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西雅图毕肯食物森林与社区园圃

西雅图毕肯食物森林与社区园圃

图文作者:黄裕星、吴孟玲、董景生

快速的都市化发展改变了全球都市的地形与地貌,都市高人口密度连带影响了整个国家或区域的运输型态、社会经济结构、生产与消费模式,以及地理及生态资源。其中最明显的冲击为生态失衡、环境污染、热岛效应及废弃物处理问题;而从社会需求面分析,都市化造成城乡与贫富差距、就业机会缺乏、教育及公共设施资源不足等问题,导致生活压力增加与生活质量下降。

永续都市发展被认为是减低都市化冲击的主要对策。考量永续性需求,土地规划与人口发展需同时从生态面、经济面、社会面及政策面一起思考。学者建议透过与社区合作,发展“场域”式(place-based)永续经营,依据在地文化建置跨领域整合,实际解决当地生活问题与满足居民需求;而都市可食绿资源如食物森林及社区园圃,被认为能全面性地改善都市生态问题,协助发展永续都市。

台湾虽有相似的耕作场域如市民农园(citizen garden),将郊区农地发展为园圃,出租给市民种植农作或观赏用植物,但台湾的市民农园较强调休闲游憩的使用方式,忽略对于生态环境、食物安全及其他减低都市化冲击的功效。

毕肯食物森林朴门计划

美国西雅图毕肯食物森林(Beacon Food Forest),全名为毕肯食物森林朴门计划(Beacon Food Forest Permaculture Project),为美国第一座都市食物森林,目的在提供有机食物、复育当地生态系统及提升社区参与。

毕肯是美国第一座都市食物森林,目的在提供有机食物、复育当地生态系及提升社区参与。

毕肯是美国第一座都市食物森林,目的在提供有机食物、复育当地生态系及提升社区参与。

毕肯食物森林座落于毕肯丘(Beacon Hill)社区,邻近市中心,与杰佛逊公园(Jefferson Park)相连,共有7英亩土地,目前已开发1.75英亩的朴门(permaculture)农地,种植可食植物园、莓园、坚果区及蔬菜等。2016年,志工参与时数累计达14,500小时,共同照顾183种香草、花卉及药用植物、77种蔬菜与谷类、92种灌木、47个树木品种、14种爬藤类及5种敷地植物。

此食园利用乔木保存水分,落叶形成养分,豆科植物固氮,蕈类则为分解者,帮助改善土壤,建构永续性生态循环系统;而植物选择以本土物种、符合当地文化为主,不但能适应环境,抵抗病虫害,还能唤起高龄居民对土地的记忆,勾起怀旧回忆而将过去知识分享给下一代,增进自我价值,达到心灵疗愈效果。

食物森林所有作业资材都是天然有机,木材亦不使用防腐材料。

食物森林所有作业资材都是天然有机,木材亦不使用防腐材料。

食物森林的基地所有权归属西雅图公用事业部(Seattle Public Utility),而杰佛逊公园则由西雅图公园游憩部维护管理,因此创立初期需得到两个公部门的支持。除此之外,两位创办者Glenn Herlihy 与 Jacqueline Cramer花了近两年时间举办多场会议,与社区居民沟通朴门农法的内容,在社区超市、街头及活动派对设点,说明建置食物森林对社区的意义,透过不同管道如网络、演讲等宣传各种讯息,一连串活动获得社区极高的响应,许多居民成为终身志工与指导委员会委员。

树木银行提供特定区域原生苗木,并后续追踪苗木的生长。

树木银行提供特定区域原生苗木,并后续追踪苗木的生长。

毕肯食物森林从开始运作至今已有七年时间,第一期工程已经完成,约占1.75英亩土地,现在正规划第二期工程。设计发展初期申请到西雅图邻里部(Seattle Department of Neighborhoods)奖金约美金2万元,以此经费雇用景观建筑师发展设计图,2010年申请到西雅图公园绿地征税资金约美金10万元,开始进行工程的设计与监造。

毕肯食物森林强调社区参与,以及透过农耕建立家庭关系,举办工作派对(Work party)鼓励以家为单位的志工群,欢迎不同年龄的社群投入各式各样的农耕作业,在派对午餐期间只要捐赠2至5美元,即可成为食物森林一份子。

作者们与毕肯食物森林创办人合影。

作者们与毕肯食物森林创办人合影。

毕肯食物森林的动力来自社区,实践“共享”的精神,食物分享给需要的人,土地分享给社区居民,农务一起分担,耆老提供经验,青年贡献体力,儿童则从游乐中学习知识,而不同专长各司其职,园艺师、艺术家、树医生、厨师共同合作,一起将可食绿资源转化为照顾社区的能量。

毕肯食物森林的志工,假日定期举行工作派对。

毕肯食物森林的志工,假日定期举行工作派对。

美国社区园圃:西雅图P-Patch 计划

美国社区园圃(community garden)的发展可追溯到第一次及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政府为了增加食物供应,鼓励在住宅区或公园种植蔬菜。战后对食物需求的压力纾解,许多地方则透过发展社区园圃促进社区参与,以活化地方、降低犯罪率及减少环境破坏。

发展至20世纪初,社区园圃成为都市绿化主力,随着全球对气候变迁、生态环境复育、人类健康福祉及资源分配等议题的关注,社区园圃被认为能改善环境、改变都市地景、促进健康及确保食物资源公平分配,其中最被学者所讨论的社区园圃,即为西雅图P-Patch 计划。

P-Patch社区园圃起源于1970年代,当时波音公司因破产而裁员,许多人失去工作与收入,华盛顿大学学生 Darlyn Rundberg Del Boca认为,此时正是推广小学生和她们的家庭参与园艺活动的时候,希望能为邻里食物银行(Food Bank)生产食物,在西雅图议会成员协助下,西雅图市政府租下部分Picardo家族土地,开始了社区园圃行动;为了纪念Picardo家族,因此命名为P-Patch。

1973年创立的Picardo农园,是西雅图第一座社区苗圃。

1973年创立的Picardo农园,是西雅图第一座社区苗圃。

1997年P-Patch移交由西雅图市政府邻里部管理,截至2016年12月止,共有90个P-Patch社区花园,3,055个园圃及6,800农夫参与;2016年P-Patch园圃捐出24,178吨的农产品给社区。租用社区园圃需缴年费,并需完成每年8小时在社区公共园圃(非个人园圃分配地)工作的时间,所有耕作只能采用有机施作,不能使用农药或杀虫剂,允许使用有机肥料如鱼粉、有机肥和石灰等。

“社区园圃计划”由社区管理的西雅图邻里开放空间所组成,单独或群体农夫承租土地,种植有机食物、花、水果、香料及草本植物,农夫可依据自己的需求安排野餐座椅、艺术品或解说牌。每个P-Patch社区园圃有不同历史与社区特色,第一个社区园圃为皮卡多农场(Picardo P-Patch Farm),是由社区居民与西雅图市所共创;此后社区园圃如雨后春笋般在西雅图各地出现,包含公有与私有园圃,展现不同合作模式和耕种机制,有的园圃是社区居民共同耕种,少数让低收入农民种植食物以食用或贩售为目的。

特色社区园圃

High Point Commons P-Patch社区园圃建立于2010年,共有46个农耕区,占地490平方公尺,新的申请者需等半年至一年。此园圃开发前是花园,目前作为社区低收入户及一般家庭的农耕区,提供至少46个家庭种植有机及当地食物;园圃也提供各种社交活动,希望促进社区居民的交流与运动休闲的机会。此园圃目前由开放空间协会(Open Space Association,OSA)管理,提供设施如碎木道、长凳、花床及小孩与成人的活动空间。High Point Commons P-Patch社区园圃有部分区域发展成为蜜蜂花园(Bee Garden),是一座透明封闭建筑体,里面设有蜂巢,不但成为儿童教育资源,也提供当地居民新鲜蜂蜜。建筑体周围如其他P-Patch园圃设有菜园等耕地,提供社区居民种植有机蔬果。

儿童花园里种植各种香草植物并养蜂。

儿童花园里种植各种香草植物并养蜂。

Meadow Brook 社区花园/果园由Meadowbrook Community CARE(MC2)非营利组织所创,透过与既有单位结盟,如西雅图东北永续社区(Sustainable NE Seattle)及西雅图公园与城市水果(Seattle Parks and City Fruit),建置蔬菜及果园,大部分资金来自于Meadowbrook Community议会,平日的维护管理则依赖社区志工,部分的农产捐给社区庇护餐食(Community Shelter Meal),提供食物给低收入的社区居民。

Interbay P-Patch社区园圃创立于1974年,共有132个农耕区,占地3,995平方公尺,新的申请者需等候两年以上。此园圃提供无障碍园圃、厕所及养蜂等设施,开发前是废弃空地,排水能力低,经由社区许多志工努力,填入有机物质与养份改善土壤。1990年代市府在当地建立高尔夫球场,园圃被迫迁移,在新的Interbay P-Patch建立后,志工们将旧地土壤移至新园圃,另外花更多精力在有机堆肥,此园圃设有食物银行,接受农夫捐赠食物,统筹发放给需要的人。

Howell Collective P-Patch 社区园圃,顾名思义,是指集体及共同拥有的社区园圃,没有所谓个人承租地,园圃自2011年创立以来,整个规划、设计、维护及收成皆由所有的P-Patch农耕者共同完成,主要目的是希望能凝聚社区共识,实践都市农业与食物自主的目标,另外透过园圃建置,增加都市绿地面积,提供社区居民户外社交空间。

在寸土寸金的都会区,有时候很难找到绿地,因此,不同于其他社区园圃设于地面,UpGarden P-Patch建置成屋顶型的都市园圃。此园圃创立于2012年,总面积2,322平方公尺,共有98个圃区;由于当初社区闲置空地不多,西雅图邻里部与西雅图中心(Seattle Center)合作,将该中心所属的大型停车场屋顶发展为屋顶花园。此园圃目前为公共开放区域,但未来将另觅场所以配合停车场的改建作业。

尽管这些园圃资金来自于政府,社区居民对于园圃的管理仍有非常高的自主性。根据学者Hou(2014)的研究,P-Patch成功关键在于社区民众主动参与,民众形成共同管理团体、领导团队及志工社群,使P-Patch空间使用更具弹性、更符合当地居民需求。园圃不只利用来生产食物,也是主要社交、娱乐及疗愈场域,有些居民会邀请乐团演奏、举办瑜珈课程或环境教育等活动,配合食物分享与品尝,提供居民五感体验机会,达到安顿身心灵的疗愈目的。

结语

毕肯食物森林及P-Patch社区园圃这几年来为当地增加绿覆率、改善社区生活、增进人与人互动,实现了生态保育、食物安全、社区凝聚及树木健康管理的理念。透过农耕实作与都市林永续绿资源建置的过程,达到健康效益(鼓励居民到户外从事园艺活动)、经济效益(食物共享与活化社区农艺园艺产业)、生态效益(确保生物多样性、改善土壤及选用本土植物)及社会效益(增加社区意识及鼓励居民参与公共议题),更成为政府、民间企业和社区的桥梁,在善用土地资源的共识下,为整体城市环境改善贡献心力。

当前国际间最关注的两项议题:气候变迁与粮食危机,未来都可能造成台湾永续发展的障碍,食物森林及社区园圃可作为因应策略之一,其核心价值也符合林业试验所的发展目标:引进美国林务署(USDA Forest Service)研发的i-Tree都市林效益评估模块,并将森林疗愈与食物森林理念融合,发展“林园疗愈”研究,将都市森林与社区农园相结合,使森林的效益从深山延伸到浅山及都会地区,让大多数的民众容易亲近自然,体验山村野趣及都市森林的舒适环境,有助纾解生活压力,同时提高粮食自给能力。

毕肯食物森林的堆肥场,将枯枝落叶分解成可以利用的养分。

毕肯食物森林的堆肥场,将枯枝落叶分解成可以利用的养分。

此外,在台湾,褐根病一直是校园及公园中重要的树木病害,也是都市林管理上的一大课题。为了有效控制褐根病,罹病地土壤往往需要依赖药剂燻蒸消毒,对环境及人员都有一定程度的危害及风险。然而,透过食物森林概念的导入,可配合土壤的改良,在罹病地改种植不易感病的作物,来取代乔木种植,即可避免农药的使用;不但能降低防治经费,更能强化林园城市的推广。同时透过社区参与,让志工接受相关的训练,达到保护田园、粮食安全及护树的目标。

文章来源:台湾《农传媒》

原文链接:https://www.agriharvest.tw/theme_data.php?theme=article&sub_theme=article&id=1001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