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亲子乐活 > 无教室无课程,自然沉浸式学校的孩子学什么?

无教室无课程,自然沉浸式学校的孩子学什么?

编译:崔浩

96年前,英国教育家尼尔创办了Summerhill School(夏山学校),实行自由的教育方式,被誉为“最富人性化的快乐学校”。如今,以Summerhill School为蓝本,新西兰创办了全国第一所野外求生学校——Deep Green Bush School。这所学校没有教室、没有课程,甚至没有校长。在这样一所“离经叛道”的学校,孩子都学了什么?

(在学会恰当的安全技术前,Baillie Rishworth需要在老师的监护下使用刀具)

(在学会恰当的安全技术前,Baillie Rishworth需要在老师的监护下使用刀具)

取火、钓鱼、狩猎……大自然就是最好的课堂

又到了Deep Green的午餐时间。孩子们都饿了,但没有一个孩子带饭餐便当。他们要自己动手生火煮饭了。

(Patrick Holloway 展示用来点火的工具)

(Patrick Holloway 展示用来点火的工具)

14岁的Hamish Flemming拿起手工制作的弓形小钻和防火板,不停地使劲儿来回拉木轴。

这是Deep Green建校以来的第二个学期了。学校共有8名学生,年龄从4-14岁不等。在正式进入学校学习前,这些孩子需要在南奥克兰郊区的克利文顿学习预备内容,以便更好地适应将来的学习。

(Deep Green Bush School 全校合影)

(Deep Green Bush School 全校合影)

如果天气允许,孩子们一天中大多数时间都会在户外度过。

这里没有家庭作业,没有正式课堂,也没有电子产品。学生学习编织亚麻、照看小鸡、靠土地生存,只有当学生向老师提问时,老师才会教他们。

这所学校也几乎没有“校规”。学生在灌木丛中探索,研究形形色色的植物,抓捕猎物,制作工具,携带刀具,学习种植、编织以及其他大自然赐予的一切。

对于传统学校学习的技能,像如阅读、写作、计算,则按照学生自己的节奏进行。他们首先培养相应的兴趣,再去主动学习。

“我们不会告诉学生什么时间该做什么,或是写作,或是数学。只要他们感兴趣,他们就会主动去做。”

(Deep Green 学校联合创始人Joey Moncarz老师给学生们展示如何保留火种)

(Deep Green 学校联合创始人Joey Moncarz老师给学生们展示如何保留火种)

Moncarz和他的合伙人Oksana Simonoff想给孩子们创造一个自由的环境,让他们自在徜徉。

创始人Moncarz说,之所以不采用传统的教室而是选择户外教学,是对教育的一种重塑。如此一来,学生有更多时间跟大自然相处,与大自然建立深层联系,把大自然看做自己的延伸。当学生在自然中呆久了,就会发现人类无非就是采集者和狩猎者。

传统学校从教5年半,辞职创办Deep Green

10年前,Moncarz从弗罗里达搬到新西兰,在当地一所高中教了5年半的书。

“每天放学后,家长看到接受传统教育的孩子并不开心,备有压力,于是他们开始质疑:这是教育的常态吗?我在传统学校教过书,我敢说,大部分学生都不快乐。”Moncarz表示。

此外,他发现传统学校并不注重培养解决全球性问题的学生,比如气候变化。这样就使得个体脱离了环境。

最终,Moncarz辞职创办了Deep Green。

(Deep Green Bush School 创始人Moncarz)

(Deep Green Bush School 创始人Moncarz)

Deep Green采用自然沉浸式学习,给学生提供了有趣且轻松的学习环境,使得他们在观察中进行学习。在这里,他们不再被技术包围,不再受成年人的过度管控,而是敢于冒险,去尝试新的事物,在这其中学习。

在Deep Green,学生没有使用电子产品。

新西兰总理的首席科学顾问Peter Gluckman解释说:“现代科技严重影响了青少年大脑。”

(新西兰总理的首席科学顾问Peter Gluckman)

(新西兰总理的首席科学顾问Peter Gluckman)

他当老师的时候发现,学生写的论文大多不动脑筋,重点完全放在了技术上。学校总得购买最前沿的技术,他们总想买的越多越好,因为这才能显示出学校的现代化,表明学校没有落后于时代。

电脑、手机、相机等等电子产品没法保证我们活得健康,相反,只有大自然才能做到。

“我们希望培养学生与地球建立深刻的联系,理解全球范围内正在发生的事情,为了将来健康的星球而学习相关知识。”

不满一周岁,或从Summerhill School 预示未来

Moncarz坦言,创办Deep Green Bush School受到了Summerhill School办学理念的影响。

Deep Green建校还不到一年,还无法对其学生的发展路径进行追踪。但参考Summerhill School的案列,或许可预示Deep Green的未来。

(Summerhill School学生在做游戏)

(Summerhill School学生在做游戏)

Summerhill School的创始人尼尔先生指出,让活泼可爱的孩子坐在课桌前学习没什么用的东西,这样的学校是坏学校。除非他们认为学校理应如此,或者作为父母,他们需要孩子驯服、没有创造力、能迎合以金钱定成败的现代社会,这样的人才会认为这种学校是好学校。

Summerhill School已经证明,“自由发展”是行得通的。

在Summerhill School,上课完全自由,孩子可以选择上课或者不上课,只要他们学习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地点和学习方法都不是问题。

并且,Summerhill School是一所平等民主的学校,学生和教职员工一样,对学校的规章制度有表决权。有一次,有人建议应该惩罚犯规的人一星期不准上课,但是学生们都抗议说这种惩罚太严厉了。

尼尔说:“我和他们是平等的,而不是一个可怕的权威。当你和孩子平等相处时,你对他发脾气是没有危险的。”不知恐惧为何物时,孩子们就很容易和陌生人接触和相处。

Summerhill School学校培养的学生对自己充满了自信,拥有独立思考能力,对自己未来的道路也具有清晰地规划与认识。

未来,或许Deep Green Bush School也会培养出不一样的学生。

文章来源:搜狐 智见

原文链接:https://www.sohu.com/a/152173580_484992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