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明日的农场 | 土地的疗愈力,助我迈向下个旅程

明日的农场 | 土地的疗愈力,助我迈向下个旅程

作者:吴比娜

九年前(2007年),我刚从哈佛硕士毕业,那个暑假,我面临回台湾接受一份稳定工作、或是待在美国的抉择。在哈佛的两年使我油尽灯枯,过度用脑的结果,令我质疑理性思维的限制,被系统、体制把持的公共政策,使人感到疏离,我觉得自己离性灵层面非常遥远,需要一段喘息的时间…。

曾经的自己与农业一点渊源也没有,可是当我在搜寻可以从事的实习工作时,一个位在新罕布什尔州的农场跳出我的计算机画面,“我们是一个CSA(社区支持农业农场),提供社区食物,用有机的方法…”。讯息显示他们在招募实习生,提供食与宿,这就是我要的。点进网页,眼帘映入一个在依依秋水旁的仓库与磨坊,古旧木头的颜色,旁边是火红的枫叶,我决定写信给她们。

农场隔天就回信,语气轻快而热忱,我有了一个农场之约。去之前总是要突破一些障碍,暑假中回台湾,面对一份薪水优渥的工作邀请,心里却放不下那个农场。爸妈始终不懂我为什么拒绝,匆匆逃回美国。经过了一番拖延,总算能出发前往农场,在抵达的十二小时之内,我就光着脚在泥土上开始挖马铃薯了。

农场一角

农场一角

种菜需疏苗,社会也要减法

“在开始耕作前,我们用手一块一块的把田里的石头捡起来,以前的农人并没有善待这些土地,我们向她道歉,在种植的前一晚,我们两人在田边露营,为田地作了一个仪式。”农场经理Abby 带我进入农场。

她是个三十岁的女生,高瘦如一头小鹿,曾经参加Peace Corp(和平工作团)在波兰待了一年,这个经验使她对金钱、社会制度有很多反思,回来以后念了一个与社会正义有关的硕士,然后就来当农场经理了。她说,人们只需要三件东西:衣服、住宅、食物,她认为人们已有足够的衣服和住宅,“所以,我来生产食物!”

她示范如何采摘collard(绿叶甘篮),从外向内采,里面的叶子还会长出来。我看到田埂里细细的萝卜叶成排地生长,要把过密的萝卜拔除,这个动作叫thinning─疏苗,我尝到了arugula(芝麻叶),辛辣而富香气,还有卷叶包心菜、南瓜、栉瓜。摘豆子是最诗意的,Abby说,可以站直身子摘取,我常常采着采着,忘记了时间……。

收成的瓜

收成的瓜

隐藏版的美国,社区支持农业的手工互动

这个农场是社区支持农场(CSA,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这意味着每个周末都会有会员来农场领取食物。我们把收成的蔬菜搬到农场小铺的木屋里,各式各样的青蔬瓜果鲜红艳紫,一排排一格格地摆放,Terry(农场工作人员)在菜架旁放一把秤,旁边再剪一束鲜花,陆陆续续来的人取走自己需要的食材。

他们多半是住在附近的邻人,相当和善,取菜的时候也相互问候、闲聊、交换食谱、问问农场的状况、跟工作人员嘘寒问暖,小孩子自在跑走,气氛相当和乐。有时,他们也帮忙下田,我曾经遇到- 现在都忘了名字了,一位长发辫女子来帮忙摘菜,她每次来都会带自己做的派与我们分享,另一位工程师帮忙播种菠菜,一位肌肉先生除草超有效率……他们都形成农场的一份子,跟工作团队打成一片。

我很快就发现一个隐藏版的美国,不同于麦当劳、星巴克、百货公司的商业世界。在农场的书架上,有一本《克拉克夫人的乡村指南》,里面有从做果酱到养蜂等乡村生活所有必备的技艺指南,我跟几个实习生─Jeff(满面胡渣的森林系男生,从头到尾都在户外露营,效法梭罗)、Jennifer(满头澎发有点庞克加嬉皮的女生)还有Abby轮流煮饭,傍晚就到鸡舍的沟槽拿鸡蛋,用当天收成的青菜作料理,用铸铁锅煮饭,我也很快学会手揉面包,在深夜看顾着面团醱酵,烘烤后变成一条条面包,作为下个礼拜份量的食物吃。

作面包给下一周当粮食

作面包给下一周当粮食

有理想也有实务的运作机制

来帮忙的Terry和Hugh,是老一辈的嬉皮了,曾经骑着脚踏车跨越美国反对核电的那种。还有Charlie,可爱的农场主人,他是康乃尔大学农学博士,后来回乡当高中老师,这块就是他爸爸留给他的。Charlie大约六十岁,个性有点疯狂而不可思议,也许正因为如此,他才会支持和推动CSA。

另外,农场还有四、五个人时常到来。他们叫做核心团体,负责农场的营运,协助财务、推广等事项。大概每两个礼拜会来一次,这通常也是个充满烤饼干、小点心的温暖时刻,他们讨论:什么时候招募会员、时间表、筹备活动、农场的发展与财务、编写电子报。

例如,有一次我看到一张excel表单,里面详细地把农场明年所需的开支列出来,税、工具、种子、人员等,大家并且讨论会员的费用如何调整、怎样更有效率等。

农场的生机疗愈,让我可以迈向下个旅程

农场里的工作很多,挖完了田里的马铃薯,就开始无穷无尽的除草、为田畦铺上稻草、在上面洒上马粪混搅(马粪是由隔壁马场来的)、建立明年农场的肥份(因为农场不用其他肥料)。

我很快就发现,农场的确是一个学校,好多有意义的对话都在田间聊天时发生,大家通力合作搭了温室,在工作中Hugh教我应用力学原理搬动重物,我跟Abby、Jeff一起搭了猪舍,我第一次挥舞着锤子,盖了猪的房子,很快就有两只小猪入住,见到了人就抽动着鼻子挨过来。

农场另外还办理收获后的节庆,请很多小孩来参加,Terry制做手工冰淇淋,Charlie开动水磨坊,早期新罕布什尔州以生产苹果著名,农场湖畔就有磨坊以水力切割木头来做苹果桶。我们现榨苹果汁,一家准备一道料理。

正在盖猪舍

正在盖猪舍

我想说的是,农场跟四周的社会是有很多连结的,Terry会去隔壁牧场拿牛奶,装在牛奶罐里供农场小铺的顾客购买。我们到其他农场吃早餐,在农夫市集摆摊,参加当地学校的活动,农场成员也成立乐团,到餐厅表演。农场很活跃,而且把这种参与的机会分享给实习生。

当然,CSA并不是完全没有问题或限制,经理人跟实习生会吵架,经理人跟农场主人之间也经历一场世代、观念的拉锯,核心团体有时候看起来很疲累,大家在各自的家务和工作之间没有办法参与太多农场的营运,经济不景气的感受正慢慢传到农场……,纷纷扰扰,农场在体制、人际关系之间摸索她自己的路。

但总而言之,我一定是感受到了些什么,在田野边,有潺潺小溪流经,我看着候鸟度冬往南飞去,金色的田野、火红的枫、土地的生命力、农场的生机一点点疗愈了我,让我觉得自己准备好迈向生命的旅程。

翻译《明日的农场》接触丰富生命经验的可贵

有一次,我们请来崔葛·果戎(Traguer Groh)─《明日的农场》作者之一来演讲,这本书以美国CSA(社群支持农业)经验为模板,书写九个充满开创精神的农场,其建立、转型、困顿、思索、突破、成长、前后十余年的故事追踪,足以引领我们踏上“明日农场”追寻之路。

我记得他是一个微胖、脸色红润的德国老农夫,兴高采烈地与我们分享CSA,和生机互动农法的概念。结束之后,我不知哪根筋不对,去问他这本书是否已翻译成华文,若没有我是不是可以进行此事。他很高兴地回答他的书还没有华文版,若有机会很想介绍给华文读者。

Traguer Groh来访

Traguer Groh来访

这本书不是大家熟悉的“how-to”实用手册,而是从人类生活的基础、社会脉络出发,其人文精神和社会价值,可以说是一种文艺复兴式的努力。书中包含CSA社群、经济、文化的各种面向,不只歌颂CSA的美好,也分析它的挑战,尤其讲到农场联盟、企业或学校支持型农业、土地信托等,我相信这些都会是未来农业要发展的方向。

我觉得台湾可以像美国Biodynamic Association一样,发展出有系统的两年实习生培育课程,是串连各个农场的,并且以公正客观的机制保障实习生、农场双方。不管是透过奖学金前往美国、英国等地实习,或是协助台湾发展健全的农业实习机制,我更希望看到制度化的土地、人事、经营安排,让农场能永续经营、传承。

我想这段经验给我的,是让我认知到:帮助一些年轻人可以接触到这种丰富生命经验的可贵,这是我想做的事。

20170120144829.gif

《明日的农场──社群支持农场,农场支持社群》由财团法人人智学教育基金会出版,详细信息可以点此阅读。

关于作者

吴比娜

台南人,透过研究了解自己的家乡根源。喜欢田野踏查、与土地和人接触。觉得报导写作的过程像编织一样,缓慢无比,但还是喜欢将纪录、感受、对生活的想望交织在一起的练习。

现任社大教师,正缓步前进,希望一步一步的投入自己关心的环境与社群课题。台大城乡所毕业,哈佛大学公共政策硕士。

文章来源:上下游新闻市集

原文链接:https://www.newsmarket.com.tw/blog/98153/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