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高高的“松鼠学堂”:自然教育是好玩的正经事

高高的“松鼠学堂”:自然教育是好玩的正经事

记者:傅人意

在春天到来的时候,种下一棵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树,用汗水翻阅大自然的日历;在森林里,躲在树后当一次“福尔摩斯”,观察树上的鸟蛋若被人看到,会否果真如书中所说,鸟儿会搬家;在红树林湿地里,看其纵横交错的根部,了解其被称为“海岸卫士”背后的秘密,做一次自然笔记……

这些事,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或许是“浪费时间”的事,但对于孩子来说,却是好玩的事,是正经事。

对于松鼠学堂自然教育工作室的创始人高高来说,这三年来,做的正是这样一件她认为好玩又正经的事:自然教育。

v

高高

“提起教育二字,人们似乎会警惕并本能的排斥。”日前,高高在接受海南日报记者采访时说道:事实上,自然教育近年来越来越被人们所接受,自然教育无处不在,因为大自然无处不在。

高高认为,在自然教育中,我们恢复和大地母亲的联结,在自然的环境里放松身心,让紧绷的身体和心恢复弹性。而自然教育的推广,并不仅仅关乎孩子。

合老村之旅

一种“为自然代言”的教育

今年39岁的高高是湖北人,2008年来海南之前,在北京从事媒体工作。后来到海口某农场担任总经理。为了给周末来农场的客人找点有意思的事做,并宣传环保理念,高高创办了“松鼠学堂”。

“取名松鼠学堂,是因为农场野荔枝树很多,树上时常可以见到灰黑色瘦小却很机灵的小松鼠。”高高说,尽管如今已经脱离农场,但是松鼠学堂一直在坚持做同一件事:推广自然教育。

自然教育是什么?要了解这个概念,高高介绍了另外一个名词:“自然缺失症”。

《林间最后的小孩》封面

《林间最后的小孩》封面

“自然缺失症”是美国作家理查德·洛夫在《林间最后的小孩》中提出的一种现象,即由于儿童与大自然的完全割裂,孩子们处在高科技的包围中,已经远离大自然,他们太容易被电视、电脑、网络游戏、智能手机等高科技产品吸引,更喜欢室内玩乐,有些孩子在自然环境中反而会手足无措,感到无聊,丧失了与自然亲近的本能。说到这里,可能不少人会频频点头:不只是孩子,很多成年人在满足好奇心时更多的是通过手机或者iPad搜索引擎来满足求知欲。可是,高高认为,任何东西在“触摸”和体验之前,都只是一种生硬的符号。

在高高看来,在大自然里,蚂蚁会教给你什么叫“秩序”,萤火虫会教给你什么是“冷光”,种子从花开到花谢会教给你生命的繁荣与爱的互助。自然不仅仅是知识型的,更多的是你要从大自然里发现生命的奥秘。因为你认识了自然,经历了自然,所以从自然中可以延伸很多想象,很多美好的东西。

微信图片_20170706150522

高高说,自然教育正是针对自然缺失症的修复工作,它提供人和自然的联结,这种联结可以是辨认姓名种属,但更应该是理解自然这个生生不息、循环相连、和谐共生的宏大而精妙的体系。

而自然教育的重点,在于自然。有些自然教育,是在自然中进行的教育,被称为“In nature”,但凡在露天活动都可以是自然教育。有的则是向自然学习的教育,即“ From the nature”,了解博物知识,观察自然,体会自然,都属于这个范畴。“松鼠学堂目前的内容虽然以向自然学习的自然教育为主,但是我们的理想,和我们真正希望传达给大家的是‘为自然代言的’教育,也就是‘For the nature’。”高高说。

小小导览员培训

小小导览员培训

开展自然教育的“三部曲”

在松鼠学堂90平方米左右的工作室里,书架上摆放着很多关于自然教育的书,还有许多叫不出名字的昆虫标本和植物标本,被高高视若珍宝。这些都是她在推广自然教育活动时留下的“礼物”。

据了解,在国外,自然教育是很成熟的一门课程,比如在日本,已经有40多年的自然教育经验,课程不仅丰富,流派也很多。有的专注于野外生存,有的专注于孩子的心灵成长,有的专注于环境保护。但国外的经验并不能简单地粘贴复制。

“对于海南来说,最大的资源是什么?”高高看着记者发问道,却很快又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是资源,是绿水青山,是热带植物和“萌萌哒”的昆虫。而海南的山川湖泊、草木生灵也给了高高设置自然教育课程的底气和灵感。自然笔记大赛、生态游学、公益讲座,是松鼠学堂开展自然教育的“三部曲”。

今年五一期间,松鼠学堂三亚分部开设了生态游学的线路,组织6个家庭8个孩子一起到陵水南湾猴岛、红树林基地游玩。孩子们第一次乘坐当地的“海上巴士”来到疍家人的渔船上做客,在渔排上喂鱼,观看疍家人在渔排上种的树,还聆听疍家人亲自讲解水上生活,一种从未有过的生态体验式的快乐舒展开来。

微信图片_20170706151751

“尽管许多家长并不是第一次到南湾猴岛,但是这种体验式的、乐趣型的生态游学,比任何走马观花式的旅游都有意义。”高高说,自然教育中鼓励家长和孩子一起参与,不仅使家长得到成长,更重要的是家长对孩子会形成良好的影响,使自然教育延伸到家庭,把自然教育带回家。

万宁兴隆热带植物园是名副其实的热带植物集合地,高高把目光瞄准这里,把此处当作孩子们做自然笔记的“后花园”。

高高介绍,自然笔记以手写、手绘的形式,记录在自然中观察到的物、事、人,在与一草一木的交流中,感悟生命的伟大、生活的智慧,学会与万物平等、友善相处,懂得感恩、节用。

自然笔记

“我们的自然笔记主题活动得到植物园的大力支持,园区不但派出最棒的导赏员,还特意为我们准备了工作餐。我们除了常规导赏,还做了自然游戏、自然笔记。印象深刻的一次活动是,孩子们在植物园整整待了6个小时,最后形成了20多份精彩的作品。”高高说道。

为了鼓励更多人参与记录自然笔记,松鼠学堂连续两年举办“自然笔记大赛”。高高向记者展示的自然笔记中,既有成年人巧思搭配明艳的色彩记录的朱槿、黄蝉、洋金凤等不被熟知的植物,也有6岁孩子用稚嫩的画笔画下的椰树,而观察地点十分“随意”,如某小区花园、万绿园。

在第二届自然笔记大赛中,高高还请来省林业厅的专家开公益讲座,并以众筹的形式筹备出版《海南人自己的植物图鉴》。

课程设置扎根本土,开展教育形式多样。高高在松鼠学堂微信公众号做2016年工作总结时这样写道:从松鼠学堂创办至今的2.5年里,我们的公益讲座坚持做了53次,累计40多位专家走上松鼠学堂的讲堂,光2016年就有3000多人听过关于羊山湿地的故事,了解水菜花的美与哀愁。这2.5年里,我们举行了56期生态游学……我们从自然与人的互动中收获了太多精彩与感动。

希望打造生态游学基地

今年5月,第六期琼海塔洋镇“农夫市集”举办。“主要是给农民开讲座,普及少打农药,种植自然健康的瓜果知识,倡导他们做生态农业,对环境友好,并教会他们与城里人交朋友,通过微信等建立联系,将自家的农产品卖给城里人。”

塔洋农夫市集

塔洋农夫市集

事实上,在高高看来,自然教育的对象并不仅仅是孩子,自然教育的理念甚至可以在农民耕种田园,政府官员经营城市、建设美丽乡村,景区开发旅游资源等方面推广、渗透。

高高认为,比如在建设美丽乡村时,不仅仅是屋子立面改造得更美更整齐,更重要的是尊重本地人的信仰,让他们渗入自然教育的理念,让他们对山川故土有所了解,知道绿水青山的可贵,保护好自家的美丽环境。

微信图片_20170706131723

“自然教育并没有那么简单,做自然教育与其他教育不一样,你首先得做到知行合一。”高高说,开办松鼠学堂三年来,不断地有人问她:你们做这个不挣钱,怎么还这么高兴?高高说,挣很多钱,不就是为了自己高兴吗?我办松鼠学堂很高兴,这不就够了吗?自然教育不是简单的课外班,不是钢琴课、滑冰课,这便使得一大批以赚钱为目的的人群逐渐遭到淘汰。如果没有对自然真正的尊重,对自然理念亲身的践行,想做好自然教育是不可能的。

在未来,高高的愿望是,松鼠学堂能一直扮演自然教育推动者的角色,助力各方把海南打造成“生态游学的基地”。

更多信息:公众号“松鼠学堂”

文章来源:海南日报

原文链接:http://www.hinews.cn/news/system/2017/07/03/031175072.shtml

图片:松鼠学堂、海南日报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