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保大家 > 全球每年13亿吨食物垃圾,如何变废为宝?

全球每年13亿吨食物垃圾,如何变废为宝?

作者:Alex Starritt

翻译:周甜思

从放宽对“过期”食品的定义限制到水培技术农业和垂直农业,世界各地的城市都在努力减少垃圾填埋中的食物垃圾比重。纽约每天扔掉约3000吨的食物。与此同时,大约有150万纽约人处于饥饿之中。每天,这3000吨食物垃圾会被送入垃圾填埋场,在那里腐烂并排放出甲烷,影响全球的气候变化。

餐饮垃圾是纽约商业垃圾的最大来源,餐饮业每年产生近50万吨的食物垃圾。如果有5% 的纽约大型餐馆将其送往垃圾填埋场的食物减少一半,那么整个城市将减少14%的填埋负担。一种方法是从源头抓起,将可食用的捐赠出去,用不了的变成堆肥。通过实行这些微小的举措,餐饮业就可以对食物垃圾问题产生巨大的影响。

而且,餐馆对食物垃圾的关注也会减少和避免食物浪费,促进非有机废物的回收利用。纽约市政府正在实施一些住宅方面的举措,为参与该项目的居民提供容器来存放他们的有机废物,卫生署会进行定期收集。此外,学校、城市机构和高层建筑也将加入到这个项目中。与此同时,多个机构也在研究如何增强城市的有机物处理能力。

全球每年扔掉的食物有13亿吨,约占食物生产总量的三分之一。围绕城市生活产生的问题尤其糟糕,因为城市每天都需要依靠卡车、船舶和飞机运输食物,从而达到保鲜的目的。不过,城市中密集的社交网络也为垃圾处理提供了一臂之力。最常见的一种做法是把那些可能会被浪费的食物提供给需要食物的人。

法国最近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禁止超市扔掉食物的国家。所有接近销售截止日期而未售出的产品都必须捐给慈善机构或食物银行。除了法国这种较激进的做法,在其它不限制超市运营方式的国家中,也有不受政府强制干预的其他方法,比如英国的一些连锁超市企业,用食物垃圾生产的沼气当做能源供店铺使用。

法国的这条法规是库尔贝瓦巴黎公社(Parisian commune of Courbevoie)的一位当地议员Arash Derambarsh的独创。据英国卫报报道,他对于当地超市浪费食物的行为很是恼怒,因为这些食物本可以分发给那些无家可归者和穷人,有时一些超市竟然会故意“漂白”食物(”bleaching” food)来阻止人们在销售截止日期之后食用。

很多超市都反对这个新要求。这些超市认为,与慈善机构合作会产生很多额外的工作,而且消费者所浪费的食物远比超市要多。这个观点并非没有道理,尽管该法规听起来很容易执行,但是超市遵守起来却很困难。今年 3 月,意大利也通过了一条类似的法规,不过不会惩罚那些违法超市,而是使用税收优惠来激励超市的行为。

WeFood 超市中的食物。图片来源:WeFood

WeFood 超市中的食物。图片来源:WeFood

丹麦也出现了实践这一想法的苗头,从2010年开始就将食物浪费减少了四分之一。哥本哈根有一家叫WeFood的超市,只卖那些被主流商店认为过期的产品。这家超市非常受欢迎,明年还会在奥尔胡斯市开第二家分店。

把食物给予饥饿的人会让社会变得更好。一个最好的例子是英国的前工业城市利兹。当地超市扔掉的食物会被送往贫民区一所很大的州立学校。学校获得的食物足够为600个学生提供每天的营养早餐和午餐,不需要自己支付额外的费用。由于学生不再处于挨饿或低血糖状态,学校的逃课率也随之下降,学生表现得更好,考试成绩也提高了。

但是食物银行和慈善机构也会有食物富余,因此类似的组织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比如波尔多一家叫 Les Confitures de Dominique 的机构,它们把多余的水果和蔬菜制成果酱、果汁、酸辣酱和汤。事实上,这带动了一个全新的产业–将浪费的食物转化为其他食品,比如伦敦的“吐司爱尔啤酒”(Toast Ale),它们把三明治中切出来的多余面包边转化成了啤酒。

除了把食物给有需要的人,可以通过连接合适的点来解决问题,把未售出的食物卖给需要的人。有太多这样的app了,像德国的 Food Loop,它们为客户推送超市中快过期的食品的降价信息;丹麦的 Too Good To Go,为食客提供当天打烊前某款食物价格最低的餐馆,比如寿司和沙拉。

把废旧巴士改造成食物超市。图片来源: Fresh Moves

把废旧巴士改造成食物超市。图片来源: Fresh Moves

这种连接原则也可用于打破食物分布壁垒。城市的一些贫困地区,大多提供一些加工的、油炸的、脱水的或罐头的食品,而非便宜且新鲜的水果蔬菜,人们的健康就会随之受到影响。而在芝加哥和多伦多,由于公交车每隔12年或行程达到25万英里就得退休,联邦政府会提供资金进行更换。如果它们仍然能够行驶,就会被廉价出售或是捐掉。所以,一些退役的公交车就成了移动市场,停在诊所、学校、日托中心和住宅区周边。

美国的几个州(比如科罗拉多州),将超市中未售出的食物汇聚在这些卡车中,帮助被剥夺权利的人们改善健康状况。比如,在学校假期时发送免费午餐卡车,让无人照顾的孩子得到营养餐。

其实,超市或其他大型组织不是食物浪费的最大来源,最为严重的是家庭食物浪费。因此,许多城市正在发展食物共享网络,其中最具体的一个解决方案是建立社区冰箱。在西班牙城市加尔达卡沃(Galdakao)及德国和奥地利各地,任何人都可以把多余的食物放进冰箱来供其他任何人享用。当然,冰箱的使用是有规定的:非生肉、生鱼或鸡蛋,自制食物一定要标记制作时间,四天后如果没有被拿走就会被扔掉。

但是,这其中有一个问题,有多少人会真的使用这些设施,而且即使他们这样做了,有些食物还是会被扔掉:香蕉皮、鸡脆骨、干酪外皮。那么,如何阻止这些会腐烂并排放甲烷的食物进入垃圾填埋场?

在费城,有一种解决方案是要求所有新建住宅的家用水池都必须有一个(食品)碎骨机;由此产生的泥浆会被转化为沼气,为城市水处理厂供电。这种粉碎设备有一个生态方面的优势:它们可以确保食物垃圾被有效地转化为沼气,这种新能源可以提供燃料并用于发电。

然而,垃圾处理的便利性似乎对肆意丢弃油腻剩菜的行为是一种鼓励,但废弃物会使脆弱的下水道系统堵塞。因此,并非所有城市都喜欢碎骨机。例如,纽约仍在建立强有力的沼气回收基础设施。也就是说,收集食物垃圾并将其加工成气体,还是要收集垃圾作肥料所需的能量多。研究表明,在进入水槽或垃圾桶之前,减少食物垃圾是最好的选择,比沼气转化方案更节能。

加利福尼亚州的解决方案更加宏大。该州刚刚通过了一项法案,2025 年之前禁止将有机物送往垃圾填埋场。当地正在建设或扩建200个堆肥厂。旧金山的垃圾处理单位与科学家协同合作,计划将食物和庭院垃圾转化为堆肥,并运送到草场、牧场、灌木和丛林。加州伯克利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假设加州有5%的退化牧场覆盖半英寸厚的堆肥,那么所减少的二氧化碳总量就相当于每年为全国所有家庭和企业供能的排放量总和。该计算结果计入了牧场植被所吸收的二氧化碳含量以及填埋过程所减少的释放量。这就为解决垃圾和气候变化的双重问题,提供了一种精致的循环经济解决方案。

减少大气中的碳比重(而不是减少碳排放)正日益成为防止气候变化的手段,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关注。挪威已向像巴西这样的国家发放了数十亿美元的补贴用以鼓励植树造林。而法国已经发起了一场增加土壤碳含量的运动,从现在起每年以0.4%的增幅向前推进。

最终,城市的食物流向或许可以形成一个闭环。阿姆斯特丹的一个新郊区正计划利用家庭垃圾来喂养水虻(soldier flies)。任何能够进行堆肥的家庭垃圾都可以喂养牲畜或水虻。这些水虻会成为鱼的饲料,而鱼的排泄物可以作为生态农业的养料基础来种植水果和蔬菜。

虽然不是每个人都想发展生态西红柿农业或是使用社区冰箱,但这些创新行动都向我们展示了一种可能性:我们可以用刚刚扔掉的垃圾,来为家庭提供电力和食物。

本文编译自Apolitical(https://apolitical.co/media/)在Fast Company上发表的系列文章“how to build the perfect city”(如何建造完美的城市)

文章来源:市政厅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jn4poAyWVc36mGHAFumylg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