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小约翰·柯布院士:我期望现代性尽早开始崩溃

小约翰·柯布院士:我期望现代性尽早开始崩溃

文/翻译:于思群

采访/编辑:草西

【记者手记】 小约翰·柯布博士是世界著名的后现代思想家,生态经济学家,过程哲学家,建设性后现代主义和有机马克思主义的领军人物,美国中美后现代发展研究院创始院长,美国国家人文科学院院士。柯布教授多年来一直从事过程哲学、后现代文化和生态文明研究,发表著作50余部,是一位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后现代思想家,他既是世界第一部生态哲学专著《是否太晚?》(1972)的作者,也是西方世界最早提出“绿色GDP”的思想家之一。 日前,浙江丽水市莲都区政府特意为柯布博士设立了“柯布生态文明院士工作站”。利用柯布院士来华剪彩的机会,有机会网记者有幸对他进行了专访。

ZJH_0583

有机会:过程哲学的概念极富启迪,如果用一个中国人较为熟悉的流行词汇形容它,您会选哪一个?

柯布院士:怀特海称自己的哲学为“有机哲学”。

过程哲学与怀特海

过程哲学是一种主张世界即是过程、以机体概念取代物质概念的哲学学说。过程哲学的创始人是英国数学家、逻辑学家A.N.怀特海。

《历程与实在》一书是怀特海的主要作品。在书中他明确指出,世界是由所有有机体构成,而有机体之间有着相互共生的关系,它们之间时刻进行交互作用,例如水分滋润大地、大地又孕育植物、植物又供动物食用,任一事物的消失,必然直接或间接影响另一事物的生灭变化。他指出生灭变化意味着变动,变动即是过程,过程就是宇宙的常态,所以怀特海指出“唯有过程即是实在”。因此,人们把他的哲学称为“过程哲学”或“历程哲学”。(资料整理自网络)

有机会:我们(从事有机或生态事业的人)比较熟悉的思想有非二元论、深度生态学,还有中国老子的“道”。包括过程哲学在内,您对这几种思想有何看法?

柯布院士:西方对自然的理解是机械的、无意义和无内在存在的。它的价值只针对人类的有用性。你说的这些思想都拒绝还原论、决定论的思维。

有机会:我们知道,“有机”也重视过程多于结果,那么,在您看来,“有机”是什么?在我(们)看来,它不是标准,也不是一种生产方式,它还包括一种哲学思想。

柯布院士:对怀特海而言,机体的存在与环境密不可分。对机体而言,关系是根本的。怀特海认为所有个体实体都是从各种关系产生的。它们并不是先存在,再互相发生关系。

有机会:一个新的思想从诞生之日起到影响全人类的行为,再到形成主流价值观,据您的观察,周期有多长?

柯布院士:语言对于抓住和理解一个想法是重要的。印欧语系的语言都将世界建筑在表示不变的实体名词上。在印度,佛教要跟主流语言对抗。在西方,过程思想也在做同样的事。我理解东亚的语言好像不是这样,它们会引起一个事件,而不是不变的实体在行动。日本的“俳句”显然如此。如果中文也是如此,那理解过程思想会很容易。

有机会:最近引发我思考的一个问题是人类存在的必要性是什么?绝大多数人的活动也好、思想也罢,好像都是无意义的。如果我们始终要毁灭,那么,发展的意义是什么?过程的必要性是什么?请一定要回答这个问题,实在困扰了我很久。

柯布院士:这是最深刻的神学问题。如果万事万物都是稍纵即逝,那么任何价值似乎都无足轻重。怀特海对此有深切感受。然而,逝去的事物所产生的影响并不会随它的死亡立即停止,它对万物的未来有贡献。在这个意义上,“过去”在每一个新的“当下”获得重生。这给予其重要性。事实上,无论未来人类将变成怎样,今天的我们都负有责任。对我而言,一刻又一刻不断生成的生活给予我们的意义就在于它能影响未来。但是,我们的影响力通常微乎其微,这就使生命意义的问题再次浮现。对怀特海而言,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无疆大爱或“包容一切的爱”。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怀特海把宗教定义为“对世界的忠诚”,其中人的精神已将“自己个体的要求与客观宇宙的要求结合在一起”,已将自爱扩展到对他者的爱,自然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投身于对己对公有利的事业,献身于共同的福祉。这样,我们的所作所为就具有了一种神圣的意义。对于那些相信的人来说,生命的意义就在投身于这一无疆大爱之中。对我个人而言,我的天命是争取把生命的每一刻变得更有价值,使之既贡献于不断更新的世界历程,也贡献于一种大爱。这和你们中国文化讲的“依道而行”是一致的。

IMG_20151027_154836

有机会:您说我们不改变思考的方式就无法改变行动的方向。我们网站(有机会网——中国推广有机生活的前沿媒体)在做的事情就是通过影响人们的思维,带给他们多元的认知。但是,这里有一个矛盾,即那些能够被影响的人,他们的意识中好像本来就对这些话题感兴趣,而那些无论如何也无法改变的人,他们根本就不关心我们所在乎的事儿。您对此怎么看?有什么高明的方法吸引他们的注意?

柯布院士:对所有人来说,这绝对都是一个真正的问题。你可以间接地为这个问题提供答案。通过学校可以影响到每一个人。目前中国的学校大多采用西方模式,把事实和价值分开,并不注重“价值”的传授,结果是造就了精致利己主义的年青一代。对于那些没有兴趣的人,确实很难让它们来访问你的网站。但是,如果中国能调整教育方针,使之成为面向生态文明而培养人的,更多的人会学会关怀他人和环境。或许你们的网站能呼吁对教育的反思。

有机会:不是所有人都关心人类的终极去向问题,但我们的未来又受制于大多数。一个很小的随机事件可能引发毁灭性的灾难,我们如何让更多人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呢?

柯布院士:我不得不再次重申中国能通过学校达到这个目的。即使没有全面彻底的教育改革,你也可以建议老师们在课堂上做些什么。比如,怀特海幼儿园就教学生相互合作。学生们只要是以相互竞争的目的培养出来的,老师们其实很难促成改变,但是,并非所有的合作都被禁止了。

有机会:世界各地都有一些生态村(生态社群)出现,中国陆陆续续也有了几个。我最近认识了一群很有意思的朋友,其中大部分是年轻人,他们在寻求主流价值以外的生活方式,有的崇尚“小国寡民”,有的崇尚“自然智慧”……具有不同观念却有相同理念的人基于兴趣聚合在一起,从事有机耕种、自给自足、自然教育、生土建筑、自然音乐等各种“非主流却有意思”的实践和探索。不过,他们面临许多挑战,包括来自家庭的束缚、社会的不解、谋生的压力等。您对此有何看法?您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吗?

柯布院士:我希望有机会网能帮助这些人相互认识,共建一个在更大范围内互相支持的社区。他们是“先驱”,而先驱者通常是困难重重、曲高和寡的。你能让他们利用有机会网,则可以帮助他们减少孤独感、增强信心。我个人期望现代性尽早开始崩溃,人们将被迫去寻找其它的替代社会形态。希望这些先驱们到时候能发展得足够先进,在绝境中给人们提供现实可靠的道路。让我用一个或许是微不足道的例子来说明美国在不远的将来会出现的危机。在美国,蜜蜂的数量正直线下降。我们应该拯救它们,但是化工产业的公司却想继续生产和销售能杀死蜜蜂的杀虫剂。如果昆虫不再为庄稼传播花粉,那么我们将面临多重危机。我们将需要进口食物。众所周知,全球食物供给是有限的。海洋已经酸化了,并被过渡捕捞;塑料垃圾成了小岛,塑料颗粒充斥海洋,很多鱼都是有毒的。美国人将不再有足够的食物,人们将被迫改变自己的饮食习惯。到了那时,现在不把环境问题当回事的人就会震惊,从而开始考虑社会、教育和生活方式的改变。也是在那个时候,我们需要能提供已经通过测试的备选方案。

DSC_1358

有机会:您此次来中国,感受到的最大变化是什么?印象最深刻的又是什么?

柯布院士:我感到中国人变得越来越自信了,越来越多的人表现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兴趣,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有机农耕和有机食品了。印象最深的是中国政府和人民齐心合力推动生态文明建设的高涨热情。从浙江丽水莲都到首都北京,我收获了许多灵感和激励。中国蓬勃发展的生态文明建设令我兴奋不已。特别是“首届生态文明与绿色发展莲都国际研讨会”和与许嘉璐副委员长在北京的两次深入对谈,给我的印象尤为深刻。前来参加莲都研讨会的500位地方官员和工作在一线的乡镇干部开会时聚精会神,竟无一人玩手机。更令我惊喜的是,在丽水这个切实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思想的地方,早在2013年就开始了绿色GDP实践,人民的满意度和幸福指数成为至关重要的考量。这在大银行家掌控的西方国家无论如何是做不到的。与许嘉璐先生关于“生态文明与中华民族复兴”的对话,则使我更深入地了解了中国政府致力于倡导生态文明、建设美丽中国的顶层设计和坚强意志,让我备受鼓舞。与许先生的近距离对谈也使我这个外国人深切感受到了中国学者在中国走向生态文明的伟大历史进程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这是我们美国学者望尘莫及的。

上述一切使我再次确信自己多年前的一个判断:“生态文明的希望在中国”。我衷心希望中国人民幸福,早日为世界人民探索出一条城乡共荣、天人和谐的生态文明之路!

文章来源:有机会原创文章

草西
草西,有机会网COO,写作爱好者,一个透过写作与世界对话的人;喜欢记录与分享,关注食物、自然、旅行、在地文化和有机生活;热衷志愿服务和生命体验;身体力行推广有机。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