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创意发现 > 让我们细心聆听 种子的语言

让我们细心聆听 种子的语言

作者:乐倚萍

71nOAFZda-L

和梭罗一样,美国自然文学最高奖约翰·巴勒斯奖章得主、著名生物学家索尔·汉森痴迷于植物种子的诗意,前者借以言志的有信仰的种子,在汉森笔下更是成了“人生”赢家。《种子的胜利:谷物、坚果、果仁、豆类和核籽如何征服植物王国,塑造人类历史》一书,就流淌着对造物精妙的赞叹和对植物进化的讴歌,见证生命的顽强勃发,令人欣喜。

尽管随着生物学的飞速发展,种子已不像200年前那般神秘,汉森踏上探访之旅时仍揣着许多疑惑。他追寻着达尔文的足迹、体会着梭罗的心情、重复着孟德尔的实验,希望在与种子的亲密接触中接近最深处的奥秘。譬如科学家莫衷一是的问题:是什么决定了种子的能量策略?我们熟悉的淀粉、油脂、蛋白质都不是普适的最佳选择。汉森细心聆听种子的语言。

91Wrrwt-18L

种子的生物学属性无不诉说着它经历的困境,进化学上一小步,是生命奋斗的一大步。冰冻酷暑水淹火燎,度尽劫波仍能生长,有赖种子的休眠期;分泌生物碱、坚硬的壳、尖利的刺,都是种子保全自己的方式;清甜多汁的果实、薄如蝉翼的“翅膀”、纤细蓬松的绒毛,帮助种子传播更远。尼采说:“那些不能击败我的,使我更强大。”这于种子而言再自然不过,辣椒便是一例:干燥的环境下,种子优先考虑水分,多虫害的环境则能孕育出水分少、辣椒素多的品种。人类迷恋的热火朝天正是生命的胜利滋味。

而我们共享的胜利远不止辣椒、咖啡、香料的滋味,还有身上衣裳口中食,有发动机械的油脂,有不可或缺的药物和疫苗,也是无数伟大发明的灵感来源。它们如此亲切,可以寄予哲思,可以击节称颂。

欢愉之外还有疼痛,一如种子的生物碱具有两面性。倘若对瘾品的依赖还能靠意志力克服,毒药终结生命的迅猛则令人生畏。爪哇黄瓜种子独特的构造使它比蒲公英飞得更远,模仿它设计的隐式战斗机大显神威,却充满讽刺意味:“飞翼的进化并不是为了终结生命,而是为了传播生命。”

回归生命的本质,最重要的只是饱含希望的、欣欣向荣的、永不妥协的灵魂。

41jKINDu89L

文章来源:新华日报

原文链接:http://xh.xhby.net/mp3/pc/c/201704/25/c313302.html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