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话养生 > 体质下降,生活很作:怎么才能教会大学生健康地生活?

体质下降,生活很作:怎么才能教会大学生健康地生活?

作者:光明日报记者 晋浩天 通讯员 王榕

每次在床上迎来天亮,王晨都会先跟室友打声招呼再睡下。当同学们忙着洗漱、赶着吃饭,开始新的一天时,王晨的“一天”刚刚结束。

打一夜游戏或看一夜剧,王晨会感到头发蒙,筋骨酸痛。研究生读了一年,王晨的胃不好,颈椎也时常不舒服,谁都知道,这源于他的各种“作”——轻易不下床,饥一顿饱一顿,昼夜颠倒。

但王晨似乎并不以为意:“很多同学都这样啊。”

igromania-1894847_960_720

日前,《中国学生体质监测发展历程》新鲜出炉,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科学研究所研究员江崇民介绍,我国大学生体质依然呈下降趋势,只是下降速度趋缓。与此同时,身体形态也在发生变化,尤其是肥胖率持续上升,每5年提高2%到3%。此外,2015年国民体质监测报告显示,7岁到19岁的学生体质状态,大学生下滑最严重。

生活方式不健康,健康意识淡漠,大学生们的生活似乎真的离“健康”有点远。新学年,一份意在解决学生健康问题的全新版《普通高等学校健康教育指导纲要》(以下简称《纲要》)投入使用,不仅明确了开展高校健康教育的基本原则,还从健康生活方式、疾病预防、心理健康、性与生殖健康、安全应急与避险五方面给出了具体指导。

这让天津某高校学生张斐茫然中多了几分欣喜,“健康教育?听上去不错哦。”在他的印象中,“体检、安全教育,就入学做过一次;心理健康,学校只有一个咨询室,没事谁也不会去;性教育方面,学校只有一门选修课,能选上的人少得可怜……”教会学生健康生活,促进学生身心健康,提升学生健康素养,让“不懂”健康的大学生懂得健康,珍视健康,高校健康教育使命神圣而艰巨。

1、深夜撸串喝大酒、学习娱乐不下床——无知者无畏

《纲要》指出,部分学生健康意识淡漠,维护和促进自身健康能力不足,锻炼不够、睡眠不足、作息不规律、膳食不合理等不健康生活方式正在成为影响学生健康的危险因素。

170cm、85kg,胖乎乎的张斐自称“宅男”,凌晨2点睡觉,中午12点起床,不吃早饭,从不运动,常年宅在宿舍,是他大学生活的日常。“我们经常玩游戏玩到半夜,然后再去校门口撸串喝酒,我就是这么胖起来的。”说话的同时,他拍了拍凸起的肚子。

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统计局日前针对本地高职园区四所大专院校学生每天饮食的调查发现,大学生每天吃早餐的比例只有42.0%。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西安某高校辅导员告诉记者,“现在,很多高校仍然坚持晚上11点断电、断网,但并不能解决问题。尤其是最近几年,手游火了,大家拿着手机、充电宝就能玩到凌晨。生活黑白颠倒,不仅一日三餐不能保证按点吃,也让他们的运动量大大减少。”

“何止是吃饭,她连床都不下。”已经毕业的梁昔,吐槽起她的“奇葩”室友仍一脸“叹服”,“她每天就是坐在床上玩游戏,看综艺节目,饿了点外卖、吃零食,一个月洗一次澡,不讲个人卫生,更别说宿舍卫生了……”

还有一些不良嗜好,在象牙塔内持续蔓延。记者调查多所高校发现,大学生烟民的数量同样不少。一位山西某高校辅导员说:“抽烟,会根据学校、性别、年级不同而有所区别,比如,大四学生要比大一学生多,男生比女生多……就拿我带的班来说,抽烟的男生占到了半数左右。”而让天津某高校一位辅导员印象深刻的是,“男生宿舍到处堆着垃圾”。

“现在的学生心里哪有‘健康’二字,都是‘作’。其实,健康教育太重要了,不仅包括良好的生活方式引导,还包括心理和卫生健康、疾病预防等等。”这位辅导员说,“但现在新生开学时,学校密集进行的安全教育,主要是防火、防盗、防诈骗等,涉及心理和卫生健康的则较少,效果也很难说。而平时,卫生健康选修课和讲座,很少甚至没有。”

cigarette-2265950_960_720

2、学校不重视、专业教师少、教育缺标准——健康教育不成体系

《纲要》指出,高校健康教育的覆盖面不广、针对性不强、措施落实不到位等问题仍然突出。

北京师范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副教授杜瑞军认为,我国健康教育没有成体系是学生生活方式不健康的主因之一。“从小、从家庭就没有抓起,对健康的认识多是从保护眼睛、减少肥胖、保证身高等外在、显性的标准进行衡量,没有触及健康教育的深层次问题,即健康是一种生活方式或者生活习惯。”

“出现这种问题,学校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姜朝晖坦陈,“中学时期,学校和学生的精力主要集中在考试,对于健康教育,往往无暇顾及或简单敷衍。”“这也使得学生的健康意识与习惯养成不足。上了大学,他们往往失去了目标,变成‘脱缰的野马’,缺乏必要的约束与管理。”中南大学学生工作部副部长张江华补充道。

“总体来说,现在高校都不大重视健康教育工作,翻翻多数学校印发的各种文件以及发展规划,基本上都没有提及健康教育。大部分高校也没有健康教育的宣传和主题活动等。此外,健康教育在高校不是主课、必修课,而是公选课,上不上的主动权在学生。”华东师范大学体育与健康学院党委书记季浏说。

陕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吴合文表示,当下学生获取健康信息的方式主要是学校的通告栏、课堂教育以及微信、微博等。“一般来说,遇到如非典、禽流感等重大事件时,学校才会想起在通告栏张贴公共卫生预防的信息,但这种方式很难做到及时更新,信息量也有限。而微信上那些未经筛选的健康信息,真假难辨,不能给予学生一个科学、准确的指导。课堂,作为主要的健康教育渠道,往往会因为缺乏专业师资,而无法付诸实践。”

在目前负责天津一所高校下属学院宣教工作的王雪看来,“只是单纯的讲座、看看视频已经很难满足学生的需求、解决他们的实际问题。尤其是树立健康的生活理念,缺乏一套既符合时代要求、又行之有效的高校健康教育标准和体系。”

她认为,健康教育的专业教师极其匮乏、教师水平不高,也是导致健康教育工作难以顺利开展的主要原因。“有的学校没有一个能正常运作的健康教育咨询室,有的学校虽然有这种咨询室,但大多由校医院的医务人员兼任,制约了学校开展全面的健康教育宣传活动。”

3、纳入评估指标、补牢师资基础——健康教育需要督导问责

《纲要》指出,高校要多渠道开展健康教育,多形式开展健康实践,多途径加强健康教育教学能力建设。

健康教育如何从文件走到课堂,走到学生身边,让“健康”成为他们的生活准则和追求?

“类似的文件以前也发过,关键在落实。”张江华强调,教育行政部门要建立健全督导问责机制,“不仅要督查学校开展健康教育所需的场地、硬件设备等,还要着重督查师资力量,开设的课程类型、内容、学时等软件配套。对于督导不合格的高校,要采取强制性的问责、处罚措施。”季浏也建议,对学校进行教学评估时,教育行政部门应把学校对学生的健康教育重视程度和学生心理健康状况作为评估指标之一。

教育部体卫艺司负责人强调,高校应因校制宜制定健康教育教学计划,开设健康教育公共选修课,安排必要的课时,确定相应的学分。针对高校学生关注的健康问题,精选教学内容,吸引学生选修健康教育课程。

“课程内容固然重要,形式和内容也应更加多元丰富。”吴合文说,“比如从学校层面组建跑步、爬山、游泳等健康活动小组等,并成为健康教育课堂的延伸。”

他认为,采取“线上+线下”方式开展健康教育,效果应该不错。比如邀请校医院医生和校外大医院专家进行专业讲座,并根据当下特点发放具有针对性的健康指南手册。学校也要利用好微信、微博、慕课、微课等网络平台,向学生发布正确、科学的健康知识,“专业课程,尤其是心理健康等,一定要由专业人员教授”。

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程方平指出,高校健康教育涉及方方面面,并非某一门课,因此应将一些健康知识融入体育、营养等相关课程中,充分利用学校的医疗单位以及心理咨询室等专业机构,让其参与到具体的健康教育工作中。

“高校也可考虑将健康教育的时间前移,发录取通知书时搭配一些健康教育的相关内容或是二维码,让学生一扫就能看到,并提前与家长建立联系,让他们参与到孩子大学生活的健康教育中。同时,在大一时期,通过增设必修、选修等不同类型的性教育、心理教育等课程,加大学生的健康教育力度。”张江华强调。

“做好课程,老师是基础。”山西医科大学教师周丽霞认为,高校应积极发展、开办针对高校学生的健康教育专业,培养学校健康教育的专门人才。“同时,学校也要加强辅导员、专业课教师等群体的健康教育培训,鼓励他们参加健康教育讲座和学习班等。而学校在教师考核以及评聘职称时,也应把学生的健康教育状况纳入其中。”

“健康教育怎么样,效果说了算。”华中科技大学体育课部教授栾丽霞建议,学校应根据自身特点,制定一套能够准确反映学生健康教育效果的指标体系和测评方式,比如说定期对学生进行心理和体能测试、组织一些疾病预防基本常识问答以及实践活动等,并将这些结果融入学分成绩等硬指标中。

games-1377029_960_720

健康教育的他山之石

【美国】

1987年,美国提出“综合性学校健康教育”概念。美国的学校健康教育涉及的领域包括智力、情感、身体和社会等多个方面,不仅包括学校健康服务、学校健康教育、学校环境,还包括学校和社区组织共同努力提高学生身体健康水平、学校体育课程、学校食物供应、学校心理课程、保护和提高学校教职工健康的项目等。1995年,美国发布了《国家健康教育标准-普及健康知识(一项对未来的投资)》,指定基础是综合性学校健康教育目标。2005年,美国健康标准联合会对《标准》进行了修订,目标是强调进行学校健康教育的必要性并且为各州的学校设定一个课程框架。基于国家标准的学校健康教育课程包含10个方面的内容:社区健康、消费者健康、环境健康、家庭生活、心理健康、预防伤害和安全、营养、个人健康、疾病预防和控制、特殊物品的使用和滥用等。

在该标准的指导下,各州根据实际情况确定课程标准的结构和内容,调整本地的课程设置、教材选择、课程实施、师资培训等事宜。美国的健康教育师资较为雄厚,对健康教育专任教师的资格要求很高,教师不仅要传授科学知识,同时还要充当教学目的、教学内容的优秀设计者和参与者。

【日本】

日本政府早在1958年就出台了《学校健康法》,为日本学校健康教育提供了完善的组织框架。这部法律标志着日本的健康教育从提高健康照顾转向开展健康教育。学校的健康和体育教育成为教育活动中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健康教育被纳入学校教育法的权限之内。

日本的学校把健康教育融合在体育学科中作为必修课开设,称为保健体育。保健体育课程包括体科和保健科两部分,主要围绕现代社会的健康问题展开。其目的是使学生获得健康、安全知识的同时,提高学生的思考力、判断力,培养学生保持和增强健康的实践力。小学至高中阶段学校一线卫生人员为养护教师,养护教师是推动日本学校健康教育和健康促进的独特的卫生工作人员和主要力量。

【英国】

英国早在1988年就把健康教育的内容融入其他基础学科以及更广泛的学校生活中。1990年国家课程委员会正式向政府和学校颁布健康教育的课程指导、发展和完善健康教育的课程框架。从知识、能力与理解3方面入手,使学生具备健康公民应有的知识,发展促进健康的技能。

英国的DFES——教育与技能部所属的健康部在1999年发起一项全国健康学校项目(National Healthy School Programme),从学校的健康教育、健康饮食、体育活动和情绪健康4个方面分别制定若干标准,对全国的学校实施考评,达标的学校被称为“健康学校”。

文章来源:光明日报

原文链接:http://epaper.gmw.cn/gmrb/html/2017-08/18/nw.D110000gmrb_20170818_2-06.htm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