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为什么穷忙族吃不上健康食物?

为什么穷忙族吃不上健康食物?

编译作者:四月

【导语】“健康”成为现代饮食潮流的新定义——听上去好像没什么不对,但仔细想想,如果一个本应被视作基本人权的概念成了被追捧的时尚,那么与之相伴的必然是不公平,甚至剥削。当80元一棵的有机大白菜上了连锁超市的货架,人均百元的健康主义餐厅入住了兰州拉面对街的商场,对城市穷忙族所释放的信号是清晰而刺眼的:健康,你消费不起。

《美式饮食》一书探究的是美国工薪阶层的饮食现状:汉堡、汽水、冷冻披萨、微波食品,在当代语境下等同于不健康、缺乏营养、垃圾食品。不仅在美国,中国的情况过犹不及:转基因大豆油、安全堪忧的不合格食品大部分都流向了农村和城市农民工社区。而“如何让穷人也能吃得健康”这一问题的答案,不仅是让好食物更便宜这么简单,更是一个改善工作条件、社会福利、饮食习惯、阶层差距的系统性工程。

《美式饮食:卧底在沃尔玛、苹果蜂、农场和餐桌》

《美式饮食:卧底在沃尔玛、苹果蜂、农场和餐桌》

正文

售价9美元的有机番茄被吃货们追捧,见到这一幕,记者Tracie McMillan不禁思考:那其他人呢?工薪阶层为什么不自带胡萝卜鹰嘴豆泥作午餐,而要吃汉堡薯条?为什么在超市我们会经过新鲜蔬菜区却不买而径直走向冷冻区拿起一盒披萨?我们又能对此做出什么改变?

为了找到答案,Tracie McMillan在美国食物体系的底层卧底,一年中从事了三份工作——加州农场收割农、底特律城郊沃尔玛超市理货杂工、纽约苹果蜂(Applebee’s)餐厅后厨工人。她在其畅销书《美式饮食:卧底在沃尔玛、苹果蜂、农场和餐桌》中犀利地指出:“食物是为数不多被政府交由商业市场决定如何被满足的人类基本需求之一”,并向社会呼吁“正视食物——一种社会公共利益,和基本人权”。

关于作者

s2

Tracie McMillan是密歇根郊区的工薪阶层移民,现居纽约布鲁克林,其有关食物和阶级的文章发表在不同刊物上,包括《纽约时报》、《O杂志》、《歌剧杂志》、《哈普杂志》、《世界美味杂志》和《Slate》杂志。从纽约大学毕业后,她就开始了记者生涯,并成为获奖期刊City Limits的编辑主任。

畅销书《美式饮食:卧底在沃尔玛、苹果蜂、农场和餐桌》同时获得悉尼希尔曼奖及促进更美好人生之书奖,并入围其他多个奖项。

农场佛口蛇心,工人收入微薄

该书伊始,作者在农场收割桃子、葡萄和大蒜,而收入大约为每20磅葡萄2美元。工资并非按小时计,而是论件计酬,意味着她的收入远低于加州政府规定的8美元/小时,与劳作的辛苦程度形成鲜明反差。“我的大腿看上去像被暴怒的小屁孩攻击了似的……而我的手,在头几天里胀得厉害,布满了水泡,现在稍微适应了些,但右臂感到一阵阵令人担忧的刺痛。”

她的饮食由营养匮乏的芝士三明治和健怡可乐构成。农场工人全部都是墨西哥裔或美-墨混血,而她是唯一的外族人。一名同工见她可怜,邀请她去一家食物银行就餐,大多数农场工人的额外食物来源就全靠这里了。

(图片来自网络)

(图片来自网络)

剥削工人的情况尽管违法,但在农场却是家常便饭。她的报道撕下了大企业在其官网上无微不至照顾工人的温暖面具,揭露了它们利用劳动合约欺诈工人的现实。

帮助穷人获取健康食物 仅存在于沃尔玛的口号里

作者在沃尔玛农产品部门的工作,大部分时间都花在掰烂叶子上,还有“保鲜”——一种让耷拉的菜叶重新获取水分而看上去更新鲜的方法。沃尔玛货架上的蔬果通常是次等的、粘滑的、软绵绵而且苍白的。“沃尔玛不总是提供最新鲜的东西,”经理这么和她说,“这样才能把价格压低。”作者将在超市的工作总结为:“充其量不过是生命维持系统的延伸”。

沃尔玛最近把自己标榜为“穷人的支持者”(champion for the poor),对此作者表达了强烈的质疑。“沃尔玛现在占据了29个美国大城市市场至少一半的食物销量。”大型连锁超市拥有自己的分销网络,种植者想要为城市里独立的小杂货店供货的空间十分有限。“随着超市市场占有量的逐渐增加——凭着将竞争者挤出市场,以及进入都市的策略——为什么还要提供平价食物呢?”

(图片来自网络)

(图片来自网络)

那么问题来了,新鲜食物都去了哪里?底特律缺乏超市,是出了名的“食物荒漠”,每天新鲜的密歇根农场蔬菜被卡车运往市里,最终都被分销到中产居住的郊区,留给都市里穷人的选择只有去小商店购买包装好的垃圾食品。

与其说是烹饪美食,“苹果蜂”所贩卖的不过是中产阶级的生活想象

苹果蜂是世界上最大的连锁休闲餐饮店之一。作者在苹果蜂的后厨工作几乎完全没有任何“烹饪”的成分:将塑料包装里预制的半成品放入微波炉里加热,然后丢进盘子送上餐桌。汤是化冻的,卷心菜是早先已经切碎的,酱料是现成的,就连肋排和鸡翅都是提前烤好的。

(图片来自网络)

(图片来自网络)

“我目睹的是一条无尽的装配生产线,”她写道,“大规模的食物拼凑在一起,正好找到麦当劳和Sandra Lee[1] 所提倡的‘半自制’烹饪两者之间的完美平衡点。”然而,在苹果蜂就餐依然被视为“美式富足生活的象征,以及对主流中产阶级成就的庆贺”。

改变必须是系统性的

作者在结束收割桃子的工作后,被炎热和污秽折磨得心力交瘁,她自暴自弃地买了卡乐星的汉堡、薯条和汽水。“我应该吃更多蔬菜的,”她为自己感到悲哀,“但我真的不想管那么多了。”

在食物行业底端摸爬滚打了一年后,作者总结道,穷忙族和中下层民众会去吃水果玉米片和微波食品,并不是因为他们不想要或不认可新鲜食物,而是吃得更好意味着更高开销、更花时间、也更困难。

作者呼吁一些小改变的发生,例如举办烹饪课程,让厨房变得不那么遥不可及,还有提供优惠券,鼓励购买新鲜食物,而不仅仅提供罐装意面酱的折扣。但她同时也意识到需要改变的要比以上这些多得多。

“现在我明白,如果不做出更多改变,只把盘中食物换掉是不可行的,”她写道,“工资水平、健康保障、工作时长和厨房技能等等,和农业、消费食物的场所一样,都对于改变我们的饮食至关重要。”

在书的结尾,作者提出了建设“公共食物基础设施”的想象,即一种小型的食物体系模型,源自底特律四处萌芽的都市花园,为城市居民提供新鲜蔬菜。这种模式在全国范围、乃至世界范围内大规模铺开是否可行,依然是一个问号,但有一件事是确定的:每个人都想要好的食物,这种权利本应得到保障。

注释:

[1] Sandra Lee:美国烹饪节目明星,以她的“半自制”烹饪理念著称,即使用7成预制食品和3成新鲜食材烹饪。

本文由四篇书评整合编辑而来,四篇文章原文和链接如下:

1 Before the Food Arrives on Your Plate, So Much Goes on Behind the Scenes, by Dwight Garner, NY Times. http://ow.ly/9bp9t

2. Tracie McMillan’s ‘The American Way of Eating’ is an undercover mission on eating, by James Sweeney. http://ow.ly/9cgAI

3. ‘The American Way of Eating,’ by Tracie McMillan, by Michael Stern, SF Gate. http://www.sfgate.com/books/article/The-American-Way-of-Eating-by-Tracie-McMillan-3340493.php

4. ‘The American Way of Eating’ review: Food detective’s take on eating well leaves readers famished for a solution, by Hannah Wallace. http://www.oregonlive.com/books/index.ssf/2012/03/the_american_way_of_eating_rev.html

文章来源:人民食物主权论坛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bsc6xuHHowJeNa5_vjYKww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