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市场趋势 > 昆虫产业悄然“蝶变”,助力维护生态平衡

昆虫产业悄然“蝶变”,助力维护生态平衡

作者:中国科学报记者 张晴丹

油炸蚂蚱、香煎竹笋蛹、酱拌蟋蟀、油炸蝉蛹、昆虫叉烧包……昆虫不知不觉间走上了人们的餐桌。而从餐桌回溯到田间,有些昆虫还扮演着农田“卫士”的角色:天敌昆虫的使用,为人类粮食作物扫清虫害,还可以减少农药的使用。

当前,昆虫资源及其现代产业化发展已经成为国内外的热点领域,尤其是昆虫的生态与环境功能越来越引起各界关注。近日,2017年全国昆虫资源产业博览会、首届全国昆虫产业化大会在山东省莒南县召开,共同探讨昆虫资源产业化利用,为昆虫产业发展探寻新的方向。

昆虫研究已走过百年,历史的积淀为昆虫资源产业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从基础研究到产业化发展,昆虫产业到了该“蝶变”的时候,以全新的面貌迎接一个新的时代。

grasshopper-2147360_960_720

转变观念,进行多种类开发

昆虫是种类最多的生物,全世界已知的大概有150多万种,昆虫资源是人类的一笔巨大的财富。

昆虫在现代农业中的角色和地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昆虫发展已经融入人口、资源、生态、环境、经济发展这一链条里,贴“害虫”标签的时代已经过去,一些“害虫”反而摇身一变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

现代农业发展面临着资源匮乏、生态破坏、环境污染的约束和经济发展需求之间的矛盾,面临着畜禽粪便、病死畜禽、作物秸秆、生活垃圾处理和生态修复、污染治理、食品安全等诸多挑战,昆虫与农业之间的关系也变得奇妙起来。

“人类在工业化过程中,掠夺性开发自然资源,严重破坏了生态平衡,造成环境污染,而昆虫可以在这里面发挥巨大作用。”山东农业大学新农村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中国昆虫学会昆虫产业化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刘玉升教授在接受《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昆虫资源产业化开发会成为破解现代农业发展困局的一把“钥匙”,未来发展潜力巨大。

不过,虽然我国昆虫产业发展历史悠久,但是除了养蚕业和养蜂业之外,总体市场认知水平相对较低,生产企业的规模普遍较小,市场缺少优势产品。

“如何在全国层面推动昆虫学研究成果的转化,推动相关研究为国家经济建设服务?如何加速运用昆虫学研究开发新的产品和技术?是我们一直在探索和思考的问题。”中国昆虫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中国昆虫学会昆虫产业化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黄大卫表示。

在刘玉升看来,这就需要对昆虫资源进行多种类的开发,从过去养蚕养蜂到现在养殖黄粉虫、白星花金龟、蝗虫、瓢虫、蟋蟀等,开发的种类越来越多。不过,面对上百万种昆虫资源,科学家们开发的仍然只是凤毛麟角。

这些年来,国际市场对于昆虫产量和种类的需求越来越大,主要做昆虫出口的山东省泰安市鹏飞宠物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查传忠对此深有感触,“2014年我们出口100吨,包括黄粉虫和蚕蛹;2015年是180吨,增加了大麦虫、蝗虫;2016年出口300吨;今年上半年出口量已超过300吨,增加了黑水虻和蟋蟀”。

可见,昆虫未来的发展和社会需求有很大的空间。

搭建桥梁,发挥特殊作用

昆虫资源产业化里,应优先发展天敌昆虫和环境昆虫,昆虫既可以化身杀敌“战士”,又可以化身环保“卫士”。

小小的肿腿蜂是消灭害虫天牛的强大“武器”;异色瓢虫是害虫蚜虫的天生克星;赤眼蜂是农业害虫玉米螟的优势天敌……利用天敌昆虫在生物防治方面的特性,可以在农区、林区和设施农业环境等控制害虫的发展和蔓延,有效减少环境污染,维持生态平衡,对落实“两减”行动有重要意义。

记者在山东省临沂市莒南县磐龙湖农业生态园(以下简称磐龙湖生态园)看到,这里建有天敌昆虫研究中心和生产繁育基地,可以生产捕食性、寄生性天敌昆虫,比如异色瓢虫、龟纹瓢虫、六斑异瓢虫(大龟纹瓢虫)、黑广肩步甲、蝽蟓卵寄生蜂、管氏肿腿蜂、泰山潜穴虻等,并且还与有关公司合作开发无人机释放配套技术。

中科院院士、著名昆虫学家印象初多次到生态园指导,对天敌昆虫中心和生产繁育基地建设提出意见。今年6月,临沂新莒农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莒农公司)与印象初院士签约成立院士工作站,共同致力于昆虫产业发展。目前,该公司已推广东亚飞蝗和黄粉虫养殖基地1000亩,实现产值800万元。

除此之外,环境昆虫还能作为垃圾“清道夫”发挥巨大作用。“昆虫产业化应该与解决环境问题紧密结合起来,比如作物秸秆处理、畜禽粪便处理、生活垃圾处理、污水处理等。”刘玉升说。

在这方面,新莒农公司进行了长时间的探索,引进黑色农业技术体系,构建了有机废弃物资源转化处理的“虫菇环境生物系统技术”。利用黄粉虫转化处理蔬菜尾菜、农业副产品麦麸、生活垃圾中的湿垃圾、餐厨垃圾等;利用白星花金龟转化处理食用菌菌糠、农作物秸秆及畜禽粪便等;利用东亚飞蝗转化处理杂草等。

大会当天,磐龙湖生态园里的“昆虫王国”和“蝴蝶谷”吸引了大批游客前来游玩,这里的昆虫种类琳琅满目,让人目不暇接,为产业发展提供了新思路。

“昆虫资源产业化开发,与生态循环农业模式的构建及实践,蝗虫类产品的深加工开发及应用等项目,为我县现代农业发展注入了新的活力。”山东省临沂市莒南县县委书记张佃虎说。

黄大卫指出,现在的主要问题是需要跨学科、跨平台、跨领域,“未来,我们将重点为科学家之间、企业之间、企业和科学家之间构筑信息共享平台,搭建互联互通的桥梁,促进产业快速发展”。

深度挖掘,延伸产业链条

近日,云南丽江举行吃虫大赛,引起了广泛关注。实际上,吃昆虫由来已久,由于昆虫具有蛋白质含量高、脂肪低、营养成分易吸收等特点,已经被认为是一种理想食材,成为餐桌上一道靓丽的风景。

食用昆虫为什么具有开发意义?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资源昆虫研究所研究员冯颖介绍,从粮食安全角度来说,世界人口到2050年将达到90亿人,那时,现有的土地、水、海洋资源等都不足以支撑这么多人口,需要寻找新的食物资源、饲料资源来保证粮食安全,而海洋生物、微生物、昆虫等都是后备的资源种类。

此次大会上,记者看到了各种各样的昆虫加工食品,这些食品都由韩国昆虫专家带来。韩国国立农业科学院农村振兴厅昆虫产业科农生物专业理学博士李荣博在接受《中国科学报》采访时表示,韩国十分重视食用、药用昆虫的开发和应用,目标是做高品质的昆虫产品。

Edible公司就是将作为可持续性蛋白质来源的昆虫做成食品,利用昆虫原料,生产饼干、素面以及保健食品等产品。比如以粉虫、蚕、蟋蟀为原料制作的饼干、能量棒和坚果类零食。

此外,还有昆虫含量达到70%的“自然氨基复合物”,可以实现高质量蛋白质摄取,富含人体所需的氨基酸,还能同时摄取昆虫富含的甲壳质、各种无机质和矿物质,对蛋白质摄取不足的老人或者成长期的孩子来说是非常好的食物。

据李荣博介绍,韩国还开设了34家食用昆虫主题咖啡厅,提供意大利面、面包、酱料、奶昔等多种昆虫食品。在韩国国内有3处卖场可以看到最先进的食用昆虫餐,而招牌餐是“放入500只粉虫的奶昔”和“蟋蟀酱”。

“我国应该加强产品的深度研发,推动昆虫产业延伸到健康、食品、饲料、美容、药品等众多领域,昆虫的产业化应该做一些更深度的挖掘。”黄大卫说。

专家指出,昆虫产业化发展应该加强宏观调控和战略规划,避免“一哄而起”造成的供需矛盾。

“昆虫资源产业化在推动农业发展方式转变、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农业发展新旧动能转换方面具有重要的作用,有利于实现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有机统一。未来,昆虫资源产业化发展空间无可限量。”张佃虎说。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报

原文链接: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7/7/381399.shtm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