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美好生活未必在都市 |“美好花生”的返乡故事

美好生活未必在都市 |“美好花生”的返乡故事

作者:游婉琪

来到台湾花莲凤林,不容错过的在地好滋味“美好花生”,历经两年多时间筹备,终于有了新的实体空间。七年前毅然舍弃都市生活,为了多陪伴家人而返乡的夫妻档梁郁伦与钟顺龙把目光看得很远:下一阶段的美好花生,不单提供诚意十足的花生制品,更希望打造成推动食农教育与艺术教育的理想场域。

梁郁伦与钟顺龙

梁郁伦与钟顺龙

前脚才踏进美好花生店面,浓郁的花生香气迎面扑鼻而来。原来在大面玻璃窗、阳光可以轻易从四面八方照射进来的店面后方,隐身着美好花生的加工厂。里头员工有的正忙着制作花生酱、有的则忙着包装出货,赶在农历年前处理网购订单。

早在青年返乡潮盛行前,因为留学英国而认识、同样投身艺术相关工作的梁郁伦与钟顺龙,因为钟妈妈一句“年纪大了不想再炒花生”,让他们开始思考,居住在拥挤的都市,从事着世俗眼光中的得体工作,每个月只能返乡见家人一次的生活,“真的是我们想要的吗?”

150026289144

什么是理想的生活?

梁郁伦笑说,她的娘家在南投、婆家在花莲,每个月和先生两人轮流回乡探望父母,频率看似高,但仔细想想,每人每年只能见到自己亲生爸妈6次。随着爸妈年纪渐长,他们逐渐意识到:即使工作上再有成就,将来有一天可能无法继续跟家人分享。

起初钟妈妈提出退休想法时,钟顺龙并未想到自己返乡接手。当时单纯觉得妈妈的花生炒的又香又好吃,又是家里面自己种、自己采收、自己清洗的,如果妈妈退休了,童年里花生的美好回忆可能就此消失。

为了不让这样的情况发生,他四处询问亲友,试图找到愿意和妈妈学习手艺、传承美好花生的对象。却发现,在农村里头卖花生这件事,对多数人而言,是看不到将来与希望的。当他口沫横飞说服亲友时,常常换来对方反问:“你说得这么好,为什么不自己接手?”

这样的提问有如当头棒喝,让钟顺龙与梁郁伦心中逐渐萌生返乡念头。原本在富邦艺术基金会工作的梁郁伦表示,一直到他们辞去工作、打包好所有行李,准备搬回花莲的前一天晚上,婆婆还难以置信的打电话来询问:“你们真的想清楚要搬回来吗?”

农村能让青年安居乐业吗?

两位年轻人在正值青壮年的35岁返乡承接卖花生工作,让爸妈心情百感交集,一方面乐见儿子媳妇陪在身边,二方面也不免担心,农村到底有没有办法让夫妻俩就此安居乐业?

梁郁伦坦承,搬回婆家初期非常不适应,都市工作繁忙,让她养成晚睡晚起的习惯,回到凤林和公婆同住,老人家总是清晨五点就起床,加上公公婆婆总不比亲生爸妈,住婆家难免无法与住娘家同样自在。

即使公婆未曾强迫她早起,为了学习炒花生手艺,梁郁伦努力改变作息,跟着婆婆一起清洗花生,炒出香气四溢的好滋味。为了维持基本收入,钟顺龙则是台北花莲两边跑,一个礼拜在北部大学兼课、一个礼拜返乡务农。

拨一拨手指头,钟顺龙表示,今年已经是夫妻俩返乡卖花生七年半,超越了妈妈卖花生的七年资历。美好花生也从最一开始的炒花生,逐渐研发出花生酱、花生油、实体店面的花生汤等商品。除了忠实老主顾、重视食安的消费族群外,透过网络营销,美好花生也在网络上累积了好口碑。

1500262889ce

理想生活,就像好吃但“不成熟”的花生酱

梁郁伦表示,一开始想做花生酱,是发现光凭炒花生实在难以维持基本营收。早年婆婆卖炒花生,也是因为台湾加入WTO后,全台各地农业迅速萧条,换农机如换手机的胜景不再;为了填补从事农机具工作的公公的收入缺口,婆婆才开始加工自家种植的花生,以回收宝特瓶装贩售。

成立美好花生品牌后,为了避免消费者卫生疑虑,炒花生包装改成玻璃瓶装,加上客家花布,让美好花生的意象更成熟。然而炒花生却没有因此涨价,成本全由两人吸收。梁郁伦解释,当时她才刚接手,如果一开始就涨价,难免引来顾客负面观感:婆婆以前都这样卖,换成媳妇才学没多久就想涨价。

正因如此,她把目标放在开发新产品。因为喜欢吃花生酱,便尝试用自家花生研磨,起初经验不足,还不小心烧坏一台要价上万元台币的研磨机。因为对产品的坚持,已经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最后研发出来的花生酱,分成有糖、无糖、颗粒、滑顺四种组合,不仅可以抹吐司,还能拿来做炸酱面,成为了美好花生主力商品。

美好花生酱正式推出前,两人曾经拿给嘉义大学食品科系教授试吃,换来了“好吃但不成熟”的评语。原因是美好花生酱没有任何添加物,保存期限自然短,在食品系教授的眼里,这样的商品难以大量制作、存放甚至外销。然而对两人来说,这样的花生酱才是他们真正想要的。

梁郁伦说,早期农村社会冷藏系统不发达,人们不会什么东西都丢冰箱,也不会觉得食物都可以放好几年。对美好花生而言,为了不含添加物而牺牲保存期限是一种价值判断,他们希望以此教育消费者:食物就该趁新鲜食用。

150026301495

在农村自己创造工作机会,要与众不同

坐在去年底刚开幕没多久的实体空间里,未满周岁的女儿在梁郁伦与钟顺龙怀里时而嬉笑时而哭闹。看着如今造访美好花生的客人,不必再带着困惑眼神,怀疑自己是否误闯民宅买花生,钟顺龙表示,一路走来这些都在两人的计划内。虽然并未偏离梦想轨道太远,却受限经济压力、农村人力难寻等因素,让前进步伐比当初设想慢了不少。

如今美好花生终于迈向新页,结婚多年后两人也终于有了下一代。肩头的负担更沈重了,不管是高达2000万元台币的贷款,还是5名员工和家中新成员,这些都促使他们一刻都不能松懈。

梁郁伦说,两人返乡的初衷是传承美好滋味,但创立品牌后,看着农村人口持续老化,农地上种植出的农作物,再大量也换不回买下这块农地的金额。他们忧心:人们多数选择以购买有机农产品、有机小农加工品来支持台湾农业、关注食安议题,最辛苦的下田生产却很少人说“这个我来”?

1500266524d4

钟顺龙强调,美好花生希望能够“在资本主义底下作社会主义的事情”。早年青壮人口离开农村到都市里寻找工作机会,如今年轻人回到乡下得自己创造工作机会。而这个机会,最好是能够与众不同。

他举例,实体空间开幕后,常有人问他怎么不卖咖啡?在钟顺龙眼里,如果要卖咖啡,即使投入了大量时间人力,也只能做到跟市面上等级差不多的咖啡,既然如此,他宁可把资源花在比较少人做的事。

150026387826

美好的一天 也可以从花生香开始

以台湾现行农业技术条件来看,要大量种植出有机花生可说是难上加难,主因在于采收花生的机器一旦遇上杂草便无法运作,仰赖大批人力采收的花生相对售价提高,消费市场难以买单。美好花生现行的折衷作法,是采取“惯行农法减量”,减少喷洒农药的次数,在现实与理想间取得平衡。

未来五年内,美好花生盼能打破外界对于农村产业的僵化界线,让农村除了生产农作物,也能成为食农教育与艺术教育的场域。对于钟顺龙与梁郁伦而言,新阶段的美好花生就象是从零开始,但他们已经做好蓄势待发的准备。

1500266860f0

文章来源:非常木兰

原文链接:点击这里查看原文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