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有机园艺 > 慢行川西上里古镇,悠悠盛夏纳凉去

慢行川西上里古镇,悠悠盛夏纳凉去

作者:草西

DSC01222

三伏天的成都,闷热难耐。与家人一道,进山避暑。开车出蜀地,无需两个钟头,便能找到一处青山碧水的清凉地。为避热闹,我们去了雅安市雨城区的上里古镇——一座位于成都西南方,森山环绕、流水作音、平桥纵横、石板铺路的小镇。

住进韩叔、杨嬢(niāng,四川话,阿姨的意思)家,是偶然中的必然。出门在外,如有机会,总喜欢深入本地人的生活,与他们食宿在一起。他俩是夫妻,也是土生土长的上里人,出生于一九五零年前后。三个儿子已长大成人、各自安家。老两口在外打工多年,年纪大了,不愿漂泊,返乡后将老屋修整一番,开起了民宿。如此,既能安享晚年,又能照看孙儿,偶尔做些临活和买卖,生活平淡且踏实。

 韩叔的民宿正对石桥 晾着白床单、没有广告牌的那家

韩叔的民宿正对石桥
晾着白床单、没有广告牌的那家

起初,翰叔给我的印象是不近人情。相处几天下来,我却逐渐感受到了他热情可爱的一面,一如中国人名声在外的“好客”——不仅让我们免费使用厨房烧水、做饭,还送自家种的毛豆、蔬菜给我们吃。“她比较会与人打交道,外面的事都让她去。”韩叔指了指杨嬢。混熟之后,我才知道他家是“男主内、女主外”。两夫妻在当地是出了名的能干,提到姓韩的,人们总是先聊起他们。勤快人爱干净,房间虽然设施一般,但敞亮明净,让人的内心也不知不觉跟着明朗起来。这是当初我们选择住这里的一个原因,也彰显了老两口操持家务的能力。

韩叔与杨嬢在剥毛豆

韩叔与杨嬢在剥毛豆

从韩叔家出来,顺着白马河往东走,行约三分钟可抵达小镇有名的一座古桥——高桥。从高桥向右拐,便来到了上里古镇的主商区——水井街。商区的铺面大多由外地人经营,房屋以明清风格的木质建筑为主,主街之外,几乎就全是木式建筑了。所谓木式,即贴着木板的水泥房,兼顾美观与实用(修建水泥房的成本较木质建筑低)。“挑背篓卖菜的,才是本地人哟!”杨嬢唏嘘道。

位于主街的民宿,房屋租金贵(一年10多万人民币),收费水涨船高;为了拓展生意,一楼常设麻将桌和餐厅,人声鼎沸,吆喝声不断,很难让人静下来。韩叔家开的民宿,没有房租的压力,也不提供娱乐设施(除了电视),所以,收费随意,更具人情味。

主街两旁,商铺林立

主街两旁,商铺林立

白马河岸,有一些写生的画手。眼见着他们将五彩斑斓的画笔插进河里涮了又涮,颜料随着一左一右的轻微晃动,渐渐消散开去。还看见有人在河里清洗衣物,提着一袋橙色的洗衣粉,心满意足地走了。岸边立着“严禁向河道内倾倒垃圾,违者严惩”的牌子,可惜少有人在意。河水时而清透,时而浑浊,与雨水关系密切。既为雨城,小镇便经常落雨,但大多时候,我却分不清它是感动还是着急。

写生的画手

写生的画手

旅行中,每个人都有癖好带些熟悉的物件。有人带毛绒玩具,有人带香品精油,有人带枕头床单,而我,则喜欢带吃的。往来不同的城市,已经习惯背着焖烧壶(有时是小型电饭煲)和干粮出走。睡前将小米、红枣、花生倒入事先预热的焖烧壶里,第二日清早便能喝到一大碗清新健康的粥。每到一处,以熟悉的早餐开始一天陌生的生活,人会感到心安许多。上里的晚上,买来几根花玉米、毛豆或绿叶菜煮一煮,自觉又是美味的一餐。但这种吃法,在韩叔眼里,是“年幼无知,不懂生活”的表现。

留作种子的四季豆

留作种子的四季豆

“水烧开后,先放些猪油,再放菜才好吃!”他说。

“蔬菜这么煮是不行的。用菜油炒一炒,才有营养!”他又说。

“不放辣椒吗?这样多难吃啊!”他继续说。

……

口味因人而异,但对好食材的见解,却不分伯仲。“我们这儿也很难买到不吃饲料的猪了。”宰年猪迎新春的习俗仍在延续,但猪肉的品质却下降了。“这么多人要吃,哪够卖啊!五个月就要养肥的猪,不吃饲料长不大。”韩叔家有自己的一块地,平时种些玉米、豆子和蔬菜等。“我们也养鸡啦,但不卖,只够自己吃。”鸡吃五谷杂粮、剩饭剩菜长大,宝贝得很。

小桥、流水、石板、人家

小桥、流水、石板、人家

 “镇上一个柴鸡蛋卖1.2元呢!”韩叔清了清嗓子。

“一个?”我觉得不可思议。

“是啊,一个。”

“那游客买到的岂不很多是假的?”

“我们都很难买到啦!”

烧水间歇,我坐在杨嬢身边聊天。入夜了,眼前是若隐若现的小桥和对岸铮亮的红灯笼。2008年汶川地震后,古镇得以翻修,这座石桥应运而生。来往游人的喧嚣声——新鲜的资讯和大把的金钱纷至沓来,热闹了小镇,却与杨嬢宽缓的气息不搭,也与拂面而来的清风不合。

赶场的老人,挑到了满意的公鸡 买只雄壮的公鸡回家,母鸡下蛋都要勤快些

赶场的老人,挑到了满意的公鸡
买只雄壮的公鸡回家,母鸡下蛋都要勤快些

杨嬢讲雅安话,我必须全神贯注才勉强听得懂。也许正是这份专注吧,使我进入了她的世界,恍惚之间,我好像变身为她的小背篓,在这儿安住了几十年,历经浮沉,渐归平静。每逢二、五、八,镇上有集,杨嬢都会背着小背篓“赶场”(赶集)。上午,她在集上卖光了昨日刚从地里采收的黄豆米米(鲜黄豆)和自己连夜做好的魔芋豆腐;下午,又去地里干了活、喂了鸡;夜里,终于闲了下来,坐在高桥的石墩上,与邻里摆起了龙门阵(聊天)……

“那您明天还卖东西吗?”我问劳累了一天的杨嬢。

“不卖了,休息。”

“可您总有干不完的活儿。”

“农村嘛。”

第二日,说要休息的杨嬢,跑到后山采了蝉花,一天下来,又卖了100多元钱。懒散如我的人,缺少劳动的自觉,见到利索的长辈,总是相形见拙。人的境遇千差万别,但此刻的我仿佛明白了,它们并没有优劣之分。“杨嬢对她的大半人生满意吗?”我不禁在心里问,“究竟怎样的一生才令人满意呢?”

河边的菜地

河边的菜地

盯着灯笼的双眼越来越模糊、湿润。杨嬢不知道,在我们并排聊天的时候,“小背篓”正被一股穿越时光的永恒力量(安稳感)环绕着,并为之深深着迷。当一个人爱他本来的生活时,便会拥有通透的感染力,向外释放满心的善意。而我,竟接收到了。

上里风物志

如有错漏,不吝赐教

箭环蝶,呆若木鸡

箭环蝶,呆若木鸡

波蛱蝶,Seven & Eleven

波蛱蝶,Seven & Eleven

枯叶蝶,躲你远远的

枯叶蝶,躲你远远的

红缘黄灰蝶,低调的奢华

红缘黄灰蝶,低调的奢华

绿带翠凤蝶,别偷拍我撒尿啦

绿带翠凤蝶,别偷拍我撒尿啦

石菖蒲,石缝里长出的中草药

石菖蒲,石缝里长出的中草药

紫色豆娘,金属光泽

紫色豆娘,金属光泽

蓝色豆娘,意气风发

蓝色豆娘,意气风发

异色灰蜻,萌萌哒

异色灰蜻,萌萌哒

红蜻蜓,“飞翔是生活”

红蜻蜓,“飞翔是生活”

“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

黄腹山雀,捡树枝筑巢

黄腹山雀,捡树枝筑巢

逮耗子的猫,英勇神武

逮耗子的猫,英勇神武

 这个小不点飞行动作优雅从容 但我不知道是什么

这个小不点飞行动作优雅从容
但我不知道是什么

 

图文来源:有机会

作者:草西

草西
草西,有机会网COO,作家,一个透过写作与世界对话的人;喜欢记录与分享,关注食物、自然、艺术、在地文化和有机生活;热衷志愿服务和生命体验,为多家知名杂志撰稿,推广有机生活。
关于本文的作者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