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策观察 > “反增长”:凭什么经济增长总是“硬道理”?

“反增长”:凭什么经济增长总是“硬道理”?

作者:扬眉

就在中国政府推动一带一路发展计划以图消费国内多余产能,维持中国经济增 长之际,就在美欧等西方国家政府对中国的将近百分之七的经济增长不乏嫉妒的同时,西方舆论越来越关注经济增长与可持续发展之间是否相溶的问题,担忧地球有 限的资源是否能够承担全球经济的无限制的增长,也就是说,所谓的可持续发展是否真的有可能持续?于是,反增长Decroissance(英文degrowth),这一最早出现于上 个世纪七十年代的概念近期频频出现在公众舆论平台上,原先被认为是极端消极无政府主义者的口号反增长正在获得主流舆论的接受。

image_decroissance

今年五月法国总统大选期间,反增长的概念就曾经引发激烈的讨论。必须指出的是,曾经是法国经济与财政部长,目前是欧盟经济事务专员的米希尔萨班今年一月就曾经向媒体表示,在今天的社会,追究百分之三,或者百分之二的经济增长率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即使达到了类似的增长率,也不一定会带来就业,况且,这么高的增长率很可能是在不尊重地球环境的毕竟下获得的。这就说明,经济增长已经不再是硬道理,虽然大家对 Decroissance 反增长,或者合适的经济增长这一次所下的定义不一定相同。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确切地说是1972年,罗马俱乐部公布了一份名为“停止经济增长”的报告中首次提出了Decroissance这一概念,当初这一词的意思更加接近零增长,是为了警告应该有节制地发展经济,首次对消费社会敲响了警钟。

而今天,这一概念的含义同四十年前有所不同。对法国原材料问题专家)皮埃尔·必胡克斯(Pierre Bihouix)来说,反增长,并不是增长的反面,而是有意识地减低能源,原材料的消费,减低垃圾的生产。对他来说,所谓可持续增长,实际上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因为增长就意味着不断消费新的能源与原材料,倘若,继续追求经济增长的话,那就不可能持续发展。他还认为可持续发展,如同循环经济等概 念都只不过是纸上谈兵,并没有现实意义。

对巴黎索尔本大学哲学教授,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奥利维·雷(Olivier Ray)来说,反增长并不意味着倒退或者萎缩,而是与现有的一味追求生产与消费的社会,经济体制以及意识形态的决裂。法国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阿罗氏(Serge Haroche)几年前就向媒体表示,所有政府的领导追求的都是经济增长,西方政府首脑梦寐以求是百分之三的经济增长率,但是,倘若在25年内维持百分之三的增长率的话,那么,地球的资源将被挥霍殆尽。

综上所述,至少在法国,人们越来越意识到经济增长对社会以及生态环境所产生的负面影响,而且,类似的观点在欧美许多国家都引发共鸣。法国世界报去年 引述一项欧盟的民调结果显示,无论是在法国,西班牙,还是在德国,意大利,受访者都认为最接近理想社会的就应该是一个经济负增长的社会。

如果说,在西方,负增长的概念正在逐渐被舆论所接受的话,在全球经济增长龙头国家的中国,类似的观点不仅很难被人接受,而且往往不能自由的表达。

曾经因坚决反对核能而在环保领域有一定知名度的中国民间环保人士吴辉也同样提倡负增长,不过,他所提出的负增长与以上法国学者们的观点不尽相同,请听本台就经济增长以及转基因植物等议题对他的专访。

法广: 网络上有许多文章将您介绍为是环保学者,能否阐述一下您的观点?

吴辉:其实我应该是能源战略研究,我对太阳能有专门的研究。我指的并不是光伏发电,太阳能的最佳的利用是绿色植物,绿色植物对太阳能的利用效率与光伏发电要高得多。

法广: 您主张要从工业文明返回到从前的农业文明,类似的提议今天获得响应吗?

吴辉:我认为就是应该回到从前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模式,因为工业文明的能源不是取之不尽的。而在农村,就可以顺应自然,过简朴的生活。虽然绝大多数的人都不会选择这样的生活,这就需要我们这些人来告诉大家。因为,工业文明这条路是走不通的,最终还需要掉头,顺应自然。

法广:您在大学是学习农业专业的,您如何评论转基因植物?

吴辉: 转基因植物将导致植物种子高度集中,而且还不能自然的传承,这样就会降低生态的稳定性。我们举例来说,猴子生活在自然界中靠自然的食物来生存,倘若将他们所吃的植物换成转基因植物,倘若他们习惯了使用转基因植物,那一旦人类不再给他们提供转基因植物,那么,他们都会饿死。对人类来说,也是同样的道理。转基因植物降低了生态的安全性,另外,转基因植物的安全性令人担忧。我们目前食用的植物是经过几千年的检验的,所以一般来说,是比较安全的,而转基因植物的物理毒性还必须经过时间的考验,还必须经过重新的测试。

法广:您的观点在国内受到官方舆论与专家的认可吗?

吴辉:我的文章在网上总是获得转发,即使有核开发集团等势力集团极力阻止我发声,但是,我的文章通过朋友圈在网上不断被转发。

法广:在西方,现在有越来越多的学者以及非政府组织宣传反对经济增长,担心自然资源会在短期内被消耗殆尽,影响人类的长期生存。

吴辉:当然应该反对经济增长,应该提倡负增长。这样才能够使人类继续生存,倘若一味增长的话,就会受到大自然的惩罚。

法广: 在您看了,一个理想的社会应该是个什么样的社会?

吴辉: 应该是一个低消费低生产的社会,可以不生产的商品就不要生产,不要追求奢侈,一味追求自己的高消费生活,而是许多人无法生存下去。

法广:那如何划分可以生产与可以不生产之间的界限?

吴辉: 只要能够简单地生存下去就可以,一条蛇吃一顿就能过一个冬天,动物的皮毛都是随身带的,几年换一次毛,不需要一件又一件的换,而人类的生活是那么的奢侈浪费。我们应该返回从前的简朴的生活模式。

必须指出的是,吴辉先生的观点在今天政府想方设法维持经济增长,民众将物质消费当作新宗教的中国社会中实属罕见,虽然,他的观点目前在中国尚不具有 代表性,不过,从反增长这一概念在西方逐渐被接受的过程中不难预测,在今后的几年内吴辉的观点很可能在中国获得越来越多的人的认可。

文章来源:法广网

原文链接:http://cn.rfi.fr/生态/20170908-中法舆论看反增长与生态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