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市场趋势 > “参与式”认证,重建人与人之间诚信互助新模式

“参与式”认证,重建人与人之间诚信互助新模式

作者:台湾环境资讯中心特约记者廖静蕙

“分动物吃一口”,由林务局与慈心基金会共同推动,以友善生物多样性为主的“绿色保育标章”,今年迈入第7年,上周慈心基金会正式宣告绿色保育标章将导入“参与式保证查验系统”,期待透过公开参与的共同查证,逐步改善现行有机验证困境,并建立农友、消费者与相关人员的诚信关系。

慈心有机农业发展基金会公布,全台至今通过绿色保育标章农地面积182公顷,保育32种物种。基金会执行长苏慕容表示,绿色保育标章除了延续原有机农业标准的基础、正视农业与生物多样性的关系外,更呼应IFOAM【注1】“健康、公平、生态、谨慎”的原则,并省思台湾有机农业目前困境,就是突破现行第三方验证的局限,重建农业永续价值观,因此决定导入“参与式保证查验系统”(Participatory Guarantee Systems,简称PGS)概念。

参与式保证验证系统与第三方验证形成互补关系,提供生产者另类验证管道。图片来源:慈心基金会

参与式保证验证系统与第三方验证形成互补关系,提供生产者另类验证管道。图片来源:慈心基金会

第三方验证质量保证 却易沦为结果论

“几乎所有的稽核都是从‘怀疑’开始,但有机的稽核基本上是以‘信赖’为起点。……重要的是帮助生产者逐渐减少,进而完全不使用农药。”农科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副研究员陈玠廷【注2】引述国际有机稽核员协会成员水野叶子这段话,道出了有机农业查验的重点与精神,除了质量的保障之外,更重要的是信任关系。

长期以来,无论是国际或台湾的有机农业验证都是以第三方【注3】验证为主体,虽促进了有机农业达成一定质量,也让消费者认识有机农业,却有其局限。最常见的现象莫过于买方或消费者最后只关注检验结果是否无农药残留这项结果,忽略了有机农业同样关心小农权益以及生物多样性等精神。

第三方验证是否为有机农业查验的唯一标准?IFOAM在迈入有机农业3.0时,提出“我们在何种程度下,可以认定农产品为有机,包括要采取哪种标准认定?”这种讨论在国际间十分广泛,也有案例。

“有机农法本身必须考量当地的生长条件、尽量切合当地的文化与生态脉络,既有的第三方验证制度并不尽然放诸四海皆准、全然确保耕作体系的质量。”在这种的情境下,一些难以或不愿进入第三方验证体系的生产者,就可透过PGS的倡议提供另一种保障系统,因此PGS可视为一种对应有机农业主流验证体系外,补足其局限的替代途径。

PGS重视参与式验证 提供有机农业另一个替代管道

“有机3.0是希望朝向‘增加有机、减少惯行’,达到永续的终极目标,但要靠全球不到1%的有机农业面积,达到永续发展有如杯水车薪。”陈玠廷指出,有机3.0在致力于有机农业面积的同时,也思考如何协助另外99%的农民朝向永续发展的目标,减少惯行农业带来的伤害。

第三方验证在过去十几年来逐渐松动,由多方权益关系人共同组成的(有机)农业保障系统成为补充第三方验证不足的替代选项。

“PGS的观念不是要推翻有机2.0的贡献,或取代第三方验证,而是一种互补的概念,让更多人参与在有机农业中。”陈玠廷说,PGS透过公开、参与的方式,建立属于该社群对于有机、友善环境农业行为的标准、稽核方式,乃至于建立共同愿景;基本上仍是一个提供、建立信任关系的制度。由于是共同参与,整个系统的运作也是一个参与者共同学习的过程,并且对于运作体系过程中的一切责任共摊。

PGS在推动农业永续、有机发展上,让小农和社区产业能在获得支持的状态下,有更多参与保护土地及发展有机农业的机会,这能让社会及环境的永续发展更加扩大;其次,透过“推广”与“教育”的过程,重新界定有机农业的价值。因此,PGS将重点扭转为不仅只是“质量管理”,更重视参与(P)与保障(G)。

绿保标章导入参与式保证系统,期待兼顾保育的生产获得权益关系人关注。摄影:廖静蕙

绿保标章导入参与式保证系统,期待兼顾保育的生产获得权益关系人关注。摄影:廖静蕙

CNG:多方参与与保障 权益关系人更有能

一部分小农不愿意加入第三方有机认证,与规费高、不愿受限于法规不无关系,更重要的是,农民在过去与验证机构交手的挫折感,农民和验证机构之间对立的感觉,令农民相当不愉快,而且更重要的是,在验证过程,是基于“有罪”的假设,一开始就被认为有错,而以一套标准框住。

美国最知名的案例,莫过于“自然生长验证”(Certified Naturally Grown, CNG)认证系统,几乎可说是PGS的雏型。

美国农业部虽订定国家有机计划(National Organic Program,NOP),1990年代之后,凡生鲜、加工农产品合法使用“有机”一词须符合联邦规范、通过USDA有机验证。但一些从事友善环境农法的农场,不愿意接受这套第三方验证系统。在此情况下,他生产的农作物就无法贴上有机农法的相关标章,更面临不知该如何让消费者知道他使用何种农耕体系。

这种情况和台湾部分小农的处境很类似。2007年小农市集兴起后,问这些不使用化学药肥的农民,是不是有机耕作,往往陷入尴尬处境,说是也是,说不是也不是;美国这一群不愿意申请NOP的小农也相同。

纽约州哈德逊谷地区的小型农场主,为了解决这个困境,共同讨论出一套CNG认证系统,作为不参与官方有机验证的另一种质量标章,2002年7月至今不断更新调整与扩充。

CNG只开放给从事在地、直接销售的小型家庭农场申请加入,这些产品可透过农场摊位、农夫市集、社区支持型农业项目、餐厅及地方合作社直送等管道,直接面对消费者。

一开始,CNG只是为了降低查验成本、减少阶层制度与避免设置高高在上的审查委员会,于是将体系建立在网站基础上,没有官僚式的专责中央主管机关,也未设置任何有给职的行政人员。每个农场的验证过程全然透明化,并由同侪自愿负责验证过程中的检验(inspection)流程,所有会员现阶段毋须缴纳固定会费、仅鼓励自由捐献。

除了质量标章的查验方式很特别,网站的互动鼓励农民互相讨论、解决生产与验证过程的疑问,进而形成定期会面的生产者网络;它优点是互信,又由于信息完全公开于网站上,包括互动过程都一目了然,讨论的纪录都会留下来,成为农民学习以及相关研究的重要文本。

因此,当IFOAM 2006年启动PGS体制时,CNG便成为重要的案例和指标。

多元权益人加入 让绿保标章价值受重视

慈心基金会为开展台湾有机农业发展契机,将现行绿色保育验证机制,逐渐转型为国际正兴起建构的参与式查证系统(PGS),苏慕容表示,希望藉着增加参与方式及信息透明化,落实慈心推动有机农业的初衷,找回对土地、生命的关怀,重建人与人间的诚信互助新模式。

今年初基金会已完成绿保PGS查证系统之构建,并针对农友及消费者展开教育培训与技术辅导,3月起绿保查证方式陆续改采PGS。首批接受绿保PGS查证的农友表示,因其他农友及专家的参与,增加交流学习的机会,获得鼓励与肯定;参与的消费者则认为,在与农友面对面的接触中,有机会进一步对土地、作物及物种联结情感,在查证中获得具体的食农知识。

注释

※ 注1:IFOAM是国际有机农业运动联盟 International Federal of Organic Agriculture Movement的简称。

※ 注2:资料来源:依据陈玠廷2016年8月27日发表于“2016 友善农耕研讨会”〈国际参与式保障体系(PGS)的发展概况〉现场演讲。

※ 注3:第三方指的是具公正客观性的独立个人或团体,相对应的为第一方生产者,第二方顾客、买方。

 

文章来源:台湾环境资讯中心

原文链接:http://e-info.org.tw/node/203826

本文版权属于有机会(www.yogeev.com)或者相关权利人享有或者共有,未经本公司或作品权利人许可,不得任意转载。转载请以完整链接形式标明出处,商业使用请联系有机会

本网转载文章旨在传播有益信息,如果本文及其素材无意中侵犯了您的版权和/或其它相关知识产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在核实后将在第一时间予以删除。