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绿色消费 > 越买越不满足,可能是掉进了“狄德罗效应”的坑

越买越不满足,可能是掉进了“狄德罗效应”的坑

著名的法国哲学家德尼·狄德罗几乎一辈子都生活在贫困中,直到1765年,一切都改变了。

这一年狄德罗52岁,他的女儿准备结婚,但他没有能力给女儿提供嫁妆。尽管贫穷,但他却名声远播,因为他是当时法国《百科全书》的共同创始人兼主编。

当时俄国的凯瑟琳大帝听到狄德罗身处财务困境,她提出用1000英镑买下狄德罗所有的藏书,这下狄德罗有钱了。幸运的交易不久后,狄德罗得到了一件新的睡袍。接下来,所有事情开始变得一团糟。

狄德罗的睡袍非常漂亮,以至于他走在家里总感觉破旧不堪的家具陈设与他的睡袍格格不入。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不协调、不统一、不够漂亮。”这个哲学家很快有了购买新家具配衬睡袍的冲动。

于是他用大马士革买回来的新地毯替换了家里的旧地毯,并用一些精美的雕塑和一张典雅的餐桌来装饰自己的家。接着又买了一面新镜子放在地幔上,并将草椅换成皮椅。

他感叹“自己居然被一件睡袍胁迫了”,就把这种感觉写成一篇文章叫《与旧睡袍别离之后的烦恼》。200年后,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家茱丽叶·施罗尔在《过度消费的美国人》一书中,提出了一个新概念——“狄德罗效应”。

closet-1209917_960_720

狄德罗效应是指人们在拥有新的财产后,不断配置与其相适应的物品,以达到心理上平衡的现象。因此,我们为了满足感而购买自己之前根本不需要的东西。

和很多人一样,我也是狄德罗效应的受害者。最近我买了一辆新车,接着我又采购了一系列额外的东西——轮胎压力表、折叠伞、急救箱、电筒、灭火毯,甚至一个安全带切割工具。

请允许我指出,我使用以前的车近十年,任何时候我都不觉得前面提到的东西值得购买。然而,在我提到新车后,我落入了狄德罗同样的消费旋涡中。

你可以在生活中其他方面发现类似的行为:

*你买了一条新裙子,接着不得不买一双鞋子来搭配。

*你办了健身卡,接着你又想买泡沫轴、护腕、护膝。

*家里买了个新沙发,突然发现整个客厅的布置都过时了。

polesden-lacey-2516257_960_720

生活总是有一种占有更多的自然倾向。我们很少考虑降级、简化、消除、减少。我们的自然倾向总是升级、聚积、添加、扩充。

用社会学教授JulietSchor的话来说就是,“不断升级我们现有东西的压力是持续递增的。”

狄德罗效应是一种常见的“愈得愈不足效应”,在没有得到某种东西时,心里很平稳,而一旦得到了,却不满足。欲望是无止境的。这回买辆本田,下一次就想换辆奔驰,你以为奔驰是尽头?还有宾利、法拉利,甚至私人飞机。购买欲只是你大脑提供的一种选择,不是必须遵循的规则。

生活只会积聚越来越多的东西,我们需要了解自己真实的需要,并专注于真正值得的事物上。我认为积极减少不必要的消费可以让我们生活得更好。就如苏格拉底所说,当我们为奢侈的生活而疲于奔波的时候,幸福的生活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photo-gallery-2426507_960_720

狄德罗效应的消费体现

搭配

在今天的城市消费生活中,市民们越来越注重各种消费品之间的搭配是否和谐和统一。例如,在服饰消费中,人们开始重视帽子、围巾、上衣、裤子、袜子、鞋子、首饰、手表等物品之间在色彩、款式上的相互搭配。在家居生活中,人们注重家具、灯具、厨具、地板、电器、艺术品和整体装修风格之间的和谐统一。每当人们搬进新装修好的房子的时候,原来的那些旧家具,如果与住房装修格调不合,常常不是拿来送人,就是当垃圾处理掉。

在我们的消费生活中,物品往往以一个体系而出现,而不是以单个的孤立形态而出现,因为我们所需要的物品,并不是单一的,而是一系列物品的组合。显然,物品之间有一个如何组合的问题。但是,在不同的时代,物品的组合逻辑是不同的。我们的消费生活,先后经历了从物的“功能组合逻辑”、到“系统组合逻辑”、再到“格调组合逻辑”的升级换代。

物质短缺时代

在改革开放以前,由于消费品的短缺,也由于意识形态的干扰,中国居民的消费生活中的“狄德罗效应”还不明显。当时人们所考虑的,主要是如何解决物品短缺问题,而不是物品之间的协调统一问题。那么,是不是当时的物品之间就没有组合的问题呢?也有,但主要是物品之间的“功能组合”。所谓功能组合,指的是物品之间在功能上的相互依赖。例如,要完成坐在一起吃饭的功能,我们不但需要桌子,而且需要椅子。同样道理,有了沙发,也要有茶几;有了茶壶,也要有茶杯;有了铁锅,也要有锅勺。它们之间的搭配,就遵循了功能组合逻辑。事实上,由于当时消费品的短缺问题,即便是物品的这种功能组合,在当时也常常难以完全实现。例如,许多平房连卫生间都没有,居民必须到外头使用公共卫生间。它是随着改革开放以来物质生活水平的改善以后才逐步实现的。

随着改革开放以来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和消费品功能组合的实现,人们的消费生活进入了“系统组合”的时代。所谓系统组合,指的是与某种生活水平相一致的、满足各方面需求的消费品之间的配套组合。在这里,人们的消费需求之间构成一个系统,满足这些需求的消费品之间也构成一个完整的系统。如果其中某个物品缺失,就会导致生活水平的缺损和消费心理缺憾。例如,上世纪80年代兴起的“家电热”,就遵循了这种系统组合逻辑。人们买了电视机,也同样想要有电冰箱。有了这两样,还觉得没有洗衣机也不行。这“三大件”之间尽管不构成功能组合,却体现了系统组合,因为家用电器之间构成了代表某种生活方式的系统;缺了一样,生活方式就有缺口。弥补这种缺口,便成为当时人们消费的主要动力。

格调组合

上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随着城市居民生活水平的进一步提高,以及消费品的功能组合和系统组合的先后实现,人们开始进一步追求物品之间的“格调组合”。所谓格调组合,指的是各种具有功能和系统组合关系的消费品之间按照某种品位标准而进行的组合。格调组合包括两种类型。一是鉴赏风格组合,它涉及消费者的主观感觉和偏好,包括审美观念、主观情趣、修养和品位。二是品牌风格组合,它指追求具有统一风格和档次的品牌商品的组合(如宝马汽车配劳力士手表)。通过格调组合,物质产品的消费不但满足我们的物质需要,而且也满足我们精神需要(如审美情趣的表现和满足)和社会需要(个性和地位的显现)。

物品的格调组合体现在物品之间,就是那些可以感觉到的风格和氛围的和谐一致。如统一的色调(如淡色家具)、统一的款式(如简洁的家具)、统一的质料(如木质家具)和统一的品牌风格(如名牌家具)等等。但是,不同的人,其格调是不一样的,因为格调总是同年龄、职业、教育程度、经济收入等因素联系在一起的。显然,格调具有阶层的特征,并在社会生活中发挥“阶层区分”的作用(布迪厄)。可以说,中国各个不同阶层、角色和群体的消费者,已经在消费品的组合逻辑和组合风格上开始表现出明显的差距。而某些精英消费群体,则开始借用格调来表现自己独特的风格、地位、品位和认同。

物与物的组合,不再仅仅遵循功能和系统的逻辑,而且也遵循格调的逻辑,并以此作为自我认同的写照。换句话说,中国人的消费生活,进入了“主题化生存时代”,因为每个阶层和群体的阶层格调和自我认同,构成了消费品得以组合在一起的主题。

狄德罗效应的启示

狄德罗效应给人们一种启示:对于那些非必需的东西尽量不要。因为如果你接受了一件,那么外界的和心理的压力会使你不断地接受更多非必需的东西。

“让我给你一个教训。贫穷有其自由,富贵有其障碍。”——狄德罗

部分信息来自Anonymous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HSxLXURxI8ghRMKrpxoJZQ

图片:Pixabay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