔地而起,全玻璃外墙用黄色铁质框架加固,集后现代式的观赏性与实用性于一体,棱角分明。一层炉架的空当位置垂挂着两个随着轻风甩动的吊床,游人可以携伴在某个闲适的饭后闲躺。

二层则是艺厨私房菜的一个小餐房,英伦邮筒的摆设、粉蓝色的布艺沙发,黑色水晶吊灯以及可供众人聚会的长餐桌等,都让来到此休闲的人格外放松。这里的塔式餐房建筑,无论在设计上,还是建筑上,都别有新意。斜角线条,配上水晶灯,透过不规格的玻璃墙镶嵌,入夜后格外梦幻。

在艺造社里,充分考虑了亲子交流的需求,在开阔的河边,专门铺设了“沙滩”和众多儿童游乐设施,在天气好的时候,人们可以在此开各式派对,举办沙滩排球赛、竞技比赛等也是不错的选择。而竹林石径尽头的玻璃房子内,搭建有儿童工匠坊,开设了艺术培训中心的一系列手工课,孩子们可以在老师的指导下,制作创意十足的木艺手工、彩珠、陶艺、绘画等。

艺造社的初印象多少与岐江公园相似,在建筑中融入工业时代的印记,与自然和谐相守。然而走入其中仔细品味,却发现它也有不同。为何如此设计,为何取名为“WEO”,陈瑞文说,‘W ’=‘WEST’,‘E’=‘EAST’,合起来意为 ‘东西’就是‘Things’。而‘O’=‘Origin’,意为‘原创’,寓为发掘原创的事物。

看着不远处奔逝的河水,巨大空洞的船坞,改头换面的熔炉,抚摸着留有岁月余温的旧矮墙,暖色白炽灯光穿过玻璃窗,我们似乎也从中看到了主人对理想栖居方式的追求。

小榄沙口粮仓变公益园
安放“精神食粮”的粮仓

早就听闻小榄有个旧粮仓改造的公益园,采访当天走近这个粮仓时,我们还是忍不住被它惊艳到。

小榄镇沙口东路的沙口粮仓就在江边不远处。一个崭新的黄色圆形屋体,斗笠似的圆锥尖顶,在旁边的现代高楼映衬下显得特别敦厚。两个圆形的粮仓主体建筑目前只开发了一个,旁边还有连着一排的砖房仓库,整个建筑群占地面积很大。

它们是全国各地粮仓的统一样式,建在江边是为了方便粮食运输。但随着现代社会的粮食仓储改革,具有三四十年历史的旧粮仓渐渐被废弃,粮仓墙体脱落、野草在墙根蔓长,一片落败景象。也有人提议,在江边这样的位置,不如把这粮仓铲平,建个高楼,可是占了个风水宝地,风景绝佳。可小榄镇政府出乎意料地把此处改造成了集社工机构、社会企业、社区公益平台和社会组织于一体的小榄镇全民公益园。2015年11月15日,该公益园正式开园。

在镇公益事业发展中心副主任胡兴棠的带领下,记者走进了其中一个已被改造好的圆形粮仓中心建筑。现在他们把它叫做“创益堡”。进入其中,一楼圆形的场地已布置了一些简单的办公家具。2-4楼分别布局了书吧、开放办公区、手创工作室、天台农场等功能区,装修清新。棠哥说,因为粮仓里面本来就没有什么东西,所以改造的过程比较简单。

走上二楼的楼梯,但见墙上贴满了一块块陶瓷砖。棠哥说,这是525个“堡主”的陶瓷手印。手印墙的上面还留有一条很粗的深红色竖线。这是当年粮仓显示储存吨数的测量线。改造初期,主办方发起了一个众筹活动,每人筹款500元。知名天使投资人何伯权、小榄本土歌手苏妙玲、何乾梁等都加入了“堡主”行列。众筹完毕,这一众“堡主”也成了公益中心的顾问,讨论各种事项。如今,旧粮仓已成为小榄公益人的一个大本营。棠哥说,我们还是粮仓,也是精神的粮仓。

文章来源:中山日报

原文链接:http://www.zsnews.cn/news/2017/11/25/3248527.shtml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