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海归女孩儿用双手和心灵重建伊甸园

海归女孩儿用双手和心灵重建伊甸园

作者:梁迎

0
梁迎是个Title很多的女孩儿,让人看看这一串职位真是不明觉厉,舒马赫学院课程引导师和中国推广大使,舒马赫学苑微信平台运营僧。跨语言传播者,可持续发展未来领袖网络(NELIS)成员,半农半X享受者。她称自己活着的模式为”自雇+协作”,以四海为家,却常隐居在一个长年可以吃到蕉的入海口。

以下是海归女孩儿梁迎的故事…

希望这地球的每个角落,

都有无数个伊甸园。

我们似乎都忘记了伊甸园的模样,

那是一个食物充足,

万物繁荣的地方。

我压根就不是农场女孩,半农半X似乎也没“半”到,最多只是种菜女孩。

如果我以前最佩服那些满世界飞的大牛,现在的我最佩服的,却是那个打开窗户看到云的走向就会知道当天天气的老奶奶,那个一个人管理一百多亩的快乐农夫,他们都不需要满世界跑,不需要到处度假,大地就是他们的天堂。

我为什么要种地?很多人都问我这个问题,或者说很多人都不解。

有人说我肯定是从来没有吃过苦,言下之意是,种地是必定要尝尝苦头的。

有人说我在国外被洗脑了,读完研究生,回来竟然开荒种地。

有人说我不务正业,心无大志。

而这些所有的心态我都曾有过。

5年前,我大学毕业,无意中去了印度的一个Camphill社区做志愿者,被安排带着一些有特殊需求的朋友在有机菜园工作,主要是浇水,除草,做堆肥,每天早晚共3小时。直到今天,当我与在那儿相识,共同做志愿者的好友聊天时,他们时不时都会嘲笑我,“想当年,你是多么不喜欢劳作啊,闻到牛粪都躲得远远的,更别说用手搅牛粪水。”

0 [1]

那时的我,劳作时都是可以偷懒就偷懒,还是感觉很不屑干体力活。却万万没想到,这些不屑与不喜欢竟然为日后播下了种子。

在南非工作时,有一晚去看一个部落乐器表演,与一位老爷爷攀谈,他在他们部落里用草本给别人治百病,这次出城来开普敦是专程为了他女儿的这场演出。临走前他嘱咐我,“你回国后认真去认识中国的植物吧,他们会欢迎你回家的。”我当时其实是半信半疑,但老爷爷的这句话就一直雕琢着我的内心,似乎老爷爷隐隐约约感觉到我的“不安定”。

0 [2]

开普敦时我无意中找到了一个做有机菜园的农夫。她以前是萨满,用仪式和草本在村子里给人治病,她时不时会开班教有机种植。我给她发邮件说我想去学习,能不能通过劳动来交换学费,她爽快答应。就这样,我每周日都去那劳动,换取蔬菜和课程。就是在这里,我开始系统地接触堆肥,覆盖,识别土壤种类,等等。似乎慢慢地,身体没有了以前那种对体力劳动的不屑,而意识却还在后面追赶。

0 [3]

0 [4]

0 [7]

0 [6]

0 [5]

0 [8]

身体的信号驱使我寻找一个乐土,让意识也能跟上脚步,因为即使我在美国圣母大学念完和平研究,我也没有找到那种返璞归真的Peace,都是在事务的层面处理问题。

就是延续着这样的困惑和追问,舒马赫学院走进了我的生命。现在想想,以前的不屑,都是狂妄,都是没有生命本源的归属感。以前的流浪,都是没有找到与这种没有国别之分的归属感。而舒马赫学院给了我知行合一的能量,让头手心真正找到彼此,最关键的是“心安”了。

去年底终于是回国定居了,也印证了一句话,“你无须去找土地,土地自然会找到你”。与所有东西一样,人与土地也是讲缘分的。去年底我和另一位舒马赫校友在广州城乡汇开了一次舒马赫分享会,其中一位听众Helen分享了她的种菜经历,随后邀请我去她那看看,还告诉我说我也可以在那里租地租房。我也没多想就答应了。谁知道2周后,我就搬去那个小区住,还在小区菜园租了一块40平方米的地。现在想想,如果不是这个缘分,我估计是无法在繁华的广州安居。

签下土地租赁合同时,我是那个兴奋,这绝对是我人生中重要的瞬间。我也感觉到与之前在别人菜园帮忙时很不一样的自主性,因为这回我得什么都自己设计,自己规划在哪要种什么食材,要怎么用,如何把握顺其自然和人工干预的平衡,也如何不让这种平衡成为我干预的产物,如何不让规划成就一潭死水,也不让规划成为变化的克星,更不让规划提前把自己累垮。

0 [9]

0 [10]

▲ 12月底

0 [11]

0 [12]

▲ 1月初

0 [13]

0 [14]

0 [15]
▲ 2月初

0 [17]

▲ 3月初

0 [18]

▲ 4月初

也许我就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我对圆有天生的好感,所以当别人都把菜地划为一条条时,我就设计成有圆心的发散形,所有的菜畦都是没有角的弧形,结合了钥匙孔花园的设计理念。

因为这个与众不同,很多菜友走过都要驻足,跟我攀谈,有的问我是不是种花的,有的说我是否在设计迷宫,有的给我提建议说要注意排水,有点还多次劝告我不要这么贪玩,回头是岸。我很感激他们的苦口婆心,可是我也是很执拗,也自知这种设计意味着日后浇水没有那么方便,可是我就是享受这种“绕”,也知道做好覆盖的话其实我无需多少灌溉。也因为菜友的提示,我把3条过道有意识地给与了排水功能。

而设计不是一步到位,一成不变的。当很多菜友问我这是不是太阳,是不是阴阳八卦时,我察觉到我意识里并没有这些图案,而是观者赋予了土地的纹路以意思。而这些宝贵的评论赋予了我的设计可以延伸的想法,我在土地的一侧看到了月亮的模样,也就把这个角落弄成了一轮弯月,意是与日月同辉,给整个菜园带去光和水。

0 [19]

▲ 那轮弯月

其实直到最近,还有菜友忍不住,好心地劝我秋天要好好改造菜畦,要以高产为首要目标,不要只是在玩。看来,他是看得出我玩得很开心了。

除了对我的菜畦设计品头论足,菜友们还喜欢挑战自然农法种植,但是这也更加促进了大家的交流。我周围的菜友大多是成长在农药化肥盛行的年代,没有化肥农药就不会种地,也压根不相信自然农法能种出东西,即使看到种出的东西,他们也会用那套“更高更大更壮更快”的审美标准来衡量成功与否。但无论如何,他们总会很好奇,而这种好奇的源头,我觉得是对自然的回归。所有的术,都会回归到道的层面。

人总是容易着急,特别是自以为知道了所有法则,便希望一下子把所有的法则都变现。而我也由于多少有点不同农法的知识储备,刚开始就有很多条条框框,来自大脑的发令。可是我的感觉告诉我,有些规矩会自然而然流露的,“不用着急,到了那个时候,自家留种会自然而然的。”果然,这个对自己的要求在4个月后的今天在逐步“留种”。

刚开始播种时,我也没有太多按照伴生植物原理,基本是随机行事,按照种子或幼苗来到我手的先后顺序,功能分区也是在实践过程中成为理念。真的无须过于拘泥于形式和规则,种菜到最后只是顺应自然。

从问问题到从实相中捕捉答案,需要聆听万物的声音,捕捉大地的信号。刚开始时,有一点指导是很有用的,慢慢地,很多的乐趣来源于探索尝试,自己与土地的互动,无声的交流。从前我是不相信植物会告诉你它的药效,即使我现在还没有恢复这种本性,可我已经相信了,因为土地已经告诉我它的一些习性了。野菜出没,是来补充我们的体内所需;野草出没,是来补充土壤所需的元素。通过观察虫子的出没,我深深理解到了虫子所扮演的角色,绝不是与人类做对,而是在盖娅母亲反馈机制的作用下帮助生态圈恢复平衡。

用人类学的方法做研究几年了,田野笔记也有很多文档,可是直到我画出土地轮廓,标明在哪天种了什么植物,种子来源是哪,我才对田野笔记有更深的身体认知,时间在这里,有点状,也有带箭头的矢量。

0 [25]

因为这块地,来我家做客的亲戚朋友突然多了起来,与他们的互动也自然丰富了。也因为这块地,让我认识了很多菜友,从老农那学到了很多东西和自然规律,让菜地也扮演着田间学堂的角色,也让我更好地融入这个小区。

现在很多人都很惊讶,我竟然这么早(大概指年轻吧)就喜欢田园生活,这通常都是中年以上时的兴趣。可能我比较直接,不喜欢折腾人生吧。很多人都说,有时间种菜是多么奢侈,菜友们也说,自然农法是多么奢侈,可是我花在菜地里的时间远远少于很多人花在交通工具的时间,租下地的前三个月,每个月我都至少有2周的时间不在。可日月星辰依旧在照顾着我的菜园,并且给与了它野性。

务农最开始是生活,后来变成了职业,我想,是时候把它回归生活化了,它是一种耕耘,一种修为,一种悟道,因为菜地里有一本无字天书,也叫“与神对话”。

0 [26]

我希望我可以与这一小块土地合二为一,好好耕耘,恢复土地自有的充满精华的能量。土地我是一年年租的,也随时有可能被开发,可是发展的钢筋混凝土无法把我已经内化了的能量也一并驱使。我也不排除以后我会开个大农场,但是现在的我却更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在自家的阳台或花园,小区的绿化带,办公楼的花园,体悟生命的本源,而不只是做善良的消费者。当然,生命这棵大树有很多表象都可以接近其实相,而种菜只是其中一种途径。只是因为我们都离不开食物,而我们也因为我们的这个需求在剥削着很多人。希望我们都找到规模经济中那个合适的规模,让伊甸园可以复活。

说真的,我只是在玩,也无法给予什么农业指导,看客们无法过于认真,如果你真的太认真了,我的这种随性也许会让你的大型农场颗粒无收的,特别是在土地还没能找到能跟你联络的渠道时。如果你目前尚未与土地沾边,也希望你能拂去表面的泥土,直抵内心。

最后,如果大家关心我的另一个“半X”的其中一部分,和大脑如何赶上身体,请关注“舒马赫学苑”微信平台。

0 [27]

感恩生态分子给我这么一次机会去梳理沉淀在我身体数月的一些体悟。

文章来源:生态分子

原文链接:http://mp.weixin.qq.com/s/DyfA0jp16xa1mm4YJcAbhg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