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俗传统 > 《羊道》| 最后的荒野主人

《羊道》| 最后的荒野主人

81kMbKRkSSL

这是一部描摹“最后的荒野主人”哈萨克民族择水草而居,四季转场的非虚构笔记,也是一部哈萨克民族的时代挽歌。作者以质朴而又充满灵性的笔触,讲述了跟随哈萨克牧民扎克拜妈妈一家,历经寒暑,在粗犷苍茫的新疆阿勒泰地区游牧生活的日子。羊道,是逐水草而居的哈萨克牧民生命中必经的道路,是大自然给他们安排的艰辛壮阔的迁徙之路。作者讲述的是那些正被现代文明分分秒秒侵蚀的、某种古老而民间的传统;也讲述了“最后的荒野主人”哈萨克牧民那些与世人相同的欢乐、相同的忧虑与相同的希望。

2007年春天,李娟随哈萨克牧民一家转场放牧3个多月。他们途经春牧场吉尔阿特、塔门尔图和可可仙灵,前山夏牧场冬库尔,深山夏牧场吾塞,一路风吹雨淋雪浇,跋涉辽阔苍茫的山地、穿越层峦叠嶂的森林、泅渡暗藏机锋的湿地,为羊群寻觅丰美的水草。

荒僻艰苦环境中的朝夕相处,人与人的性情不免赤裸相对。李娟不拿自己当外人,但也最大限度地克制自我。没有“自我”阻碍视线,“他者”的形象便格外清晰。

81m-ky4pQLL

也许在博大浩渺的大自然、稀缺单调的物质供给的背景下生存,过于轻薄的喜怒哀乐根本压不住生命的阵脚。“羊道”呈现的细节分量扎实,过筋过脉、饱满刻骨。本来嘛,牧人们高兴了就要放声歌唱,闲暇了就要欢聚,转场前得穿上鲜艳漂亮的衣服……就连骆驼、马、羊和狗,舒坦时还要满坑满谷地放声鸣叫呢!对酒当歌的关口,年过半百的扎克拜妈妈浑身的病痛、20岁的斯马胡力满手的伤口、15岁的卡西业已失聪的右耳、骆驼滂沱的鼻血、马匹惯常的精疲力竭、牛羊时不时地倒地而亡,就都不值一提。生命就是如此,有喜就有悲,兴盛枯败,万物轮回……

盘桓在阴晴不定的高山,背负繁重艰辛的劳动,咀嚼生熟夹杂的粗粮糙肉,牧民们的念想再渺小不过(羊毛能卖个好价钱),却也还需要咬紧牙关操持才能实现。他们没有固定的居所,没有高大的理念,却最明事理、最重感情。他们爱护山地草场,呵护牲畜,温暖同胞。这一支最后的游牧者,身体力行地维护着古老的习俗,还有那些古老的美德。他们的人数越来越少,他们的身影越来越远,眼看就要绝迹……

《春牧场》中大自然的分量最足;《前山夏牧场》里的人与动物,众生喧哗;《深山夏牧场》场景更加多元,人事向纵深发展。“羊道”三部曲整体节奏丰盈有致,似有草原的风吹过,每处转折都娉婷自然,每口呼吸都开朗舒展,不短的体量,阅读起来却深感“透气”。

91KpBSENJWL

李娟的《羊道三部曲》里有灵性的抒情,充满了诗的韵味。李娟以充满灵性的白描手法,怀着对生存本能的感激与新奇,一个人面对整个的山野草原,写出不一样的天才般的鲜活文字。“飞于山河之上,隐于草芥之中”。她的叙述来自她的记忆深处,以及那片广袤沉静而丰腴的土地。她描述的,恰恰是易被人们所遗忘的一切——那些正被现代文明分分秒秒侵蚀的、某种古老而民间的传统。正是这种富有价值的、兼具深情与克制的日常记录和生活描写,使她的文学疆域远远超越具体的地理界线与时间限定,在广大的时空获得延伸性的力量。

阅读远在世界边缘的游牧民族的真实生活,领略他们深深根植大地、与自然紧密相依的生存环境和生活态度,了解他们的艰辛、他们所面对的残酷的自然和他们的乐观,探寻人生的意义和生命的本质。让每一个阅读的人,发现纯洁、坚强和乐观的力量,成为更真实的自己。

羊道是飞于山河之上和隐于草芥之中的文字,李娟在此证明她的宽广绵长。她以未经损伤的完美钝感在羊道中确立了齐物论的世界:万事万物皆是新鲜庞大,人间小事同于世界大战。阅读这个世界,让人纠结于心智上的优越与羞惭。通篇的白描非常真实,但她并不是在简单地临摹自然,这样的真实里饱含着诗的精神。她的文字一看就认得出来,她的文字世界里,世界很大,时间很长,人变得很小,人是偶然出现的东西。那里的世界很寂寞,人会无端制造出喧哗。

文章来源:每日新报

原文链接:http://epaper.tianjinwe.com/mrxb/mrxb/2017-08/20/content_7615280.htm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