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看似符合生态却是破坏的“砌石护岸”

看似符合生态却是破坏的“砌石护岸”

作者:(台湾)人禾环境伦理发展基金会

38199968906_f7ba8241cc_b
很多努力想成为生态工程的河溪治理,为何常变成生态杀手?关键之一在于为了标榜“就地取材,少用水泥”,我们把溪里最重要的环境因子改变了。除了可能在节能减碳上有九牛一毛的良善但却对原本住在溪里的生物带来比地震洪水还可怕的,无法恢复的毁灭。倘若我们原本的餐桌座椅眠床,被别人都拿去贴在墙上当壁饰,“家徒四壁”或许对这窘境是贴切的形容。

水岸砌石除了少数还在水线下的石缝可以塞进去利用,除了老师掉到水里或许还可以攀着石缝爬上来,除了石缝长出的植物还能提供水里一点食物遮荫(但原本有吃不完的食物呢!),大部分就像壁饰一样,无济于补偿河岸原本多元的路径孔道、茂密的植生。而离水的石头,也失去了原本对水域神奇的多元贡献。

 溪石若都被移走,河溪功能的健全会受影响。(图片来源:人禾)

溪石若都被移走,河溪功能的健全会受影响。(图片来源:人禾)

水里的石头有那么厉害?!

大小不一的溪石,是大小不一的动物躲猫猫的基地。你若去抓过虾一定看过,谨慎的溪虾们一有顾虑就往石缝退。大的、小的鱼虾蟹们,就在这迷宫里互相捕食躲藏没有绝对输赢,而保有多样的生物共存。

大多数溪中动物遇到危险,就会往石缝下面躲。(图片来源:人禾)

大多数溪中动物遇到危险,就会往石缝下面躲。(图片来源:人禾)

水下的溪石是绝大多数水中生物的居所或育婴房,在污染不严重的溪水下翻开石头,很容易找到水虿、蜉蝣的稚虫,在展翅飞向空中前,牠们就趴在石头表面吃喝拉撒度过一整个童年。而溪鱼产卵都得谨慎地挑选适当的水流适当的石缝,或黏着在石块接触面有适当的水流处:这是为了保护宝宝不会瞬间冲走不知去处、或马上入鱼口变成别人佳肴、还要有足够的氧气及水温拂过,这些都是水中妈妈们的母爱啊!

大多数水生昆虫如扁蜉蝣等依附在溪石表面活动。(图片来源:人禾)

大多数水生昆虫如扁蜉蝣等依附在溪石表面活动。(图片来源:人禾)

那餐桌是?在溪水中石头是少数能附着藻类或小昆虫的界面,尤其让你得小心不跌倒的湿滑硅藻,正是许多素食杂食鱼类的三餐,有些溪鱼据前辈钓手说因此有淡淡藻香带来的美味。石头边常见圆形啄痕或条状的表面刮痕,就是牠们光临餐厅后的打卡记录。

溪中蜑螺也需要将卵产在有水流通过的石头表面。(图片来源:人禾)

溪中蜑螺也需要将卵产在有水流通过的石头表面。(图片来源:人禾)

溪石也是了望台或巡弋岗哨。溪鸟常站在上面唱歌吶喊宣示领域,也是飞捕低空小虫、潜水捕鱼的返航基地。即使溪鸟越来越少见,你坐溪边打盹或戏水时,一定曾想捉弄来来回回不离溪石的豆娘吧;牠们离水后短暂的虫生,在石上恋爱交配,再将下一代产回自己长大的溪流家园。溪石,就这样见证水域家族的传承,虽然自己也会在暴雨后迁徙到不同河段。

38199968536_1c69a3fd2a_b

溪石建立的庞大服务系统,可不能自己独立运作。命中注定的地质条件下,气候及地形带来的水流,决定它们的大小排列,较大的溪石也有稳固溪床的功能。而阳光能穿透的水深,也决定餐桌硅藻的供应。更有趣的是,较大而突出水面的溪石,形成的“水跃”自然就把氧气带入水中,堪称重力带动的打气机啊!

林惺岳老师笔下诸多溪流风貌,也记录了溪石的不可或缺。图片来源:国立台湾美术馆。

林惺岳老师笔下诸多溪流风貌,也记录了溪石的不可或缺。图片来源:国立台湾美术馆。

画最多台湾溪流的林惺岳老师,笔下的石头鲜明地提醒了溪石是活力的来源,当你把这些石头都移走,这些画面的魔力都将消失。这么万能这么关键的自然资本啊!所以拜托,不管整治为了什么,请尽量把石头的原貌留在河溪里。

文章来源:台湾环境资讯协会,原载人禾基金会

原文链接:http://e-info.org.tw/node/206982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