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助农业 > 快乐鸡蛋 | 日本山岸会的社区经济实践

快乐鸡蛋 | 日本山岸会的社区经济实践

文章来源:社区伙伴

《比邻泥土香》第9期

作者:芳子

故事一:寻索

2011年4月,天气和煦宜人,第一次到山岸会,没有抱着什么期望。这些日子,朋友们在寻找另一种生活方式,一个更健康和睦、持续和快乐的世界。理论读了不少,抽象思维可以任意无限编织,然而琐细具体的生活却来得复杂绞缠,陷阱处处,理性感性精神性等等已知未知也许不可知的变数相互作用,个中牵涉的是众多个活生生的人,以及活在其中自有其秩序和道法的万物自然。

带着上路,第一个关于山岸会的故事是:山岸会是上世纪50年代开始建立的理想生活社区,至今已经有近60年的历史,以农为本,自给自足,社员衣食富足,社区和睦,财产共有共享,以共识决策。活脱脱就是一个共产主义乌托邦,各尽所能,各取所需,人人平等,生活无忧。关于乌托邦的理想,人类文明似乎没有留下什么可足参照的成功经验,而现世更是千疮百孔,在新自由主义经济思想无孔不入的操作下,人人琅琅上口的普世价值:公义、平等、自由、友爱和永续等,好像越来越模糊,越来越遥不可及。

图片来自山岸会

图片来自山岸会

注:日本“山岸会”,也称“幸福会”,是20世纪50年代由山岸会创始人山岸巳代藏创建的一种生活一体化、经营一体化的独特生活模式。以“谋求自然和人类的和谐,即天、地、人的和谐,给人类带来充满丰富物质的、健康的、有亲密感情的、安定的、舒适的社会”为宗旨,秉承山岸主义精神,以“实现人人幸福的社会”为目标,坚持人与人和谐、人与自然协调的“一体”观,彻底废除私有制。山岸会认为,宇宙间存在的一切有形、无形的财和物(包括人),都不属于特定的个人,也不应被集体或国家占有,以达到“无所有”、消除一切私心杂念的“无我执”的境界。他们以集体讨论、追问与省思的形式钻研和巩固这一基本理念,并力求通过切身实践来实现“无所有一体化的社会”。

故事二:为什么?

第一次山岸经验后,萦绕脑际的是日语:なぜ(为什么)?

插画:全海燕

插画:全海燕

山岸会欢迎对幸福生活感兴趣的人士参与为期7天的研习活动——“特讲”1(tokkoh),一起思考几个非常简单的事情:为什么X会惹我愤怒?为什么我认为自己拥有Y?为什么我讨厌Z?为什么我不愿意舍弃惯常的生活方式?反复追问:なぜ(为什么)?像剥洋葱般一层一层进入问题核心,穷尽可以想象的可能。愤懑和憎恶等负面情绪,原来是内心理不清的执着和成见生成的。财产和拥有等概念,说到底有点抽象,似实却虚。最后,我们以为掌握的自由选择,原来被太多杂见和习性包裹着,是一场理念跟实际的拉扯和角力。

几个简单的“为什么”,带我们检视自己的内心,我们跟其他人的关系,跟外物的关系,跟理想社会的关系。几个“为什么”,领我们进入山岸会的核心理念:无我执,无所有,(人与万物)一体。而富足、快乐、平等和共享的幸福社会,也扎根于此。

故事三:实显地

“经济”这词来自古希腊 2,意谓家庭管理。简言之,经济涵盖维系群体快乐和富足存活的方方面面:资源的运用,生活所需的生产和使用,成员间的关系,还有更主要的核心价值理念等。家庭、社区、国家、世界,尽皆如此。但当人类社会从农耕进入工商以至金融业主导的经济模式后,疾速把一切碎片化和商品化,人人都只是世界生产线上的一颗螺丝钉,一件物品,利润是终极追求。差异被磨灭,关系给切断,资源受垄断,社会如是,家庭如是,个人如是。最后,是整体的迷失。马克思以降的左翼思潮一直辩论下层建筑与上层建筑之间的辨证关系,两者其实二而为一。眼下,我们就被强大的下层建筑操控着。也许,只有出走,来一次彻底转化,回到本初,才可以有另一种可能。

山岸社区的前传是这样写的:生于二战前的山岸先生 3,目睹当时社会贫富不均,战争暴力频仍,一直思考幸福社会的出路。一次为了逃避警员跟踪,意外地躲进鸡舍,连续几天细心观察给了他一个重要启示。山岸先成为一个成功的鸡农,然后开始种植稻米,实践循环农耕。1958年,与20多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农民一起,变卖所有家产,集资购田买地,建起第一个以农耕为本的生活实体——实显地,实践和显示他理想中的幸福社会理念。

数十年下来,大大小小的实显地在日本全国出现,海外最早有实显地的国家是瑞士。基本上都以同一个模式运作:进入实显地生活,得先参加一回特讲,认识山岸理念,并愿意献出所有财产共享。成员们共同承担实显地各项劳动和生活安排,社区内住房、食堂、洗衣间、澡堂以至车队,一应俱全,能满足生活基本所需。规模较大的实显地,更有医疗服务和幼儿园。一切都是零货币运作,劳动没有工资,衣食住行医疗教育则免费随意享用。近年,成员口袋里多了零用钱,可以处理一些社区外的活动需要。实显地并非完全自外于主流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产品也对外销售,同时经营商店专卖货架和市集,最近更开设超市。对山岸出品,消费者纷至沓来,爱它们价格相宜,更爱它们健康美味。山岸稳实的经济力量,跟一直坚守的农耕生活息息相关。

图片来自山岸会

图片来自山岸会

历史最悠久的山岸实显地春日山周围是大片农地,还有鸡舍猪栏牛棚,中央是生活区,没有明显的围栏区隔,只是门前竖起刻着“春日山实显地”的一块朴实木板,可兹识别。辻秀雄4 在他将出版的山岸研究中,形容实显地是“私有世界这片汪洋大海中的一叶孤岛”,是存活在高度工商金融都市化中的农耕社区,是存活于私有汪洋世界,却以“无所有”为追求的绿洲,成员在物质上一无(私)所有,却生活无忧,老有所养,幼有所依,无论是精神和物质都快乐富足。实显地的资产和经济活动,由一个农事组合法人组织管理,所得收益,除了缴纳法定的税款外,就用于成员们的日常生活所需。

几次短暂停留,山岸会给我留下无数深刻经验,经常浮现脑海的是一个约17岁、手上总有一束鲜花、满脸笑容的少女。有几个清晨,我们在阳光初露的路上相遇,她身旁是个中年男子,两人轻松地走着,少女有时快乐地蹦跳着,哼着心中的音符。朋友说,少女正上班去,她看来是被现代医学定性为有特殊学习需要的人,男子陪伴照顾。我的目光总依恋着这个快乐少女,或者说是依恋在这么一个情景下,如此美丽灿嫣、自由自在、充满力量的生命。朋友说,在实显地任何人都总有他们力所能及、感到舒服适合的生活位置。

插画:全海燕

插画:全海燕

故事四:劳动

人人都参与劳动。即便是访客,都有机会体验到实显地成员们的生活:在厨房煮饭切菜洗碗,在菜地果园播种拔草收割,在牛房猪舍清洁喂饲,在洗衣房洗摺衣服,在货仓包装食品,甚至当起幼儿园老师,等等。上班下班,闲来唱唱歌,聊聊天,爬爬山……就像我们习以为常的生活。但个中最大分别,除了完全不再需要金钱交易外,就是劳动调配背后的伦理和价值。

新村夫妇在实显地已经生活了10多年,新村先生本来是航空工程师,妻子由美子是典型的日本家庭妇女。过去好几年,新村先生一直在猪舍工作,由美子则负责生活区的家务和小园圃,并不时应需要帮忙翻译和接待工作。我总好奇新村这个航空工程师怎么会愿意当起猪农,而且一干就这么多年。在实显地,有很多本来是老师或其他专业的人士,大部分不单成功转职,并成为优秀的农民或手作者,在没有工作评核,没有个人物质回报或诱因的情况下,培育出饱满香郁的稻米,栽种出美味多样的蔬果,饲养出温柔和善的鸡牛猪,创造出舒服愉快的生活环境。

辻秀雄用“友爱劳动”这个名词来形容实显地特殊的劳动关系,个中的动力来自个人爱好,喜悦和生存意义的体现。前后参与过三次山岸集修活动,每次,我们都要负责自己的日常生活,洗濯衣服,清洗厕所澡房,打扫居室厨房,还有机会到种养场地帮忙。依实显地的做法,我们自由选择工作岗位,跟不同的组合,用研钻(kensan)来决定合作的方法,惬意地完成工作。香港朋友Amy觉得这是一趟个人修行和转化的旅程,几个不相识的人,神奇地达致心有灵犀和默契配合,愉快地完成目标,而且每天都有不同发现。“当我专注眼前工作,在某一霎那,居然听到外面的鸟鸣,感知到伙伴在身边干他们的工作,大家很有默契。”劳动前后和茶休,大家亦会研钻工作,听听讲讲各自的感受。聆听加上观察同伴的思考和行动,确实会有莫大启发,不光扩阔视野,工作效果更好,心情也更愉悦 。

故事五:“一体”

研钻并融入实显地生活的各个环节,是一个内向叩问的过程,大家平起平坐,没有主席,也没有议程,谁愿意表达就表达,没有压力,每个人都回到自己的内心,同时打开心扉,聆听别人的寻索,分享智慧和洞见。慢慢地,那一下顿悟或灵光骤至,出现集体心灵意识,有了共识,一起实践,然后叩问思考,往真相再靠近一点。

专注寻索或者“观”某一个议题,就是一趟修行,个人和集体在过程中都会感到安祥平和恬静,相互感知融合,有我,但无我执,成就“一体”。“一体”概念深邃,我感知自己,感知他人,感知自然是无分彼此的“一体”。理念说来简单,放诸已经给现代工业文明弄得支离破碎的集体生活,却是最大的考验。

Amy在枯燥乏味的日常清洁劳动中,感到奇妙的默契、安详和满足。朋友德贤在东京春奈实显地住了9天,帮忙包装鸡蛋出售。每天7点到工地,先跟大伙研钻30分钟,8点开始工作。第一天,把鸡蛋放进盒内的重复动作,背后巨大的洗蛋机声,让她想起中学时代在电子厂流水线上工作的经验,就像查理·卓别林(Charles Chaplin)的电影《摩登时代》5。但第二天、第三天……变化慢慢发生,离开时,她这样说:“每天,我尝试专注不同的有趣事情,数一数包装了多少鸡蛋,留意那些‘快手’如何在鸡蛋间飞舞,想出新点子去粘价钱标贴,欣赏鸡蛋的形状和颜色,想象产下怪鸡蛋的母鸡的感受……这不再是《摩登时代》那人在流水生产线上的异化,而是如何平复我的心,去感受和觉知其他人,那个环境,还有我自己。”

插画:全海燕

插画:全海燕

劳动的意义改变了,德贤跟自己,跟同伴,跟鸡蛋,甚至跟鸡重新建立联结。干了10多年鸡蛋包装的蛭子告诉德贤说,她希望每一个打开盒子的客人,都会因为看到颜色均匀,形状大小近似,排列整齐美观的鸡蛋而感到矜贵喜悦,所以执着每一盒鸡蛋的配搭。蛭子讲究包装的美学,这跟对购买鸡蛋不知名姓的人们的想象和关怀,密不可分。“一体”中,也包含自19世纪下旬从英国开始,后来在日本开花的“民艺运动”6 的精神。运动提出“劳动艺术化”,认为劳动本身就有生活的精神文化这个面向,工业革了劳动的命,硬生生地划分艺术家与工匠。民艺运动要物归原主,把艺术还给劳动。劳动的回报就是生存与生命的喜悦,这种喜悦跟自己,跟使用者,跟使用时的感动,跟自然环境不能断裂,是“一体”。

匈牙利经济学家卡尔·波兰尼(Karl Polanyi)7 在他的名著《大转型》8 中指出,资本主义现代市场经济只是历史上一个特定的社会组织形态,并非自然而然,也不是普世适用。在自由经济市场出现前,土地、劳动和金钱是社会关系的组成部分,与道德伦理、信仰和社区管理息息相关,不是商品,也不会买卖交易。换句话说,劳动报酬对人类来说,不是必然的。

传说中无金钱交易、富足快乐的实显地是真实的,已经运作50多年。饿了就到饭堂享用丰美的食物,食材大部分来自各个实显地,烹调的人用心,滋养身心;成员自动自觉投入劳动,背后的动力、调配、目的和优劣,跟个人报酬没有关系,是个人的也是集体的对幸福生活的想象和追求。出走,献出个人私产,离开现代自由经济系统,回到起初,进入一个“无所有”,“无我执”,“一体”的共荣生活关系中去。

故事六:快乐鸡蛋

来自澳洲的珍娜说,山岸快乐鸡蛋在当地非常受欢迎。快乐鸡蛋吃了很多,还有印着动物图画的小鸡蛋饼……实显地的食物,总叫人开怀地大快朵颐。快乐鸡蛋的味道,该如何形容?又是如何炼成的?

图片来自山岸会

图片来自山岸会

记得这样一个故事: 在春奈实显地的鸡舍,工作人员每天进入鸡舍捡拾鸡蛋时,都会先在门外跟里面的鸡只打个招呼:“我要进来了,可以吗?”让牠们有所准备,知道有人要来取蛋,不会感到惊恐。

牛栏猪舍的工作细密,不同年龄的猪牛有不同的饲养场所和方法。两三个月大的小猪,玩耍和睡觉的地方是软垫,进食的地方则是撒了木糠的水泥地。温柔的明美小姐说,每次进入猪妈妈产房,都得先跟猪妈妈来一个注目礼,等牠们拍打耳朵或眨眨眼睛以示同意才进去。工作人员会把小猪宝宝抱在怀里,帮牠们剪指甲,就像对待自己的小孩一样。在猪栏牛棚进出,总可以感受到人和动物的和谐关系。都说山岸的牛和猪都特别温柔,德贤和文嫦第一次在牛棚工作时,就给热情的牛大哥不断用舌头亲舔而吓坏了。

山岸先生那来自鸡舍的幸福平等快乐社会哲学,基本上就是顺应自然规律,例如一个特定范围可以容纳多少鸡只,以及雌雄比例等;照顾多元差异,设计可以让不同大小鸡只吃到所需营养饲料,还有不同高度的横条,让不同鸡只有适当的栖息和活动空间;个中,当然还有万物间的友善关爱共好。以农为本的集体生活方式,叫人类从自然中不断学习,懂得谦卑、明白限制、控制欲望、认识自我、与集体共同流动,更深入更具体地进入“一体”生活中去。

在实显地生活了22年的Nito先生,本来是索尼(Sony)的产品设计师,现在跟新村先生一样是名副其实的猪农。他说自己仍然喜爱产品设计的工作,那为什么却放弃外面汪洋世界,选择留在这一叶孤岛呢?“实显地的世界更大,”他指着自己的心说,“我想跟其他人一起,让这里(心)繁荣富足起来。”

图片来自山岸会

图片来自山岸会

关于作者:

作者芳子近年致力开展社区农艺活动(如食品加工),以寻找生活不同的可能性。遇到日本山岸会后,会更多思考个人与集体生活的理想面貌。

注释

1. 特讲,英文解释为“Special Course in Yamagishism Kensan Meeting”,中文可翻译为“山岸主义特别讲习研钻会”。

2. 英文economy一词源于古希腊语oikonomia,词根包括家庭/家居(household)和管理(manage)两个部分。古希腊哲学家色诺芬在他的《经济论》中将“家庭”及“管理”两词结合理解成为“经济”。在西学东渐的过程中,economy首先传到日本,日本将其翻译为汉字“经济”一词,取自中国古代汉语典籍中的“经世济民”。清朝末期,翻译家严复将economy翻译成“生计”,之后,孙中山从日本将“经济”一词引入中国,“经济”即成为economy的正式翻译用语。

3. 山岸巳代藏(1901—1961),日本滋贺县人。自幼喜欢思考社会问题,从小切身体会到那种人与人之间的争斗和不平等所带来的苦难,下决心要改变这种现象,建立一个没有私人财产、人与人和睦相处、亲如一家的理想社会。他发明了种稻与养鸡相结合的“农业养鸡”技术,受到广大农民欢迎。为推广这项技术,并凭借这种技术宣扬自己的理念,革新社会结构,改善社会风气,构建物资和精神两方面都丰富的理想社会。1953年3月,他联合二十几位追随者,在京都组建了“山岸式养鸡法普及会”和山岸会。“山岸”不仅是巳代藏的姓,而且“山”代表着“崇高的理想”,“岸”代表着“彼岸”。1958年,又在三重县伊贺市创立了第一个山岸主义社会实显地——春日山实显地,组织成员进行集体生活,体验真正意义上的山岸主义精神。

4. 辻秀雄,1951年生于日本岛根县,自由职业记者。从日本国际语言学院毕业后,先后供职于信息中心,通商产业政策公关公司及交际科学研究所。1984年转为自由职业者后,一直从事各种月刊杂志的采编及书籍的撰写工作。2007年至2016年曾担任外汇相关月刊杂志《FX攻略.com》的首任主编。辻秀雄与山岸会已有40余年的联系,平时经常访问实显地,与村民们交流谈心,其执笔的关于山岸会的研究《激動の時代を乗り越えた奇跡の村~ヤマギシ会の今》,2016年12月由日本牧野出版社出版,书名英文解释为“ A village of miracles that overcame the era of turbulence – now the Yamagishi communities”,中文可翻译为《跨越动荡时代的奇迹乡村——今日之山岸会》。

5. 《摩登时代》(Modern Times)是查理·卓别林导演并主演的一部经典喜剧电影,于1936年在美国上映,描述了美国二十年代经济萧条时期,一个被大机器工业时代异化的小人物的命运。

6. 日本民艺理论家、美学家柳宗悦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创造“民艺”一词,倡导以东方人的眼光,在老百姓的日常生活器物上,发现“出尘超俗的美”。后来创办日本民艺馆,建立日本民艺协会,发展民艺理论和民艺事业,保护和发扬日本传统手工艺,由是掀起影响深远的民艺运动。

7. 卡尔·波兰尼(1886—1964),匈牙利经济史学家、经济人类学家、社会学家,被誉为二十世纪最彻底、最有辨识力的经济史学家之一,著有《法西斯主义的本质》、《大转型》等作品。

8. 《大转型:我们时代的政治经济起源》(The Great Transformation – The Political and Economic Origins of Our Times),又名《巨变:当代政治与经济的起源》,卡尔·波兰尼的代表作,于1944年出版。在书中,波兰尼从社会经济史的角度勾勒了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的要求与民族国家内部社会福利的追求两者之间的冲突,以自由经济制度与社会制度之间的冲突过程来解释自律性市场社会的建立及其衰败。

推荐阅读

文章来自社区伙伴出版的第九期《比邻泥土香》,本期全本PDF及往期下载请见:

http://www.pcd.org.hk/zh-hans/content/刊物

如需转载请联系社区伙伴。

文章来源:社区伙伴《比邻泥土香》第9期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